robots

杭州美女
 

     提起杭州,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女人,西施啦,白娘子啦,苏小小啦,冯小青啦。即便想到男人,这男人也是女人气的“小男人”,比如许仙。“湖山此地曾埋玉”,杭州这“天堂”似乎是由女人,而且是由“名女人”和“好女人”构筑的。同样,提起杭州的景物,也会 让人联想到女人:平湖秋月是女人的含情脉脉,苏堤春晓是女人的妩媚动人,曲院风荷是女人的风姿绰约,柳浪闻莺是女人的娇声嗲气。杭州,从风景到风俗,从风物到人物,都呈现出一种“东方女性美”。 人们印象中的“杭州美女”都像是从西湖里捞上来的一样——水灵灵的,既有大家闺秀的明朗,也不乏小家碧玉似的玲珑剔透,浑身上下洋溢着西湖水一样的脉脉温情,这就是杭州 美女的特色。这里所说的杭州美女就是指杭州土产的以及和杭州有千丝万缕联系的美女。


    1、汤唯,出生在杭州,是一个地道的杭州姑娘。母亲年轻时在乐清就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演员,父亲则是位画家。1994年,从杭州第十四中学初中部毕业后,汤唯选择了杭州美术教学上较为出名的五四中学,准备将自己从父亲那里“沿袭”下来的绘画天分发扬光大。偶然的机会,汤唯接触到了表演,并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因出演《色戒》而一炮走红。

 

    2、叶璇,出生于杭州,成长于美国,以电视剧在香港大红,如今贵为本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得主,风头一时无两。她气质幽雅、灵气逼人,中英皆通的语言天赋、高等学府的教育背景和国际化的文化视野,令其独显风格高贵和多元。在09年,她前无古人地凭藉《复仇》和《意外》同时入围了戛纳、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的“金棕榈大奖”和“金狮奖”,扬威国际。2010年更是凭《意外》获得第二十九届香港电影金像奖,被一致推选为影坛接班人。

 

    3、邬倩倩,被业界称为“杭州最漂亮的女人”。在杭州官巷口长大的她,虽然定居北京已超过20年,但杭州人的特征仍然很明显,如清淡的口味和对精致生活的追求,作为杭州姑娘的她一直保持着。离开杭州是在1984年,那年,邬倩倩考上了北京武警文工团。年纪尚小的她那时心理波动极大,一心希望转业后就回杭州。结果,阴差阳错,邬倩倩就此留在北京,如今,尤小刚和邬倩倩的夫妻档在演艺圈早已声名在外。

 

    4、袁莉,出生在西湖之畔——杭州,也许是西湖给予了她出众的姿容和灵气,被称作是最像奥黛丽·赫本的东方女星。袁莉高中还没毕业,就已经接拍了很多广告,在这个过程中,她逐渐萌发了对表演的兴趣。1992年,袁莉在报考上海戏剧学院失败之后,于同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如今,她已经名满天下。

 

    5、俞飞鸿,杭州美女,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因电视剧《牵手》而成名,后接拍多部影视剧,并自导自演了电影《爱有来生》,曾因在《千年敬祈》中的出色表演,荣获2007年西班牙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大奖—金贝壳奖。

 

    6、周迅,出生在浙江衢州, 成长在杭州,清水芙蓉般的周迅,在人们的眼里是个充满灵气的 “小精灵”。从《大明宫词》到《橘子红了》再到《烟雨红颜》《如果爱》《风声》,她的每一部戏都是那么引人注目,周迅主要电视剧作品有《大明宫词》、《橘子红了》、《像雾像雨又像风》等,电影作品有《如果·爱》、《夜宴》、《画皮》、《李米的猜想》等。

 

    7、陶慧敏,出生于温州瑞安,毕业于杭州的浙江艺术学校。12岁进入瑞安越剧团当演员。17岁成为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演员。1982年越剧《五女拜寿》与《美丽的囚徒》,这两部片子是她走向银幕的开始。1989年因参演电视剧《杨乃武与小白菜》,被大家关注,之后一直以“小白菜”称呼。

 

    8、何赛飞,浙江舟山人,1982年考入浙江岱山越剧团,1983年调入浙江小百花越剧团。1985年毕业于浙江艺术学校戏曲表演专业。工青衣、闺门旦。师承张云霞唱腔,韵味浓郁。她扮相秀丽,表演深情。国家一级演员,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著名演员,著名影视演员。

 

    9、吕薇,青年歌唱家。弯弯的柳眉,弯弯的笑眼配上樱桃小嘴,所有见到她的人都说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古典型杭州美女。旗袍、长裙是吕薇最钟爱的演出服,那种淡雅、充满江南灵秀的古典美令人陶醉。1971年10月6日她生于杭州萧山,毕业于杭州师范大学音乐系。1983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浙江省小百花越剧团,1994年参加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获得民族唱法二等奖。后来海政歌舞团的老师发现了她,特招入伍,开启了更广阔的演艺之路。

 

    10、吕晶晶,浙江温州人,1983年6月30日出生,毕业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2003年当选西湖博览会“汉族金花”杭州公主,2004年大学在读期间,参选香港亚洲小姐竞选大赛,夺得内地赛区冠军以及香港总决赛冠军,为前新视线旗下艺人。

 

11、杭州2004新丝路世界模特大赛冠军得主李子宁 2004-9-5

 

12、从杭州喜得宝时装队走上T型台的超级模特陈娟红

 

13、杭州第一位女装形象大使何颖,2002-12-22

 

 

杭州美女地图


    如果你像水鸟匆匆掠过水面那样掠过这个美丽而又慵懒的城市,你或许会有些失望,因为美女没有浮在水面,在西湖,只有那些浮出水面的鱼才可能被水鸟叼走。——题记

    实际上每一个来到杭州的外地人,当他坐对西湖的时候,总有一种想入非非的情状,因为他可能知道,这西湖边的每一寸土地,这脚下的每一块砖石都是一段历史——一段与美女、酒和风流诗篇有关的传说。
    特别是在桃花绽红的二月或是金桂飘香的十月,当他眯起眼睛呼吸着空气中属于杭州的那一种独特气息之后,他的第一个想法,既属于文人更属于男人的想法——杭州的美女在哪里?会不会有梦里寻她千百度,却在上厕所时与她擦肩而过的经历?这种时候你总不能等在厕所外面流连忘返吧。杭州的美女在哪里?这样的问题,即使杭州本地人也会一下了愣住的,倒不是只缘身在此山中,而是他们对美女之标准美女之出产地都会有不同声音。稍微传统一点的人,或者说只在某种场所传统的人,会认为杭州的美女都跑到外面去了,比如五六十年代的电影明星王晓棠(《英雄虎胆》中演女特务阿兰小姐),比如更早一点30年代的王映霞,这位让才子兼烈士的郁达夫如痴如迷的杭州女人。全中国的选秀大会都会在杭州设分会场,全中国的副导演都会屁颠屁颠地在杭州安营扎寨。而最近的西博会形象小姐,算是杭州近代历史上政府最支持的一届选美大会——因为这才是杭州的一张活名片。本次选美期间,在杭州有这么一个说法,当两名法国洋妞也来报名参加时,杭州美女坐不住了——她们法国美女世界有名,但不能代表我们杭州呀!是可忍孰不可忍,终于,养在深闺无人识的大家闺秀亮相了,一般人认为,这是真正的杭州美女的亮相,而前面的只不过是一些准追星族和凑热闹者。那些天,一些单位像银行、民航等出美女概率相对高的地方都已经集体报名参加了,那些天杭州出租车的生意都小火了一把,司机们财色兼收,也算做了回替补的副导演。不过后来佳丽选出来后,市民又有颇多议论,关键还是不能以“色”服人。因为在杭州这样的地方,你天天在西湖边走,反而给活活地渴死了——也就是说这样的美女评选有说服力吗?而那些以电视人和社会名流(诸如赵安、陈逸飞等)组成的评委团,他们真的能说话算数吗?他们对美的标准难道真的比街边仔的哥踏儿哥要好吗?未必。

    如果你像水鸟匆匆掠过水面那样掠过这个美丽而又慵懒的城市,你或许会有些失望,因为美女没有浮在水面,在西湖,只有那些浮出水面的鱼才可能被水鸟叼走。像许多城市一样,美女们总在夜晚出没,这难免会让人产生一些暧昧的想法,但是在杭州,美女大多像西湖的莲花那样,出淤泥而不染——这可不是恭维,而是一种美女必须具备的职业精神,起码她们在还未“退役”之时是必须保持这样一种操守的。这使得你即使有很多种想法,但最好的方式还是像古人所说的那样,远观而并非近亵——同样这跟道德高尚也无关。

    一个外地朋友曾说,杭州多少有点妩媚,有点妖气,这是指空气中的那种味道。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跟白蛇白娘子有关,而另一个背景是,杭州的警方365天天天在“严打”,这几乎成了一种传统。所以笔者描绘的“杭州美女地图”只是一份简单的导游手册,其中会有一些事项(游戏规则)需要你遵守的,否则你就会成为杭州不受欢迎的人,起码在民间,在我所说的那种场合,即使你一掷千金。当然每一个人对于美女的标准,也是很难下一个定论的,因为各人心中都有一杆秤。这就像对一个城市的看法,它既有肮脏龌龊的一面,同样也会有干净的一面,虽然这都是一种词不达意的表述。

    还是以城市的方位来勾勒杭州的美女地图吧,她们大多散落和聚集在酒吧、迪厅和夜总会以及其他任何一个美女都可能出入的场所,不,换句话说,只要是女人出入的场所,或者说是有身分有钱男人出入的地方,你都有可能碰到美女。而东西南北中的区划,有时也不准确,现在我们只能以武林门武林广场为市中心,向东西南北开始搜索吧。

西湖之西

    省艺校、世贸中心、陈经伦和包玉刚和游泳中心,构成一个三角区,相距不过百米。省艺校无疑是杭州乃至全省的美女大本营,像当下走红的周迅等都出自这里。虽然培养的只是一些越剧歌舞演员,但因为都是十七八岁的美人胚子,无论春夏秋冬,都像是从西湖里捞上来的一样——水灵灵的,这是杭州女人的一大特色。以前小百花越剧团也在这里住扎,所以如果你在这里流连,可能会碰到一些迟暮美人,何赛飞、陶慧敏(以饰小白菜而著名)都曾是小百花的名角,杭州人有把“小白菜”引伸为很嫩的意思。而世贸中心的“天堂人间”,大约是杭州本地美女愿意出入的场所,因为跟一些迪厅比,这里比较安静,美人在静的情态中更能显示其美,而运动型美人,则在强劲的舞蹈中显示其性感活力。酒吧的氛围不错,美人会陪客人喝喝酒,当然手是不能闲着的,她们玩骰子的手法肯定比客人要职业,但就喝酒而言,未必个个都是九段的。这里要注意的一点是,对于美人,我们是需要一点怜香惜玉精神的,让她们烂醉如泥,实际上也是对美的一种亵渎和毁灭。你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她则确确实实是为了酒——因为空酒瓶越多提成也就越多。世贸旁边有黄龙饭店和陈经伦游泳中心,再远一点是包玉刚游泳中心,泳池里看出水芙蓉自是一种享受,只是太麻烦了一点。据说在杭州也曾出现陪泳一族,那是另一个话题了。不过游泳能使身材苗条这是肯定的,陈经伦少体校有不少运动苗子,身材不比艺校的女孩差。

    省艺校旁边的省歌舞总团,不用说那里有一批职业的成熟的美女,只是你要见到她们很难,你不知道她们在哪里演出或休闲。有时在11路或152路公交车上,你能碰到她们,身材高挑儿,素面朝天,满口普通话“我们团我们团”的,如果单个地看,并不出众,但几个人在一起,就有点横空出世的味道了。这时你会感叹,坐公交车也不错。坐出租车倒并不一定能检阅到美色的风景。

    在杭州西部,有全国规模最大的浙江大学,西溪校区和玉泉校区,几万人的学校,美人自然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而且那里的环境,无论是读书还是恋爱,都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当然学生应以学为主,至于她们是不是“兼学别样”,我们不得而知,社会上对高校女生的“课外活动”议论颇多,但这个话题是一个禁区,我们就不进去涉猎了。不过春色关不住,凡有各种名目的选美活动,大学生总是很踊跃,而主办者也喜欢以此提高档次和品位。

    西湖之西,距西湖百米之遥处,有一条曙光路,那是去浙江大学玉泉校区的必经之路,这里是茶馆一条街,间有酒吧,这里的美女以散兵游勇的形式出现,也可以说星罗棋布,但去茶楼喝茶的,大多还是两人世界或带有会友叙旧和商务性质的,所以去那里不能戴上有“色”眼镜。

西湖之北

    杭州的北部以前也是“工业重镇”,在五六十年代,秀色可能会少一些,但那里是京杭大运河的终点,流水不腐,美女也不断。解放前,北部的拱宸桥曾是红灯区,更早一点,这里还有日本人的租界。好在很快换了人间,国家在那里投资办学,似乎想以此来“改良水质”。北有北广,南有浙广——原隶属于广电部的浙江广播电视专科学校,虽是专科,但美女与学历是不成正比的。所以这里小倪萍小周涛层出不穷——且是全国招生,毕业后又像花粉那样飘到全国去了。她们与省艺校的美女引成对峙之势,从资格上说当然她们更老一点,因为是大学生,大学生什么都成熟了,美也成熟了。不过不要以为她们由此会做一些出格的事,即使有也是因为爱情的冲动。她们中的大多数在电视台电台实习打工,为谋生而在制片人面前低三下四,所以她们的美暂时是收敛的。近年来杭州的选美活动,她们贡献了不少名次——这个学校似乎不反对学生走到社会上去“实习”。

    在西湖的西北角还有一所学校以前叫浙江丝绸学院现在叫浙江工程学院,名气虽比不过上海纺织大学,但早几年就有了模特班,模特在台上走的是猫步,在现实中的走法也不大一样的。模特跟美女不是一个概念,但模特班要出几个女孩上上“总动员”类的娱乐节目还是小菜一碟。杭州对模特的要求不仅要高而且要美,要有表演性。隶属丝绸公司的喜得宝时装模特队,丝绸在她们身上,是会发出性感的光芒的。这是杭州的一块招牌,就像东坡肉和叫化鸡一样。虽然像陈娟红这样的大姐大最后都离开了杭州,但是在摇篮里,你不是能发现更纯的美色吗?

    在城市之北上塘路一带,有著名的金华砂锅一条街,娱乐或下班之后,各式人君赶去那里吃夜宵,在一片热气氤氲之中,美女如明月浮出云层,戴眼镜或不戴眼镜之男人有一种雾里看花之效果。这里,因为环境或者是内心的激情,美女在这种场所就不讲斯文了,即使大冬天,也有脱去外套光着膀子啃骨头的。夜色如此之深,生活如此之香,而砂锅又是如此之美味,这一切如同西班牙导演阿莫多瓦的一部电视——活色生香。

西湖之东

    东面因为有汽车站、火车站(东站)、小商品市场以及民航机场(杭州萧山国际机场正式启动之前),人员的流动以那种匆匆而过的形式出现,档次便也一直居中不上。而且凡谈到那里的酒店饭店,有时人们的眼里便有一种暧昧之色。其实在杭州那样一种暧昧之色真的没有什么。如果说档次,民航的空姐应该是东部最大的靓点,虽然人数极少,虽然浙航的规模不大,但空姐说起来总是不一样的,冯小刚的夫人徐帆两次演过空姐,感觉总不太像。王朔的出道之作就是《空中小姐》,纯情得一塌糊涂。而要看到这些空姐,你也不一定要天天坐民航的班机,只要去民航的红房子小餐厅就餐,就可保证能秀餐一顿。有一段时间,曾有社会办学者以办空姐培训班而大赚其钱,也可见空姐名头之厉害。

    东部的大酒店也不少,像杭州湾大酒店、中豪大酒店、天堂大酒店等,硬件软件两手都是硬的,各娱乐项目也齐全,只是在地段上与西湖周围有差距,因此那里的经营者似乎更喜欢用美女聚集人气。只要一走进大堂,就会给人眼睛一亮,连前厅经理副理等中层也非常靓丽,这种时候你即使不是诗人,也会大叫一声:爽啊!虽然这些佳丽可能并非正宗的杭州人,但现在还有谁讲究个“惟成分论”、“惟血统论”呢?何况她们对杭州掌故与风情的熟谙程度并不亚于杭州本地人。当然东部的问题还是一个管理问题,因为一些饭店并不隶属旅游部门,所以他们的套路就有点另类。从某种程度上说,美女与西湖的距离并不成正比,也就是说,这里虽然离西湖远一点,但不等于说我们离美女也就越来越远了。

西湖之南

    现在要说说西湖之南了。以南山路为例,这里是中国美院所在地(现正在拆建),酒吧画廊一条街。二十年前,美院打个喷嚏,杭州就要感冒。现在当然轮不到他们来引领时尚潮流了,但他们的生活和消费方式,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和画家准画家,是这一条街的常客。酒吧、画廊还有茶馆,精美而便宜的夜宵,还有什么比这里更时尚更奢侈的呢?这里的酒吧名称都是怪怪的——音乐工厂,但跟工厂无关;痛并快乐着,跟受虐狂无关。而其中曾以南风酒廊和卡卡最为著名。这里的美女,或许离水更近或者说更有历史感,有不少上了一点年纪而不再喜欢去蹦迪,大多会选择在此栖息,她们的美更体现在一种气质上,她们是生意上的成功者,感情上的失落者,她们或许称得上是女强人,但却是有品位的女强人。偶尔也会来几句英语,让男生或中年男人更多了一点想法。

    相对带表演的酒吧,南山路上的酒吧是小了一点,但极具个性,它占了一个地利的优势,因为就是在西湖边,这对本地人外地人都是有吸引力的。还有就是那种人文的气氛也很重要,很少听说那里发生风化事件的,不是说没有而是更艺术地处理掉了,因为它离艺术那么近,而又在风景区内。如果在这一条路上碰到几个美女,如果你有谈天的机会,那么最好是谈音乐而不要谈画画,最通俗一点也要谈谈《上海宝贝》。

    继续往南,是杭州著名的风景区了,风景区里美女稀少,比动物园的野兽还少。除了良辰吉日,杭州新娘浓妆淡抹搔首弄姿在那里作秀拍婚纱照。在今天的化妆手段之下,美成了一种技术,所以你很难看到杭州美女自然的一面,何况已经嫁作他人妇,你真的是一点想法都没有了。继续往南,宋城和未来世界游乐中心,向你展示两种美,真如老人家所说,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在那里宋朝美女的抛绣球和俄罗斯美女的踢大腿,都是旅游项目了。如果你游兴更浓一点,新兴地区,那里的美女自是另一番风情了。这里是杭州的东南方向,由于隔了一条江,空间更为广阔,管理上以及其他说不清楚的东西也更多了。    来源:《作家杂志》 作者:孙昌建

杭州美女:典型椭圆迷人脸
   
杭州日报讯 (记者魏盛松) 为给外科整形中的脸型改造设计提供参考依据,市整形医院的医生特意研究了杭州美女的脸。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杭州美女的脸是典型的椭圆脸。这是记者昨日从该院通过专家评审的一项课题中了解到的。椭圆脸被东方人视为迷人脸型,难怪杭州出美女。
    女人的美貌很大程度体现在脸上。在该院,曾有爱美的少女拿着明星照,要求“整”成明星的脸;也有脸部畸形者求助医师,要求换“新颜”。如何满足她们的要求?“整”成什么样才算漂亮?有没有可以参考的数据?为此,该院整形外科陈小平、宋建良等医生,选取了24名18-30岁杭州大众和媒体公认的美女作为研究对象。他们为每位佳丽拍摄了正面和侧面照片各一张,然后扫描入电脑进行测量,发现杭州美女的脸型从正面看,是典型的椭圆脸,即把脸分为发际至眉间、眉间至鼻下点、鼻下点至下巴等上、中、下三部分,上部比下部略宽8%,而中部比上部宽12%;从侧面看为直面型,即除鼻子外,眉间、鼻根点、鼻下点基本处在一条直线上,下巴略靠后。

杭州女人:浓抹淡妆总相宜
   
杭州女人属于小家碧玉型。 
    她们美丽、精致、典雅、浪漫。留给人们的第一印象是:撑一把细纸伞,绯徊在幽长、寂寥的窄窄的雨巷。结着丁香般的愁怨,有丁香一样的芬芳,像梦一般的飘过。 
    而现在满大街在那儿玉立婷婷地走着的杭州女人大多不会用浓艳的脂粉去掩盖自己的肤色。因为她们多半天生丽质,皮肤白皙水灵。眼睛也如这“满山烟雨共凄迷”的西湖水,悠悠的勾人魂魄。让人看一眼就忘了尘世的烦恼。 

    杭州女人的美丽与其它各地女人的美丽不同之处还在于她们的精致。 
    首先是长得精致。她们个个纤细苗条,柔弱秀美,在西湖边一站让人不觉顿生怜香惜玉之情。 
    其次是穿得精致。杭州女人们穿的衣服无论是做工还是样式都精巧细致。女人们最爱绸衣。一身款款绸衣再罩上一件手工精细的丝网衫,顿时朦朦胧胧忽隐忽现让人觉得有一股独特的娴静灵韵,宛若下凡仙子。 
    再次是吃得精致。杭州有家百年精饼店——江南卷,里面的各色糕点无不小巧别致。白的、红的、绿的各色糕点,小的小到一个男人一口便能吃下。这小小的一个糕点里还要装上豆沙,镌上细花,点上几粒芝麻或枸杞或桂花,再用透明塑料纸包好。典型的杭州女人吃时,仔细地剥开塑料纸,小小地咬上一口,再拿面纸小心地揩一下留在嘴角的芝麻或桂花或豆沙,然后细细地咀嚼,慢慢地味味。 

    所以说杭州女人的美丽精致中还透着典雅。 
    古代的杭州女人“坐玉馆,弄瑶筝”,吟诗作画。 
    现在的杭州女人也文静秀美。端庄大方,内秀温醇。可以独自守着孤灯看一夜闲书,也会独自一个徘徊在西湖边,心静如水,雅致如湖。尘世的庸俗与喧嚣扰嚷似乎与之无关。 
    守着西湖的杭州女人又怎能不浪漫呢?春有艳桃,夏有清荷,秋有幽桂,冬有傲梅。湖边的女人呢,娉娉婷婷,若“从云水国中还。”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