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返回首页 世界名画 名画欣赏 名画系列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西方绘画史 外国美术史 外美术简史 西艺术流派

外国美术史第一章:原始、古代美术

 

    这是一本介绍外国美术史的教材,全书共分8章,分别阐述了原始、古代美术;欧洲中世纪美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美术;17、18世纪欧洲及美国美术;20世纪美术;亚洲美术;非洲、拉丁美洲古代美术等。修订本在第一版基础上丰富和充实了史料,吸收了近些年来的科研成果,更详尽地介绍了画家、画派、作品,补充了如古代朝鲜美术等新章节。文字简洁,体例适当,配有近300幅插图,可供专业艺术院校、师范、师专、成人教育及广大美术爱好者使用。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外国美术史教研室编辑,高等教育出版社1998年04月出版。


第一章 原始、古代美术

第一节 原始美术

  人类最早的造型艺术产生于旧石器时代晚期,即距今3万到1万多年之间。原始美术包括洞窟壁画、岩画、雕刻、建筑等。大多数现已发现的美术作品集中在欧洲,分别属于旧石器时代、中石器时代的新石器时代。

    一、旧石器时代的美术
    1、 洞窟壁画 旧石器时代最杰出的绘画作品发现于法国西南部的西班牙北部的坎特布利亚地区。这里有几处洞窟,其中也包括泥塑的浮雕。表现内容皆以动物为主,手法写实而生动。其中最突出的代表是法国的拉斯科洞窟、西班牙的阿尔塔米拉洞窟壁画。
拉斯科洞窟:发现于1940年。全洞由主厅、后厅的边厅以及连结各部分的洞道组成。在主厅和两个通道的壁面和顶部描绘了大量的野牛、驯鹿和野马等原始动物。从画法和风格上来看,可能出自于好几代人之手。最早的作品楞上溯到奥瑞纳文化的晚期,即公元前1700年以前。原始画家用粗壮而简练的黑线勾画出轮廓,并用红、褐、黑色渲染出动物的体积和结构。气势雄壮,富有动感,充满粗犷的原始气息和野性的生命力。主厅中一幅长达5米的大公牛是其代表作。野牛的头和身体都刻画得很强壮有力,成尤其是眼睛似乎有感情的表现。
    阿尔塔米拉洞窟:发现于19世纪下半期,制作年代稍晚于拉斯科洞窟。它包括主洞和侧洞,绘画大多分布在侧洞,即有名的"公牛大厅"。侧洞长18米、宽9米,顶部密布着18头野牛、3头母鹿、两匹马和1只狼。野牛有卧、站、蜷曲、挣扎等各种姿势。最突出的是长达2米的《受伤的野牛》。它刻画了野牛在受伤之后的蜷缩,准确有力地表现了动物的结构和动态。与拉斯科洞窟不同的是,阿尔塔米拉洞窟壁画轮廓线比较细,而且有明暗向背的粗细浓淡变化,与色彩渲染结合紧密,通过动态表现动物身体的结构,明暗起伏更为丰富,甚至感情也更细腻,但却不如拉斯科洞窟壁画那样奔放有力。
    2、母神雕像 迄今为止发现的原始雕刻大多为小型动物雕刻,但在很多欧洲国家都出土了一大批圆雕和浮雕女裸体雕像。这些女性雕像的共同特征是夸张女性的生理特点,突出表现女性的乳房、腹部、大腿等,体现出原始时期人们对于母性生殖的崇拜,被人们称之为"原始的维纳斯"。在维也纳的威伦道夫出土的女性雕像是其中最著名的代表作。
    二、中石器时代的美术
    由于冰河期消失、气候转暖,中石器时代的绘画由洞窟转移到露天岩壁。随着人们狞猎工具的进步、对大自然征服力的增强,动物形象在绘画中逐渐减少并失去原始的野性,而人类活动开始成为绘画描绘的主要对象。岩画主要分布在北欧和西班牙的拉文特地区,其中拉文特地区岩画尤为突出。
    北欧岩画:分写实与抽象两大类风格。写实风格属于渔猎部落人的作品,表现了与实物同样大小动物形象,以线刻为主,极为写实。抽象风格属于农牧民的作品,他们把动物简化为抽象的图形,最后演变成几何形,反映出一定的抽象概括能力,孕育了工艺美术的萌芽。
    拉文特岩画:表现人类活动的情节性绘画。它们以人类狞猎为主要情节,以表现人物、动物的运动和速度为特点,把运动中的形象表现成剪影效果或带状样式,以拉长的四肢和夸张的动作强调动势,表现狞猎场面中的紧张和活力。构图具有浓厚的情节性和生活气息,但忽略细节刻画,用色单纯。
    三、新石器时代的美术
    新石器时代的美术成就主要是巨石建筑,这是用重达数吨的巨石垒成的宗教性纪念物。巨石建筑盛行于欧洲,包括石柱、石台、石栏等形式。英格兰南部的圆形巨石栏"斯通亨治"是最典型的代表,以其宏伟的环形结构、宗教的庄严肃穆和悲剧性的壮美而引人瞩目。

    第二节 古代两河流域地区的美术

    两河流域是指今伊拉克境内的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之间的地区,古希腊人称它为"美索不达米亚"(意为"两条河之间的地区")。这里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公元前4000年左右,这里就出现了定居的农业民族,到公元前3500年,苏美尔人从中亚经伊朗迁徙到此,建立了最早的城市。从此,这一地区先后出现了许多个奴隶制国家,直到公元前538年被并入波斯帝国为止,我们把这一地区的历史大致分为4个时期:
    城苏美尔-阿卡德时期(前3500-前2000)
    巴比伦时期(前1900-前1600)
    亚述时期(前1000-前612)
    新巴比伦时期(前612-前539)
    一、苏美尔-阿卡德美术
    苏美尔人是两河地区最古老的居民之一。苏美尔人没有形成统一的国家,而是形成许多城邦,公元前2305年被阿卡德人所灭。在200多年以后的公元前2112年,阿卡德国家力量衰微时,苏美尔人又在拉伽什重振旗鼓,出现了将近一百来年的苏美尔文化复兴。
这一时期,宗教在社会生活中起主要作用,也对艺术产生了深刻影响。
    建筑:这一时期的建筑有独特的成就。两河流域南部原是一片河沙冲积地,没有可供建筑使用的石料。苏美尔人用粘土制成砖坯,作为主要的建筑材料。为了使建筑具有防水性能,他们在墙面镶嵌碎陶片装饰,类似现在的马赛克。这种方法对以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成为两河流域地区建筑的一种特有的装饰。苏美尔人最重要的建筑为塔庙,它建在几外用土垒起来的大台基上,气势十分壮观,这种类似金字塔的建筑被称"吉库拉塔"。乌鲁克神庙是塔庙的最典型的代表。
    雕刻:这一时期的雕刻相当发达。苏美尔人的雕刻注重表现内在精神,对人物的外在形态、人物动作、人体结构不太关心,而着重刻画头部。苏美尔人的圆雕像很可能是用于宗教目的的,在特勒阿斯布尔的阿布神庙的地窟发现的13座苏美尔人雕像是其代表作。这些雕像身体呈圆柱形,双手捧于胸前,姿势虔诚,面部表情平静安详,眼睛睁得很大,流露出纯真、朴实、专注的表情。阿卡德人的雕刻则具有更强的写实性,在尼尼微出土的萨尔贡王青铜头像是两河地区第一次发现的真正的帝王肖像。雕像刻画写实,神情庄重威严,个性坚毅。肖像的制作显示出精湛的工艺水平。《纳拉姆辛浮雕石板》以其写实的手法刻画了纳拉辛王率军征服山地部落的历史场面。画面采用了对角线的构图,生支地表现了军队翻山越岭的远征,这种安排使画面产生了动感和空间感。此外,还通过简单的风景刻画表现了特定的环境。
    绘画:现存的苏美尔绘画代表作为乌尔城出土的军旗,即在刷有沥青的木板上用贝壳、闪绿岩、粉红色石灰石镶嵌成的战争和庆贺的场面。军旗的正反两面三刀面绘有分为3层的画面,根据故事情节的发展逐步展开,表现出征和胜利归来以及庆贺胜利的场面。人物、动物、器物的安排有条不紊。人物形象以侧面、正身、侧足为主,侧向于平面的描绘。色彩对比鲜明,四周和各层之间用几何形装饰,很像一幅挂毯,具有浓厚的装饰性。
    工艺美术:苏美尔人的工艺美术是古代东方美术的精华,留下了大量精美的工艺品,如黄金器物、武器、金头盔、匕首、乐器等。乌尔城出土的《公山羊与树》就是用闪绿岩、贝壳和黄金制成,公羊前腿搭在黄金做成的小树上,呈直立状,加上黄金与宝石镶嵌的夺目光泽使作品充满绮丽的神话色彩。苏美尔人的牛头竖琴是最古老的精美乐器。琴架顶部以牛头作为装饰,用天青石和金泊制成,牛的神态表现十分生动,鼓起的牛鼻似乎在翕动。琴身由黄杨木制成,正面在沥青上用贝壳镶嵌着人和动物,表现了古代神话中的英雄吉尔伽美与双头公牛以及一些神化的动物在进行活动的情景,具有浓厚的奇异色彩。
    二、巴比伦美术
    巴比伦人在文化上继承了苏美尔-阿卡德人的传统。但迄今为止所发现的巴比伦美术作品却为数不多,现存最完整的巴比伦艺术品是藏于卢浮宫的汉漠拉法典石碑。
    汉漠拉比是巴比伦国王鼎盛时期的国王,他在位期间颁布了著名的汉漠拉比法典。法典刻在黑色的玄武岩石碑上,上部为浮雕,下部为文字。浮雕刻画了太阳神向汉漠拉比授予法典的场面:太阳神身材高大,正襟端坐,正在向汉漠拉比授予权杖,汉漠拉比肃穆而立。太阳神的威严和汉漠拉比的谦恭形成有力的对比,整个场面充满了宗教的拘谨和严肃。
    三、亚述美术
    公元前1600前后,巴比伦被加喜特人所灭,此后的600年当中,两河地区的文化处于退化阶段。野蛮的加喜特人很少创造杰出的艺术成就,而在底格里斯河上游的亚述高原兴起了一支闪米特人,他们在公元前10世纪兴起,史称亚述人。亚述人性格极为慓悍,他们在长期过着游牧生活,骁勇善战、崇尚武功,他们连年对外进行征服战争,征服了整个两河地区和埃及,建立了盛极一时的亚述帝国。但这个矛盾重重的帝国并不长久,在内外矛盾的夹攻之下于公元前612年灭亡。
    亚述人在文化上同样受苏美尔人的影响,但却不具有苏美尔人那种宗教的虔诚。他们的艺术主要为世俗生活服务,具有很强的现实性。
    建筑:亚述人不重来世,不修筑陵墓,他们的建筑艺术仅见于豪华的宫殿。每一代国王登基都要大兴土木,建造新宫,这一时期建造了两河历史上最宏伟富丽的宫殿建筑。由于战火连绵,亚述王宫所剩无几,胡尔西巴德的萨尔贡二世宫殿是其主要代表。萨尔贡王宫营造了7年方竣工,它建在一个高18米,边长300米的方形土台上,宫殿由于30多个内院、200多个房间组成,宫殿入口处有一对高1.8米的带翼人首兽身像,它们有5条腿,可从正面、侧面两个方向观看,气势极为雄壮有力,由此可想象当年亚述王宫的气势。
    浮雕:亚述王宫是用大量的石板浮雕来装饰的,每一座王宫都用高达到2-3米的浮雕镶嵌在宫殿内部的墙上,构成极为壮观的建筑装饰。亚述浮雕是一种最富有特色的艺术。它作长幅的画面记载了历代亚述王的军事讨伐、重大事件、宫廷生知等,按时间先后排列,表现了美术史上最长的历史浮雕场面,既有纪念意义,又有装饰墙面的作用。亚述浮雕用极为写实的手法表现了战争、狞猎等惊心动魄的紧张场面,充满着激烈的动势和紧张的气氛,显示出亚述人特有的强悍的生命力。其中对狮子受伤后的咆哮和挣扎的刻画极为生动,狮子痛苦和狂怒的形象具有一种悲剧性的壮美。亚述人对于描写复杂而庞大的场面有着比较成熟的构图能力,他们在浮雕中表现了众多的人物和复杂的背景,如军队攻城、宫殿建造、狩猎群狮等,人物关系和远近景物的处理清晰而错落有致,风景、树木、人物与环境的关系显示出艺术家对透视原理和远近感有了进一步的体会。
    公元前612年亚述灭亡之后,亚述艺术也销声匿迹了,不少学者感到疑惑的是:亚述艺术是由亚述艺术家独创的,还是由许多民族通力合作完成的?这是一个有待解开的谜。
    四、新巴比伦美术
    公元前612年亚述帝国被伽勒底人和巴比伦人所灭,巴比伦人又建立了新巴比伦王国。新巴比伦一共经历了10代国王,成为西亚地区最大的政治、文化、贸易和手工业中心。这一时期的美术成就集中体现在巴比伦城的建筑上。巴比伦城是古代世界最伟大的城市,19世纪末的德国考古学家在它的遗址上挖掘了10年才完成了这一遗址的发掘工作。巴比伦城是一座正方形的城市,长达11英里,幼发拉底河从城中穿过。城围有两道厚墙,上面设有塔楼。各道城门分别用巴比伦的神祗命名,其中最重要的主门是伊斯塔尔门它是巴比伦城中最完整的建筑。这座城门有前后两道门、四座望楼,大门墙上覆盖着彩色的琉璃砖:蓝色的背景上用黄色、褐色、黑色镶嵌着狮子、公牛和神兽浮雕,黄褐色的浮雕和蓝色的背景构成鲜明的对比,具有强烈的装饰效果。王宫内墙同样用琉璃砖装饰,并镶嵌着植物图形和狮子等图案。
    新巴比伦美术是庞大、豪华、富有装饰性的,但它已失去了亚述美术所蕴含着的那种强大的生命力。

    第三节 古代埃及美术

    埃及是人类古代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埃及是尼罗河的赐予(西罗多德)。尼罗河由南向北纵贯埃及,在红海和利比亚沙漠、撒哈拉沙漠之间磁润出一条狭长城的绿洲。
    公元前5000年,埃及社会出现了阶级的萌芽,公元前4000年前后出现了奴隶制国家。到公元前3000年,上埃及国王美尼斯征服下埃及,建立了统一的专制王朝。国王被尊为法老,既是人间君主,又是太阳神之子,利用宗教的神秘力量来统治国家。此后的埃及经历了古王国(前3000-前2300)、中王国(前2150-前1700)、新王国(前1071-前332)三个统一时期。
    一、古代埃及美术的特点
    埃及是古代奴隶专制国家的典型代表,具有从法老到大臣、平民、奴隶这样一个等级森严的金字塔形的社会结构。埃及艺术是为法老和少数贵族服务的,它是社会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意识形态里起着非常活跃的作用,它的作用是歌颂王权,巩固奴隶主国家的政权,强调等级制度。这种艺术的一个重要的特征是,好大喜功的法老不惜动用数十万奴隶为自己建造陵墓、庙宇,雕凿巨像,以此表现他至高无上的地位。为了神化法老和贵族,在题材和表现方法上又必须严格服从统治者的要求,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埃及艺术必须遵循的基本法则和程式,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正面律。
    宗教对埃及艺术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埃及人都是虔诚的宗教徒,甚至法老也必须借助宗教力量来统治国家。埃及人相信"灵魂不灭"认为人的肉体死去以后,灵魂仍随尸体存在,只要尸体保存得好,灵魂便可得到永生。从这一观念出发,埃及人对陵墓的建造和装饰、尸体的保存特别关心。他们的艺术大多是为死者服务的,所以,美术史家又把埃及艺术称为"来世的艺术"。
    埃及艺术的形式在3000年间基本处于稳定不变的状态,总的说是壮丽、宏伟、明确、稳定,有严格的规范,又具有写实基础上的美化。这种缺少变化的局面的形成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因为埃及在地理位置上处于一种封闭的状况,它与世界其他文明地区隔绝,仅有东面的苏伊士海峡与亚洲相连。此外,它的周围全是海洋、沙漠和高原。与外界的隔绝造成了文化发展上的单一状况。
    二、古王国美术
    古王国时期的美术以金字塔建筑和雕刻最为突出,壁画尚处在初期阶段。
    建筑:金字塔是古王国法老的陵墓。在古埃及人的观念中,陵墓是永久的栖身之地,它甚至比宫殿更为重要。王朝初期,埃及国王和贵族的陵墓是长方形的石头建筑,里面放着装有木乃伊的石棺,这种长方形的石墓叫"马斯塔巴"。后来,随着陵墓的扩大,原来的一层马斯塔巴变成了由大到小的几层相叠的梯形金字塔,其著名代表是撒卡拉金字塔。到古王国盛期,又演变出方锥形金字塔,吉萨金字塔群是其主要代表。吉萨金字塔中最大的是胡福金字塔,塔高146.6米,基座四边各长233米,正对着东、西、南、北四方,是一座四方尖锥形的庞然大物。它由230万块2.5吨重的巨石垒成,石缝和能气管道,中间有石室存放法老的木乃伊。
    金字塔具有庞大的体积和重量,它给人以精神上的压力,站在它的脚下,人们会感到自己的渺小。金字塔的外观对称、稳定,给人以坚不可摧的印象。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金字塔就像一座座纪念碑,当它周围的建筑完全被风沙扫平以后,它仍然巍然耸立。它象征着法老的威严地位,也说明了埃及人顽强的意志力。
    雕刻:埃及雕刻程式在古王国就已形成,以后被当作典范沿袭下来。雕刻程式有:1、姿势必须保持直立,双臂紧靠躯体,正面直对观众;2、根据人物地位的尊卑决定比例的大小;3、人物着重刻画头部,其他部位非常简略;4、面部轮廓写实,又有理想化修饰,表情庄严,感情表现很少;5、雕像着色,眼睛描黑,有的眼睛用水晶、石英等材料镶嵌,以达到逼真的效果。
    哈夫拉金字塔前的狮身人面像是埃及最大、最古老的室外雕刻巨像,它由整块天然岩石雕凿而成。雕像身长约57米,面部为5米,一只耳朵就有2米。雕像是按照哈夫拉的形象来塑造面部的,它仍然保持着法老的相貌特征和威严气派。雕像头戴方巾,前额上雕刻着圣蛇,两眼直视前方,以一种渺视一切的雄姿匍匐在金字塔附近,仍佛在守护着金字塔的秘密。由于岁月久远和风沙的侵袭、战争的破坏,它已鼻崩目残,在风沙弥漫、日影昏暗之时,远远望去,残破的脸部显示出一种朦胧的神秘感和奇异莫测的神情。
    《拉荷切普王子与其妻坐像》线条柔和舒展,在严格的程式限制下表现出生动之处:拉荷切普体格强健,机智而多疑。他的妻子脸颊丰满、眼睛秀美、双唇丰满厚实、线条柔和、形体优美。东方女性的魅力在这里表现得既含蓄又充分。
    《老村长像》和《书吏凯伊》是古王国时期写实主义的杰作。《老村长像》表现了具有农民气质的王子卡柏尔拄杖而立的形象。这是一个稍稍发福的中年人,身体各部分的肌肉和胸部、腹部之间的分界、交界线都显示出惊人的写实技巧。他有一张生动、性格化的面孔:圆脸、小鼻子、双目直视、炯炯有神,面部略带笑容。《书吏凯伊》刻画了一个书记官的形象。他盘腿而坐,膝上展开纸草卷,手握芦苇杆笔,两眼直视前方,他似乎在倾听,表情十分严肃。雕像的脸部充分显示出一个长年从事文字工作的知识分子的特征:宽阔的前额,粗浓的眉尖,瘦削的两颊,薄薄的嘴唇,一双明亮而有神的眼睛,表现了他充沛的精力和聪慧。在体格上,帽瘦弱而细长,显示出了文职人员的体征。
    浮雕和壁画:在古埃及,浮雕和壁画有着共同的程式:1、正面律,表现人物头部为正侧面,眼为正面,肩为正面,腰部以下为正面;2、横带状排列结构,用水平线划分画面;3、根据人物尊卑安排比例大小和构图位置;4、填充法,画面充实,不留空白;5、固定的色彩程式,男子皮肤多为褐色,女子多为浅褐色和淡黄色,头发为蓝黑色,眼圈为黑色。
    古王国时期的浮雕《纳米尔石板》、《猎河马》等都严格遵循这些程式。石板上的纳米尔王子戴王冠,手挥权杖,抓住屈膝投降的敌人。他的对面右上角是一组象形文字,一只鹰站在人头底座的六根纸草上,鹰是上埃及的保护神,纸草是下埃及盛产的植物,象征上埃及俘虏了下埃及人6000名。纳米尔的身后有一个随从为他提鞋,他的脚下是两个落水的敌人。
    古王国时期的墓室壁画为数不多,其代表作《群雁图》,构图别致,刻画写实、生动,设色和谐动人,整个画面富有诗意。
    三、中王国美术
    中王国时期,战乱频繁,统一的中央集权统治崩溃,地方贵族势力强大。这一时期美术成就远不如古王国时期,但在建筑、墓室壁画方面仍有独特成就。
    建筑:这一时期不再有古王国时期那样宏伟的金字塔,王国首都从沙漠边沿的孟斐斯迁到悬崖、峡谷附近的底比斯。这里的自然环境不适于建造金字塔,因此,陵墓形式变成了石窟陵墓,陵墓的外部是依山而建的梯形享殿。如门图普太享殿,由两层平台相叠而成,顶上是一座金字塔形建筑。平台有柱廊环绕,开放的柱廊使建筑使周围环境和谐地结合起来。
    从中王国开始,庙宇享殿入口处两侧出现了方尖碑。方尖碑是太阳光芒的象征,它为正方形。顶端为尖锥形。它的造型像一把朝天有宝剑,矗立在建筑群中,直刺苍穹,上面刻有国王的名讳、封号。法老放谢努塞尔特一世的方尖碑最为有名。
墓室壁画:在中王国时期的地方贵族陵墓中,壁画逐渐流行。壁画在程式上仍遵循古王国传统,但表现风格显得更加活泼、圆润和优美。如霍姆荷太普王子墓壁画《饲养羚羊》中,画家没有被程式所拘束,画得随意自由。
    四、新王国美术
    新王国时期,中央集权制统治重新巩固,国势强盛,经济空前繁荣,进入了埃及艺术史上的黄金时代。这一时期的美术无论从审美角度还是从制作技巧上看,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尤其是在第十八王朝时期,法老阿蒙荷太普四世进行了一场宗教改革,主张崇拜太阳神"阿顿"自命为"埃赫纳顿"对艺术产生了深远影响。在改革期间,艺术曾一度出现摆脱传统的程式束缚,以写实来表现对象的局面,给新王国时期艺术带来了勃勃生机。
    建筑:新王国时期建造了大量的神殿、享殿、方尖碑先等纪念性的建筑,其中最杰出的代表是哈特谢普苏特女王享殿。享殿沿代尔·埃里·巴哈利山脚地势的高低分成3层,各层前面有柱廊,中间有斜向通道连接各层。垂直的山崖与白石构成的柱廊相互映衬,形成统一的整体。
    卢克索神庙和卡纳克神庙是新王国时期的著名建筑,神庙的外形均为长方形,沿一条中轴线建成。卡纳克神庙最惊人的部分是大圆柱厅,这是世界上最大有圆柱厅,它占地5000多平方米。厅内共有134根石柱,分16行排列,中央两排特别粗大,每根高达21米,直径3.57米,柱头是绽开的纸草花形,柱顶圆盘上可以站立100人。圆柱、天花板、梁、墙面上刻满了象形文字和浮雕,内容是记载神庙的历史和供奉的神名,以及当时重在的历史事件。在这大厅里,无法看到中心轴的对角线,大厅里的柱子像原始森林一样密集,中央高柱盛开的纸草花柱头遮住了上面的横梁。外面的光线透过高侧窗,在横梁与柱头的遮挡下渐次稀微,天花板在这种光线照射下好像是悬浮在高空。殿内光线阴暗,具有神庙所需要的幽深、神秘的气氛。
    第十九王朝时期的阿布-辛姆贝勒神庙建于拉美西斯二世时期。它的宏伟无与伦比,正面有四尊与山体相连的拉美西斯二世像,高达21米,神庙内的柱子雕成人形,石壁上刻满了象形文字,描述拉美西斯二世的生活与功绩。这一神庙是王权神化的集中体现。
雕刻:新王国时期,雕刻又重新出现新的繁荣,出现了真人大小的雕像和巨型雕像。肖像在技巧上更为成熟,肌肉表现优美,嘴角稍露微笑。埃赫纳顿时期的雕刻以其强烈的生活气息和深远的意境为特色表现了法老的日常生活。《埃赫纳顿肖像》是埃及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并不俊美的王者像,它真实地表现了这位法老的外貌:长脸、大头、小细脖、细腰、大肚子,这种写实的表现显然得到了法老的支持。法老面部的表现极富有个性,他的脸部清瘦,嘴唇线条柔和,眼睛流露出梦幻般的目光,表现出一种哲学家的精神气质和神经质,显示出一个改革者的急躁和狂热性格。《纳菲尔提提王后像》是埃赫纳顿之妻的肖像,它是埃及历史上最美的作品之一。这是一尊着色石灰岩头像,生动地表现出一个端庄典雅的东方女性的形象:容貌清秀、五官纤巧、,面部流露出娴静、敏感、温文尔雅的气质。她的长脖子被夸张地加以表现,显得很优美,颈部那细长的曲线十分柔美,突出地表现了她那女性的恬静和高雅之美。
    埃赫纳顿的宗教改革随着他的去世而结束,以后的艺术仍然恢复了旧有的传统,但埃赫纳顿时期的美术仍然对19世纪雕刻艺术产生了影响。
    壁画:新王国时期,壁画出现了前所末有的繁荣。它主要用来装饰宫殿、庙宇和陵墓,其中保存最多的是墓室壁画。它的内容多表现墓主生前奢侈豪华的生活以及仆人们从事耕牧劳动的场面,具有明显的世俗性。在形式上,它继承了古王国、中王国的传统,但处理手法上更纯熟、大胆、自由多样。在常见的军事、狩猎、乐舞、宴饮等场面上,对人物姿势的描绘更为生动自如,大多具有鲜明的享乐倾向。如底比斯的纳赫特墓中的宴乐场院面,其中有3个女乐师是埃及壁画中最美的形象。艺术家透过轻盈透明的衣裳把3个妙龄少女的躯体画得若隐若现,娇憨动人的姿态、华丽的色彩、流畅的线条达到了极为和谐的境界。底比斯尼巴姆墓室中的《舞乐图》以同样的手法表现了贵族的享乐生活,充满了喜悦的气氛和轻歌曼舞的情调。

    第四节 爱琴美术、古代希腊美术

    一、爱琴美术
    在创造希腊古典文明的主要民族多利安人和伊奥尼亚人到达希腊本土之前,在地中海东北部的爱琴海地区就曾经存在过从氏族社会到奴隶社会初期的国家。在艺术史上这一文化被称为"爱琴文化"或"克里特-迈锡尼文化"。
    古希腊著名的荷马史诗曾描述过希腊与特洛伊之战,这一传说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先后吸引了德国考古学家施里曼和英国学者伊文思来这一带进行考古发掘,他们发现了迈锡尼文化遗址、米诺斯王宫遗址以及大量的文物。这些发现说明:克里特文化是爱琴文化的源头,迈锡尼文化是克里特文化的继承,而季克拉基斯群岛则是希腊文化最早的起源地。
    季克拉基斯美术:季克拉基斯文化约从公元前2600年开始到公元前1100年结束。这一地区的主要美术作品是一种大理石雕刻的小型人像,它被概括成抽象的几何形体。它表面光滑,身体扁平,两臂交叉于胸前。头呈卵圆形,面部刻画仅有鼻子。此外也有一些描写日常生活的小雕刻,造型极为简练。季克拉基斯的陶器造型优雅,有饱满的曲线、饰以几何纹样,被称为"几何纹样时代"的艺术。
克里特美术:克里特文化的分期以传说中的克里特国王米诺斯命名,分为米诺斯早期(前3000-前2100)、中期(前2100-前1580)、晚期(前1580-前1200)。这一地区的美术主要集中于米诺斯宫。米诺斯宫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建筑群,占地约20000m2。宫殿内部结构复杂、层次多变,被人们称为"迷宫"。其中的圆柱上粗下细,可能是考虑到人们的视差。建筑物的采光、供水、排水、通风都有完备的设施。宫殿墙壁上有壁画装饰,壁画以流畅的曲线、鲜明的色彩描绘出富有装饰性的人物和图案,手法上与埃及艺术有联系,其中以《巴黎女郎》、《交谈的妇女》、《侍女图》等最为有名。
    克里特还出土了一些小型雕像,具有写实与装饰技巧相结合的特点,其中较典型的有《玩蛇女郎》。
    迈锡尼美术:迈锡尼文化繁荣于公元前1500-前1200年,迈锡尼人建造的城市已显示出军事防御的目的。迈锡尼卫城的"狮子之门"在一块三角形的大石板上刻着一根柱子,两旁有一对狮子相对而立,造型粗壮有力,是西方最早的纪念碑装饰雕刻。在迈锡尼出土的金制器皿上的浮雕典雅精美,尤其是描写猎人捕野牛等画面十分生动。爱琴文化在某种程度上是古希腊文化的源泉。
    二、古代希腊美术
    古希腊是欧洲文化的发源地,古代希腊人在科学、哲学、文学、艺术上都有创造了辉煌的成就,对欧洲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正如恩格斯所说:"没有希腊、罗马奠定的基础,就不可能有现代的欧洲。"
    希腊艺术的形成、发展与其社会历史、民族特点、自然条件有着密切的关系。城邦国家的奴隶主民主政体为文化艺术的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城邦国家要求公民具有健壮的体格和完美的心灵,希腊艺术中的理想形象就是既有典雅宁静的气质,又有运动员一样的体魄,这种审美标准使希腊艺术产生了古代世界理想的典范。贸易和航海业的发展造成就了希腊人的坚强、机智灵活以及勇于追求理想的积极性格,也使希腊人得到接触两河、埃及等地区文化的机会,因而孕育了一大批最优秀的艺术家。希腊神话是希腊艺术的土壤,希腊神话包含着人们对自然奥秘的理性思索,它孕育着历史和哲学观念的萌芽。希腊神话中“神人同形同性"的特点使神祗具有人的面貌和感情,成为促使艺术与生活息息相通的有利因素。温和的希腊气候使希腊人有广阔的露天活动和运动场所。四年一度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上,运动员裸体竞技为艺术家提供了塑造健美人体的条件,使他们对于人体美有较早的领悟和表现。希腊艺术家正是在这种环境下创造成出古代世界最杰出的艺术,给人类文化宝库留下了最珍贵的遗产。
    古希腊美术史通常分为荷马时期、古风时期、古典时期和希腊化时期。
    1、荷马时期(公元前12世纪-前8世纪)
    荷马时期是根据荷马史诗的作者名字来命名的,也就是氏族社会末期。荷马时期为神话形成期,也是造型艺术的萌芽时期。
荷马时期最早的造型艺术作品是几何纹风格的陶瓶,造型简朴,大小不一,用于敬神和陪葬。这一时期陪葬用的小雕像也是几何形的,没有细节刻画。因此,这一时期又被称为"几何风格时期"。
    2、古风时期(公元前7世纪-前6世纪)
    古风时期是希腊造型艺术的形成和发展时期。在这一时期,东方文化通过贸易交往对希腊艺术产生了影响,而希腊艺术又通过吸收东方文化之长和逐渐摆脱东方影响而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这一时期的美术成就主要是瓶画与建筑,它奠定了情节性绘画的基础。建筑中出现了柱式建筑,而雕塑基本处于形成时期。
    瓶画:陶瓶是希腊人主要的日常器皿和出口商品,雅典和科林斯是陶瓶的重要生产中心。在古风时期,先后出现了3种风格:东方风格、黑绘风格和红绘风格。
    公元前7世纪的瓶画主要为东方风格,出现了受埃及、两河地区影响的兽首人身像和植物纹样等。黑绘风格出现于公元前6世纪初,它是把主体人物涂成黑色,背景保持陶土的赭色,使形象轮廓突出,有如剪影,细部稍用勾线表现,其代表作有《阿喀琉斯与埃阿斯玩骰子》等。红绘风格出现于公元前6世纪末,它恰好与黑绘风格相反,是在背景上涂以黑色,留下主体部分的赫色,人物细部用线来描绘。这种风格主要流行于古典时期。瓶画表现的多为情节性场面,以神话题材和日常生活题材为主,用流畅秀丽的线条表现了各种人物、戏剧性的动人场面以及细腻的感情。
    建筑:希腊的建筑主要是神庙。古风时期,希腊神庙建筑形成了它的典型形式--围柱式,即建筑周围用柱廊环绕,这时两种基本的建筑柱式已经形成:多利亚式和伊奥尼亚式。多利亚式没有柱基,柱子直接立在建筑物的台基上,柱身粗壮,由下往上逐渐缩小,中间略为鼓出,好像人的肌肉在负重,有一种紧张的情况下稍稍突起的效果,显示出承受压力时的坚忍、挺拔、严峻的气氛。柱头简单,由方形柱冠和圆盘组成,没有任何装饰,柱身刻有垂直、平行的浅凹槽。伊奥尼亚柱式精巧、纤细、柔美,它有柱基,柱身比较细长,上下变化不大,柱身凹槽也更细密、更深。柱头带涡形卷,檐壁有浮雕饰带,整个感觉匀称轻快。古罗马的建筑师认为柱式与希腊人对人体的崇拜有关,即多利亚式是对刚强的男性人体的模仿。而伊奥尼亚式是对柔和的女人体的模仿。以后的希腊人还在这两种柱式的基础上创造出一种科林斯式。科林斯式是从伊奥尼亚式演变过来的,只是柱头更为华丽,像一个花篮。这种样式主要流行于小亚细亚地区。
    雕刻:古风时期开始出现大型圆雕和建筑装饰雕刻,但雕像仍多处于正面的呆板、僵硬阶段,显然还受埃及程式化的影响,但又不及埃及雕刻成熟。人物直立像一根柱子。女性的衣纹刻成一根根平行线。为追求生动的表情,人物脸部都带有微笑的表情,这种千篇一律的笑容被称为"古风的微笑"。人物能常着色,衣纹和头发刻画常具有装饰性的特点。古风后期,艺术家竭力摆脱东方程式,创造新的形象,末始出现健美的青年男人体,后来被人称为"阿波罗"。这些男人体比划匀称,肌肉表现很结实,许多细部运用了熟练的圆雕手法,有了较强的立体感,但人物仍然是正面直立,脸上带着古风的微笑。在雅典卫城出土的《荷犊者》创作于公元前6世纪,它描写了一个农民肩背着一只可爱的小牛犊,把它献给神的情景。小牛的表情生动,人物的双臂表现得结实有力。在雅典卫城出土的一组女子雕像反映了古风末期雕刻技艺水平的发展。这些少女脸上的微笑已不再是那种公式化的笑,而是显得自然、亲切,衣饰和人体的描写具有了生动和谐的韵律。
    古风时期的浮雕也很发达。希腊人把浮雕理解成介乎绘画与雕刻之间的艺术形式,使它既有绘画构图的多层配置处理,又有雕塑的体积感。希腊人用浮雕来装饰建筑,在神庙的东西三角楣、檐壁以及柱廊墙壁上都用浮雕来装饰。为造成建筑所要求的效果,他们广泛采用了高浮雕。科尔弗岛上的阿尔忒密斯神庙三角楣上的浮雕是古风时期的代表作,三角楣的正中是正在奔跑的美杜萨,这了在三角楣的两边安插人物,雕刻家仅仅是把两边的人物机械地缩小,人物的脸部都带有古风的微笑。埃吉那岛的雅典娜神庙的装饰浮雕是古风末期的代表作,它的人物表现出较高的写实技巧,人体的解剖关系也比较准确。它表现的题材是特洛伊战争,人物的脸上却保留着与这一题材不符的微笑表情,但对人体动作的刻画比以前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带有明显的向古典时期过渡的色彩。
    3、古典时期(公元前5世纪-前4世纪)
    这一时期是希腊艺术的繁荣期,艺术的各门类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其中尤以建筑和雕刻对后世的影响最为深远。
    建筑:古典时期的围柱式建筑和各部分开始形成固定的格式和比例,总的趋向是简练合理。这一时期建筑的成就相当于可观,其中最突出的代表是雅典卫城建筑群。雅典卫城重建于古典初期,它是希腊人为纪念他们在希波战争中的胜利建的。新的卫城耸立在高150米的山崖上,地势险要陡峭,它既是防御外敌入侵的城堡,又是主神庙的所在地。卫城的各部分建筑顺应山崖的不规则地形分布在山顶,它包括山门、巴底农神庙、尼开神庙、伊克瑞翁神庙等建筑,其主要建筑是献给雅典娜女神的巴底农神庙。巴底农神庙采用了希腊建筑中最典型的长方形围柱式建筑,神庙建立在一个长约70米、宽约30米的三级台基上上。它的屋顶是人字形坡顶,东西两端有山墙,是古希腊最基本的形式。它的柱子采用了多利亚式,列柱的比例为17:8,柱高10.5米,东西三角楣有高浮雕装饰,檐壁采用了浮雕饰带。它结构匀称、比例合理,有丰富的韵律感和节奏感。建筑结构和装饰因素、纪念性和装饰性、内容和形式取得了高度的统一,是世界上艺术史上最完美的建筑典范之一。伊克瑞翁神庙以活泼轻巧为特点,它的柱式是苗条秀丽的伊奥尼亚式,它的南侧有一组女像柱,姿态轻盈、形象端庄,完全没有负重的紧张感。
    雕刻:古典时期的雕刻已完全摆脱古风时期的拘束和装饰性,产生了写实而理想的人体,达到了希腊雕刻艺术的鼎盛时期,出现了一大批优秀的雕刻家。这一时期,希腊雕刻形成了理想化的脸型:椭圆形的脸、直鼻梁、平展的额头、端正的弧形眉、扁桃形的眼睛,嘴唇微微鼓起,下唇比上唇丰满,嘴角微微下垂,发髻刻成有组织的波纹,人物表情宁静而严肃。
    皮弗格拉斯和米隆是古典初期的雕刻家。皮弗格拉斯善于表现人物的运动,作品以自然生动、和谐的韵律著称。但他没有可信的作品流传下来,有人认为鲁多维奇宝座的浮雕是出自与他同一流派人之手,我们可以从这一作品上看到与他相近的风格特征。宝座上的背面刻着阿芙罗底德从海水中诞生的情形。阿芙罗底德从海中升起,两个山林水泽女神扶着他,构图完全对称,人物动作平静而富有节奏,阿芙罗底德湿体透衣、山林女神下垂的衣纹显示出身体的曲线,整个画面充满着和缓的音乐感。米隆的作品造型准确,对人体的骨骼和肌肉运动有较深的理解和传达。《掷铁饼者》是他的代表作,他表情了竞技者在掷出铁饼的一瞬间的动作,由此而表现出整个运动的连续性。在这里,米隆也解决了人体重量落在一只脚上的重心问题,使另一只脚可以自由曲伸,改变了雕刻中直立的程式。
    古典盛期最伟大的雕刻家是菲狄亚斯,他设计了雅典卫城建筑,创作了卫城中的大量雕刻和装饰浮雕。他发展了米隆的成就,在写实方面达到了更高的境地。他追求的是一种理想风格,他的作品创造了典雅、静穆的形象,是古典雕刻的理想美的典范。他为巴底农神庙创作的雅典娜女神像高达12米,用木胎包以黄金、象牙刻成,表现了女神一手持矛、一手托着胜利女神的姿势,她的身旁放着盾,盾的内侧面刻着《众神和巨人作战》,外侧面刻着《希腊人和阿玛戎之战》。这座雕像立在神庙的主室,是雅典国家威力的像征。此外,他还为雅典卫城广场创作了一座雅典娜持矛的雕像,高达9米,据说在海上便可见到镀金矛尖的闪光。
    菲狄亚斯为巴底农神庙的东西三角楣所创作的高浮雕被当做西典雕刻最完美的标本。三角楣装饰雕刻取自希腊神话中有关雅典娜的故事,东三角楣是雅典娜全副武装从她父亲的脑袋里诞生出来,众神为之欢呼的情景;西三角楣是雅典娜与波赛顿竞选雅典保护神的故事。这些高浮雕由于18世纪炮火的破坏,已被严重损坏,但它们的残片仍然很精彩,其中《命运三女神》姿态优美,薄而柔软的衣服下透出丰满的胸和结实的身体,斜倚的女神有着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小腹。女神的衣纹处理特别精彩,纤细而又繁密的衣褶随着人体结构而起伏,仿佛不是冰冷的石头而是轻盈的纺织物包裹着温暖的肉体。
    巴底农神庙的饰带浮雕也是出自菲狄亚斯的设计。浮雕环绕整个神庙,全长520多米,高1.1米,它表现了雅典每4年一次的祭祀雅典娜女神的大游行。构图从西面开始,分头从南北两面同时向东面前进。队伍的开始是整装待发的青年们,接着是奔驰的马队和战车队、老人、乐师和带着酒坛子的青年们。东面是游行队伍的最前面,那里有一些少女和迎接游行队伍的城市长老们,最中央是雅典娜女神与众神以及男女祭司。整个浮雕包括近500人、100多匹马,虽然场面庞大,构图仍保持着浑然一体的完整与和谐,人物的穿插、动作的快慢起伏富有韵律的美,会人以优美和清新的感受。这组浮雕充分体现了雅典全盛时期的时代精神,那些意气风发、英俊健美的青年体现出处在上升时期的雅典的朝气。波留克列特斯是菲狄亚斯的同时代人,他既是雕刻家又是古代著名的艺术理论家。他写了《法则》一书,系统地阐述了人体各部分的比例,提出头与人体之比为1:7。他还从力学角度出发,进一步解决了人体重心和各种动态之间的关系:人体重量由一只脚承受,另一只脚稍提起,使身体产生弯曲和变化,显示各部分的复杂关系。他的雕刻《持矛者》就是其理论的具体体现,他的作品带有更多的形式方面的探索,强调艺术作品的规范化,显示出在结构比例上的厚重有力、无可挑剔的准确,但多少受到形式上的束缚,使他不能创造成出像菲狄亚斯那样动人的作品。
    古典后期,由于希腊社会矛盾的上升,社会的动荡不安难人们的精神世界投下了忧郁的阴影,在艺术中理想的光环消失了,艺术风格由崇高的英雄气慨和雄健有力转向更为个性化、多样化的倾向,人物充满着生活的情趣和内在的激情。雕塑技巧更加成熟,对艺术形式美的追求更加重视,这一阶段标志着希腊雕刻艺术的进一步成熟。
    普拉克西特列斯的作品以柔美、抒情为特征,他的人物总是处在恬静、愉悦的气氛中,脸上带着沉思的微笑,动作平稳,轮廓具有女性的柔美,但又充满青春活力,给人以亲切、诗意的感受。
    《赫尔墨斯与小酒神》是普拉克西特列斯的主要作品,他把赫尔墨斯与小酒神的关系表现得很亲密,洋溢着一种诙谐轻忪的情调,人物的身体柔美,具有女性化倾向,整个人体修长,头、躯体、下肢形成三个自然的转折,使身体形成"S"形。普拉克西特列斯充分发挥了大理石的质地特点,努力追求人体肌肉的细腻变化和美妙含蓄的线条,用大理石表现柔和的皮肤。他强调的不是肌肉的力量,而是一种虚幻的光影,在赫尔墨斯的眼窝里似乎有一种梦幻的美。
    《萨提尔》 表现了一个漂亮潇洒的青年,他的尖耳朵和卷毛头、微斜的眼睛暗示出他半人半羊的身份。他正靠在树干上休息,姿态轻松、优美、自然,好像沉缅于梦想,他的嘴角挂着略显狡黠的微笑,显示出他爱跳爱动、愉快调皮的性格。
    从公元4世纪开始,在希腊雕刻中出现了女子裸体圆雕,普拉克西特列斯的《尼多斯的阿芙罗底德》是希腊雕刻中第一件全裸女人体。他表现了女神正要下海沐浴的情景,她亭亭玉立,一手向前、一手把衣服搭在花瓶上,左脚稍稍抬起,重心落在右脚上,整个身体形成一条优美的曲线,身体的光洁与衣服的厚重形成鲜明的对比。
    与普拉克西特列斯的宁静、抒情相反,史珂珀斯的雕刻却传达出一种内在的骚动和悲剧性的冲突。他的雕刻是疾风骤雨,充满着运动与不安。他的人物头部往往处在强烈的扭动中,眼睛深凹、眉骨突出、嘴唇饱满而弯曲、嘴角微张,能过面部大的起伏,造成阴影的效果,表达出一种强烈的不安、痛苦、渴望的表情,有一种戏剧性的效果,但又很真挚不做作。
    《尼奥贝群像》是史珂珀斯作品的摹制品,表现了尼奥贝正在拼命保护她最后一个小女儿免遭阿波罗之箭的情节。尼奥贝的面部表情和动作表达出她的绝望、悲愤而又不甘屈服的复杂心情。
    留西波斯是古典后期最后一位重要的雕刻家,他继承和发展了波留克列特斯的理论,提出了人的头部与身体全长之比为1:8的标准。与波留克列特斯不同之处在于:他的人物既有运动员一样健壮的体魄,又有复杂的感情与充满矛盾的内心世界。他塑造的神话人物《赫拉克列斯》表现了处在休息中的英雄,肌肉发达的身体和深思的面部形成对比。
    4、希腊化时期(公元前4世纪末--公元1世纪)
    希腊化时期,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率军征服了希腊各城邦,建立了亚历山大帝国。参着帝国的不断扩张与征服,产生了希腊文化向东方的传播以及东方文化的交融,这一时期又称之“泛希腊时期”。
    这一时期的希腊艺术冲破了原来的区域性限制,走向更广阔的世界,它的影响远达印度的犍陀罗艺术。在亚历山帝国的疆域内,希腊艺术与当地艺术相结合,形成了以不同地区为中心的各种风格。
    本土地区仍然保持着希腊古典传统,但在技巧上更加纯熟,在题材上也有很大的开拓。
    《萨莫色雷斯的胜利女神》是为了纪念打败托勒密舰队的海战而建造的。作者将底座做成战舰的船头,雕像面对着大海,迎面吹来的海风使女神的衣服紧贴身体,向后扬起。女神张开的双翅像是在欢呼胜利,体现出胜利的喜悦和豪迈的心情。女神的衣纹刻得很深,造成较强的阴影。衣纹贴在身体上的螺旋形变化加强了人物的动感和生命力。
《    米洛斯的阿芙罗底德》的造型具有古典的理想美,它融合了希腊古典雕刻中优美与崇高两种风格,既有菲狄亚斯的庄严崇高,又有普拉克西特列斯的优美抒情,它以其空间的体积感和女人体的柔美而具有永恒的魅力。
    在埃及地区,雕刻倾向于世俗化的描写,表现日常生活场面的题材十分流行,出现了大量下层人物的形象,如流浪汉、渔夫、乞丐、醉汉等,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如《小孩与鹅》表现了天真可爱的儿童抱住一只鹅,而鹅极力挣扎,两者相持不下的情景。雕刻家抓住了这一情节,使作品充满了情趣,耐人回味。
    小亚细亚地区的柏加摩斯是希腊化时期的艺术中心之一,在这里史珂柏斯的悲怆风格得到了继承、发展,柏加摩斯的宙斯祭坛是其主要作表作品。这一祭坛是为了纪念对高卢地区的征服而建的,祭坛浮雕长120多米,高2.3米,由115块大理石接成,以高浮雕的形式表现了众神与巨人之战。构图异常庞大、复杂,众多的人物在激烈搏斗,肌肉强健的躯体在战斗中相互纠缠,旋风般的运动、暴风雨一般的激情、夸张的情绪、强烈的明暗对照、紧张扭动的躯体、飞扬的衣服使画面充满着激昂的热情和悲剧性的气氛。人物深凹的眼窝和微张的嘴、充满痛苦和渴望的表情体现出它们与史珂珀斯的联系。
    一组表现高卢人的圆雕,如《垂死的高卢人》、《杀妻后自杀的高卢人》,表现了慓悍、粗野的高卢人坚忍不拔的意志,他们在受伤倒下之后的坚毅、痛苦,在失败时的倔强不屈。雕刻家对异族的风貌特征、强悍的性格作了真实的刻画。
    同一类风格的作品还有在罗德岛出土的《拉奥孔》,雕塑表现了拉奥孔与他的两个儿子被两条大蛇缠住,正在极力挣扎、痛苦不堪的情形。但这里所表现的肉体的痛苦多于内心世界的激动,外在气氛、戏剧效果的追求胜过对心灵活动的揭示,因而显得不够深沉、含蓄、朴实。
    希腊化时期的肖像雕塑有了很大的发展。这一时期对肖像的需要非常广泛,艺术家的认识能力和表现能力也增强了,在肖像艺术中出现了英雄化和个性化的倾向。如《亚历山大肖像》把叱咤风云的亚历山大大帝塑造成一个俊美而健壮的青年。他既有军人刚毅轮廓,又有学者的睿智和高深的修养,是一个战士和学者的双重形象,是勇敢与智慧的统一体。《阿里斯托芬像》形象生动,这位喜剧大师有着稀疏的头发、宽阔的额头、深深的皱纹,显示出他过人的智慧和深刻的思想,犀利的目光正视前方,表现了他一生的不懈探索,那紧闭的嘴唇仿佛就要吐出幽默而尖刻的语言。

    第五节 古代罗马美术

    希腊在公元1世纪被罗马吞并,从此以后,古代世界的文化中心从希腊转移到了罗马。
    罗马的历史可上溯到公元前8世纪,公元前5世纪以前的罗马处于氏族部落时期,以后经历了共和国时期(前509-前30年)和帝国时期(前27-公元476年),帝国时期的罗马成为地跨亚、非、欧三大洲的大帝国。
    罗马人虽然征服了希腊,但在文化教育上却又被希腊人所征服,罗马人是希腊艺术的崇拜者和摹仿者。希腊艺术对罗马产生了重大影响,但由于不同的社会环境和民族特点,罗马美术也有其不同于希腊美术的独特之处。
    罗马人不像希腊人那样富于想象,他们没有创造成出像荷马史诗那样现实与幻想交织在一起的神话故事。罗马人是一个冷静、务实的农业民族,他们的艺术没有希腊艺术那样的浪漫主义色彩和幻想的成分,而具有写实和叙事性的特征。
    罗马艺术风格不像希腊那样单纯,它的渊源复杂,既受了伊达拉里亚美术的影响,又吸收了希腊、埃及、两河地区文化教育的影响。在同一时期,罗马帝国各个不同地区艺术风格都各有所异,除了以罗马城为中心的帝国正统艺术以外,帝国各行省还存在着各种地方风格。
    希腊艺术主要用于敬神,围绕神庙和祭祀、纪念活动进行创作,带有理想化的色彩。罗马人的艺术则大多是以给帝王歌功颂德、满足罗马贵族奢侈的生活需要为目的的。
    希腊人创造了古代世界最伟大的雕塑艺术,使罗马人望尘莫及,但罗马人在肖像雕刻艺术方面却有独特的成就。希腊雕刻强调的是共性和民族精神,而罗马人要求的是个性特征鲜明的肖像。艺术家不仅满足于外形的逼真,而且注重人物个性的刻画。
    在建筑上罗马人取得了独特的成就,他们在技术上首先开始运用三合土,在结构上广泛采用各种拱券,在建筑类型上比希腊更为丰富。希腊主要是神庙和剧院建筑,而罗马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各种类型的实用性和纪念性建筑,如集会场、圆形剧场、浴室、桥梁道路、通水道、凯旋门、别墅等。罗马人在建筑的空间处理、节约材料、耐久实用和美观等方面都作了有价值的探索,为以后西方的建筑艺术奠定了基础。
    总之,希腊和罗马艺术可以这样概括比较:希腊艺术是理想主义的、简朴的、强调个性的、典雅精致的;罗马艺术是实用主义的、享乐的、强调个性的、宏伟壮丽的。
    在罗马美术形成之前,古代意大利就已经存在过更早的文化,其中对罗马美术影响较大有是古代意大利的伊达拉里亚美术。
    一、伊达拉里亚美术
    伊达拉里亚是罗马兴起之前亚平宁半岛上最强盛的国家,它兴起于公元前8世纪,是由11个城邦组成的奴隶制国家。伊达拉里亚人从事农业和航海业,他们和腓尼基、迦太基、埃及、希腊都有频繁的贸易交往,这些国家的文化都对他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罗马建筑师在自己的著名中,曾多次赞赏伊达拉里亚的城市布局,提到它给罗马建筑的影响。从 现存的遗迹来看,伊达拉里亚的建筑柱式是从多利亚式演变来的。伊达拉里亚人在城门、桥梁建筑中首先使用了拱券。
    在伊达拉里亚人的墓室里装饰着大量的壁画,内容大多取材于葬礼、对死后生活的想象与神话题材。在这些壁画中,死者常常被描绘成欢乐的样子,他在参加人数众多的宴会,人们在宴会上跳着舞。人物的姿势、手势、面部表情都极为生动,同时对风景、花卉、景物也有了细致的描绘,人体比例基本成熟,人物动作处理自然,在这里,我们可看到希腊瓶画的影响。伊达拉里亚绘画的突出特点是色彩华丽,倾向于采用热烈而绚丽的色调,如绿色和天蓝色衬托着黄色、红色、棕色的主体,这些色彩对比强烈,具有鲜明的装饰效果。
    雕塑在伊达拉里亚美术中占主要地拉。从现存的作品来看,仍然可以发现希腊雕塑的影响,有的雕像脸上还带着古风的微笑,但比古风时期的希腊雕塑更为成熟,内在的情感更为丰富,其代表作有《阿波罗神像》、《母狼》等。
    伊达拉里亚人还喜欢在陶棺上装饰雕塑,在陶棺的顶部塑上死者的全身肖像。这些雕像有的是单人的、有的是夫妻合像,他们的姿势或躺卧,或站立,后期的墓棺肖像刻画了性格特征很鲜明的人物形象,这些作品表现手法简练,表情生动,对罗马的肖像艺术产生了重要影响。
    二、 罗马美术
    1、 建筑
    罗马美术的主要成就是建筑,而建筑中占主要地位的是体现国家强大以及歌颂独裁者的大型公共建筑,这些建筑物既有纪念意义,又能为城市自由民提供公共活动场所,同时也满足了贵族生活需要。罗马人最杰出的成就表现在市政工程方面他们修筑了规模浩大的道路、水道、桥梁、广场、公共浴池等设施。他们运用三合土做为建筑材料,广泛采用了伊达拉里亚人的拱券,并使之得到了发展。
    万神殿是拱券建筑的杰出代表,它最初建于公元前27年,是一座希腊围柱式的长方形建筑。公元2世纪,哈德良皇帝在原神庙的基础上彻底改建万神庙,把它建成罗马特有的穹窿顶圆形神庙。公元3世纪,皇帝卡拉卡拉又在圆形神殿前建了一座长方形神庙与圆形神庙相连,长方形建筑作为整个神庙的入口,这样万神殿就成为一个罗马与希腊神庙相结合的综合式建筑。万神殿的圆形大厅以它宏大有规模和精巧的建筑结构而著称,大殿的上面覆盖着一个直径为43.5米的大圆顶,为了支撑这大屋顶,大殿的墙厚达6米多。圆顶用砖和三合土砌成,为了减轻圆顶的重量,屋顶越往上越薄,并在圆顶有内部作了深深的凹形方格。大殿的墙面没有开窗户,屋顶的中央有一个直径9米的圆洞作为采光用。阳光通过这个圆洞照进神殿,顶光使圆顶内的凹形方格产生均匀而规律的变化,打破了圆顶的单调沉闷感,天光与墙面产生一种恒定的、深邃的效果,室内的光线和气氛随着自然气候的阴晴而变化,仿佛与天体联在一起。巨大的圆顶仿佛轻悬于空中,像是张开在人们头顶上的又一重天穹。
    科洛西姆竞技场代表了罗马建筑的顶峰。它是古罗马最大的椭圆形竞技场,可以容纳5600多人。设计者巧妙地安排了一系列环形拱和放射状的拱,对观众的座席和通道都做了精心的安排。它建有内外圈环形走廊,外圈供观众出入和休息用,内圈供前排的观众使用。楼梯安排在放射形墙垣之间,分别通向各观众席。从个形看,这是一座大型蜂窝式建筑,共有4层拱门,1、2、3层分别是多利亚式、伊奥尼亚式、科林斯式3种柱式装饰拱券门,第4层是饰有半圆柱的围墙。竞技场的形制对现代体育场建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凯旋门是古罗马的重要建筑,是为了纪念战争的胜利而建造的,通常是单独横跨在道路上。帝国时期,凯旋门的建造十分频繁,几乎每次战争胜利必建,到公元4世纪,仅罗马城就有36座凯旋门。提度凯旋门建于公元81年,是提度皇帝为纪念镇压犹太人的胜利而建的。这是一个一跨式凯旋门,门的顶上曾放有提度驾马车的雕像,门的两边为伊奥尼亚和科林斯柱式的复合样式,使它显得结构匀称、明快。在拱门的两侧墙上有两块浮雕,表现了提度和他的军队从耶路撒冷胜利归来的场面。
    君士坦丁凯旋门是罗马城现存最晚的凯旋门,它建于公元315年,是罗马为庆祝君士坦丁大帝彻底战胜强敌马克森提、统一帝国而建的。这是一座晚期三跨式凯旋门,它有3个拱门,两边各有4根复合柱式装饰,柱基和门墙上都装饰着浮雕,歌颂君士坦丁的功绩。由于装饰过于堆积,显得有些臃肿,其中有些雕刻是从以前的建筑上拆下来的装饰雕刻,虽然规模雄壮,但已经失去了早期的简洁之美。
    纪念柱是罗马帝国纪念性建筑的另一种形式,留存至今的图拉真纪念柱是其代表作。它是图拉真皇帝为纪念对达契亚人的胜利而建的,是一个用大理石砌成的大柱子,由底座、柱身、柱顶三部分组成,共高38米。柱身内有一个螺旋形梯子直通柱顶,柱顶上曾立有图拉真皇帝的铜像,柱身环绕着23圈、长达224米的浮雕带,叙述了图拉真征服契亚人的战争经历。
    2、雕刻
    罗马人在肖像雕刻上取得了卓越的成就。罗马人从很早起就有祖先崇拜的风俗,他们为死者作雕像,收藏在家里,在举行新的葬礼时,再把所有的祖先肖像拿出来参加仪式。早期的肖像是根据从死者面部翻下来的面模制作的,不加任何美化、强调、概括,这种肖像表情死板,没有活力,具有自然主义的逼真。
    罗马人征服希腊以后,希腊雕刻艺术对罗马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在临摹了很多希腊雕塑之后,罗马艺术家开始概括、生动地表现对象,开始学会美化人物。罗马肖像的美化与希腊不同的是:他们是在突出个性基础上的美化,这种个性化的美化的例子最突出的是《奥古斯都像》。现藏于梵蒂冈美术馆的《奥古斯都像》高达2.04米,人物造型有力,气宇轩昂。雕塑家把矮小跛脚、体弱多病的奥古斯都表现成高大健美的统帅,他宽宽的肩膀和强健的躯干里蕴藏着一种果敢精神。他身着戎装,左手拿着权杖,右手高高举起,正在向士兵发号施令,显示出崇高的威望。他的脸庞也在形似的基础上美化了,像希腊的阿波罗神那样完美。
    罗马帝国后期,由于罗马社会矛盾的上升,艺术中的理想的光环消失了,罗马肖像出现了无懈可击的真实,对人物的内心世界、,人在品质的表现进行了探索,形成了高度戏剧化的心理分析作品。以前的那样静态的庄严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内在活动。尤其是在帝国末期,社会进入极度矛盾、不安和动荡之中,罗马人面临着一种普遍而强烈的危机感,社会各种人物在这种危机面前各有不同的反映,有的荒淫堕落、放纵、醉生梦死,有的极度神经质、残暴疯狂,有的竭力逃避现实,主张内心的超脱……,这些现象在艺术中都有反映。
    现藏于罗马博物馆的《尼禄像》生动地刻画了一个独裁暴君的性格:满头雄狮般的卷发,前突的眉骨下凹嵌着一双凶狠的眼睛,鹰勾鼻子,两个嘴角咬得紧紧,脸上的每一块肌肉似乎都在紧张的运动中颤抖。
    《卡拉卡拉像》成功地表现了公元3世纪的罗马皇帝卡拉卡拉的相貌。此人残暴成性,杀人不眨眼,在位7年即被部下杀死。肖像表现了他咄咄逼人的形象:卷曲的头发和络腮胡子环绕着一张凶狠紧张而又冷酷无情的面孔,扭转的头部强调了他那紧张而暴戾的性格,紧锁眉头的眼神中流露出空虚、不安,复杂的明暗关系和头与肩的戏剧性动作深刻地表现出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
    《马尔克·奥利略雕像》是个性化肖像的杰作。它创作于公元2世纪下半叶,当时罗马社会出现了一种厌世哲学--斯多噶学派,皇帝马尔克·奥利略是其主要代表。他们主张把眼光从认识客观世界转向内省,注重内心世界的完美、安宁,禁欲、超脱地等待死亡。这是对现实的一种消极逃避,反映了一种末世的情绪。《马尔克·奥利略雕像》是保存到今天唯一的古代骑马铜像,它虽然把马尔克·奥利略当做一个军事首领来塑造,但他的动作、面部表现却含有哲理性,有些颓废、消极和静观的色彩。在中世纪大量破坏希腊、罗马雕塑时,基督教会却把它当作第一个承认基督教为国教的罗马皇帝君士坦丁的铜像保存下来,说明这座雕像所表现的哲学思想和基督教有不少相似的地方,事实上斯多噶哲学思潮也是基督教学说的前源之一。这一雕像对以后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刻家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罗马浮雕具有记事、写实的特征,其最突出的代表是图拉真纪念柱浮雕,它详尽地记载了图拉真皇帝率军征服达契亚人的全过程。这些事件和情节是当作史实来记载的,不论是人物的服装还是征服城市的过程都具有历史的真实性。在这两千多人的长卷式浮雕中,艺术家采用了散点透视的手法,出色地处理了情节繁琐、层次丰富、人物众多的构图。
    3、绘画
    罗马时期的绘画主要包括镶嵌画和壁画。早期绘画多记载具体的历史事件,用来装饰公共场所和住宅迪种叙事性绘画保存下来的很少。公元79处,由于维苏威火山爆发,火山灰埋没了庞贝等3个意大利城市。18世纪,庞贝城被发掘出来,其中保留了大量壁画。根据这些壁画,罗马壁画被划分为庞贝第一、二、三、四风格。第一风格为镶嵌风格,即在墙上用灰泥塑好建筑细部,做出凹槽分割墙面,涂上颜色,造成彩色石板镶嵌的幻觉效果;第二风格为建筑风格,即在墙面上用色彩画出建筑细部,用透视法造成室内空间比实际上要宽敞得多的幻觉效果,并在墙面中央安排场面较大的情节性绘画;第三风格是埃及风格,强调平面感,描绘精致,在墙面用彩色绘制小巧玲珑的静物和小幅神话场面,具有典雅的装饰感;第四风格是庞贝的巴洛克风格,与17世纪欧洲流行的巴洛克风格相近似,在墙上描绘一层层非常逼真的景物,又繁琐,又富丽,具有空间感和动感,色彩很华丽。庞贝城有名的壁画《密祭》就是第二风格的代表作,表现了对酒神狄奥尼索斯的秘密献祭。在深红色的背景上,密祭的场面一步步展开,那些紧张的少女、狂饮的萨陀尔和焦虑的女信徒都处于一种肃穆、神秘和紧张的气氛中。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网站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