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世界名画 卢浮宫名画 奥赛馆名画 中国油画 写实画派 杨飞云油画 不朽的胡杨 台湾六日游 正一画廊
 

大都会最珍贵的15幅画

      大都会,位于美国纽约5号大道上的82号大街,是美国最大的艺术博物馆,也是世界著名博物馆,与法国巴黎的卢浮宫、英国伦敦的大英博物馆、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列宁格勒博物馆齐名的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收藏有300万件展品,其绘画藏品的数量和质量也是首屈一指的。在这里,正一艺术选取了大都会最珍贵的15幅画作一介绍,转载请注明出处。正一艺术于2019年2月6日。


    1、堪比缪斯的苏珊 莫尔斯 美国 1837年 布面油画 187.3x146.4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怎么也没想到,电报和电报密码发明者莫尔斯也是个画家,这幅画《Susan Walker Morse The Muse》在世界科技史上具有特别的意义,画中的模特苏珊,是莫尔斯的大女儿,一个18岁的女孩。她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一本素描本, 手拿铅笔, 目视前方,抬头沉思,被描绘成传统上缪斯的样子。画这幅画时,正是莫尔斯电报发明的关键时期, 此画将是他作为艺术家生涯的一次雄心勃勃的告别。此后,由于经济上的拮据, 他不得不放弃了绘画, 将全部精力和财力从事科学和发明。正一艺术2018年12月27日撰写评介时了解到,此画于1837年在美国国家设计学院展出过, 赢得热烈的赞誉。画中的苏珊·沃克·莫尔斯(Susan Walker Morse,1819-1885),生于1819年,是莫尔斯的长女,她下面有7个弟妹。苏珊6岁时,她妈妈就去世了,成长在并不优越的环境里。1839年,苏珊20岁时嫁给了爱德华·林德, 搬到他所在的加勒比海边的波多黎各糖园,后来她对丈夫和种植园的生活渐生不满,经常回到纽约, 长时间和她的父亲一起度过。林德于1882年去世,1885年苏珊在搬回纽约途中, 不幸在海上遇难。

 

     2、舞蹈教室 德加 法国 帆布油画 1874年 100x140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这幅画是德加芭蕾舞女画中最有代表性的一幅,也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镇馆之作。画面上的人物拥挤不堪,在众多的少女中站着一个白发长者。长者拄着拐杖,正在审查一个少女的表演。远处角落里还站着几个盛装的贵夫人,应该是少女们的妈妈吧。二十几个少女动作神态不一,但个个紧张的情绪一览无余。这是巴黎舞蹈教室芭蕾舞考核的场面,德加从来没有去过这样的考场,只是根据传说画出了这一紧张繁杂的场面。二十几个少女的动作全部来源于德加平常的数不清的舞女写生。

 

     3、拉瓦锡和他的妻子 大卫 法国 1788年 布面油画 259.7x194.6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这幅画作是大卫在巅峰时期为安东万·洛朗·拉瓦锡(Antoine-Laurent de Lavoisier)夫妇创作的肖像画。德拉瓦锡是法国贵族,18世纪著名的化学家,在化学史和生物史上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如今被称为“近代化学之父”。他使化学从定性转为定量,给出了氧与氢的命名,并且预测了硅的存在,撰写了第一部真正现代化学教科书《化学基本论述》。画面是这对夫妇在图书馆中,丈夫坐着,妻子在旁边,目光自信地与观众对视。后来,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因为拉瓦锡曾任过税务官,28名包税组织的成员全部被判处死刑,1794年5月8日的早晨,拉瓦锡是第四个登上断头台的,他泰然受刑而死。著名的法籍意大利数学家拉格朗日痛心地说:“他们可以一眨眼就把他的头砍下来,但他那样的头脑一百年也再长不出一个来了。”但拉瓦锡妻子被赦免,大卫是极为迷恋拉瓦锡夫人的。那时大卫把拿破仑奉为神明,担任过他的革命委员会委员,负责颁发绞刑令,但在签署拉瓦锡死刑的命令里并没有大卫的签字,这是很微妙的感情故事,引发现代人的很多想象。

 

     4、华盛顿横渡特拉华河 洛伊茨 美国 1851年 布面油画 378.5x647.7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这幅画描绘了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华盛顿在横渡特拉华河的场景。1776年圣诞节夜,乔治·华盛顿率2400名士兵强渡特拉华河,向驻扎在特伦顿的受大英帝国雇用的黑森兵发起进攻,大获全胜,极大地鼓舞了北军的士气,成为南北战争的一个转折点。洛伊茨在1849年画了他的第一个版本,但1850年的一场大火,该画毁于他的工作室;虽然后来经修复,并被布来梅美术馆所获,但它再次毁于1942年的一次突袭轰炸。1850年,洛伊茨开始了现在这幅画的创作,并于1851年10月在纽约展出,超过5万人参观了这幅作品。1853年,马歇尔·罗伯茨(Marshall O. Roberts)以当时的天价10000美元买下了它,几经易手后,最后由约翰·斯图尔特·肯尼迪(John Stewart kennedy)于1897年捐献给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至今。这幅巨作被视作为美国人民不畏挫折的象征,它占据了展厅的整个墙面,堪称大都会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5、玩纸牌的人 塞尚 法国 1890年 布面油画 65.4x81.9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塞尚一共画了5幅《玩牌者》油画,画上人物多寡不一,其中一幅有5个人,一幅有4个人,其余三幅为双人。五个版本的创作时间也不一样,以风格来判断,双人构图的年代应该较晚,大约在1895年左右。5幅《玩牌者》油画中,一幅私人珍藏,其余4幅分别收藏于巴黎的奥赛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伦敦考陶尔德学院和费城巴恩斯美术馆。私人珍藏的那幅《玩牌者》,2012年2月,卡塔尔王室以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亿)的价格买下,打破了2006年杰克逊·波洛克的《1948年5号作品》创下的1.427亿美元成交纪录,成为当时世界上最贵的绘画作品。这一幅 《The Card Players》,是塞尚1890年完成的画面中绘有4个人和6支烟斗(墙上4支桌上1支嘴上1支)的《玩牌者》。

 

     6、夏邦杰夫人和孩子们 雷若阿 法国 1878年 布面油画 153.7x190.2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这幅画是雷诺阿在巴黎沙龙的参展作品。1879年,已经参与前三次印象派画展的雷诺阿谢绝了第四次展览,回归更传统的展出渠道,即一年一度的巴黎沙龙展。他在那里展出了《乔治·夏邦杰夫人和她的孩子们》,获得好评如潮。这幅画是著名出版家乔治·夏邦杰委托雷诺阿画的,画中描绘了他的妻子玛格丽特,身着一件优雅的长服,其设计师是查尔斯·弗雷德里克·沃斯。依照这一时期的风格,他们三岁的儿子保罗的头发还没有剪短,而且他穿着与姐姐若尔热特相搭配的服装,姐姐在图左,坐在他们家的宠物身上。

 

     7、麦田里的丝柏树 凡高 荷兰 1889年9月 布面油画 73x93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这幅《麦田里的丝柏树》(Wheat Field with Cypresses),是梵高在普罗旺斯的圣雷米时期创作的,同这时期的许多风景画一样,这幅画完全没有直线的笔触,所有的物体都卷曲着,泉涌着,喷吐着。那随风摇晃的柏树犹如擅动的灵魂,在大地和天空之间飞舞,那是灵魂深处的呼喊,那是对生活的渴望,那是对现实的无奈和悲痛欲绝。画家梵高一直想要表达的主题,就是生命与力量。梵高曾这样写道:“脑子里始终浮现着柏树,很想把它画成像向日葵那样的作品。但是很奇怪,何以没有人画得像我所看到的一般。”

 

     8、黄金时代 维特威尔 荷兰 1605年 铜板油彩 23x31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这幅画《The Golden Age》描绘了希腊罗马神话中的黄金时代。取材自《变形记》第一章,地球是宇宙中心,刚开始一片杂乱、混沌,神整理拾掇好了山水,普罗米修斯就按照神的外形,用泥土和雨水造出人类。最初人类生活在黄金时代,无须工作就有吃有喝,到处都流淌着牛奶和蜜糖,世界祥和,无战争冲突。接着是朱庇特独揽神权的白银时代,出现冷暖四季,人类开始通过劳作过活。然后是再艰难一些的青铜时代,最后人类因对金银财物的贪婪,相互残杀的黑铁时代。“黄金时代”即初始的和平时期,美好而崇高的代名词,类似中文所描述的“世外桃源”。  

 

     9、莫奈一家在花园里 马奈 法国 1874年 布面油画 140x110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这幅《The Monet Family in Their Garden at Argenteuil》,是1874年7月23日,马奈应莫奈的邀请到他家的花园里作的画。画面上,莫奈的妻子Camille Monet和他们七岁大的儿子Jean坐在草地上,莫奈穿着画家的工作服在旁边伺弄花草。在画面的左侧,马奈绘制了公鸡,母鸡和一只小鸡作为前景,这和莫奈一家三口形成了有趣的对应。就在马奈作画的时候,莫奈的好友雷诺阿也来了。他问莫奈要来了绘画工具,也绘制了一幅作品。他画的也是莫奈的妻子和儿子,加上那只公鸡。马奈对雷诺阿的出现非常恼火。他这样对莫奈说:“那个年轻人,他一点天分也没有。既然他是你的朋友,你应该劝他赶快放弃绘画!”

 

     10、大碗岛的星期日 修拉 法国 1884年 布面油画 70.5x104.1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这幅《Study for 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写生稿,描写的是巴黎附近奥尼埃的大碗岛上一个晴朗的日子,游人们在阳光下聚集在河滨的树林间休息。有的散步,有的斜卧在草地上,有的在河边垂钓。前景上一大块暗绿色调表示阴影,中间夹着一块黄色调子的亮部,显现出午后的强烈的阳光,草地为黄绿色。阳光透过了树林,而投射在草地上的阴影,被色彩强调得界限分明。赤色、白色的衣服、阳伞和草地都现出一种好像散发蒸气一般的黄色。色点彼此交错呼应,给人以一种装饰地毯的效果。画上的人物也画得很可笑,一个个看不清面孔和五官,连轮廓本身也都被小圆点弄得模糊不清了,似乎所有事物都是影影绰绰的。

 

     11、某夫人 萨金特 美国 1884年 布面油画 120x80 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萨金特的作品《某夫人》(Madame X or Madame Gautreau),也称作《高鲁特夫人》,是他当时最具争议性的作品,现在已经被认定为他最佳的作品之一。他用了一年时间来完成画作。在画作最初的版本中,夫人身上涂着白粉,穿着低胸裙,傲慢地抬起头。暴露的粉肩令画作显得更加大胆,性感。这幅画作在1884年展出时震撼了巴黎沙龙,引发了丑闻。萨金特企图通过修改画作,来进行补救,不过,无补于事。每一个进入沙龙的人,都在交头接耳:“她在哪儿?”在画上,高特鲁夫人站在一张小桌旁,右手撑在桌面上,左手抓住她的裙子和扇子,造成美妙的褶皱。她的身体面向观众,头部则转向一边,充分展示她天鹅般的颈项、尤其是完美无暇的侧面轮廓。那身曳地黑裙,由著名服装设计师费利克斯•普桑纳设计,不同于当时流行的花边褶皱繁琐礼服,显得非常摩登。众人的非议集中于两处:一是高特鲁夫人的肤色,一是高特鲁夫人礼服上的右肩带。高特鲁夫人向来不顾礼俗,以一种淡薰衣草紫色的香粉涂饰面部和身体,因此在暗金色的底色衬托下,她肌肤胜雪,弹睛耀目。更与风习违拗的是,她右肩上镶钻石的肩带已经滑落,《费加罗报》促狭地说,“只要再挣扎一下,夫人就自由了。”

 

     12、春光 考特 法国 1873年 布面油画 213.4x127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在画面上,一位美丽的少女把胳膊挂在情人的脖子上,投出微笑迷人的明媚眼光,半裸地依隈着情人。她是在撒娇、还是在倾听甜美的情话?一位俊俏的小伙子,她的情人,雄健有力的双臂紧紧拉着秋千的绳索,好像是在支撑守卫着他们的爱情。小伙子略向姑娘歪着头,是在享受她的撒娇、还是在告诉她什么秘密?……春天的阳光从树丛里照过来、像舞台聚焦灯光一样照亮了美丽少女,温暖的春风轻轻地掠起了她的纱衣,饱经风霜的千年老树好象是他们的爱情见证人,每一片树叶和每一棵花草都在为他们轻轻吟唱,……看到这个盎然春机和纯美爱情的画面,就是冷酷无比的魔鬼也会酥心醉倒。

 

    13、收割 勃鲁盖尔 尼德兰 木板油画 1565年 119x159.5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这幅《The Harvesters》是勃鲁盖尔描绘尼德兰风土人情的一幅作品。这幅作品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满眼璀璨的金黄色,这黄是收获、是喜悦、更是尼德兰人民辛勤劳作的象征。从画中我们可以一窥16世纪的尼德兰的风土人情。在构图上,前景是一群农家男女在收割谷物的间隙共享午餐,尽管只是简单的饭菜,但是他们吃得津津有味,脸庞洋溢着收获的喜悦。经过一段时间的劳作,他们已经很疲惫了,有的已经吃完躺在树下睡着了。近旁还有在收割的人,送水的人等。远景是金黄的谷地,一片片的,着实壮观。中景是村落和田间的道路,路上还有一辆满载谷子的四轮车。

 

    14、圣母圣子与圣徒 拉斐尔 意大利 1504年 木板蛋彩油画 189.5x169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这是大都会最珍贵的一幅画,大都会现有馆藏的文艺复兴三杰唯一的一幅油画就是拉斐尔创作的这幅科隆纳(Colonna)圣坛装饰画《圣母圣子与圣徒》。1901年美国金融大亨摩根马(J. Pierpont Morgan)在一次地下交易中得到了这幅由拉斐尔所作的最后一幅最重要的圣坛装饰画,这是年轻的画家专门为意大利佩鲁贾修道会所作。该画于1663年被拆,残余品后来由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罗马科隆纳家族和两西西里(Two Sicilies)那不勒斯国王拥有。摩根马为了得到这一珍贵的绘画,支付了大约200万法郎,是当时世界上成交价格最贵的艺术品,后来捐献给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自1916年起这一镇馆宝贝一直珍藏在大都会博物馆。 

 

    15、翠竹双雀图 宋徽宗 中国 约1110年 绢本水墨设色 27.9x45.7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宋徽宗(1101-1125年在位),名叫赵佶(1082-1135),宋朝第八位皇帝,也是皇族中艺术造诣最高的一位。《翠竹双雀图》体现了在徽宗的宫廷画院中所践行的写实风格花鸟画法。然而,不论是描绘自然还是为诗文配画,徽宗都重意境而轻刻板诠释。此图上的双雀纤毫毕现,栩栩如生,雀鸟眼中的点漆可谓画龙点睛。

 

上一页   关闭窗口   下一页

正一艺术网站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