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系列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中国名家 西方绘画 名画欣赏

世界名画名家(100):梵高画集(上)

 

    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1853-1890),荷兰画家,在他短短37年的生命里程中,受尽了人间歧视和冷遇,饱尝饥饿与孤独的折磨。一个痛苦的灵魂在19世纪西欧大地上呐喊追寻,一颗孤傲的心在光辉灿烂的艺术殿堂外颤抖徘徊,最后自杀身亡。于是人类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说他是一个疯子!事实证明,梵高是一个和我们大家一样的普通人,他热爱生活,热爱人类,热爱艺术,热爱自己,渴望理解,渴望爱情。唯一的区别,在于他把全部的心智与毅力,全部的天才与爱,都献给了艺术!但梵高 生前作品无人问津,他说 :“将来一定有一天,我的画可以卖到200法郎一幅。到那时我就不会对吃喝感到过分耻辱,好像有吃喝的权利了。”可惜这个时候来的太晚了,1990年5月15日一幅《 加歇医生肖像》售价达8250万美元的时候,他已经去世了一个世纪!正一艺术20160528达旦编。


 
 

    1、卷心菜和木鞋 凡高 荷兰 创作于埃顿 1881年12月 纸面嵌板油画 34.0x55.0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藏
   
在现存的凡高油画中,这幅是最早期 (埃顿时期)的作品。在这以前,虽然也画过数幅习作,但都没有保存下来,因此这就成为他的作品目录中登记的第一张。1881年秋,他从使用调色板的方法开始,学习水彩画的画法,时常从埃顿前往海牙,求教于当时的名画家莫夫。163信上曾叙述说,在莫夫处画了两张静物油画与两张水彩画。信尾又附言:“两张油画的主题是毛皮制成的小孩帽子,旁边放些土豆及甘蓝。”这一幅画是其中的第二张,他在下封信上说:“这不能算是杰作。但总比以前所画的完整些,至少我相信有更逼真的感觉。”

 
 
 

2、啤酒杯和水果 凡高 1881年12月 布面油画 44.5x57.5cm 荷兰阿姆斯特丹凡高国立博物馆藏

  

    3、风和日丽的施维宁根海滩 海牙 1882年8月 纸面嵌板油画 35.5x49.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藏
    凡高的早期创作包括埃顿时期(1881年4月12日-1881年12月30日),海牙时期(1881年12月31日-1883年9月12日)和德伦特时期(1881年4月12日-1883年12月)。当梵高画它们时已经是快30岁的人了。这些作品大约完成于1881年—1883年间。此前,梵高在博里那日矿区受到巨大打击,对上帝几乎绝望,却终在迷茫与困惑中找到了一生的归宿--绘画。他开始大量临摹名画,并画了大量素描习作。可以说,梵高是一个自学成才的天才画家。他从小受到艺术熏陶,又有极高的文学素养,这使他具有很高的艺术鉴赏力。梵高喜欢伦勃朗,喜欢米勒,他用自己的画笔描绘农民,工人,社会底层人。深沉厚实的风格虽与其以后的画风有极大的反差,但画中所表现出的气质与精神却是永恒不变的。1883年9月,与西恩,赴荷兰北部之德伦特作画。开始画油画。12月回到荷兰南部之纽南。

 

4、​沙丘 凡高 海牙 1882年8月 纸面嵌板油画 36x58.5cm 阿姆斯特丹私人收藏

 

5、沙丘上补渔网的女子 1882年8月 海牙 纸面嵌板油画 42x62.5cm 阿姆斯特丹私人收藏

   

 

6、​街上的女孩子 1882年8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42x53cm 瑞士温特图尔私人收藏

 

7、树林边 1882年8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34.5x49cm 欧特娄国立米勒博物馆藏

   

 

    8、树林中的白衣女孩 1882年8月 海牙 布面油画 39x59cm 欧特娄国立米勒博物馆藏
   
1882年8月,此画画于海牙近郊的森林中。凡高在229信中曾述及:“一幅描绘树林的习作,画的是几棵大的绿色山毛榉的树身,一片盖着干树叶的地面和一个穿白衣的小姑娘。我要保持画面的清晰,要在距离不等的树身间画出流荡着的空气,画得能够在里面呼吸并且绕着它走,能够闻到树木的芳香,虽然这很困难。我非常喜欢黄叶的效果,绿色山毛榉的树身在它的烘托下显得很突出,小姑娘的身体也一样。”(凡·高)

   

9、树林中的两名女子 1882年8月 海牙 嵌板纸面油画 35x24.5cm 巴黎私人收藏

 

10、树林中的女孩 1882年8月 海牙 嵌板纸面油画 35x47cm 荷兰私人收藏

 

11、沙丘的轮廓 1882年8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24x32cm 瑞士伯尔尼私人收藏

 

12、暴风雨中的施维宁根海岸 1882年8月 海牙 纸板布面油画 34.5x51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藏

 

13、海牙的老房子和新教堂 1882年8月 海牙 纸板布面油画 34x25cm 下落不明

 

14、海滩上的渔夫 1882年8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51x33.5cm 欧特娄国立克罗勒·米勒博物馆

 

15、海滩上的渔夫的妻子 1882年8月 海牙 木板纸面油画 52x34cm 欧特娄国立米勒博物馆藏

 

16、弯腰使锄的男子 1882年8月 海牙 嵌板纸面油画 30x29cm 私人收藏

 

17、被风吹歪的树 1883年8月 海牙 布面油画 35x47cm 1997年私人收藏失窃, 现下落不明

 

18、沼泽地 1883年8月 海牙 布面油画 25x45cm 1976年苏黎世Koller拍卖 私人收藏

 

19、卧着的母牛 1883年8月 海牙 嵌板纸面油画 30x50cm 下落不明

 

20、洋葱地 1883年8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40x65cm 华盛顿私人收藏

 

21、播种者(习作) 1882年8月 海牙 板面油画 19x27.5cm 下落不明

 

22、黎明中海牙附近的农舍 1883年8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33x50cm 荷兰乌得勒支中央博物馆藏

 

    23、有风车的运河旁的三个人 用料及尺寸不明 下落不明
   
不论是De la Faille(1970)还是Jan Hulsker(1996)的目录都没能提供这幅画的用料及尺寸,所以在搞清楚这个问题前,这幅丢失的画被同时放置在油画和素描两个部分中。

 

24、有沙丘的风景 1882年8月 海牙 板面油画 35.5x48.5cm 私人收藏 1968.12.4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25、挖土豆者 (5人) 1882年8月 海牙 布面油画 39.5x94.5cm 纽约私人收藏

 

26、农舍 1883年9月 海牙 布面油画 35.5x55.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藏

 

27、树丛中的农舍 1883年9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35x47cm 私人收藏 1987.3.31伦敦克里斯蒂拍卖行

 

28、运炭船和两个人 1883年10月 德伦特 嵌板布面油画 37x55.5cm 荷兰埃森私人收藏

 

29、烧丧服的农夫 1883年10月 德伦特 板面油画 30.5x39.5cm 私人收藏 1987.5.12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
  
夜幕降临,带着一点烟的火是唯一发亮的地方。傍晚,我一再去看这个场面。(凡·高)

 

    30、在泥煤田里的两个农妇 1883年10月 德伦特 布面油画 27.5x36.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藏
  
1883年10月,凡·高结束了与妓女西恩的同居生活,离开海牙前往德伦特,希望能排除心头的烦恼。他在到处可以看到泥炭小屋与贫苦农家的德伦特内地——新阿姆斯特丹滞留了几天。330信说:“总之,我喜欢这一次的旅行。我的脑海里塞满了我所看到的景致。傍晚的石南树丛真是美不胜收。”331信里附有这幅画的轮廓。当时他的脑海里,可能浮现着霍贝玛、吕斯达尔和杜普莱的画:缥缈的地平线与泥炭山、农妇工作的轮廓线、淡紫与白色的天空以及暴风雨似的重云。这一张画是他在静寂的荒野中,找到自我安慰,挽回人生信仰的心理表现,深具宗教色彩。

 

31、煤堆旁的农舍 1883年10-11月 德伦特 布面油画 37.5x5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藏

 

32、阿姆斯特丹的闭合合桥 1883年 荷兰格罗宁格博物馆藏

 

    33、织布工的右侧 (半身) 1884年1月 纽南 布面油画 48x46cm 伯尔尼私人收藏
  
凡高创作进入纽南时期(1883年12月-1885年11月27日)。1883年底,梵高回到父亲供职的教堂所在地纽南。在纽南的两年时间里,梵高苦练素描技巧。在画了大量素描写生和习作后,他完成了第一幅著名作品(所谓的著名都是后人评价的结果,当时的梵高只是个待业青年)-《吃土豆的人》。这幅作品和他这一时期的很多作品都受荷兰现实主义画风的影响,画面深沉,有极强的乡土气息。这也表现出梵高很强的农民情结,他似乎很想成为一位农民画家。一方面,他受到“精神导师”米勒的影响,更重要的可能是内心深处对乡间生活的向往,对淳朴农民的尊敬和对诚实劳动的赞美。关于这幅画,凡高曾在信中说过:“织布工的境遇也十分可怜,人们沉默着不言不语,我确实根本没听到过带反叛味道的言论。可是他们看上去毫不高兴的样子,就像拉车的老马或用轮船运到英国的那些绵羊,总是愁眉苦脸。”

 

    34、织布工左侧和纺车 1884年3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1x85cm 波士顿美术馆藏
  
这幅画的构图是突出织布机的复杂与完整,而不是人物或背景,粗糙的地面只起衬托织机的作用,而这些织机又总是在侧视或前视的角度上,也翼是说是画的主角。倾斜的砖地面呈现出砖块砌出的图案,这就使画的前景有了生气,但是占主要地位的织机遮住了屋角,织机和那架传统的纺车(这是未画出的女工匠的工具)占据了整个画面。 

 

    35、正面看织布工 1884年7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1.3x47cm 鹿特丹凡布宁根博物馆藏
  
这幅画笔触细腻,结构严谨,是写实风格的典型作品。画面上几乎只有织机和织布工,所突出的重点是织布工作或者说是劳动工具,没有故事性内容或无关紧要的细节,这样的画实际上是专门表现手工业中某个行业的作品。黑乎乎的木织机旁醒目地挂着一盏吊灯,画面上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传统的织布机。凡·高在7月份停止了以织布工为题材的创作。那年的冬天,除了几幅女人纺纱和络纱的作品外,他再也没画过乡间匠。

 

    36、纽南的小礼拜堂和信徒 1884年10月 纽南 布面油画 41.5x32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藏
  
1883年,凡高回到纽南。翌年1月,他的母亲在下火车时折断了大腿骨,他在355信内夹了这幅画的素描,并写道:“前些时候,为妈妈画这张有篱笆与耸立着树的教堂的油画。”这间八角形的正面教堂现仍保存着。画面上入口与正面的比例、与树的关系,稍有改变,可以看出他在构图上曾下了一番功夫。在这幅画中对光线的敏感,由水平及垂直的动态与明暗的强烈对比,强调了光线的象征作用。像念着经文般自门口走出来的一排黑色人群,因此增加了前景的黑色调;细长直立的树,构成了强烈 的律动;配合最前面的土质,使人感到暗澹的震动与冬天空气的严寒。凡高说起过“到这里的法国教堂去做礼拜,场面是很庄严、动人的,并且十分迷人。做完礼拜,我漫步在通向磨房的一条堤岸上,美丽的天幕悬挂在草场的上面,倒映在一条条濡湿的沟渠里。”  

 

37、旧塔楼 1884年 瑞士苏黎世毕尔勒基金会

 

38、秋天的白杨树 1884年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39、戴白色帽子的农妇 1884-1885年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40、三个瓶子和陶器 1884-1885年 纽南 布面油画 39.5x56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藏
  
这是1885年初的作品。纽南时期所画的油画共计195幅,画量之多可与阿尔时期媲美,这些几乎均属于习作。人物画与风景画占了大半:以瓶子、水壶等为主题的静物画,则时常再配几个土豆、水果或其他东西。他在387信上说,在埃因霍温与几位画友画了这幅画。信尾附言:“人称赞我在色彩方面改进了很多,你以为如何?”1884年夏,他从查理·布朗的书上,看到德拉克洛瓦的色彩理论,以及补色的相互关系及色彩混合理论,由此大开眼界。从所展示的作品可以看出,凡·高在一系列的静物画中,为把握形体要素的相互关系,正谨慎地尝试着把明暗置换为色彩关系。  

 

    41、雪中纽南牧师住宅里的花园 1885年1月 纽南 布面油画 51x77cm 加利福尼亚西蒙艺术博物馆藏
  
在身为牧师的父亲家里,其住宅后有一个大花园,对花园的浓厚兴趣是凡·高绘画作品的一个经常性主题。而此处特别点明的牧师角色,给花园增添了许多神秘色彩。  

 

    42戴白色帽子的农妇 1884-1885年冬 纽南 三合板布面油画 42.2x34.8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藏
  
我在这个星期仍然忙于画头像,特别是妇女的头像。我想把许多这样的作品集成一套,再配上《普通人头像》这个总标题。(凡·高)   

 

    43、食土豆者 1885年4月 纽南 布面油画 71.5x114.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藏
   
这幅画是凡高在纽南时期的最佳杰作。同样构图的习作有两幅,素描与速写各一幅,但仍属这幅最完美。为了完成这幅作品,他曾作了许多农夫、农妇的肖像,对室内及手的素描,以及瓶子与水壶的静物画等等,这些均是对此画的习作。此画充满了对其社会性与宗教性的情感,画面虽显得粗野,但结构却十分紧密;以围聚的人物为中心,对形体加以把握;以德拉克洛瓦的色彩理论,构成了种种暗灰色,以这些完成了这幅佳作。围着餐桌而坐的四个农人,都曾作过个别习作。那询问似的炯炯眼神,右端的农妇下垂的厚重眼睑,布满皱纹、凹凸不平的脸和手,充分地表现出大地上勤奋的劳动者的“力量”。他在404信上表示,希望这幅画能强调出“伸在碟子上的那只手,曾挖掘过泥土。”同时窗外的景色,也令人深切地感受到煮土豆的香味。 

 

     44、圣经 1885年4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0x78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这幅作品似乎暗示了凡高和父亲之间的关系, 表现了他对在1885年的3月突然去世的父亲的崇敬之情。这本荷兰文圣经曾属于凡高的父亲, 象征着他的虔诚和清教徒式的生活。这本书翻开到以赛亚书第53章, 这一段描述了耶酥虽来到人世却不被承认的遭遇。 

 

    45、草屋、破牲口棚和俯身的农妇 1885年7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2x113cm 私人收藏 1985.12.3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在同一个草屋顶两幢半塌的草屋, 因为年久而损坏, 它们合成一体, 互相支持, 使我想起一对年老的夫妇。”(凡·高)  

 

    46、挖地农妇和草屋 1885年6月 纽南 布面油画 31.3x42cm 芝加哥艺术协会藏
  
凡高在写生时也常常会看到一些有趣的画面, 例如, 他曾经告诉提奥, “我在画荒地上的小房子, 这幢只用草皮与棍子盖成的小房子。正当我画时, 两头绵羊与一头山羊爬到屋顶上吃草。山羊向烟囱里面探头张望。一位妇女大概听到屋顶上有响声, 跑出屋来, 向屋顶扔扫帚驱赶山羊。”

 

47、村舍、农妇和山羊 1885年6-7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0x85cm 法兰克福市立美术馆藏
“穿着粗布衣服干活的农妇,要比她星期天穿礼服去教更典型,也更有魅力”(凡·高) 

 

    48、秋景 1885年10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64.8x86.4cm 英国剑桥Fitzwilliam博物馆藏
  
“我画了一幅秋天的景色,画中树叶都是黄色的。当我设想它是一部黄色的交响乐时,作为基调的黄色与树叶的黄并不一致,有没有关系呢?没有关系。一切取决于我对颜色色调的无限丰富的知觉程度。”(凡·高)  

 

    49、有四棵树的秋景 1885年11月 纽南 布面油画 64x89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藏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在森林里,在落叶上,在温和的阳光下,在朦胧的事物中,在优雅、苗条的树枝头,往往有一种轻微的忧郁。可是我也喜欢刚烈与粗野的一面——那种强烈的光的效果,例如,在中午阳光下挥汗刨地的男人身上的阳光。每年这个时候,海滩上的风景更加美丽。在海滩上有一种轻快、柔和的风格;在树林里是一种忧郁、严峻的调子。这两种现象并存于生活中,我感到高兴。(凡·高)  

 

50、戴白色帽子的農婦 1885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51、飛狐 1885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52、婦女頭像 1885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53、捲紗的婦女 1885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54、籃子裡的蘋果 1885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55、絡紗機 1885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56、馬的石膏像 1885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57、碼頭 1885 私人收藏

 

58、牧師房子 1885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59、男子頭像 1885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60、農舍 1885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61、努能的舊教堂塔樓 1885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62、有白楊樹的小路 1885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63、散着头发的女子头像 1885年12月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35x24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凡高创作进入安特卫普时期(1885年11月28日—1886年2月28日)。1885年11月底,梵高决定去安特卫普,在那里的3个月里,他努力的学习绘画并沉醉于其中。在此期间,他了解鲁本斯的绘画,接触到了日本浮世绘,这些都对他此后的绘画历程有很大影响。梵高此时期的作品延续了纽南时期的现实主义风格和深沉的笔触,但他也渐渐使画布变得明亮了些,色彩也丰富了些。 

 

64、留着胡须的老人 1885年12月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44.5x33.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65、穿蓝衣的女子 1885年12月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46x38.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这里的花园也很美;有一天早晨,我坐在公园里画速写。我在上星期画了三幅油画习作,一幅习作画的是从我的窗口看到的一些古旧房子的背面,两幅是在公园里画的。我已经把其中的一幅拿到画店里去陈列。有一幅画一定要画——为什么不那么纯朴呢? 当我深入观察生活本身的时候,我得到了相同的印象。我看到街上的普通人——好极了,我常常想,工人比绅士们更加有意思;我在这些普通人身上发现了生气勃勃的力量。谁要是想把他们的特殊性格表现出来,他必须用一种坚定的笔触,用一种纯朴的技巧去画他们。我一次又一次地去参观博物馆,我不大看别的画,主要是看鲁本斯与约尔丹斯所画的几个人的头与手。鲁本斯在素描中,用纯粹红色的长笔触画人物脸上的线条,或者用同样的笔触塑造手指头,他的这种画法把我完全迷住了。(凡·高)

 

66、头戴红丝带的女子 1885年12月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60x50cm 纽约私人收藏

 

67、雪中安特卫普老房子的后院 1885年12月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44x33.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68、戴白色帽子的老妇人 (接生婆) 1885年12月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50x40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69、头盖骨和点着的烟 1885-1986年冬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32x24.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无疑的,凡·高的这幅画有些令人恐怖,也许这幅画是他安特卫普时期最出色的作品。也许文森特在研究艺术的时候,从遗骸上学习解剖。一张草图,遗骸和猫证明了这一点。那时凡高存在着健康问题(胃功能失调,牙也坏了),可以反应他的健康状况,但他并未因此懈怠。这幅作品可能受比利时的艺术家Féicien Rops影响。

 

    70、带深色毛毡帽的自画像 1886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41.5x32.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凡高创作进入巴黎时期(1886年3月—1888年2月20日)。1886年2月底,梵高来到“艺术之都”巴黎。这里浓厚的艺术氛围使凡高兴奋,尤其是印象派绘画使他震惊不小。在弟弟提奥(当时在巴黎,提奥是颇有名气的画商,和印象派画家关系很好)的介绍下,梵高认识了很多印象派画家,比如劳特累克、高更、修拉、毕沙罗等。在受到印象派影响后,梵高的画风发生了变化,画面变得明亮起来。他还在创作中吸收了印象派的一些技法,如点彩法等。这一时期梵高开始了大量的自画像的创作。2年后,梵高渐渐厌烦了巴黎的城市生活。他并不满足于印象派的表现手法和思想理念,而他独特的个性告诉我们,梵高的绘画不属于任何流派,于是梵高带着希望来到法国南部,充满阳光的小城阿尔,迎来了他最辉煌的创作时期。这幅 自画像不管是自我欣赏之作也好, 还是向他的荷兰同胞伦勃朗表示敬意而作也罢, 似乎有一点可以肯定, 即参照了伦勃朗的风格。在这幅自画像里, 凡·高穿着短上衣, 系着围巾, 帽子稍向后仰, 好像刚刚抵达巴黎的样子。 

 

    71、画架前带深色毛毡帽的自画像 1886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46.5x38.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令人感到惊奇的是, 在巴黎期间的28幅自画像中, 只有两幅表现了作画时的凡·高, 而且它们分别是标志着他在巴黎两年生活的开始和结束。这幅是第一幅, 暗色调, 画于他刚刚抵达巴黎的时候。 

 

    72、巴黎的屋顶 1886年春 巴黎 多重纸板油画 30x41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这幅画的内容是从蒙马特丘陵的一角眺望巴黎景色。在这幅画中, 凡·高使用色彩的并置法代替明暗阴影。这种构造画面的手法, 似乎是从印象派学来的, 但色调尚未脱离由补色混合的灰色调, 不过却出现了以往所未有的轻快笔触与明朗的律动感, 非常吸引人。(世界名画与巨匠)  

 

    73、小手鼓和紫罗兰 1886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46x55.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凡·高在"铃鼓咖啡馆"的活动很可能是受到过劳特累克的鼓励, 劳特累克曾给咖啡馆画过一幅长筒铃鼓图。但也很可能是由于凡·高与塞加托里有同居关系; 对于这幅画之类的作品有各种各样的说法, 有人说那是求爱的花束, 有人说那是换饭吃的画作, 也有人说那是打算卖的作品。 

 

    74、布吕特芬风车磨坊 1886年夏 巴黎 布面油画 46.5x38cm 东京石桥艺术博物馆
  
这幅《布吕特芬风车磨坊 Le Blute-fin Windmill》画于1886年夏天。风车、小屋、围墙、草丛、地面及部分天空等均使用了厚涂法。对于当时认识的毕沙罗、莫奈等印象派画家所特有的线条轻快感、肥瘦感, 他多少受到一些影响。在蒙马特画风车的作品, 先后共有9幅, 将这一幅与半年后画的另一幅比较, 后者的笔触较细, 也有分割, 较接近于点彩派。大地的稳重及超现实的开拓, 给他的艺术带来了未曾有过的轻快感。但在这幅画上, 轻快感仍停留在现实的动感中, 尚未成为意念自在的飞翔(有如烟火一般消失于虚空中), 反而让人感到地面的坚固与稳重。 

 

    75、一双鞋 1886年下半年 巴黎 布面油画 37.5x4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从鞋具磨损的内部那黑洞洞的敞口中,凝聚着劳动步履的艰辛。这硬梆梆、沉甸甸的破旧农鞋里,聚积着寒风陡峭中迈动在一望无际的永远单调的田垄上的步履的坚忍和滞缓。鞋上沾着湿润肥沃的泥土。暮色降临,这双鞋在田野小径上踽踽而行。在这鞋具里,回响着大地无声的召唤,显示着大地对成熟的谷物的宁静的馈赠,表征着大地在冬闲的荒芜田野里朦胧的冬冥。这器具浸透着对面包的稳靠性的无怨无悔的焦虑,以及那战胜了贫困的无言的喜悦。这鞋具属于大地,它在农妇的世界里得到保存。(海德格尔)  

 

    76、自画像 1886年秋 巴黎 布面油画 39.5x29.5cm 海牙公共博物馆
  
凡·高为自己画的自画像中也曾反复出现这种专注的目光或者说目光犀利的表情。在这幅自画像中就出现了这种神态,画面上红红的面孔和胡子醍目地衬托出黑色的眼睛,人物的神态坚毅而果断,下巴微翘,上衣翻领和中产阶级衬衫白硬领的开口上方是人物的头。 

 

    77、三双鞋 1886年12月 巴黎 布面油画 49x72cm 美国哈佛大学
  
文森特写实地摹画他的鞋。他的想法——决非革命的——们工作室里的画友感到有些古怪, 我们无法想象一幅苹果和一幅有平头钉的鞋能够并排悬挂在餐厅里。(弗朗索瓦·戈齐)  

 

    78、花瓶里的花 1886-1887年 巴黎 布面油画 41.3x33cm 私人收藏
  
这幅画于1990年在密尔瓦基、威斯康辛州的一个私人住宅被发现, 1991年经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证实为真迹。  

 

    79、坐在舒适椅子里的画商里德 1886-87年冬 巴黎 布面油画 41x33cm 俄克拉荷马大学艺术博物馆
  
画商亚历山大·里德与文森特和提奥两人都是朋友。在后来几年中,文森特在信中常常批评里德,导致他们之间关系的恶化。里德对他们之间的磨擦有着完全不同的解释。有天他向文森特表露自己和情妇的不和,而文森特也同样沮丧,因为他在经济上完全依靠提奥的帮助。文森特于是“勇敢地”提议自杀。在这里德看来,这种解决方式太过激烈,而文森特继续着这种可怜的准备,于是他决定避开。 

 

    80、唐居伊老爹 1886-87年冬 巴黎 布面油画 47x38.5cm 哥本哈根私人收藏
  
凡·高为蒙马特尔的颜料商唐居伊老爹所画的象征主义风格的肖像更具理想化的合作者色彩。唐居伊是位社会主义者并且曾经是巴黎公社的社员,按照他那个阶层人们的习惯,大家称他为老爹,他的名气来自他的好心肠——他店里的美术用品可以赊购,并且经常资助尚未成名的画家。在凡高看来,唐居伊非常讲究信誉,是个人品非常好的人。他为唐居伊所画的三幅肖像完全可以被认为代表了理想化的画商形象。其中本幅肖像注明是1887年1月所画,画中把老颜料商画成一位系着围裙的工人。 一个世纪后,凡高传奇式的绘画生涯为他带来无比的声誉时,唐居伊曾以300法郎卖出的"鸢尾花"变成了世界上最昂贵的现代绘画作品。

 

81、葛樂蒂的磨坊 1886-1887 布宜诺斯艾利斯国家博物馆 

 

82康乃馨和其他花卉 1886 华盛顿克利格博物馆 

 

83奧維附近的麥田 1886 维也纳国家美术画廊 

 

84、巴黎的屋頂景觀 1886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85、採石場山丘 1886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86、从蒙马特看巴黎 1886 瑞士巴塞尔艺术博物馆 

 

87、紅色罌粟花 1886 美国康州哈特福特-伟兹沃尔斯博物馆 

 

88、花盆裡的瓜葉菊 1886 荷兰鹿特丹布尼根博物馆 

 

89、菊花和其他花卉 1886 加拿大渥太华国家画廊 

 

90、蒙馬特的小坡路 1886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81、女子画像 1886 瑞士巴塞尔艺术博物馆 

 

92、有劍蘭和翠菊的花瓶 1886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93、桌上的紫蘿蘭花籃 1886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94、自畫像 1886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95、塞加托里坐在铃鼓咖啡馆 1887年2-3月 巴黎 布面油画 55.5x46.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画于1887年夏天, 自这一年的春天起, 文森特便常去克利希街的"铃鼓"咖啡屋, 画中的妇女就是这间咖啡屋的女主人阿戈斯蒂娜·塞加托里, 以前曾当过德加的模特儿, 传说跟凡·高曾有过一段时期的深交。在这一幅画上可以看到凡·高在店内的墙壁上, 装饰着他喜爱的日本版画, 并与贝尔纳、高更、劳特累克等利用此店举行画展。对莫奈、毕沙罗为首的正统印象派画家来说, 他们自称为"反正统的画家"。这一幅画用细微的笔触所形成的律动交响与色彩并置的手法, 表现出他有一段时间曾学习过修拉、西涅克的点彩法。 

 

    96、自画像 1887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32x23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凡高的自画像呈现出1887年在巴黎和提奥一起生活时期的特点。在暗绿色的背景上面分散着丰富的红色和蓝色的点,夹克衫的红棕色上点缀着其互补的深蓝绿、桔红和黄色的点。明亮的红色胡须和黄褐色的头发以强有力的笔触表现,用纯互补色的绿来描绘眉毛、头发和胡须。 

 

    97、自画像 1887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42x33.7cm 芝加哥艺术协会
  
在这幅自画像中,蓝绿两色的背景衬托出肖像中心的红胡子和微眯的眼睛。不过到创作这幅自画像的时候,已不再是由眉毛、眼睛、胡子来表现相貌的生动性,在这里生动性是通过画面上彩色纸屑似的小点或者说是细小的波纹来表现的。眼睛和眉毛变成了中心,画笔从这个"中心点"出发,流畅地向四周挥酒,桔红色的胡须像是由头部向外冒出的火焰。画家使用这种画法时是小心谨慎的笔触"粗糙"或者说"鲁莽"给肖像平添了生气,并且使作品和作品中的人物都具有了时代特征,同时却没有破坏画像的完整性。 

 

    98、克利希林荫道 1887年2-3月 巴黎 布面油画 42.5x5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铃鼓咖啡屋位于克利希街的62号, 凡·高和提奥同住的公寓也在这条街附近。这一幅画采用了色彩视觉混合、色彩相互渗透和笔触的轻妙律动, 以表现街道上早春的气氛。在右方的树木是横线笔触, 让欣赏者感到一种看不见的空气流动。这些与前景道路散落的笔法相映衬, 构成了一种包罗万象的空间流动感。色彩上则使用淡紫、淡褐与蓝色为基本色调, 这种色调是来自于日本的版画。在巴黎时期, 他想捉住艺术上的轻快感, 便以轻快为主题画了数幅同类的风景画。本图作于1887年春天。

 

    99、麦田上的云雀 1887年夏 巴黎 布面油画 34x65.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画于1887年夏天, 此画一见即令人联想到他在奥弗所作的《麦田群鸦》, 但与后者比较起来, 有完全不同的感觉。这幅画让人感到清闲明朗, 好像可以听到远处清晰婉转的歌声。凡·高采用修拉与西涅克的色彩分割理论, 又从印象派画家那里学习到短促笔触的并置以及从光线中捕捉色彩的瞬间变幻, 以色彩的礼堂混合手法来表现。这幅画的彩度高, 向上向下的短促笔触, 使画面洋溢着勃勃的生气; 云、麦田、草地均富动态, 云雀的声音暗示了在画面上所看不到的垂直轴。麦穗顺着风向俯偃, 仔细观看会有一种写实的感觉, 同时又让人觉得在遥远的彼方有一种虚无缥缈的憧憬。 

 

    100、灌木丛 1887年夏 巴黎 布面油画 32x46cm 乌得勒支中央博物馆
  
凡高既喜欢画树梢枝头的树叶,也喜欢画树根近处的灌木,光与影、色彩的深浅浓淡变化,对凡·高的绘画技巧提出了挑战,磨练了他对色彩的深刻感受和表达,使其绘画技艺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101、树和灌木丛 1887年夏 巴黎 布面油画 46.5x55.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许多风景画家缺乏对自然发自内心的认识, 这种认识是从小就看惯田野的人才具有的。尽管每一个都是从小就看到的风景, 但是每一个人能像小孩一样来反映吗?每一个看到风景的人也都爱灌木、田野、草地、森林以及雨雪风暴吗?”(凡·高)  

 

    102、四朵剪下的向日葵 1887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60x100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1887年的暮夏, 凡·高画了四幅向日葵, 这幅给人感觉无比的逼真, 从某个角度来说, 这一幅可视为凡·高画集的代表性作品。孩童时代他就喜爱鸟巢, 这种喜爱可以说是他幻想特性的本质。由他的素描习作可以看出, 他尝试着要捕捉中心向周围旋转的分量感。他后来到南法追求太阳, 就是对于旋转、炎热的天体的一种热望。事实上, 向日葵就是生长在大地上的太阳(法语称之为Tournesol——旋转的太阳; 英语称之为Sunflower——太阳之花)。巴黎时期的作品中, 这一幅显示出凡·高成熟后风格——以螺旋的涡流向外喷出, 同时也在暗示着凡·高晚期的幻想力。 

 

    103、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1887年8-9月 巴黎 布面油画 43.2x61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早些时候画的一幅风格细腻的向日葵已被明朗和绚丽的调子所取代, 同时, 细心敷设的一层层颜色也比过去更加厚重。 

 

    104、唐居伊老爹 1887年秋 巴黎 布面油画 92x75cm 巴黎罗丹美术馆
  
这是巴黎时期末的作品。关于唐居伊老爹的肖像画, 除此之外尚有两幅, 其中的一幅是在同一时期画的, 有同样的姿势, 相似的背景; 而稍后所画的另一幅唐居伊老爹, 使用深蓝与红褐色, 背景的浮世绘配置方法跟这一幅也不同, 整个的感觉更为强烈(尤其是色调和彩度)。这幅画的构图较有统一感, 与浮世绘的柔和调子和下端的装饰图案非常调和。唐居伊老爹是当时蒙马特的小画具商, 他的性格亲切而温和, 对于未成名的画家时加关照, 他的店时常成为印象派画家停留的所在, 包括毕沙罗、塞尚和高更也常在他的店里出放。唐居伊老爹在店内也悬挂了凡·高的画。 

 

    105、浮世绘仿作: 盛开的李花 1887年9-10月 巴黎 布面油画 55x46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这幅画是模仿歌川广重的名作"名所百景-龟户梅屋铺"。凡·高十分迷恋浮世绘中鲜明的色彩运用及平面化的空间感。这对他创作有相当大的影响。 

 

    106、浮世绘仿作: 雨中的桥 1887年9-10月 巴黎 布面油画 73x54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这两幅画临摹于日本浮世绘画家广重的作品, 可以说是凡·高关切、喜爱浮世绘的最直接的表现。
凡·高对浮世绘的喜爱, 始于安特卫普时期(比利时)。1885年给提奥的437信中说:"我的画室还不错, 整个墙壁上贴满了日本版画, 所以很快乐。"到巴黎以后, 于唐居伊老爹处, 看到更多的日本版画。宾格画廊是当时巴黎的"日本趣味"中心, 专门收藏浮世绘, 约有一万多张, 凡·高屡次前往观赏, 并一张张加以研究。
 

 

    107、浮世绘仿作: 花魁 (溪斋英泉摹作) 1887年9-10月 巴黎 布面油画 105x60.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19世纪后半叶, 许多前卫艺术家受到日本浮世绘的影响。凡·高居住在安特卫普的1885年冬天所写的信中, 第一次提到接触浮世绘。但在作品中明显看出受到浮世绘的影响, 则要到定居巴黎的1887年。因为当时日本版画非常便宜, 凡·高大概买了两百张装饰自己的房间。这幅1887年的习作仿自《巴黎插画》杂志封面。凡·高从这幅画中找到了描绘背景的灵感。

 

    108、有日本版画的自画像 1887年12月 巴黎 布面油画 44x35cm 瑞士巴塞尔艺术博物馆
  
眼睛是绿色的, 一张面带菜色但自信的脸上的胡须和头发是红色的。背景——有一张日本版画。他面容上的悲剧, 通过有力的线条和色块运用, 得到了成功的综合。他概括地、但令人难忘地指出主题的本质特性, 并富有一种情感, 这种情感在这幅粗略的速写中颤动, 这一切有助于产生一幅最崇高风格的作品。 

 

    109、意大利女子(阿戈斯蒂娜·塞加托里) 1887年12月 巴黎 布面油画 81x60cm 巴黎奥赛美术馆
  
就在1887年那一年,凡·高改变了自己肖像画的风格,将印度派的写实背景风格改变为象征性的构图风格。这种变化明显地反映在这幅作品中,这又是一幅借助装束表现人物的作品,也许又是一个阿戈斯蒂娜式的人物。巴黎的观众对这样的主题非常熟悉,因为许多意大利移民,她们通常被画成带有异域女子风情的普通人物。在凡·高的这幅作品中,从带图案的裙子、翻过来的围裙以及头巾上看,这是位乡间女子;她手中那两支低垂的康乃馨也适合一位"自然的"乡下姑娘;而不管这姑娘摆的姿势如何,画面上热烈的配色——艳丽的红配绿、黄配金黄——以及笔法风格都暗示了人物的勃勃的生气。 

 

    110、唐居伊老爹 1886-87年冬 巴黎 布面油画 65x51cm 私人收藏
  
唐居伊老爹的这幅肖像是凡·高一生中最幸福的一个时期创作的。当时他与提奥一起住在蒙马特尔区,他本人在费尔南德·科蒙画室学习绘画。他开始接触其他印象派画家,如毕沙罗、图卢兹-劳特累克、爱弥尔·伯纳德,并与他午一道作画。唐居伊老爹深受这群人的爱戴,他午经常到克劳泽尔街唐居伊开的店铺聚会,唐居伊允许他午赊购物品或用实特换取画布。凡·高出于对这位朋友一片厚意的感激之情,创作了这幅肖像。这幅画风格生动,用色新颖醒目,成为凡·高的杰作。 

 

    111、戴灰色毡帽的自画像 1887/88年冬 巴黎 布面油画 40x37.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气质性”的面孔是巴黎肖像画中唯一保持不变的特征,人物我形象却在变化。在自画像中,凡·高最常见的形象是中产阶级市民(这种形象出现过17次),胡须修剪得很整齐,身上穿着漂亮的有饰边的上衣,脖子上围着围巾,并且常常惹人注目地戴着灰色的浅顶毡帽或草帽。 

 

112、水果靜物 1887-1888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13、阿尼埃爾之橋 1887 瑞士苏黎世毕尔勒基金会 

 

114、阿尼埃爾餐廳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15、巴黎城牆邊的道路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83奧維附近的麥田 1886 维也纳国家美术画廊 

 

116、巴黎郊外 1887 私人收藏 

 

117、玻璃酒瓶和檸檬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18、餐館老闆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19、草和蝴蝶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83奧維附近的麥田 1886 维也纳国家美术画廊 

 

120、成堆的法國小說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21、成雙入對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22、雛菊和秋牡丹 1887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123春天釣魚 1887 美国芝加哥艺术机构 

 

124、從房間看巴黎景觀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25、戴草帽的自畫像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26、戴草帽的自畫像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27、戴氈帽的自畫像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28、紅捲心菜和洋蔥的靜物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29、傑克島的風光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30、靜物與蘋果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31、酒杯與酒瓶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32、克利齊的大道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33、蒙馬特的假期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34、蒙馬特風景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35、蒙馬特蔬菜公園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36、三本書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37、香蔥花盆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38、沿著塞納河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39、搖籃旁的慈母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40、自画像 1887 瑞士巴塞尔艺术博物馆 

 

141、自畫像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42、自畫像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43、自畫像 1887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44、戴草帽的自畫像 1887-1888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45、阿爾的餐廳 1887 英国牛津艾斯莫林博物馆 

 

146、從克利希大街看阿爾的工廠 1887 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美术馆 

 

147、葡萄 檸檬 梨 蘋果 1887 美国芝加哥艺术机构 

 

148、走在花園裡的婦女 1887 私人收藏 

 

149、茂盛的牧草 1887 荷兰国立沃特罗库勒慕勒美术馆 

 

    150、画架前的自画像 1888年初 巴黎 布面油画 65.5x50.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这是最后一幅,也是最大的一幅,画于1888年他就要离开巴黎的时候,而且在画布的背面醒目地签上了名字,这幅自画像简直就是那位正在作画的画家的宣言。这幅自画像虽然也采用了传统结构,却带有职业宣言似的色彩,因为它既突出了作者的阶级身份又突出了作品的画家身份。在这幅作品里,凡高将自己描绘为身穿无领短上衣的工人式的画匠,手拿画具站在画架前面。然而他的装束却令人不知到底是何种身份的打扮。凡高后来偏把它说成是农民的短外套。然而这件衣服本身式样的模糊即暗示着它是多重身份的象征——画家、手工艺人、工人、农民,恐怕凡高是想把所有这些身份都包含在其中吧。  

 

梵高小传
 
   文森特·威廉·梵高(Vincent Willam van Gogh,1853-1890),中文又称”凡高”,荷兰后印象派画家,十九世纪伟大的艺术巨匠。1853年3月30日出生在荷兰南部布拉班特省(Brabant)的小村庄尊得特(Zundert)的一个牧师家庭。他父亲叫西奥多卢·梵·高( Theodorus van Gogh 1822.2.2-1885.3.26),是当地牧师。母亲叫安娜·科尼莉亚( Anna Cornelia Carbentus 1819.11.10 -1907)。
    就在梵高出生一年之前,有一个和他同名的哥哥出生但夭折了,这件事成为梵高心理上的一个阴影,但究竟对梵高有多大的影响似乎已不得而知。
    4年后,梵高的弟弟提奥·梵高(Theodorus van Gogh 1857.5.1-1891.1.25)出生,他是梵高一生中最大的也是最坚定的支持者与崇拜者。
    正一艺术把梵高的人生历程分为12个时期进行简要介绍:

    一、小时候(1853-1869):不爱学习但能说六种语言
    小时候的梵高不爱学习,但他很有语言天赋。他会说英语,德语,法语,还会用它们写信。再加上后来学习宗教时学的拉丁语和希腊语,还有母语荷兰语,他总共会六种语言。
    1861年梵高进入尊德特乡村小学读书。
    1864年,进入附近小镇泽文伯根(Zevenbergen)的简·普罗维利私人寄宿学校学习。
    两年后,也就是1866年9月,梵高结束了私人寄宿学校的学习,进入蒂尔堡(Tilburg)的威廉二世国王公立学校 (King Willem II secondary school)学习。
    1868年,梵高休学返回尊德特老家,之后再没有回去上学,原因不详,这时的梵高15岁。

    二、伦敦时期(1869-1876):中断学业到古比尔画廊公司伦敦分店当店员
    1869年,16岁的梵高在画商文森特伯伯(与梵高同名,简称森特伯伯 Uncle Cent"Vincent van Gogh 1820 - 1888)的介绍下,进入巴黎古比尔公司(Goupil&Cie 当时欧洲最大的画廊)的海牙分店工作。这家店是文森特伯伯一手创建的。当时的经理是年轻的特斯蒂格先生。店里出售绘画作品和名画复制品。梵高在那儿当店员。后因工作出色被转到伦敦分店工作。梵高质朴、真诚、热情的性格,大家都很喜欢他,他的前途似乎一片光明,因为他的伯伯是当时欧洲最大的画商之一,而他被认为是这位著名画商的理想继承人。
    梵高在这段日子里通过工作,学习了大量的艺术知识,也读了大量的文学作品。梵高一生都很爱读书,从他的信中就可以看出,这使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有了很高的艺术鉴赏力,这也为他日后成为一位杰出的艺术家打下了基础。他最喜欢的画家是米勒,伦勃朗,布雷顿等人。
    1871年,父亲被调往海尔沃特(Helvoirt)。
    1872年夏天,梵高回到海尔沃特看望双亲,与在外地上学的弟弟提奥见面。8月,提奥前往海牙,梵高与弟弟度过了一段愉快而难忘的日子。提奥走后,他们开始了长达一生的书信来往。这650多封梵高写给提奥的书信,是我们了解梵高的最重要的资料。
    1873年,提奥开始在古比尔公司布鲁塞尔(Brussels )分店工作,与梵高成了同行。
    1874年,梵高在伦敦向房东的女儿求婚失败,受到了第一次巨大打击。心灰意冷的他对工作失去了热情,顾客和同事都对他很有看法。终在1876年初,梵高被古比尔公司解雇。

    三、博里纳日时期(1876-1880):投身宗教在比利时博里那日矿区从事牧师工作
    梵高通过报纸上的招聘广告,求得了一份老师的工作。1876年4月,他来到英国的海边城镇拉姆斯盖特(Ramsgate),在斯托克斯先生(Mr.Stokes)办的学校当没有薪水的见习教师。7月,学校迁往艾勒沃斯(Isleworth),但试用期过后梵高仍没有领到工资。他开始另谋出路。这时,他有幸结识了当地的琼斯牧师(Mr.Jones),并在牧师所办的学校任助理教师,后来做起了助理牧师,甚至梵高有了自己的第一次传教。这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因为在伦敦失恋后,就已经投身了宗教,并成了一名“宗教狂热分子”。
    1876年12月,梵高回家过圣诞节。此后再没有返回英国。具体原因不详。
    1877年,又是在文森特伯伯的帮助之下,梵高到多德雷赫特(Dordrecht)一家书店当店员。但因为他全身心地投入了宗教,怠慢了工作,4个月后再次失去了工作。
    1877年5月,经父亲同意,他来到阿姆斯特丹,住在当时是荷兰海军司令的约翰伯伯(约翰尼斯·凡·高 Johannes van Gogh 1817-1885)家准备神学院的入学考试。梵高的舅舅(Johannes Stricker 1816-1886)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牧师,给他找来了最好的老师。但因为急于从事实际工作和痛恨晦涩的拉丁文和希腊文,他放弃了继续学习。
    1878年7月,又进入布鲁塞尔传教士学校学习,但还是没有取得毕业任命书。
    同年12月,他毅然前往比利时博里那日矿区从事牧师工作。那是一个如地狱一般的地方,矿工们过着非人的生活,经常有瓦斯爆炸事故。为了给矿工们最大帮助,梵高与矿工们吃住在一样的破房子里,并把自己全部的食物和物品送给他们,后因工作过于“热情”,形象过于“丑陋”,教会认为他损坏了牧师的形象,把他解雇了。但梵高的行为得到了矿工们的尊重,有些人把他看作一位圣人。
    再一次被解雇后的梵高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继续义务从事传教和救助工作。这时,他打算从事艺术了!
    1880年10月,在朋友的推荐下,前往布鲁塞尔边学习边创作。

    四、埃顿时期(1881年4月12日-1881年12月30日):迷恋艺术在荷兰埃顿开始了绘画的学习和创作
    1881年4月,梵高返回父母居住的埃顿。他开始了绘画的学习和创作,而他的家人和亲戚已开始对他失望(其实一直都很失望)。可是此时,梵高深埋心底的对艺术的热情才刚刚开始燃烧。
    在埃顿期间,他爱上了刚刚丧夫的表姐凯(就是曾帮助过梵高的牧师舅舅的女儿 Cornelia Adriana Vos-Stricker 1846.3.21-1918),他和凯很谈得来,但当他提出要和她结婚时,又一次被拒绝了!凯逃回了阿姆斯特丹。痴情的梵高到凯双亲的住处找她,但凯的父亲拒绝了梵高的请求,梵高将一只手放到点燃的蜡烛上,故意让火烧自己,凯的父亲最后不得不吹灭了蜡烛……梵高还是离开了。

    五、海牙时期(1881年12月31日-1883年9月12日):在老师莫夫的指点下绘画技法进步很快
    又一次遭到打击的梵高来到海牙,他得到了已经很有名气的画家亲戚安东·莫夫(Anton Mauve 1838.11.18-1888.2.5)的帮助,梵高在莫夫的指点下,绘画技法进步很快。他还得到了海牙古比尔分店经理特斯蒂格的支持。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比如梵高曾拒绝莫夫的建议:画石膏像。不过比较合理的说法是,因为梵高与妓女思恩交往,才最终与莫夫和特斯蒂格绝交。他的生活又陷入了困境。他只能靠弟弟提奥每月寄来的钱维持生活,而这种靠弟弟养活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梵高自杀。
    1882年2月,梵高结识了妓女思恩并同她同居。出于对其悲惨生活的同情,梵高决定和思恩一起过平静的生活。所有人都反对他们的结合,甚至是提奥。他们最终还是分手了。

    六、德伦特时期(1883年9月-1883年12月):过了4个月的流浪与创作
    1883年9月中旬,与思恩分手后的梵高,离开海牙前往荷兰北部的德伦特(1883年9月-1883年12月),开始了几个月的流浪与创作。

    七、纽南时期(1883年12月-1885年11月27日):勤奋创作完成了第一幅名作《吃土豆的人》
    1883年底已30岁的梵高来到父母在纽南的新家。
    第二年,邻居家的“老处女”玛高特( Margot Begemann 1841.3.17-1907.2.11)爱上了梵高,这可能是梵高一生中唯一一次被别的女人爱。虽然玛高特比梵高大了将近10岁,但他们还是有了结婚的打算。但双方亲属都不同意,尤其是女方家长。最终,玛高特在痛苦中服毒自杀,虽然没有死,但这件事使梵高很受打击。也由于这件事发生在一个牧师之家,所以梵高受到人们的指责,他一度十分消沉。
    梵高在给提奥的信中这样写:“我的好兄弟,这件事使我心乱如麻。” “在她(玛高特)还十分衰弱的时候,被五六个别的女人欺侮了,她吞下了毒药”(“五六个别的女人”指的应该是玛高特的母亲和姐妹)。
    1885年3月26日,梵高的父亲去世。当年梵高完成了他的一幅著名作品《吃土豆的人》(所谓著名是后来人的评价,当时的梵高根本无人知晓)。这个时期的梵高受到荷兰画派,伦勃朗等画家的影响,画面深沉,厚实,有极强的乡土气息。而喜欢画农民一方面是出于对劳动者的尊敬和崇尚,也是受了他的精神导师——米勒的影响。

    八、安特卫普时期(1885年11月28日—1886年2月28日):边创作边学习了3个月
    1885年11月,梵高到安特卫普一边创作一边学习。他开始推崇卢本斯,还接触了日本浮世绘。

    九、巴黎时期(1886年2月—1888年2月20日):画风转变深受印象派影响
    1886年2月,梵高突然前往巴黎与弟弟提奥同住。提奥在当时已是小有名气的画商了,他十分推崇印象派和新印象派画家。在弟弟的介绍下,梵高结识了高更、贝尔纳、劳特累克、毕沙罗、修拉等画家。还结识了经营绘画用品的唐基(Père Tanguy)。这一时期的梵高深受印象派绘画的影响,画面变得明亮、清新,并运用了如点彩法等的一些印象派技法。同时,他也开始了著名的自画像的创作。

    十、阿尔勒时期(1888年2月21日—1889年5月3日):成果丰硕创作真正进入了高潮
    1888年初,35岁的梵高厌倦了巴黎的城市生活,来到法国南部小城阿尔勒寻找它向往的灿烂的阳光和无垠的农田。他租下了"黄房子",准备建立“画家之家”(又称“南方画室”)。他的创作真正进入了高潮。《向日葵》《夜晚咖啡座——室外》《夜间咖啡座——室内》《收获景象》《海滨渔船》就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但他依然只能靠提奥的资助生活。
    在阿尔勒期间,梵高认识了邮递员鲁林,善良的鲁林是梵高在阿尔勒仅有的几个朋友之一。梵高还为他们一家画了很多肖像画。
    1888年10月,高更因经济困难,接受了梵高的邀请,来到阿尔勒与梵高同住,这是梵高梦寐以求的。提奥为他们两个提供生活和工作的资金,他们把作品给提奥作为交换(梵高早就这么干了,只是还没有卖出过一幅画)。梵高为了装饰高更的屋子,打算画一打(12幅)的向日葵,可惜没有完成。
    他对高更的感情很复杂。他很尊重高更,但他们因性格上的差异和艺术上的分歧经常争吵。后来梵高因过度劳累(当然也有多种原因)而变得时常精神失常。在一次与高更争吵后,他失去理智,企图“刺杀”高更,高更跑开后,梵高回到“黄房子”,割下了右耳的一部分献给了一个当地妓女,这就是著名的“割耳事件”。高更走了,梵高想建立“画家之家”的宏伟计划就此终结。他也陷入了精神疾病的泥潭。也正是由于这一让人震惊的“割耳事件”, 阿尔勒当地的居民甚至联名写了请愿书,要求政府驱逐梵高。

    十一、圣雷米时期(1889年5月3日-1890年5月16日):在圣雷米的修道院接受精神病治疗
    1889年4月,提奥结婚了。
    1889年5月,梵高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到离阿尔勒25公里的圣雷米的修道院接受精神病治疗(一种说法是梵高得的是癫痫病,有人研究得到的结论认为:梵高得这种病有遗传因素,因为他们家族有这种病史)。
    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发一次病,但平时他极为清醒(癫痫病人在不发病时就像常人一样),还创作了大量作品。这时的梵高已完全超越了印象派,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成为用心灵作画的大师!
    梵高认为:绘画不能仅仅满足于模仿事物的外部形象, 而应当在凭感觉与真实地描绘自然的同时,表达艺术家的主观见解和情感,使作品具有个性和独特的风格。
    可以说,用绘画表达艺术家的主观感受是此后一些画派,甚至整个现代艺术的一个主题。可在当时,梵高和高更等先锋艺术家根本不被理解,所以梵高一生只卖出过一幅油画,他近十年的艺术创作都是在提奥的资助下进行的。《星月夜》是圣雷米时期最著名的作品,也可以说是他所有作品中最著名的一幅。

    十二、奥维尔时期(1890年5月21日—1890年7月29日):接受加歇医生的治疗
    1890年5月,梵高前往巴黎,与弟弟提奥和他的妻子,及他们刚出生一年多的儿子见面(梵高的侄子也叫文森特·梵·高,后来成为出色的工程师,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就是在他的奔走下建立的。)
    5月21日,梵高搬到巴黎附近的奥维尔接受加歇医生的治疗。一切都很顺利。但《麦田群鸦》这一著名作品被认为预示了梵高的死亡。
    7月27日,星期天。在外出写生时,梵高开枪自杀!但没有打中要害,他自己支撑着回到旅店。他拒绝接受治疗,也有说是由于子弹太深了,已无法医治。
    7月28日一早,提奥赶到奥维尔。他坐在梵高床边和他一起回忆童年的时光……
    梵高在弥留之际说道:“痛苦将永存”(The sadness will last forever)。
    1890年7月29日黎明,梵高逝世。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网站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