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亚当与夏娃 黄金时代 真理女神 狄安娜出浴 草地午餐 维纳斯诞生 安格尔泉 创造亚当 田园合奏

世界名画系列之人体名画(10):沐浴的普赛克


    91、沐浴的普赛克 莱顿 1890年 油画 189.2x62.2cm 伦敦泰特美术馆
   
普赛克是希腊神话中传统的人类灵魂化身,她以少女的形象展现,成为神中最美的女神,这使美神维纳斯十分嫉恨,就派儿子丘比特去毁坏普赛克的美丽。当丘比特见到普赛克时,反而被她的美丽所感动,深深地爱上了她,后来历经磨难,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幅画中的普赛克是美的化身,为了描绘她的美,画家将她置于入浴时刻,这样可以完美地展现女神的美。莱顿喜欢用长方形画面,普赛克以侧转身体抬手的姿式,完全袒露完美的身体,背景上的深重布帘更突出人物形象。莱顿对画面线的运用十分在意,挺拔的直线和横线与充满曲线温柔的人体形成对比美感。

 

    92、安德洛墨达 爱德华·约翰·波因特 1869年,布油彩 51x35.8cm 私人藏
    古典主义画家安格尔曾画过一幅《洛哲和安吉利卡》(安德洛墨达亦译安吉利卡)。此画取材于16世纪意大利诗人阿里奥斯特的诗集《狂乱之夜》所描绘的情节:支那女王安吉利卡被囚禁在泪之岛上,她被当作海神奥鲁克的祭品,等待着自己的毁灭。波因特只是借这一情节着意描绘维纳斯式的人体美。画家以传统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裸体造型为典范。安吉利卡被缚在山岩上,忍受着风浪的袭击,无奈地等待死亡的降临。岩石下滚动着海水撞击所激起的朵朵白浪,这激荡的环境正是平静女王的内心世界,静中寓动。

 

    93、出水芙蓉 波因特 1836-1919年,英国, 1900年,56x43cm 布油彩 私人藏
    表现了两个正在沐浴的青年女子,她们正在嬉闹,展示出胴体的娇美,也流露出天真无邪的品性。浴室内光线柔和,装饰华丽,侧光把侧身斜坐女子的丰满苗条渲染得淋漓尽致,而反光则将正在洗浴的女子丰满的身体突出出来。画面以写实为主,强调了光色、冷暖的关系与对比,营造了一个温馨的世界。

 

    94、镜前的维纳斯 委拉士贵支 1656年 布面油画 112.5×177厘米 伦敦国家画廊藏
    女子裸体绘画在17世纪封建专制的西班牙是极其罕见的,这幅《镜前的维纳斯》也是目前我们所能见到的委拉士开兹唯一一幅女性裸体绘画:这悠闲、侧倚的动势,这丰满、健美的身姿,使我们不禁想到威尼斯画派乔尔乔纳《沉睡的维纳斯》;但是,这扭曲而不失端庄的曲线美感,这背向观众而不失生命欲望的青春涌动,这寓世俗美于理想美的表现方式是富有创作性的,也是威尼斯画派中所没有的。这幅画标明了17世纪西班牙艺术家人本精神的觉醒,也标明了17世纪西班牙人文主义精神在绘画上的独特显示。画家以充满节奏感的流动线条,塑造了女性人体美,如果以维纳斯身体环视一周,她的曲线起伏变化宛如一首旋律美妙的乐曲,上身高亢有力,下身平和舒缓。大师素来善用透明凝练的色彩和精到的笔触去描绘复杂的肌肤变化,细嫩的肉体富有勃勃生机,充满了青春气息。这是画家对人类自身美感的赞颂。这是宗教严厉的西班牙第一幅裸体像,也是西班牙历史上仅有的两幅裸体作品之一(另一幅是戈雅的《裸体的玛哈》)。

 

    95、苏珊娜出浴 丁托列托 1560~1565年 布面油画 194×147cm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在《圣经》故事中,苏珊娜是一个年轻貌美、品性贞洁的女子。族中的两个长老痴迷于苏珊娜的美,常常伺机偷窥。有一天,苏珊娜在自家花园准备沐浴时,两个长老跳出来施暴,苏珊娜坚拒不从。两个长老怕苏珊娜向丈夫揭发而败露自己的丑行,便决意先发制人,诬告苏珊娜不贞。纠纷一直闹到埃及法老那里,苏珊娜终被判为死刑。此事被先知但以理获悉,苏珊娜的冤情得到伸张,两个坏老头也被判以烙刑。
  画中的苏珊娜是以细腻、娇美的裸体形象展现的。熟练的油画技法使丁托列托这件作品具有意大利古典美的风格,晦暗的棕褐色背景,加强了裸女身上的柔和色调,她那肌肤的银灰、粉红与天蓝色使她那丰艳的凝脂般的肉体栩栩如生。她在夹道树木的橄榄阴影里,一脚伸入平静的小溪流里,对面树丛的玫瑰花射出绛色与紫色光芒。画家蓄意在为这个悠闲的美人低声吟唱,用饱满的笔触与恬静的感情赞美着这诗一样的场面。画家在左角树丛下面画出鬼鬼祟祟偷看美女的那老头的秃顶,还在后景左边的树丛边画了一个暗觑的鬼头鬼脑的老人站像。这两个大煞风景的细部,没有破坏苏珊娜的惊人之美。

 

    96、浴后的苏珊娜。画中丁托列托发挥了他描绘曲张健美的人体的专长,柔和的光韵使柔嫩的肌肤焕发出异样的观感。“浴中苏珊娜”是《圣经》中的一则故事:苏珊娜是商人的妻子,在家中的池塘沐浴,族中的两个长老乘机偷看她的胴体。当然在丁托列托和许多画家的笔下,题材本身的道德感已经处于次要地位,他们首先考虑的是如何借助“沐浴”这一情节更好地表现女裸体。

 

    97、《花神的凯旋》(局部)詹巴蒂斯塔·提埃波罗 72x89cm,布 油彩,旧金山扬纪念博物馆
    这是宏大构图中的一个局部场面,描绘花神在天使的伴随下归来。画家将花神和天使置于有古代希腊雕像的建筑前,这使画中雕像和画中神女的形象产生一个对比,使前景裸体形象更显出丰艳、柔软的肌肤真实感,背景的静态形象和前景由风动的衣裙造成运动感。画面华丽的色彩光芒四射,从这幅画中可见提埃波罗风格中的罗可可因素。在18世纪中期威尼斯就已经接受了法国罗可可艺术风格的影响,这是因为在威尼斯的传统艺术中早就有追求光色和豪华的享乐主义。这正一拍即合。

 

98、《夏夜》 摩勒

 

99、《睡觉的女人》 雷诺阿 1897年

 

100、少女克洛伊 Chloe 朱尔斯·勒菲弗尔 1875年 布面油画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