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返回首页 提香的画 乔尔乔内 鲁本斯画 安格尔画 布歇的画 柯罗的画 格列柯画 波提切利 柯列乔画

格列柯-西班牙绘画艺术的开拓者

 

    埃尔.格列柯(El Greco 1514-1614),西班牙著名画家 生于希腊克里特岛的伊拉克 利翁,卒于托莱多。原名多米尼加.泰奥托科普利,由于出生在希腊,后被称为格列柯,意为希腊人,早期受拜占庭画风的影响,后来到了威尼斯,进入提香的画室,这使他从中世纪美术圈子走向一个新的时代。


    1、忏悔的的抹大拉 格列柯 西班牙 1580年 布面油画 108x101.3cm 马萨诸塞·伍斯特美术馆藏
    格列柯这幅《mary magdalen in penitence》是经典题材的经典作品。抹大拉的玛利亚原本是一位放荡淫乱的妓女,后被基督感超,投入基督教,最后成为基督的忠实门徒,也是有名的圣女之一。作品中她坐在山间小溪旁的石头之上,头仰望着天,正在忏悔。她旁边放着一个骷髅头和圣杯。金黄色的圣光洒在她的身上,与她的金属长发相互辉映,柔和而神圣。她的眼睛,她的面部表情是如此的安定,虔诚。由此可以看出作者对人物神态的把握,以及对光的运用是那么的纯熟,高超。

 

     2、剥去基督的外衣 格列柯 西班牙 1577-1579年 布面油画 165x98.8cm 现存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
    
在格列柯的这幅名作《the disrobing of christ》中,身着红衣的基督被黑压压的人群包围着,基督面部显露出奇异的表情,大而明亮的双眼正仰望着天国,他苍白的脸色,乃至求告圣父的双眸,被周围密密麻麻露出狞笑面容的人群衬托得非常突出;在他高大身躯的左侧,站立着身披精美甲胄、神情忧郁的武士,右侧穿绿袍的刽子手,正动手撕扯他的袍子。画面底部,也安排了一组对称的人物,右侧穿着白衣披着黄外衣的男子正往十字架上钉钉子,左侧的两位女子和玛丽亚悲伤地观望着其举动。他将全部激动人心的力量放在挤压的人群上,人群象征着虽然有罪,但也是受难者的人类。基督在被人群挤压的情况下,有着往前推向观画者的感觉,使观画人在不知不觉中也成了此画的参与者,营造出纵深感。

 

     3、红衣主教 格列柯 西班牙 1600-1604年 布面油画 70.8x108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这幅著名的肖像画是欧洲肖像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它不仅与埃尔·格列柯成了同义词,也与西班牙和宗教裁判所成了同义词。画中人物是尼尼奥·德格瓦拉,他在1596年成为红衣主教,并且因担任宗教裁判所长一职而著名。1600年2月和3月,格瓦拉身在托莱多,此后,他又于1601年和1604年两次造访这座城市;在这两段时间都住在托莱多的埃尔·格列柯,一定就是在其中某段时间按订货单要求给他画了这幅盛装的画像,这将是忠实记录这一阴森恐怖时代的珍贵文献。

 

4、貂衣贵妇 格列柯 西班牙 1580年 布面油画 51x62cm 英国凯文葛罗夫艺术博物馆

 

     5、托莱多风景 格列柯 西班牙 1608年 121x109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格列柯的这件油画作品是一幅风景画,画的是西班牙托莱多的风景。格列柯曾经在托莱多居住过,这里与他的故乡克里特岛相似的风情习俗,东方的伊斯兰教和犹太教及拜占廷文化,在这里有相当的影响。在这件作品中,作者以兰、绿、黑组成一个阴冷的色调,整个画面给人一种骚乱不安的凄楚萧瑟之感,且充斥着神秘主义的气息。画中拉长的物象,非现实的色彩和幻想的主题,都是超越自然的,这也符合了他的创作特色。

 

     6、手放在胸口的男爵 格列柯 西班牙 1580年 布面油画 82x66cm 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
    
这幅作品是西班牙文艺复兴时期的杰作,也是格列柯最为出名的作品。画中的主人公年约三十,他身着西班牙传统服饰,右手放在胸前,凝视着他的观众们。这幅画没有使用格列柯惯用的大胆色彩,而是选用了柔和的暗色调,尤其是白色的花边领口和袖口最引人注目。然而,整幅画作最夸张之处在于男爵细长的手指。

 

     7、圣母子和天使 格列柯 西班牙 1597-1599年 布面油画 193x103cm 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这件作品描绘的是怀抱着孩子的玛利亚和天使圣玛蒂娜、圣艾格尼丝,现存于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画中圣母玛丽和孩童时的耶稣坐在天空中的松软云朵上,被云下左右两侧的天使圣玛蒂娜和圣艾格尼丝围绕着。这是一件格列柯的经典作品,画中运用了他最具代表性的鲜艳色彩,包括粉红、绿、蓝、黄以及橘红色。

 

     8、圣马丁和乞丐 格列柯 西班牙 1597-1599年 布面油画 193x103cm 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这幅画同样藏于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画中描绘了在圣马丁的旅途中,一位士兵与路上遇见的乞丐分享了他的斗篷。耶稣在梦中告诉了马丁该为那个乞丐做什么,马丁照做并且从此献身基督教。这幅不朽画作被马丁拉米雷斯委托放置在托莱多圣何塞的教堂中,它的精妙之处在于圣徒和强劲的白马,几乎填满了整个空间。左侧的裸体乞丐,身形扭曲的披着一块绿色的布。

 

     9、揭开第五印 格列柯 西班牙 1609-1614年 布面油画 222.3x193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揭开启示录的第五封印信》简称为《揭开第五印》,也称作是《圣约翰的愿景》,是格列柯作品中有现代绘画风格的另一个典型例子。这幅画描绘了一本圣经书中的启示,画中身着蓝色长袍的圣约翰十分欣喜。在他身后的一些裸体分别披着鲜艳的黄色、绿色和白色长袍。这幅画是他晚期作品的代表作,也是他未完成的遗作之一。作为祭坛画的一个片段,这幅画的灵感启发了现代艺术大师如毕加索。

 

     10、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 格列柯 西班牙 1586-1588年 布面油画 480x360cm 现收藏于西班牙托莱多圣托美教堂
    
这幅画被认为是埃尔格列柯最出名的作品。该画作源于中世纪的传奇故事,通过上下构图以两部分描绘。上部分为奥尔加斯伯爵被召回天国的情景,伯爵已脱去了盔甲,赤裸着身子接受基督和玛利亚的庄严召见。下部分则是下葬时的场面,最右边的主祭正在人群中虔诚地读着经文,左侧一个僧侣低头静思,仿佛在与遗体告别。该画作庄严肃穆,富有强烈的宗教色彩,并融合了圣画像的影响和样式主义等因素。

 

     11、作为红衣主教的圣杰洛米 格列柯 西班牙 1600年 布面油画 48x59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格列柯至少画了五幅圣杰洛米的画。这幅画作于格列柯的晚年,画中的圣人穿着红衣主教的红袍,坐在一本打开的书前,表示他曾将《圣经》从希腊文翻译成拉丁文。他憔悴深陷的面部容貌以及长长的白胡须暗指他作为一位忏悔者更为人所知的外貌。这幅画因为艺术家将圣杰洛米作为学者和苦修者的两种角色以新颖的方式结合而著名。

 

     12、基督治愈盲人的奇迹 格列柯 西班牙 1570年 布面油画 119.4x146.1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这是格列柯的早期作品,创作于意大利的威尼斯或罗马。早年间,这幅画被误认为是丁托列托和维罗纳人的画作,直到十九世纪五十年代,专家最终认定它是格列柯的作品。这件作品描绘了穿着粉色内衬、外面裹着蓝色长袍的耶稣,正在治疗跪在他身前的盲人。在他的左右两侧分别有一组人物,以及前景和背景中的两个男人和女人。这幅画最终是未完成的状态。

 

     13、牧羊人的崇拜 格列柯 西班牙 1612-1614年 布面油画 319x180cm 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
    
这幅画被看作是格列柯生前的最后一幅作品,他去世于1614年8月7日。画中的背景是在夜晚的洞穴内,圣母抱着他的孩子耶稣,三个牧羊人围绕着他们,深情地凝视着这个新生的小生命。其他的人和上方的天使一样,都笼罩在耀眼的光芒下。1954年以前,它被挂在托莱多的圣多明哥修道院,但最终被国家收购变为公有,格列柯也收到了第一笔报酬。

 

14、最后的晚餐

 

     15、自画像 格列柯 西班牙 1595-1600年 布面油画 52.7x46.7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西班牙绘画艺术的伟大开拓者:
   
埃尔·格列柯(Greco 1514-1614)却不是一个地道的西班牙人,他本名"多迈尼科·希奥托普",生于希腊的克里特岛,童年便醉心于绘画艺术。历史上克里特岛是希腊文明的重要发祥地,然而那时却是威尼斯共和国治下的属地。
    这是一个胸怀大志而又狂放不羁的年轻人,满怀着对艺术的无限憧憬来到了威尼斯,应该说他初期的运气出奇的好--竟然进入了提香的画室,跟随这位大师学习。但是不久,他厌倦了提香那富于热情的绘画风格;毅然地改投大师兄丁托列托为师,但很快又对丁托列托宏大的构图失去了兴趣,整个威尼斯画派对他都成为了抵触。 
    当时的意大利的艺术圣地不是威尼斯,亦并非佛洛伦萨,而是罗马--众多大师流下不世伟业的地方。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饱着对大师的向往30岁的画家来到了罗马。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的伟大作品使他眼界大开,每天神游于艺术之中,后来他竟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大师的崇敬。
    一天,他跑到大街上登高呼唤过往的人群,声称他可以将米开朗基罗的《最后的审判》涂掉,画上更好的人体。米开朗基罗在当地人心目中受到圣神一般的崇尊,这个狂妄的"格列柯"("希腊人"之意)竟敢如此蔑视意大利民族的英雄,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在挨了一顿“臭揍”后,我们的画家发现所有的客店都对他禁闭大门,因为没有人愿意把房子租给"疯子"。
    罗马没有了立足之地,那么便去紧邻的西班牙吧,那里是当时的欧洲第一帝国,国王菲里普二世在人们口中是个能善待人才的君主。初到马德里,格列柯热情高涨,走关系、拉门路,想尽办法得到了为国王效劳的机会,终于他受命画了《圣莫里司的殉道》、《菲里普二世的梦》。
    画成之后国王下令钱照付给他,画就不必挂出来了,这种轻视深深地挫伤了画家的心,从前那种自命不凡的往事与抑郁的现实是如此的难以调和。他不想再回故乡了,在西班牙古城托莱多(图1《托莱多的风景》)定居;托莱多是西班牙老式没落贵族的聚居地。在这里,格列柯受到了热情的招待,他还娶了一位贵族小姐为妻(《库叶刻丝》),从此以完全的热情投入创作,他和他作品中的那种抑郁不安的气质得到了最大的释放。
    格列柯是一位伟大的天才,今天,当我们站在他的作品前,竟看不出丝毫的师承或风格,他比那个时代的画家所做的更绝对更彻底。首先,格列柯是一个天才的哲学家,"怀疑"和"思索"是他画作中永不改变的基调;在这种基调下,格列柯最大的天赋艺术手段便是"变形"和"阴暗的色彩"。"在他眼里,这个世界正在崩溃,而他也在描绘这种崩溃",毕加索这样描述格列柯“在他身上,无疑具有一些他那个时代,或是我们这个时代不曾认识的伟大的东西”。
    那么,这种"伟大的东西"是什么呢?或者说,他以什么形式表现的呢?这就是神秘主义(象征派)的滥觞。格列柯本人就是一个矛盾性极强的画家,他终日把自己封在地窖中,惧怕太阳的光芒(本世纪20年代,人们发现了他所作的数百幅封在地下室的作品,这种沾满灰尘的艺术价值才被世界真正认识),如果出门也要在夜间;但这不能同"撒旦的门徒"划上等号--格列柯终生笃信宗教,绘制了大量宗教题材的作品(《圣家族》、《尊敬基督》),其热忱丝毫不亚于对绘画。 
    那时,整个欧洲差不多都是样式主义的天下(间或有卡拉瓦乔这样的现实主义画家),丰瞻华美的人物、富丽堂皇的场面充斥了画坛,格列柯却并不是简单地反其道而行之,他的作品更象是对现实世界的扭曲,但这种扭曲却没有过多的惶恐感--而是一种呼之欲出的不安(《拉奥孔》)。
    托莱多的贵族中间盛传着"奥尔加斯伯爵"的故事--传说14世纪初,托莱多的贵族"奥尔加斯伯爵"下葬时,天空中突然降下两个天使参加了伯爵的的葬礼,并亲手把伯爵送入大地。1686年,格列柯受人所托为托莱多教堂画《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图2),画面并不难理解,两重的世界在纷乱的云朵交叠下变得十分深沉,人物面孔苍白瘦弱都长着一张“格列柯”式的长脸,大大的眼睛湿润而晶莹,特别是画面左下角的小女孩,似乎有着一种亘古俱来的空灵。画面的色彩绝对是美丽的,金、银、白、黑、黄、灰众多颜色交织着,增加了庄严肃穆的情感。
    格列柯的变形决不等同于样式主义类似病态的美化,从某种角度看这种变形是十分难看的(《把商贩赶出庙堂》、《园中的痛苦》),但这却能更好地体现他"崩溃"的思想。许多不熟悉他思想模式的人附会他是"乱视症",因此画出的东西全都是畸形的,或是找出一些所谓的他有"精神病"的证据。这样的人一般是传统意义上的欣赏者,他们不了解格列柯的这种疯狂热烈的来源,不了解那个时代的西班牙。 
    《圣经》中有"基督揭开第七个封印,世界毁灭"的说法(瑞典大导演英格玛·伯格曼根据《第五封印》的灵感拍摄了著名的《第七封印》),在他揭开第五封印时,所有的信徒都会得到解脱,升上天国。然而在画上,我们的视线被躁动的人群充斥着丝毫没有"解脱"的快慰,破坏了原有的形体,却得到了强烈的张力的爆发,紧张的感染力掠过观者的心头。
    格列柯的一生是在半封闭的状态中度过的,他有意识地逃避现实社会,不甘也是不敢面对大众,把他在阴暗的画室中的冥想带到了画布上。 
    他的墓志上这样写道:他用笔给木头以灵魂,给画布以生命。

格列柯年谱:
1541 格列柯也许是这一年出生于希腊的克里特,其准确出生年代不详。他是税务官的儿子。
1566 该年的文件记录谈及到作为画家的格列柯。当时他的大多数作品遵循了拜占庭的宗教传统。
1568 直到这一年,一直逗留于威尼斯。
1570 根据记载,格列柯移居罗马,与画家朱利奥·竞罗维奥结下友情,借住在红衣主教亚历山大·法奈塞的宫殿望。现存他在意大利时期的杰作,有《基督洁净圣殿》和克罗维奥的肖像画。
1572 返回威尼斯,但具体时间不明。
1577 格列柯出现在西班牙。他原名多迈尼科·希奥托普,此后改称为埃尔·格列柯。接到巨作订件《圣母升天》。
1579 与西班牙的毕生伴侣海洛尼玛·德·拉斯·库埃巴斯生下儿子赫尔黑·马努埃尔。
1579 这一年,完成了托莱多大教堂的祭坛画《剃去基督的外衣》。
1582 接受委托,制作西班牙国王菲力二世埃尔埃斯科里亚尔宫殿的祭坛画《圣莫里斯的殉教》,但国王对作品不满意。
1588 完成为圣特梅教堂创作的《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第二年,正式登记为托莱多市民。
1611 帕切科访问格列柯的画室。由于入不敷出,滞纳其豪宅的房租。
1614 4月7日在托莱多去世。葬于圣多明戈·埃尔·安提瓜修道院。其遗骸后来由他的儿子移到圣特尔跨特修道院。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