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达芬奇画 米开朗基罗 凡高名画 蒂索作品 泰德玛画 纳兰霍画 伯恩琼斯 布格罗画 莫奈的画

科雷乔-文艺复兴时期创新派画家

 

     科雷乔(correggio 1494-1534),是16世纪早期的创新派画家,也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的画家之一。作为壁画装饰艺术的开拓者,他画了很多颇有影响的圣坛画,还有许多小型的宗教绘画。他原名安托尼奥·阿来里(Antonio ALlegri),出生于北意大利帕多瓦附近的小村柯雷乔,因此人们称他为柯雷乔。他早年跟随曼特尼亚学画,1506年与达芬奇相识,又受到达芬奇的影响,同时兼收佛罗伦萨画派和威尼斯画派之长,形成意境新奇,色彩微妙,善于表现柔和和甜蜜的女性美的画风。他的作品备受18世纪巴洛克与洛可可风格的推崇,对19世纪之后的新古典派、象征派绘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不要碰我 科雷乔 意大利 1525年 画布蛋彩 103x130cm 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
    这幅画《noli me tangere》是画家科雷乔在1525年画的一幅宗教题材的木板油画,后来被转移到画布上。《不要碰我》描述抹大拉的马利亚正在坟前哭泣,复活的基督出现了,激动的抹大拉想上前拥抱他,基督避开了,并说:“不要碰我,你先去找我的门徒,告诉他们我现在已经升天了。”此画的人物形体显示出非同一般的姿势,复杂的曲线产生丰富多变而又和谐优美的韵律感。傍晚的霞光渲染着的安详自然与激动的人物形成强烈对照。两个人的动态与互相凝视的眼神更是包涵了极其丰富的信息,耐人寻味。

 

    2美德的寓言 科雷乔 意大利 约1534年 木板油画 149x88cm 巴黎卢浮宫藏
    这幅画描绘了耐人寻味、令人向往的美德美境。画中四个天使、三个女人和一个小孩,每个人都被描绘得非常漂亮和可爱,展现了一幅生动的、 快乐的、充满温馨的场景,与作者的另一方油画《邪恶的寓言》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作者柯勒乔是意大利画家,早年跟随曼特尼亚学画,又受到达芬奇的影响,同时兼收佛罗伦萨画派和威尼斯画派之长,形成意境新奇,色彩微妙,善于表现柔和和甜蜜的女性美的画风。

 

     3、邪恶的寓言 科雷乔 意大利 约1530年 画布蛋彩 142x85cm 巴黎卢浮宫藏
     画中三个裸体女人和一个裸体男人,人物都被有意识的描绘成面目狰狞的丑态。三个女人正在折磨一个男人,一个对着耳朵吹送噪音,一个抓着毒蛇咬男人,另一个则撕拉着男人的皮肉,她的身上也缠绕着毒蛇。面对被折磨束缚的男人无能为力,这幅画用生活情景般的表现真实形象,深刻挖掘了女性的邪恶与男人的恐惧。特别是男人被迷惑(捆绑暗指迷惑即被女色征服)后,女人的邪恶就会泛滥肆意。画中赤裸裸的女人即邪恶观念。

 

     4、圣母升天 科雷乔 意大利 1526-1530年 巨幅壁画 1195x1093cm 存于帕都亚大教堂圆顶
     这幅《assumption of the virgin》天顶壁画的构成很独特,画家柯雷乔把天堂画在顶正中,周围是环绕天堂的一群天使,他们簇拥着升天的圣母,地面上聚集着民众。画家利用透视原理,描绘的人物从地面到天上逐渐减小,当走进这座教堂的礼拜者抬头望去,会产生天门洞开、直窥天国的神秘幻觉。光线在这儿也运用得十分突出,令人感觉天堂中阳光灿烂辉煌,光彩普照四方。这种天顶画的处理手法多为后人所模仿。

 

     5、圣诞之夜 科雷乔 意大利 1529-1530年 布面油画 256x188cm 德国德累斯顿古代大师画廊
     这幅画《Holy Night》是科雷乔著名的作品,一眼望去就能感受到强烈得有些炫目的光影效果。在一片黑暗的马厩,云中的天使用金色的光芒拥绕着圣母,圣母怀抱刚刚出生的圣婴,圣婴的光源如同一个大功率的发光二极管,点亮了这位幸福母亲的美丽面孔,刺眼得让旁边一位牧羊女皱起了眉头。在圣母身后,丈夫约瑟在照看他的毛驴,表现出一副“不是亲生的孩子哥不想看”的态度。右边这位手执长棍疾步而来的高大牧人正好瞥见了这一幕天国幻象。

 

     6、圣母子像 柯列乔 意大利 1514年 木板油画 56.8x68.5cm 存于意大利圣弗朗切斯卡修道院
     这幅画又称《圣母喂养图》(madonna del latte),显示了画家的富有动感的特点。1506年以后,科雷乔与达·芬奇相识,使他对明暗法与威尼斯画派的色彩进入到深入研究的阶段,从而使其画艺有了惊人的进展。他发现“美,就是光和动”,于是在他的作品里除了造型精确、细腻之外,还有强烈的动感,而且构图奇特,色彩强烈,给人们以目不暇接的繁丽感。

 

     7、朝拜圣婴的圣母 科雷乔 意大利 1518年 布面油画 81x77cm 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
     柯雷乔一生的作品,绝大多数是为教堂画的壁画和装饰画。最初的重要作品是为圣弗朗切斯卡修道院画的祭坛画《圣母子像》,这是1514年之作,已经显示了画家的富有动感的特点。1518年,为巴尔玛的奥罗尼僧院的院长画的这幅祭室装饰画,使整个祭室充满柔和典雅的气氛,给人以轻松愉快的情调,从而形成他的个人风格。这是一种欢愉柔和的风格,艺术史家所谓的“柯雷乔风”。

 

8、淑女画像 科雷乔 意大利 1517-1519年 布面油画 87.5x103cm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9、阅读的抹大拉 科雷乔 意大利 1518-1519年 布面油画 30.48x38.1cm 英国伦敦国家画廊

 

10、圣母子与圣杰罗姆和玛达莱娜 科雷乔 意大利 1527-1528年 布面油画 205x141cm 意大利帕尔马美术馆

 

     11、爱神丘比特的教育 科雷乔 意大利 1524-1525年 布面油画 155x91.5厘米 伦敦国家美术馆
     这幅画是柯雷乔的代表作品之一,具有了他所独有的艺术特色,轻快流利、妩媚潇洒,并富于肉感的绚烂色彩。画面右侧的墨丘利,即为希腊神话中的赫耳墨斯,是宙斯和迈亚的儿子。传说他行走如飞,多才多艺,并首创字母、数字和天文学等。他正在耐心地教诲小天使丘比特。站在一旁的维纳斯神情喜悦,姿态优雅。所有人物被笼罩在一种艳丽的雾气中。画家不仅描绘了轻松、欢愉、富于肉体感、充满了娇媚与潇洒气质的形象,而且运用绚烂的色彩、强烈的光线和细致入微的明暗衬托,使画面洋溢着质朴、抒情的生活气息和田园风情,从而表现了画家对神话题材不拘绳墨的处理。

 

     12、维纳斯、森林神和丘比特 科雷乔 意大利 1528年 布面油画 188.5x125.5cm 巴黎卢浮宫藏
     这幅画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珍爱的藏品,它描写的是美神维纳斯和小爱神丘比特正在酣睡,变成羊脚的森林神偷偷地将美神的衣服拿走,以喜悦的眼凝视着维纳斯丰满而柔美的胴体。整个画面充溢着仲夏之夜的甜美气氛,而且具有一种梦幻般的意境。画家科雷乔显然是借神话中的爱情故事来表现人间男女的柔情蜜意,而且在画面上并不避忌给人以温柔的官能刺激。绘画色彩刻意求工,深色的背景反衬出人体的光辉,给人以金辉飘溢的感觉。

 

     13、基督头像 科雷乔 意大利 1530年 木板油画 188.5x125.5cm 美国加州保罗盖蒂博物馆
     这幅画《基督头像》(Head of Christ)是科雷乔宗教题材的经典之作。据传,当年耶稣扛着十字架赴刑场的路上,一个叫维罗妮卡的女人用手帕为他擦脸,这张手帕就印了他的样子。科雷乔以有褶皱的手帕质感为布景,再现了头戴荆棘冠的耶稣圣像,光线使他的脸出现明暗渐变,更具有实体感。

 

     14、朱庇特与伊俄 科雷乔 意大利 1530-1531年 布面油画 163.5x74cm 维也纳艺术史美术馆
     这幅画取材于希腊神话,众神之王宙斯,在罗马神话中称朱庇特,他先后曾有过七个妻子,同时,还与众多的美女如安提俄珀、达那厄、欧罗巴、丽达、塞墨勒、海伦、伊俄等有着私情。伊俄是天后朱诺的首席女祭司,由于朱庇特爱上了伊俄,天后出于嫉妒曾把她变成了小母牛交给百眼巨人监视。朱庇特派赫尔墨斯杀死了百眼巨人,朱诺又派大牛虻追逐伊俄,使她无处藏身。最后,她逃到了埃及,才得以摆脱。在那里,朱庇特使她恢复了人形并背着朱诺化作云雾与伊俄幽会。这幅画描绘的即是这个幽会的情景。

 

     15、伽倪墨得斯 科雷乔 意大利 1531-1532年 布面油画 70.5x163.5cm 奥地利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这幅画《ganymede》描绘了一个神话故事,伽倪墨得斯是特洛伊国王特洛斯的儿子,长得俊秀非凡,令宙斯对他也极为心动。一日,当宙斯看到他在山顶上打猎时,就化身为一头老鹰,攫住了这位美少年,将他掠至奥林帕斯山神殿,明里是当酒童,每每有宴会的时候,他就会捧着宝瓶为众神侍酒。然而,暗地里宙斯把他当成爱人,这当然刺激了宙斯的老婆朱诺,于是宙斯只好狠心让他离开,将伽倪墨得斯捧着宝瓶的形象升到了天空中,成为水瓶星座的由来。

 

     16、达那厄 科雷乔 意大利 1531-1532年 布面油画 161x193cm 罗马博尔盖塞美术馆
     这幅画《达那厄》描绘阿耳戈斯王阿克里西俄斯的女儿,因预言说国王将为外孙所杀,而被囚于铜塔,与世隔绝。但宙斯化为金雨与达那厄相会,生下英雄忒修斯,后他在掷铁饼时无意打死了外祖父。科雷乔把金雨改作了长有翅膀的青年,床前是丘比特和小爱婴阿摩耳。

 

     17、丽达与天鹅 科雷乔 意大利 1532年 布面油画 152x191cm 柏林画廊
     这幅画取材希腊神话传说,天神宙斯变身天鹅引诱美丽公主丽达,画中左边是三个音乐小天使,一个弹里拉琴,两个吹箫,中景是丽达与天鹅亲密相拥爱抚中,右景则是云雨之后水中丽达起身穿衣并仰望天鹅飞走。二人所生绝世美女海伦也是后来引发十年特洛伊战争的导火索。

 

     18、四人之行 科雷乔 意大利 1524年 布面油画 600x823cm 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画中三个裸体女人和一个裸体男人,人物都被有意识的描绘成面目狰狞的丑态。三个女人正在折磨一个男人,一个对着耳朵吹送噪音,一个抓着毒蛇咬男人,另一个则撕拉着男人的皮肉,她的身上也缠绕着毒蛇。面对被折磨束缚的男人无能为力,这幅画用生活情景般的表现真实形象,深刻挖掘了女性的邪恶与男人的恐惧。特别是男人被迷惑(捆绑暗指迷惑即被女色征服)后,女人的邪恶就会泛滥肆意。画中赤裸裸的女人即邪恶观念。

 

     19、圣凯瑟琳神秘的婚姻 科雷乔 意大利 1520年 布面油画 102x105cm 法国巴黎卢浮宫
     这幅画取材自圣经故事。圣凯瑟琳,又称圣加大肋纳,全名亚力山卓的圣凯瑟琳,Saint Catherine of Alexandria。地位很高的基督教殉道者,基督教十四救难圣人之一,圣女贞德曾多次称圣凯瑟琳对她显灵。圣凯瑟琳公元287年生于罗马帝国埃及亚力山卓,其父亲是亚力山卓的统治者Costus,她过人的才智和勤勉的学习,使她在艺术、科学和哲学等方面都非常有造诣,她决定终身童贞,并宣称,她只能嫁给容貌、智慧、财富和尊贵都超过她的人(预示了她与基督的“神秘婚姻”),14岁时圣凯瑟琳皈依了基督教并极力宣扬,触怒了罗马皇帝而被杀害。在这幅画中,圣母怀抱里的圣子耶稣基督正在把结婚戒指戴在她手上的无名指上,这种婚礼是一种纯粹精神奉献的符号,圣凯瑟琳充满情感地望着耶稣基督,充满对于神圣的深刻体悟。她身后站立拿着几支箭的是圣塞巴斯蒂安,也是一个基督教殉道者。

 

     20、贤士朝圣 科雷乔 意大利 1516-1518年 布面油画 108x84cm 意大利米兰布列拉美术馆
     这幅画《The Adoration of the Magi》是一个传统的主题,描绘东方来的贤人向刚刚降生的基督献上黄金、乳香和没药等礼物。很多著名的画家都创作过这一题材的绘画作品,如达芬奇、波提切利、鲁本斯、勃罗盖尔等,他们从不同角度创作这一题材的绘画,显示了各自的精彩。科雷乔创作的这幅画有一些新的倾向值得注意:传统上稳固的建筑式均衡结构开始被突破,安静沉默的人群趋向激动不安,一种强烈的运动感与激昂的情绪取代了以往画面布局的高度明确性和气氛的沉静感。展示了科雷乔关于人的新的美学理想,即以典雅代替威武,从崇尚壮丽转向外表上的悦目动人。

 

科雷乔简介:
   
科雷乔(correggio 1494-1534),原名安托尼奥·阿来里(Antonio Allegri da Correggio),出生于北意大利帕多瓦附近的小村柯雷乔,因此人们称他为柯雷乔。他是16世纪早期的创新派画家,也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的画家之一。作为壁画装饰艺术的开拓者,他画了很多颇有影响的圣坛画,还有许多小型的宗教绘画。

    他早年跟随曼特尼亚学画,1506年与达芬奇相识,又受到达芬奇的影响,同时兼收佛罗伦萨画派和威尼斯画派之长,形成意境新奇,色彩微妙,善于表现柔和和甜蜜的女性美的画风。他的作品备受18世纪巴洛克与洛可可风格的推崇,对19世纪之后的新古典派、象征派绘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关于科雷乔的生年,有3种说法:1489,1490,1494年8月,他于1534年3月5日在故乡去世。科雷乔相对短暂的一生(40-45岁),几乎与意大利盛期文艺复兴相始终。作为一个画家,科雷乔主要的创作活动是在北意大利城市帕尔马进行的,帕尔马市在1516年成为罗马教皇的领地,故受罗马文化影响至深。当时的罗马,正是盛期文艺复兴的中心,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三位艺术大师都曾在此留下自己的足迹与作品。作为帕尔马画派中最杰出的大师,科雷乔显示了他与众不同的个性,他那独具风貌的艺术,即便置于盛期三大师之中,也显得别出心裁,令人刮目相看。作为盛期的“另类”,科雷乔被三大师那璀璨的光芒所掩,及至17世纪巴洛克艺术遍行于世,人们才发现两者精神上的接近,于是声誉渐隆的科雷乔被尊为巴洛克的精神领袖与先驱之一。

    科雷乔幼年从曼特尼亚(Mantegna,1431-1506)学习。《圣母与圣弗朗西斯》(德累斯顿美术馆藏)可能是科雷乔传世的最早作品,本为家乡的圣弗朗西斯教堂所作。《基督降生》曾被伦敦的伯納提诺·克雷斯比误为多索·多西的作品而购下,1913年他将此捐给布列拉博物馆。从这件画上,可以看到科雷乔是怎样向先辈们学习的,他试图把曼特尼亚与多索·多西加以调和。故事似乎发生在城郊的农舍,如果不是小天使们的出现,它更像一幅纯朴粗犷的农村风俗画。《基督降生》画面上的废墟、树木与远景仿佛笼罩在黄昏的微光中,给人些微凄凉之意,与画上人物的敦厚朴实和苦难中的幸福感颇相一致。一年以后的《贤士朝圣》,表明科雷乔的努力有了新的进展。该画原为米兰大主教所有,1895年入藏布列拉美术馆。这幅画上一些新的倾向值得注意:传统上稳固的建筑式均衡结构开始被突破,安静沉默的人群趋向激动不安,一种强烈的运动感与激昂的情绪取代了以往画面布局的高度明确性和气氛的沉静感。这些倾向在《圣母与圣塞巴斯提安》(藏德累斯顿美术馆)中更是表露无遗,并且展示了科雷乔关于人的新的美学理想,即以典雅代替威武,从崇尚壮丽转向外表上的悦目动人。

  壁画方面,科雷乔的探索似乎更加引人注目。科雷乔在帕尔马的一系列创作清晰地显示了他进展的足迹。首先是圣帕奥洛修道院的大型壁画(1518-1520),其次是圣乔凡尼教堂壁画(1520-1524).还有帕尔马主教堂圆顶巨型壁画(1522-1530)。圣帕奥洛修道院的创作充分展示了科雷乔的想像力。 在圣乔凡尼教堂,科雷乔的任务是圆顶、东端突出的半圆室(此室的《圣母加冕礼》惜已残,分藏帕尔马国立美术馆与伦敦国立美术馆)及屋檐下与墙壁间横饰带的装修;教堂圆顶表现福音约翰在帕特莫斯山的情景,他蹲伏在教堂中央的檐口;圆顶中央的基督仿佛飘浮 在人们的头顶上空,炫目的光线与高踞云端的天使环绕四周。科雷乔从曼特尼亚那里学来的透视压缩法被巧妙地发展性地运用在此画的人物处理上,以此导致奇妙的错觉,而强烈的运动感又使形象与画面的生命力显得异常活跃并使构图具有内在的一致性。帕尔马主教堂的巨型圆顶壁画则表明,科雷乔不仅仅师法曼特尼亚,而且罗马、佛罗伦萨、威尼斯等大师们同样是他虚心学艺的对象。兼融诸家、独出心裁,可以说是他成功的原因。在众多似乎争先恐后的、喧嚣的、纷攘的、呈现出种种动态的、半裸体的人物形象的上方,天顶有如被掀开了一般,而圣母玛利亚则若飘行穿越其间,升空而去;拥挤的人群、复杂的造型、沸腾的场景、丰富的色彩,在在显示了科雷乔风格的成熟;那剧烈纷乱的运动感,则是巴洛克式涡卷形藻井构图与圆顶构图的预兆。

    科雷乔的架上绘画与他的壁画基本上是在同一时间趋向成熟的,《圣母子与圣杰罗姆》《基督诞生》即是标志。不过,我们有必要先了解他成熟期之前的几件过渡性作品。《在逃往埃及途中休息》,原存科雷乔的圣芳济各教堂的慕纳里礼拜堂,1649年,莫德纳公爵把它搬走,换成现今所藏的圣沙伯斯庭的赝作,1744年,托斯卡纳大公拿现藏德累斯顿的安德烈·德·萨特的《亚伯拉罕的牺牲》换得此画),超越了曼特尼亚、费拉拉画派,画面浓郁的黄昏色调源自对达芬奇的理解和感受,不仅因此可以根据需要来处理色块,而且其抒情性风格也愈加动人。《圣母爱子》(据美术馆1589到1634年的目录,此画系曼图阿公爵赠予柯西莫二世),圣母子的动态与平稳的建筑、安谧的风景构成对比,光线似乎落在神殿的柱子上和圣母子的身上,这几束光线与室外的晴天相照应。《不要碰我》,抹大拉的马利亚正在坟前哭泣,复活的基督出现了,激动的抹大拉想上前拥抱他,基督避开了,并说:“不要碰我,你先去找我的门徒,告诉他们我现在已经升天了。”此画无疑是受达芬奇与米开朗基罗的影响。人物的形体显示出非同一般的姿势,复杂的曲线产生丰富多变而又和谐优美的韵律感。傍晚的霞光渲染着的安详自然与激动的人物形成强烈对照。两个人的动态与互相凝视的眼神更是包涵了极其丰富的信息,耐人寻味。《圣母子与圣哲罗姆》即著名的《昼》,科雷乔掌握了威尼斯画派的色彩渲染法,光、色调配潇逸纯熟,挥洒自如,加之活泼大胆的动态构图造型,其情景仿若戏场一角,极为诱人。《基督诞生》即著名的《夜》(1530,德累斯顿美术馆藏),采用复杂的对角线构图,近景的圣婴光辉灿烂,成为画面焦点所在,遥远地平线上的朝霞与之呼应。这种光线处理使我们想起尼德兰名画家海特亨·托特·桑特·扬斯的《基督圣诞》(34 x 25cm,伦敦国立美术馆藏)那幅同名之作。正如帕尔马主教堂的圆顶壁画是巴洛克壁画的先河,《基督诞生》同样给予巴洛克祭坛画以直接的丰富的启迪。

    科雷乔的神话画也非常优秀,它对后世的影响不亚于其宗教画。《爱神丘比特的教育》,是文艺复兴时期普遍的主题,反映人们喜爱学习古典文化的风尚。长着一双肉翅的小丘比特正跟着墨丘利(他的老师)学习,母亲维纳斯在一旁监督。三个人都裸体,并且呈不安分的动态,它暗示了科雷乔此后神话叙事画的风格。科雷乔最著名最杰出的神话画则是一套专题描写主神宙斯的风流生活的作品,共有四幅,是为曼图阿公爵菲德里柯·贡沙加(Isabella dI Este Federico Gon Zaga)创作的。不过,据瓦萨里说,其中的《丽达与天鹅》和《达那厄》于1529-1530年查理五世在伯洛纳加冕时,由贡沙加献给了皇上。后来四件作品皆为西班牙国王腓力四世的宠臣安东尼奥·佩利斯得到。《朱庇特与伊俄》辗转经米兰雕塑家雷奥尼父子之手,1601年进入鲁道夫二世的藏宫,《伽倪墨得斯》也于1603年藏入该宫。《达那厄》描绘阿耳戈斯王阿克里西俄斯的女儿,因预言说国王将为外孙所杀,而被囚于铜塔,与世隔绝。但宙斯化为金雨与她相会,生下英雄忒修斯,后他在掷铁饼时无意打死了外祖父。科雷乔把金雨改作了长有翅膀的青年,床前是丘比特和小爱婴阿摩耳。《勒达》描绘斯巴达王廷达瑞俄斯之妻,她爱怜天鹅(宙斯所变),将其搂入怀中,因而产卵孵出四个子女。《朱庇特与伊俄》描绘宙斯化为云朵来拥抱她。《伽倪墨得斯》描绘美丽的牧童,宙斯爱上了他,变作大鹰将他掠至奥林匹斯山当酒童。在这些神话作品里,科雷乔对于人体肌肤、动态的细腻追摹,卓越的明暗表现法和色彩渲染法,几乎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鲜明绚烂的色彩与娇媚柔软的人体优美婀娜动姿线条奏响了神奇的合奏,其华丽缠绵令人心醉神迷。科雷乔似乎毫不回避画面对于人体官能的刺激,这可能是科雷乔追求的效果之一。

   科雷乔的创作在当时是罕见的“另类”,但这并非说他是唯一的。科雷乔曾广泛地向诸位大师学习,他的成就即奠定在这一基础之上。由于达芬奇等大师为当时人们崇拜、效法的最高典范,所以科雷乔的探索才显得孤独。由于历史的机缘,16世纪末17世纪初,巴洛克艺术家们在科雷乔的作品里发现了自己的理想、追求及表达方式,于是群起而效之,形成了一阵世纪风。于是,科雷乔进入了历史,在欧洲艺术史上留下了自己的不朽身影。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