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蔬菜制作的艺术杰作

    我们都知道日常蔬菜,如豆腐,白菜,生姜,藕,香菜,甘薯等,也许是最素食主义者狂热追捧的美食。对我们来说,蔬菜的很难说其艺术价值。但是,我国的一位女艺术家却展别出心裁地用蔬菜制作出一系列丰富多彩的艺术品,令人耳目一新,大开眼界。


1、蒜苗等菜梗创造了油画色彩浓烈的梵高自画像

 

2平常的蔬菜和食物神奇的变成了蒙娜丽莎神秘的微笑

 

3难以想象萝卜白菜竟能营造出世界名画维纳斯诞生的意境

 

4、萝卜等简单蔬菜复制了毕加索的名画《梦》

 

5、女艺术家桔多淇与她的蔬菜画合影留念

 

蔬菜拼出的“世界名画” :

    1973年出生的桔多淇,是一位颇具才华与创意的年轻艺术家。在《蔬菜博物馆》系列中,她以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重塑了西方大师们的杰作。中国人日常餐桌上常见的蔬菜、粮食如豆腐、白菜、姜、莲藕、胡椒、白薯、玉米等,一并被混杂排列起来——桔多淇赋予了这些食材新的生命,蔬菜们则颠覆了它们以往平凡、廉价、不起眼、易腐坏的形象,摇身成为举世瞩目的经典之作。

擅长想象的小女生

  被一条酱黄瓜逗得哈哈大笑听起来有点愚不可及,不过它的样子实在滑稽。身材矮小的小酱瓜正低着头,偻着背,双臂紧贴在身边,胸前还绑了一条细海带。一顶海带帽子挡住了它的脸,让人看不清它的表情。大概是低头的缘故,它的模样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小酱瓜”站在队伍末端,它的前面还有十来个身材比它魁梧很多的“酱瓜人”、“姜人”和“胡萝卜人”。它们都步履维艰地走在一片玉米铺成的金黄沙滩上,用紧紧勒在身上的细海带吃力地拉动一艘插着嫩黄瓜桅杆的南瓜船缓缓前行,它们是一群“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然后是《青菜头之死》,坐在浴缸里的“青菜头”脑袋上包着豆腐皮,一脸愤怒而痛苦的表情。它的两瓣大蒜眼睛紧闭着,一条红薯胳膊无力地从洁白的豆腐皮浴巾上垂落下来,左手的四季豆手指中还紧紧拽着一张便笺,上面写着:“生者的伟大成就死者的光荣。亲爱的小土豆,再见!亲爱的小红薯,再见!亲爱的小青菜,再见!”   

  几乎每一个无意中走进北京“巴黎—北京摄影空间”、走进这场“蔬菜博物馆”展览的人都会笑出声来。当然也有例外,还是有人按照观赏艺术作品的惯例,表情严肃地做沉思状。这一系列“世界名画”的作者桔多淇正穿过院子走进来,一身“天使艾米莉”式的鲜亮打扮。

  桔多淇这样奇怪的名字当然不是本名,她一直挺喜欢橙色,对橘子皮天生有一种好感。另外,她还想要一个让人记得住的名字。从四川美院工业造型系毕业后,她在网络游戏和手机游戏公司里做设计,因为设计的东西个人色彩太重、小女孩心思太重而被认为没有发展前途。她不擅长也不很喜欢绘画,但是擅长想象,从一个图像联想到另一个图像,相似的东西做些置换和变形,让它们之间发生关联。

  蔬菜也雷人

  “蔬菜这种材料实在是太廉价、太容易获得了。但它又很脆弱,早上还是鲜活的,下午就蔫了,过两天就腐烂了。”在只有一个人的工作室里,桔多淇只用一把菜刀、一盒牙签和几颗菜就能拼接大场景。

  1830年7月的巴黎街头,迎面走来一群沉浸在革命狂热中的群众。德拉克洛瓦的《自由引导人民》描绘的是法国“七月革命”的街头暴力场景,也是桔多淇“蔬菜系列”中第一个被恶作剧的对象。原作中一名手持现代步枪的自由女神出现在市中心的防御工事。她身形巨大、威风凛凛,脸上不带任何温柔之色。

  这一次,当“自由”引导的是“蔬菜”的时候,裸露着冬瓜胸部、散发着洋葱味道乳房的女神,左手抓过一把大葱枪,右手高举飘扬的西红柿、木耳三色旗帜,身上披着豆腐皮裙,正在召唤众菜民前进。女神左侧那个看起来像流浪儿的兴奋男孩现在是一个红薯小兵,瞪着小圆眼睛,右手的火枪变成一片耷拉下来的油菜叶。

  有一天,桔多淇在菜场里收了一袋大蒜皮,那是卖菜人剥完之后扔下的。这一大堆蒜皮后来铺成了《茄子的生日》的背景,“茄子”夏加尔在生日那天飞跃到半空中与他的贝拉相吻。

  大概整整一年间,桔多淇的生活内容之一就是像家庭主妇一样每天逛菜场。她住在城市东北环铁那边,坐两站公共汽车到一个类似于城乡结合部的大农贸市场。她在各个摊位前徘徊,拿起来看看,琢磨琢磨又放下去,想象把它们移接到哪个位置更合适。鲜嫩的蔬菜拎回家,在清水下冲洗,切开来做造型,用牙签固定出各种形状,这个时候需要抓紧时间,暖气会让豌豆尖叶子蔫下去,切开的黄瓜也会很快失去光泽。然后,调好焦距、试好闪光灯的亮度开始拍摄。新鲜的、蔫了的、枯干的、腌过的、煮过的、炸过的,蔬菜的样子都不一样,拍好的照片小图在电脑上一幅幅拼起来,一般每幅“名画”的原文件都有100多层。

  戏仿的趣味

  有战争,有爱情,也有暴力,在小女孩恶作剧般的想法之后,多少让人吃惊的还是桔多淇的想象与置换能力。整个“蔬菜系列”20幅作品中,有些是简单容易的程式化处理,比如土豆脑袋、红薯胳膊或者与胡萝卜、莲藕有关的身体,也有出人意料的地方,从“吃女人的豆腐”这句俗语转化来的女人的脸庞,《韭菜凡高》——韭菜和酱菜切碎来模仿画家1887年《自画像》中特殊的凡高式笔触,凡高的眼珠用了两颗形状不同的豌豆,一颗是方的,另一颗是圆的,反而抬出了那种极其偏执的眼神。

  如果艺术作品的成功可以由它被复制的次数来衡量,那么奥地利画家古斯塔夫·克林姆的《吻》大概可以算是西方艺术最成功的作品之一。克林姆在画中大量运用了金箔,整个背景原本盖满了金箔,然后再上一层很薄的颜料造成幽暗模糊的效果。

  即使没有了昂贵的金箔,《心灵美萝卜之吻》仍然是一幅色彩华丽的作品。切成碎丁的土豆、胡萝卜构成虚空的背景,鲜嫩的芹菜叶、萝卜条和花瓣形状的土豆块同样可以变成一片摇曳的花海。男子身上的长袍是偏绿的玉米,女子的华服是偏黄的玉米,形成微妙的色差。


    站在展厅里的桔多淇看到《土豆上的拿破仑》的时候,突然变得高兴起来。她说她回想起来,今年夏天某个深夜两点多,她把“拿破仑”的萝卜头切碎炒来吃掉了。摘自《三联生活周刊》2008年第45期 钟和晏 文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