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欣赏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名画百幅 西方绘画 艺术流派

世界名画欣赏(11):春光

 

    11、春光 考特 法国 1873年 油画 罗斯先生收藏
    在画面上,一位美丽的少女把胳膊挂在情人的脖子上,投出微笑迷人的明媚眼光,半裸地依隈着情人。她是在撒娇、还是在倾听甜美的情话?一位俊俏的小伙子,她的情人,雄健有力的双臂紧紧拉着秋千的绳索,好像是在支撑守卫着他们的爱情。小伙子略向姑娘歪着头,是在享受她的撒娇、还是在告诉她什么秘密?……春天的阳光从树丛里照过来、像舞台聚焦灯光一样照亮了美丽少女,温暖的春风轻轻地掠起了她的纱衣,饱经风霜的千年老树好象是他们的爱情见证人,每一片树叶和每一棵花草都在为他们轻轻吟唱,……看到这个盎然春机和纯美爱情的画面,就是冷酷无比的魔鬼也会酥心醉倒。

    皮埃尔-奥古斯特·考特(Pierre Auguste Cot,1837年至1883年)是法国“学院派”或“新古典派”艺术的著名画家。他从师于几个著名画家,其中对他影响最大的是W·布格罗。考特以自己的出色作品而成为19世纪世界艺术界里最杰出艺术家之一。他的代表性作品是《暴风雨》和《春光》。这两幅作品,是全世界所有有些规模的博物馆都梦寐以求获得收藏的作品。

    考特的《春光》完成于1873年。如果说,《暴风雨》是考特成为世界经典艺术家的代表作的话,那么,《春光》就是他进入世界经典艺术家行列的成名之作。《暴风雨》和《春光》成了难以分离的“姊妹作品”,展现着19世纪的巴黎和它的美术艺术成就。《春光》在巴黎造成的轰动效应是难以用文字重现的。一百多年以来,特别让无数的人对这幅作品痴迷衷情的,不仅仅是它令人心颤的美感,还有它的传奇经历,而那个传奇经历的大部分内容至今还是个谜。
    1873年,考特《春光》跟他的老师的作品《人兽与仙女》一同展出后,两幅作品即成为社会公认的巴黎市的美术代表,成为19世纪欧洲新古典主义美术和美学的代表作。随后,在收藏家约翰·沃尔夫的姐姐的强烈推荐建议下,沃尔夫购买了《春光》和《野兽与仙女》。1882年,《春光》转手、到了美国纽约的一位收藏家手里;1903年开始,租给当地郊区一家小型博物馆展出。1938年,租赁完成回归所有人后,《春光》突然消失了,谁也不知道这幅作品到了什么地方和到了谁的手里。“寻找《春光》”成了欧美艺术界和收藏界的一大侦探课题,《春光》下落也成了欧美报刊媒体经常探讨和记者们闻声即动的一个问题;自然,一些投机商人试图以假冒品赚钱,《春光》鉴定也成了一个不菲生意。
    40多年后,1980年的一个傍晚,一位训练有素和专长19世纪欧美美术历史的美国收藏家F·罗斯先生,接到了他的业务女友琼·梅凯尔曼从纽约打的电话。电话里,琼操着明显带有竭力控制的颤抖声音,恳切要求罗斯务必赶紧到她那里一趟。
    琼在纽约新租的房子还没整修粉刷。罗斯跟着琼,在手电筒的灯光下,走到地下室。在一片昏暗和尘土中,曾震动了整个世界的《春光》静静地躺在一堆废墟上。罗斯仔细观察后,确认这是原作。他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几乎跳到嗓门了,可他故作镇静地说:“这是冒牌货。”
    凭着多年相处的经验,琼知道,罗斯确认了那是原作。“我需要一笔快钱,”她说,“照常规,我给许多收藏拍卖店打电话,请他们来看看和讨论价格,可他们没一个相信我。假《春光》太多了,真《春光》再现也没人相信了。我只好麻烦你了。你要立即做个决定,因为,那些拍卖店可能会很快觉悟过来,那时候,事情就不是我能完全作主了。”
    他们讨价还价后,以45,000美元成交,《春光》到了罗斯先生的手里。那个时候,市场上以假乱真的《春光》已经炒到了30万美元;有些收藏家标价300万美元购买真品。罗斯和琼商定,除了秘密通知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之外,暂不公开任何消息。
    1985年,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搞到了考特的《暴风雨》,随后即安排了展出,成了纽约市的一大荣耀。1995年,博物馆正式向罗斯提出租赁《春光》、让它跟《暴风雨》团圆、“姊妹作品”一同展出。罗斯同意了,以几乎免费的条件让大都会博物馆把《春光》和《暴风雨》挂在一起展出,并允许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为观众复印《春光》,收入全部归属该博物馆。
    1996年,考特两作品问世百年后,《春光》和《暴风雨》终于以“姊妹作品”的姿态,在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再现于世。欧美世界再次被震动了,好象两幅作品刚刚出世的时候造成的震动一样。当时,欧美主要报刊媒体都做了专题报道。纽约时报以当地主要报刊的自豪口气发表述评,说:有前后半个多世纪失踪历史的《春光》,终于在我们纽约再现了;大都会博物馆管理部门说,这是他们建馆以来少有的最激动时刻之一。可是,除了琼·梅凯尔曼把《春光》转手给F·罗斯先生之外,这幅作品在几十年里的失踪经历、还有琼和罗斯到底是如何找到了它,我们报界是一无所知,两位发现者也是坚持闭口不言。
    约一年后,展出合同结束,罗斯先生把《春光》取回。无论市场上开什么价,他就是执意不卖。“《春光》是无价之宝,”罗斯说,“我不希望它再次成为某个收藏家会客厅里的装饰品,不希望它再次失踪。我宁可穷困,也要让所有的人都能免费欣赏这幅表现了人类艺术创造力的《春光》。我绝不会把它卖掉。”
    多年后的今天,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里还挂着《暴风雨》;没了它的姊妹《春光》、《暴风雨》显得孤零零的。博物馆留下的文字似乎是在含着热泪回忆一段灿烂辉煌的姊妹团聚:“这里曾展出过《春光》,原版复印价格是每张$21.95美元。现在,我们不能为您做《春光》复印服务了。” --- 别的世界名作展后撤走,那博物馆就没有留下这样的文字。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