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丢勒的画 贝利尼画 莱顿作品 毕加索其人 毕加索其画 杜飞水彩画 迪克塞尔 威特肯作品 格维得油画

莱顿-英国最有声望的学院派画家

     弗雷德里克·莱顿(Frederic Leighton,1830——1896)是19世纪末英国最有声望的学院派画家,他辉煌的艺术光芒甚至冲淡了雷诺兹的影响,成了英国皇家学院派的代名词。不像19世纪大部分画家那样,莱顿并没有在皇家艺术学院学习,他在布鲁塞尔、巴黎、法兰克福接受绘画训练,1852年他搬到罗马居住,古典艺术给了他很大影响。1855年,他回到英国,他的作品Cimabue's Madonna展出并被维多利亚女王购买,这是他事业的转折。1878年,莱顿当选为(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院长。1896年受封为男爵。他是英国唯一获此殊荣的画家。他于同年去世。


    1、缠毛线 1878年 洛德·莱顿 英国 100.3cm×161.3cm 布 油彩 悉尼 新南威尔士美术馆藏 
  
画家沿用古典绘画法则,以学院派绘画的严谨,描绘了缠毛线的母女。年轻的母亲坐在凳子上,姿态优美地绕着毛线,衣裙的表现呈现古典风格;小女孩全神专注地配合着母亲,扭动着身体,一幅稚气。莱顿以古典手法去表现生活,因而使作品有呆板僵化之感,并且流露出缺少真实情感表现的缺陷。

 

2、阅读 1877年 洛德·莱顿 英国 63.2×65.1cm 布 油彩 利物浦 萨德利艺术博物馆藏 
  
这是一幅富于情节性的肖像画,一少女盘腿坐于地摊上,认真、专心地在阅读画册。女孩身着的浅黄色衣裙极富质感,与深色的背景形成对比,更衬托出女孩的专注神情。女孩面容娇好,纯洁严肃,显示出较好的教养。整个画面体现出一种学院派的严谨与优雅。

 

    3、炽热的六月 flaming june 莱顿 英国 1895年 布面油画 120.6x120.6cm
   
这幅画模特Dorothy Dene自80年代(十九世纪)中期之后成为列顿许多作品的灵感来源。独特的视角,加上模特身体优美的弯曲(拉斐尔的许多作品因此而成功,评论家把这称为女性身体的韵律)使这幅画与众不同。艳丽的色彩也使这幅作品格外抢眼

 

    4、 海边的希腊少女 greek girls picking up pebbles by the sea 莱顿 英国 1871年 布面油画 129.5x84cm
   
这幅画1871年在英国皇家学院画廊第一次展出,这意味着画家莱顿朝着开创古典题材的创作道路迈出了第一步,也是对这位画家解决构图比例的高超技艺的一次总结。画中四个女人的位置平衡、匀称,从中可以看出,作者力图创造出一套个人独有的透视法,让画中人物的不同比例变得一目了然。画中的四位女性都被抹上了反映心理特点的光泽,赋予人物形象某种神圣感,这正好让人看到了画家对于抽象地运用形式与色彩的兴趣。莱顿正是利用形式与色彩这两种手段创造绘画的和谐构图,并用色彩突出人物的个性。这幅画的另一个表现手段,就是地中海的风景。画中呈现给观众的是以希腊神话人物造型为基础的戏剧性场面,作者采用一种舞台布景的手段,突出了人物的形象,意在让观众产生最深刻的印象。拉斐尔前派艺术史专家和评论家史蒂芬在1871年的画展上指出:“莱顿先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自己的选题感到如此得意,因为就这个题目本身而言,它不具备任何象征性的意义。但是,经他的手这么一画,就变成了一幅令人赏心悦目的人物画,画面美,画中婀娜女性的色彩美,她们的衣服在风中像是一直在飘动。”

 

    5、 陶醉 idyll 莱顿 英国 1881年 布面油画 212.1x104.1cm
   
莱顿的这件作品《陶醉》的主色调是金黄色,让人仿佛置身于金色的梦幻世界。作品描绘的是一个人正在吹笛子,另外两个人躺在旁边陶醉于美妙的音乐当中。金黄色的晚霞,让一天的嘈杂开始归入宁静,悠扬的琴声仿佛从画中传来,仿佛人间仙境,妙不可言。

 

    6、音乐课 1877年 洛德·莱顿 英国 92.8cm×118.1cm 布 油彩 伦敦市政厅美术馆藏 
  
莱顿以学院派极其严谨的态度描绘了音乐课的情景。女教师微微俯身帮助女孩调试琴弦,女孩则依在女教师胸前弹拨着六弦琴。这只是一幕普通的音乐课情景,却被画家描绘得极富美感韵味。女教师面庞秀美清丽,身着长裙,花纹、质地被画家描绘得十分逼真;小女孩则被描绘得天真烂漫,纯真无邪,表情认真,显得十分可爱。衣服、面部及背景的描绘,都体现出学院派画风,但是这幅作品却有着内在的充实。

 

    7、 克琳娜,达格尔的宁芙女神 莱顿 英国 1880年 布面油画 76.20x26.70cm 现存波多黎各蓬塞博物馆
   
身裹轻纱的裸体女性,以拟人化的方式追忆古典传统,给观众以主观想像的空间,构成了莱顿晚年作品的突出特点。1880年展出的《克琳娜,达格尔的宁芙女神》就属于这类作品。宁芙女神以一个着宽大长袍的女子形象出现,背对着瀑布站在一个沙堆上。莱顿借此向人们传递着水的天性:湍急的河流及其飞溅的水花,以及表面平静而深不可测的暗流。这幅画是画家莱顿1895年创作的最后一幅杰作《炽热的六月 flaming june》的姊妹篇,十分珍贵。

 

8、少女 nausicaa 莱顿 英国 1878年 布面油画 67x145cm

 

    9、宁芙的海岸 莱顿 英国 1868年 布面油画 102.2x57.2cm
   
画中的人物是宁芙。 “宁芙”是古希腊神话中居住在山林、原野、泉水、大海等地的自然界精灵,莱顿画中的这个仙子,侧躺在大海边,背后是深蓝的大海和鲸群。画家借此向人们传递海的多样的形态,无论是平静的海面还是飞溅的浪花,都代表了水的天性。

 

    10、画家的蜜月 莱顿 英国 1864年 布面油画 77.5x83.8cm 现存于波士顿美术馆
   
这件作品被描绘得十分完美,构思新颖,用色讲究,注重黑白关系的对比。画中画家与新婚妻子相互依偎,年轻的妻子在看画家作画,感情甚笃。在画面处理上,莱顿颇具匠心,精心处理了光影关系,以严谨的造型结构描绘处于侧光中的人物,使画面色彩充满贵族气息。并且由于循着古典绘画法则,对比色的运用显示一种华美感,成为莱顿绘画特有的手段。

 

画家介绍:
   
弗雷德里克·莱顿,又译洛德·莱顿(Frederic Leighton,1830~1896),是英国十九世纪唯美主义画派最著名的画家,在英国绘画史上享誉极高。
    弗雷德里克·莱顿他以极其辉煌的艺术风格冲淡了乔舒亚·雷诺兹,成为英国皇家学院派的代名词。

    与维多利亚时代的著名画家不同,身为画院院长的弗雷德里克·莱顿,不仅不是美术学院的学生,甚至不是在英国本土接受的教育。足迹所至,莱顿在布鲁塞尔、巴黎和法兰克福断断续续上学,并进行美术培训。   
    1830年12月3日弗雷德里克·莱顿出生英国约克郡史卡布洛的医生世家,却生长在跨海远隔的俄罗斯。祖父吉姆·莱顿爵士是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的皇宫医生,莱顿的父亲子承父业也作了沙皇的医生。尼古拉一世上台,莱顿一家离开俄国在欧洲游历寻找定居之所。欧洲各大名城的巡礼给予了年幼的弗雷德里克·莱顿一家唯一的后人充分的历史和文化知识。   
    弗雷德里克·莱顿的父亲是位古典艺术的爱好者,他对幼年的莱顿留下深刻的影响。莱顿9岁开始自己作画。10岁随父亲来到罗马,师从一位叫梅利的画家,在那里获得了绘画知识。13岁赴德国,曾在法兰克福美术学校学了一段时间,14岁又来到艺术之都佛罗伦萨,这些流动生活使莱顿扩大了艺术眼界。在佛罗伦萨偶遇美国雕刻家波沃尔斯,他看了莱顿的画对他父亲说,“自然”已经赋予了他。并告诉莱顿,“你将成为一个像我一样令人满意的杰出人物”。   
    弗雷德里克·莱顿在佛罗伦萨进了世界著名的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学习,业余时攻习解剖。后来又转回法兰克福学校学习到17岁。他崇拜安格尔,复制过提香和科雷乔的油画。1852年,22岁的弗雷德里克·莱顿移居罗马进入了罗马美术学院进行正统的绘画学习,并开始了独立的艺术创作。这一年他创作了场面宏大、气魄雄伟的历史题材的作品《契玛布埃小姐护送的行列通过佛罗伦萨大街》(又译《圣列的行进》)一画,显示了他的气质和才华。   
    1855年,弗雷德里克·莱顿返回他从未到过的故乡—英国,《圣列的行进》在皇家美术学院的画展上展出获得了成功。评论界从那时开始就一直是他的朋友,给予了他极高的推崇。令画家更为高兴的是,这幅画不久竟被维多利亚女王购买,他本人则有幸晋见了女王。这时的弗雷德里克·莱顿已成为英国画坛上当之无愧的后起之秀。从此,这位年轻画家一跃登上大英帝国的画坛。   
    在罗马,弗雷德里克·莱顿认识了在罗马研究艺术的英国画家布朗、小说家、诗人丁尼生。他们发现这个小伙子身上有着出众的艺术天分,“似乎有桂冠样的光芒在这个叫莱顿的年轻人额角上闪烁……有朝一日他一定会坐上皇家美术学院院长的位置”,回到英国后他们对当时名盖英国的米雷说。   
    1859年29岁的弗雷德里克·莱顿定居伦敦,效忠英国女王。1868年莱顿展出自己的学位作品《圣哲罗姆在沙漠里》,获得了美术学院院士称号。1878年11月13日莱顿接任去世的格兰特任美术学院院长,人们一致公认他的学识、气质、能力和责任感,这些都表明他是出色的领袖人物,能掌握这一高等学位的权力。弗雷德里克·莱顿在那个时代可称得上是一个完美的人,博得所有人的拥护。年轻时曾周游欧洲,并在法兰克福、罗马和巴黎求学。1868年入选英国皇家学院院士,1878年担任皇家美术学院院长。
    弗雷德里克·莱顿晚年疾病缠身,但仍不停创作。他的艺术获得了崇高的荣誉,1886年莱顿56岁时,英国女王把他列为英国贵族,是英国唯一的以画家身份而著名的男爵,号为斯特雷顿莱顿男爵。弗雷德里克·莱顿于授爵位第二天去世,是英国史上得到爵位时间最短的人。弗雷德里克·莱顿的遗嘱是:“把我的爱献给学院。”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网站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