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安格尔泉 黄金时代 田园合奏 查验女奴 后宫露台 女奴的买卖 梳头女子 裸体的玛哈 人物名画

世界名画系列之人体名画(5):后宫露台


    41、伊里斯和莫菲 皮埃尔·纳西斯·盖兰 法国 1811年  251cm×178cm 布 油彩 圣彼得堡 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
  这是一件属于古典主义法则的绘画作品,但却充满了浪漫主义的自由想象。小天使拉开了帷幕,使神女莫菲看到了熟睡的伊里斯,了却了相思相爱的心愿。画面上的莫菲,裸体端坐云端,伊里斯则横卧睡榻,酣然入梦。其色彩关系、素描处理、造型特点以及明暗对比,手法高超,使这幅作品显得统一完整。

 

    42、土尔其宫女与女奴 1839年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 法国 72cm×100cm 布 油彩 哈佛大学 福格艺术博物馆 
  这是一幅颇具东方阿拉伯情调的作品,描绘的是土耳其王族妇女的闺房生活。一个百无聊赖的年轻宫女横卧席上,两个女奴在身旁侍候,左边弹琴女奴神色漠然,她敞开前胸,目光陷入沉思,裸女明润光洁的肌肤与室内昏暗的暖色调形成对比,人物都融入富有东方情调的室内装饰之中,这幅画的裸体宫女,从形到色,都富有个性,不再是文艺复兴绘画人性体现的翻版了。

 

    43、公园里的浴女 1720-1729年 让-布蒂斯特·帕泰尔 法国 64.2cm×85cm 布 油彩 伦敦  华莱士收藏馆藏 
  
这是一幅描绘贵族阶层少妇与少女在公园中沐浴的油画,作品富于装饰性,人物刻划生动,服饰色彩艳丽,描绘的女人体丰腴健美,体现出贵族的人生理想与审美时尚。就画家而言,其思想具有艺术进步和贵族颓废生活的双重性。

 

    44、日落 弗朗索瓦·布歇 法国  1753年 324cm×264cm 布 油彩 伦敦 华莱士收藏馆藏 
  
取名为《日落》的这件作品,以其喻意表现画题,而这一切则是由裸体去体现。布歇在这里,以惯用的甜腻手法,刻划了如瓷器细腻的女裸肌肤与躯体,以迎合当时贵族的享乐心理时尚。就技巧而言,《日落》的手法与技巧是非常娴熟的,但是,内容空泛,精神苍白;以展示女裸体的美感为题旨的《日落》,却走向了偏颇--充满血欲的刺激与诱惑,这是罗可可画风最常见的现象。

 

    45、被维纳斯接触武装的战神玛斯 雅克-路易·达维德 法国 1824年 308cm×26 cm 布 油彩 布鲁塞尔 比利时皇家美术馆藏 
  这幅作品属于追求艺术的永恒法则之作。画中三美神卸下战神玛斯的盔甲武器,端来美酒和杯子,维纳斯坐在床上给他戴上花环,小爱神解下他的鞋带。这一切似乎宣告了战争的结束,昔日戎马生活的勇士,现在正快乐地享受着美和爱情。此画构图十分讲究,三美神居于背景处,中景只有维纳斯与玛斯,构成"X"型构图,肤色的对比、刚柔的统一与古希腊科林斯柱式的拱廊,象征着古希腊生活的蒙魇。它是古典主义哀颓前夕的回光返照,也是学院式古典绘画法则的最后一幅杰作。

 

    46、命运 圭多·雷尼 意大利 约1623年 188cm×155cm 布 油彩 罗马 圣卢卡国家美术院藏 
  
这是一个寓言深刻的命题,被画家宗教化地处理为女神与小天使的飞行,无定的飞行喻示了命运的不可把握,暗示了主题。人物造型夸张,舞蹈化的女神与小天使都被赋予特定的形式,天空、球体、女神、天使的组合,将个人命运引向人类共同命题。在这里,画家将命运做了有神论的宿命解释。

 

    47、爱的寓意 阿尼奥洛·布龙齐诺 意大利 约1540-1545年 146cm×116cm 板 油彩 伦敦国家美术馆藏 
  
维纳斯与其子丘比特在画面中相吻,周围的伏尔太、罗马诗人维吉尔、鸽子与面具象征嫉妒、美、和平与虚伪。此画中维纳斯母子的情感,被表现得过于甜蜜,失去常态,因而在绘画表现上带有某种色情意味。事实上,这就是画家表达性爱的一种构思。这件作品尽管色彩很细腻,表现技巧也无可厚非,但由于趣味低俗,而影响了它的艺术价值。这幅画在意大利美术的晚期,作为矫饰主义画风的代表性作品,极具典型性,它对后来意、法等国宫廷美术的诞生产生了重要影响。

 

    48、后宫露台 让-莱昂·热罗姆 法国 80cm×102cm 布 油彩 私人藏 
  
画家热罗姆是浪漫派画家德拉罗什的学生,却又极善安格尔严谨的线条。1856年,他曾赴埃及与近东旅行,收集和纪录了大量关于近东的风土人情,创作了一批极富东方情调的作品,轰动了整个法国画坛。热罗姆画的这幅《后宫露台》,描绘了阿拉伯王宫最隐秘的后宫生活,描绘了生活于后宫的王妃、宫女等女眷的闺阁生活,有的在洗浴,有的在清谈,有的在沉思……,几乎都流露出一种惆怅与茫然的神情,华丽的露台,冰冷得象囚室,不见天日,只有露台外面才是晴朗的天空与清新的气息。从构图和色彩处理上,都遗留着古典主义原则的严谨性,注重细节的和谐对比,人物、服饰、建筑尤重质感的表现,充满异国情调。

 

    49、土与水 彼得·保罗·鲁本斯 佛兰德斯 1618年 222.5cm×180.5cm 圣彼得堡 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 
  
土与水孕育了万物,这里以"土与水"命题,在于表现画家的一种思考。鲁本斯把这种思考化为典型性格的神人一体,代表土与水的男人和女人,在作品中显得强健丰硕,生命力极强。左侧的裸女扭动身姿,柔和流畅,极尽风韵。而右侧背面的男人,虎背熊腰,刚猛异常。他们显示了美好的生命与旺盛的生命力,生命将因此得到绵延,大地永远葱绿,河水永远流淌。鲁本斯发挥了他卓越的油画技巧,用色厚重,造型精微,尤其是运用男人体与女人体的刚、柔对比,表达了对生命的希望和人生信念。

 

    50、玛丽·德·美第奇抵达马赛 彼得·保罗·鲁本斯 佛兰德斯 1622-1625年 394cm×295cm 布 油彩 巴黎 卢浮宫藏 
  
美第奇家族是法国著名的名门望族,玛丽·德·美第奇曾为法国摄政皇后。这件作品描绘玛丽的宫船刚刚抵进赛富港,她盛装待迎,准备接受法国最高规格的礼仪,船头上戎装的姑娘,身着古罗马的服装,伸开双臂,表示了法兰西的欢迎。豪华的宫船下面,许多海中女仙在拽着绳。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