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爱神之吻 披纱巾少女 晚会归来 吉尔斯曼娜 伯爵夫人 橡树景色 柳树和小溪 热带植物 蒙马特尔

世界名画系列之人物名画(1):披纱巾的少女

     


    1、披纱巾的少女 约1516年 拉斐尔·圣齐奥 意大利 85cm×64cm 布 油彩 佛罗伦萨 彼蒂宫藏 
    《披纱巾的少女》又名《冬娜·薇拉塔》,据传是拉斐尔为意中人画的肖像。画家运用了极为丰富的绘画预言,充分发挥色彩表现力,每一笔都流露出一丝不苟的认真态度:女郎闪光的眼睛,安祥而略含倩笑的脸庞……华贵衣裙的百褶纹采用浅绛和银灰的调子来表现,与肌肤的色彩相辉映。这种大胆的用亮色来转换色彩的手法,显示了拉斐尔对绘画语言的自如运用,在16世纪的西方油画中实属首创。由于以真实对象为基础,作品刻划的理想化女性成份减少,去掉了不必要的神秘色彩,增强了形象的真实感,塑造了一位平凡而又具审美理想的女性。

 

    2、吉卜寨女郎  1628-1630年  弗兰斯·哈尔斯 荷兰  58cm×63cm  布 油彩 巴黎 卢浮宫藏 
  
画家在这幅画中采用了明快的大笔触,以加强形象的表现力,并有意给这个到处漂泊的穷苦女郎增加快乐的情绪,以表现吉卜寨少女的热情、豪爽。这幅画与其说是肖像,不如说更象一幅风俗画。画中少女没有宫廷女性的矫揉造作,没有思想束缚,充满民间气息。画家以敏锐的观察力、娴熟的技巧和热烈的色调,把这个吉卜寨少女表现得神采飞扬,栩栩如生。

 

    3、自画像  约1669年  伦勃朗·凡·赖恩 荷兰  114.3cm×94cm  板 油彩 伦敦 肯伍德美术馆藏 
  
伦勃朗的晚期,自画像有了鲜明的个性表现。在这幅画像中,他很注意脸部的内在气质,并着意于其中蕴涵着的内在语言。画中的伦勃朗,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似乎在严肃着思考着什么,背景被淡化了,画家用简约、阔大的笔触,去表达他的内心情感,而那严肃的神情,正是他生活重压日益加剧的外在反映。

 

    4、洗 澡 时期:1892年 创作者:玛丽·卡萨特 美国 规格:100.4cm×66cm 材料:布 油彩 存藏处:芝加哥艺术学院藏
   
《洗澡》这幅作品,画家将孩子与母亲的身子和手臂拉得很长,让其在画面上伸展开来。并运用俯瞰的方法,使背景色彩的分布划分为上下两部分,花纹墙纸的赭色与地面地毯图案的红棕色,通过母亲的条纹服装衔接起来,使色调在表现情绪中融为一体。画家运用这种形式、色彩的目的,是刻画母女之爱,特别是着力于刻画女孩的可爱、母亲亲昵的动作,从而加深对母爱主题的烘托。

 

    5、创造亚当 1510年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 意大利 280cm×570cm 壁画 梵蒂冈西斯廷教堂 
  
取材自《圣经》中的上帝创造世界的传说。上帝创造的人类始祖亚当,被画家描绘为体格健美的青年,充满了现世人物的真情实感。在绘画技巧上打破了中世纪那种独立空间和单纯装饰的处理方式,并且以极其写实的手法完美地刻画了"人"的形象,这个形象意味着对自身的认识和觉醒,代表着文艺复兴绘画的经典性。

 

    6、丁香花束 1875年 雅姆·蒂索 法国 50.8cm×35.6cm 布 油彩 伦敦理查德·格林美术馆藏
   
这是一幅色调优美、充满浪漫气息的油画。在绿色植物构成的背景前,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孩,手捧丁香花瓶,亭亭玉立。白色的长裙与繁茂的丁香花朵交相辉映,丁香花香溢满画面,使画面充满诗意与浪漫情调。

 

    7、注视日本艺术品的年轻女子 1869年 雅姆·蒂索 法国 71.1cm×50.8cm 布 油彩 辛辛那提美术馆藏 
  
这件油画以写实的造型、学院派的严谨,描绘了两个女郎在日本艺术品面前的欣喜情景。在繁复而又凝重的背景前,两个女郎的红、白服饰被突出出来,她们面容俏丽、神情专注、天真可爱。画家以此为题,表现了生活优裕的女子的闲情逸致,更显示出他油画艺术的高超技巧。

 

    8、着日本服装的少女 1882年 朱尔斯-约瑟夫·勒菲弗尔 法国 130.8cm×90.2cm 布 油彩 诺福克 克莱斯勒博物馆藏 
  
这是身着和服盛装的欧洲少女。以红色为主调的和服,烘托出热烈的气氛与情调,少女右手执扇遮着下巴,朱唇轻启,笑意满脸。这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少女形象,充满青春的魅力。画家以写实的造型手法,生动地描绘了少女的笑靥、红色的和服和淡雅的环境。

 

    9、阅读 1869-1870年 贝尔特·莫里索 法国 101cm×81.8cm 布 油彩 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藏 
  
莫里索喜画肖像题材,特别是妇女与儿童的肖像。这副画事实上画的是母女两人的肖像,母亲的黑衣与女儿的白衣形成鲜明对比。光线从左侧射来,使女儿的白衣出现丰富的变化,母女的脸部都在光影中显出安适的神情。作品清新、流畅、纯洁、细腻,每一笔触、每一色块都包含着丰富的情感。

 

    10、洛拉·德·瓦朗斯像 1862年 爱德华·马奈 法国 123cm×92cm 布 油彩 巴黎 奥赛博物馆藏 
  
马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印象派画家,在这幅作品中,他没有把造型完全溶入“光”与“色彩”的表现中、而是体现出对固有色的敏感,如瓦朗斯的白色纱巾、黑花裙子等,都成为他绘画的基础。同时,他在大面积明暗对比中,展示出技艺高超的古典技法。这幅肖像画标志着马奈炉火纯青的油画艺术与独特的艺术思考。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