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安格尔泉 黄金时代 田园合奏 查验女奴 后宫露台 女奴的买卖 梳头女子 裸体的玛哈 人物名画

世界名画系列之人体名画(2):黄金时代


    11、《持乐谱和持镜子的女子》 1529年 汉斯·巴尔东·格里恩 德国 82cm×35.9cm(左) 82.5cm*35.5cm(右) 板 油彩慕尼黑老绘画馆藏
  作品明显地表现出一种反宗教禁欲主义的特征。以持乐谱的女子象征人类的智慧之美,以持镜子的女子象征自然之美,两者结合更是对人类自身的充分肯定。两位裸体女子被描绘为身材苗条修长、性格舒展开朗的少女,她们面目清秀,神情含蓄,体现了文明所达到的高度。背景深幽的阴影及鹿、猫、蛇等动物的参与,无疑增添了作品的奇诡与神秘。

 

    12、《侧卧的泉源仙女》 1518年 老卢卡斯·克拉纳赫 德国 59cm×92cm 板 蛋彩 莱比锡美术馆藏 
  
作为人文主义画家,克拉纳赫的宗教画注入了人们向往的世俗气息。他利用神话人物,表现反禁欲主义倾向,传递文人精神信息,并且有意采用中世纪哥特式艺术手法,掺杂了个人的极其怪诞的影射意味。《侧卧的泉源仙女》套用了维纳斯裸体画的模式,背景似是而非,难以理解,似有某种反禁欲的意味。泉源仙女额头很大,眼睛又斜又小,显然,画家在寻求一种变形的稚拙趣味,以表达一种反基督精神。

 

    13、《美惠三美神》 1793年 巴龙·让-巴蒂斯特·勒尼奥 法国 204cm×154cm 布 油彩 巴黎 罗浮宫藏 
  勒尼奥的这幅三美神话,强调三位女性裸体组织在一起的形式意味;画家将他们描绘得身材修长,体态匀称,三种姿态分别显露女性身体曲线的和谐流畅,展示出一种生命之美;整幅作品色彩单纯,素描关系微妙,造型准确。画家将三个不同情绪、不同姿态,不同角度的女裸体组织起来,谓之三美神,其实是对女性裸体美感的肯定,是对艺术美的肯定。

 

    14、《创造亚当》 1510年 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 意大利 280cm×570cm 壁画 梵蒂冈西斯廷教堂 
  取材自《圣经》中的上帝创造世界的传说。上帝创造的人类始祖亚当,被画家描绘为体格健美的青年,充满了现世人物的真情实感。在绘画技巧上打破了中世纪那种独立空间和单纯装饰的处理方式,并且以极其写实的手法完美地刻画了"人"的形象,这个形象意味着对自身的认识和觉醒,代表着文艺复兴绘画的经典性。

 

    15、《乡下的豪华游泳池》 1885年 让-莱昂·热罗姆 法国 70cm×96.5cm 布 油彩 私人藏 
  近东乡间风情是热罗姆醉心的题材。此画描绘的是乡间豪华游泳池里洗浴的女性,借以展示近东女子窈窕丰满的体态和阿拉伯人沐浴的习俗。作品重明暗对比,以揭示异域隐秘的风情。画家以极善细节描绘和情绪表现的优势,描绘了豪华游泳池里的诸般风情。

 

    16、《宫女》 1814年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 法国 91cm×162cm 布 油彩 巴黎 卢浮宫藏 
  《宫女》是安格尔画的土耳其宫中宫女闺房生活的情景,具有浓郁的东方情调。首先,就新古典主义绘画风格而言,它破坏了色彩的"音域",背景的蓝色与皮肤的淡黄色,人体的明暗与粉红色调等,都显得极不谐调;其次,女裸体态的夸张,成了变形美的试验。就此而言,安格尔显示了自己艺术的独立性和美学信念的独立性。倘若从历史的角度去看,安格尔的探索勇气是值得称道的。

 

    17、《美少年阿多尼斯之死》 约1512年 塞巴斯蒂亚诺·德尔·皮翁博 意大利 189cm×295cm 布 油彩 佛罗伦萨 乌菲齐美术馆藏
  这是希腊神话中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这里喻示着生与死的美感含义。死亡没有被表现为一种恐怖,而被表现为一种美感。丰腴美丽的女神们以柔美的肉体面对死去的美少年阿多尼斯,形象刻划极富生命力。画家充分发挥了写意绘画技巧,人物性格、神情各异。

 

    18、《吹水烟筒的风骚女人》 1898年 热罗姆 法国 54.6cm×66cm 布 油彩 日内瓦 科普斯美术馆藏 
  在此画中,热罗姆描绘了浴池里的东方女子,体态窈窕,吹着水烟筒,这是东方阿拉伯人的习俗,周围建筑体现了阿拉伯风格。圆柱、细密的图案、喷泉等与洗浴的女子、波斯花纹的地毯,共同构成了阿拉伯情调,表现了"东方主义"的浪漫诗意。

 

    19、芙林达 1852年 温特哈尔特 英国 179.1cm×244.5cm 布 油彩 伊丽莎白二世收藏
    这是一幅抒情而优美的浪漫主义作品。画家描绘了十几个美丽少女,围坐溪边,似乎欲下水洗浴,有的半裸,有的欲脱衣。画家把不同性格、气质的少女组织在一起,强调个性,又要找出共性,去体现那种生命之美。在无序中实现有序,繁纷中实现统一,是这幅作品的成功之处。

 

    20、《黄金时代》 约1530年 老卢卡斯·克拉纳赫 德国 75cm×103.5cm 板 蛋彩 奥斯陆国家美术馆藏
  画家以一贯运用的怪诞意味,表现了反对宗教禁欲主义的精神。画中人物造型变形稚拙,令人玩味。而更引人瞩目之处是:不仅人物都是以对偶的方式出现,连动物也是以雌雄对偶的方式出现。成双成对的裸体男女、嬉戏的雌雄动物,与花草河流及巨大的围墙构成了一个"乐园"式的天地。载歌载舞的男女们,虽然无拘无束、自由地袒露着自然的天性,但并无狂欢般的放荡,显示出有节制的反禁欲精神及对人类自由天性回归的向往。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