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返回首页 提香的画 乔尔乔内 鲁本斯画 安格尔画 布歇的画 柯罗的画 格列柯画 波提切利 柯列乔画

柯罗-法国杰出的风景画家

 

    卡米耶·柯罗(Jean-Baptiste Camille Cont 1796—1875),法国杰出的风景画家。他目睹了美术史上的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的兴衰,直至印象主义的兴起。因而在柯罗的身上染上了各个时代的混合色彩与艺术风格的因素。 他40岁以后,成为巴比松画派的志同道合者,画风倾向于这个画派,与巴比松画家们共享自然写生的乐趣,成为一个在艺术上独具奇趣的风景画家。


     1、珍珠女郎 柯罗 布面油画 1874年 70×55厘米 巴黎卢浮宫藏
    这是一幅色彩优美的肖像杰作,它描绘一个戴着用树叶编的“花环”的青年女子。一片树叶在她的前额投下了影子,观众把这个影子误认作珍珠。这虽是一个错觉,却包含着对这幅画的真理性的判断。 在绘制风景画之外,柯罗也描绘他身边平民妇女的形象。不同于安格尔那些珠光宝气的上流社会妇女的形象,他的作品非常写实。画中的女性,衣着简朴,神态沉静,静静地生活在自己平常的天地中,显出一种安详而又朴实的美。笔法自如、色彩美妙的《戴珍珠的女人》(作于1874)与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在这幅画中的女人饱满的前额上有一片美妙的树叶阴影,人物衣着更加朴素,整个形象与他的风景画一样给人带来清新自然的美感。

 

     2、夏特尔大教堂 柯罗 法国 1830年 布面油画 64x51cm 巴黎卢浮宫叙利馆三层绘画馆 
    这幅画描绘了夏特尔大教堂及周围的景色。夏特尔大教堂建于13世纪初,和卢浮宫几乎是同一时间的建筑,在当时对人们的思想具有很大的影响力。画中仔细描绘了教堂最具建筑特色的部分,比如“圆花窗”(位于两座钟楼之间的圆形彩画玻璃窗)、“支墩”(支撑教堂拱顶的支柱)等,而对教堂右边的两座小山丘挡住了周围的城市建筑,使得这幅画更像是一座村庄里的场景。从1825年起,柯罗到欧洲游遍各地名胜古迹,对景写生,画了许多色彩和素描,如《古罗马广场》、《夏特尔大教堂》等。这些阳光明媚、色彩艳丽的作品,受到大家的赞赏。

 

     3、蓝衣夫人 1874年 柯罗 法国 80cm×50.5cm 布油彩 巴黎卢浮宫藏 
  此画系科罗晚年的肖像杰作。这里描绘的是华贵的世俗女性,一手支在桌面,一手贴在胸前,而蓝衣裙正是夫人高贵气态与婀娜体态的标志,也显示出她的身份和地位。那优美的蓝衣的色调,使整个画面洋溢着象征性的光辉。有人指出,蓝衣夫人也许是科罗晚年心灵的化身。1875年,在他创作《蓝衣夫人》的一年后,柯罗已体力衰竭,已近八旬高龄。这时,有一批艺术家出于敬佩,给这位白发天才以一枚金质奖章,作为最尊贵的赠礼,这一奖赏胜过官方的一切器重。临终前三天,柯罗仍在四层楼的画室里,但不是画画,而是把自己置身于他心爱的作品中间。

 

     4、芒特的嫩叶 1855-1865年 柯罗 法国 34cm×46cm 油画 美国匹兹堡卡内基学院美术馆藏
    在这幅《芒特的嫩叶》上,虽仍能看到柯罗的风景画所常有的弯曲树枝,但它在整体中没有人为因素。通过这些细树枝,人们看到的是一幕色调细腻多变的、充满春意的现实。整幅风景用的是变化复杂的灰暗色调,唯一明快的色点是绽在树干上的嫩芽与小叶。细细地品味,会使人感受到它的清新与明丽。

 

     5、蒙特枫丹的回忆 1864年 柯罗 法国 65cm x 589cm 布油彩 巴黎卢浮宫藏
    《蒙特枫丹的回忆》是柯罗的代表作,这幅画充满了忧伤的情绪。画中,一棵巨大的树,占据了整个画面的二分之一,而另一棵干枯的树与之遥相呼应,两棵树朝着一个方向倾斜着。透过倾斜的树干,我们看到,清澈如镜的湖面上,有连绵起伏的山峦和丛林的虚影。一个身穿红色衣裙的妇女,正在采树上的蘑菇,她的身边有两个女孩在帮她一起采摘。画面情节很简单,但是你能从柯罗纤细的笔触上,听到柔弱的树枝,发出的瑟瑟响声;能从倾斜的树干上,想到山区的农妇,生活是何等困苦。这幅人与景交融的画作,不是画家特意渲染的理想化的风景,而是通过景物,表现了一种比大自然更抒情的内心感受。

 

    6、夏尔莫瓦夫人 柯罗 法国 1845年 43x35cm 布面油画 巴黎卢浮宫藏
    柯罗一直自认为自己是风景画家,很少向公众展出自己的人物画,所以传世肖像画不多。在这幅画《夏尔莫瓦夫人》中,夏尔莫瓦夫人被安置在大自然中,她身着白色衣裙显得素洁典雅,清纯秀丽的夫人在暗色天地景色映照衬下,显得格外鲜明突出。柯罗作人物画显得有些拘谨,但很稳健、沉着、实在。

 

    7、林中仙女之舞 柯罗 法国 1850年 油画 98×131厘米 藏巴黎卢浮宫
   
科罗早期的风景画喜欢运用全景式画法,透过近景山坡或树林向着远处建筑物眺望,在精美中追求宏伟感,具有古典主义形式和气质,而后来多以法国乡村景色为题材,更多表现出法兰西民族的温柔多情和优雅浪漫情怀。当科罗将自己的目光专注于法国自然景色时,如同走到母亲身旁去感悟它的亲切、温柔和饱含诗意的形象。他在这幅《林中仙女之舞》画中,描绘了现实自然的风貌:那浓密参天的林木,雄伟壮观,间着稀疏的枝干,苗条清秀,阳光洒在芳草如茵的绿地上,一群仙女翩翩起舞。透过林间远眺,茫茫天地融为一体,使人觉着这是人间又是天上。这神人共处的境界,使观众如入仙境。这是一首现实与浪漫相结合的抒情诗篇。

 

    8、沐浴中的戴安娜与同伴,柯罗喜欢以神话人物活动点缀诗意的自然风景,这使他的风景画有天上人间之境界。在这幅画中,近景参天大树顶天立地,透过空隙处天水一色,银光闪烁,宁静幽深。山林水泽中仙女陪伴着猎神戴安娜在河边沐浴戏水,这神秘的环境,充溢着人与自然的和谐与人生欢乐。科罗以温柔的色调,描绘了这浪漫的如梦如幻的意境。所以评论家认为,科罗的风格是混和着古典主义的典雅与浪漫主义的幻想,以及多方面因素的现实主义绘画。

 

     9、戴花冠读书的女子 柯罗 法国 1845年 布面油画 47x34cm 巴黎卢浮宫藏
  
这幅画《戴花冠读书的女子》(Reading Woman Crowned with Flowers)很美。爱读书的女人,不管走到那里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她可能貌不惊人,但她有一种内在的气质:幽雅的谈吐超凡脱俗,清丽的仪态无需修饰,那是静的凝重,动的优雅;那是坐的端庄,行的洒脱;那是天然的质朴与含蓄混合,像水一样的柔软,像风一样的迷人,像花一样的绚丽。

 

    10、弹曼陀林的少女柯罗人物画中的年轻女子,就像他画的自然风景那样,清纯、朴实、沉着,优雅自如的姿态,宁静安详的表情,清秀纯真的风度。柯罗的女性人物肖像既没有古典主义的典雅和拘泥,也没有浪漫主义的放纵和潇洒,他的人物姿色平常,但却随意朴实,端庄严肃中带着些微的沉思和忧郁。

 

     11、芒特大桥 柯罗 法国 1868-1870年 布面油画 38x55cm 巴黎卢浮宫藏
    
这幅画描绘的是从河边看桥的场景,一座小桥,一人小舟,几根树干,朴实无华的风景中,蕴含着浓浓的诗意。柯罗的风景画不事夸张,不施艳丽色彩,描写的大部分是色调柔和的清晨或傍晚,有时画面还笼罩在轻烟薄雾之中,其寂谧、优美之感有如梦境。这幅《芝特的桥》虽然加入了稍许明亮的白色调和黄色调,但是那种独特的光线始终是柯罗式的。似乎经过微醺的夕阳,将光芒依次拂照在怀旧的白石桥上、优雅地扭动的树干上、素描般的草地和河面上,构成一种近乎静止的美感。在个人微小而容易逃逸的感触面前,或许该依从的是康拉德的“依从梦幻,依从梦幻,再依从梦幻,直至最后,直至永远。”

 

12、池塘边的三头牛

 

    13、打扮成希腊样式的女孩 柯罗 法国 1870-1872年 布面油画 60x78cm 巴黎卢浮宫藏   
   
这幅画描绘了怀抱古典乐器 曼陀林的朴素少女形象。柯罗的画大抵可以分为两类,一是风景,二是女人。他的风景画没有夸张而艳丽的色彩,往往于朴素中洋溢出浓郁的诗的意境。他的以女人为主题的油画,多出现在50岁之后。或许是蓬勃的生命唤醒了他的内心的憧憬。在女人的身上,他看到了美的本质,没有造作,只有简洁无繁的生活姿态和美丽属性。她们端庄无邪,朴素无华,内心深处却无比高贵。无论是女人的肖像,还是融入风景中的女人,均让人们懂得了世界的由来和对未来的珍惜。

 

14、浴中受惊的黛安娜 柯罗 1836年 画布油画 156.5x112.7cm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15、柯罗的画室 柯罗 1865年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16、春天 柯罗 1871年 布面油画 104.14x73.66cm
   
高贵的少女,优雅地漫步在大自然中,采摘着鲜花,欣赏着这春的美景,惬意而舒心。这其实恰是柯罗对热爱大自然的理想心境的反映

 

    17、杜埃德教堂钟楼 柯罗 1871年 布面油画
   
此画结构严谨,建筑物体积感强烈,几个大形体之间的过渡变化而有序。前景中墙面上的阳光色彩与整幅画的灰色调既协调,又光感强烈。这是他最好的作品之一。75岁的柯罗在楼上用五天的时间画完,画中充满结实的体积感,明媚的阳光。两年以后画的《靠近杜埃的诺布尔小路》则把这种结实和朦胧的自然景观、把强烈的光感和灰色的调子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18、树下的农夫 柯罗 1840-1845年 布面油画 28.2x39.7cm
    柯罗一生的风景画创作有其清晰的轨迹,从早年对城市景物的刻画和对个别物象细节的关注,到他成熟期对风景整体感觉的把握是他那一以贯之的对灰色调的钟情,都来源于他对自然的强烈感受,和他投身于大自然的欲望。

 

19、阅读中的女子 1869年 布面油画 54.3x37.5cm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20、晨雾 1860-1875年 布面油画 79.06x110.49 cm

 

21、蒙马特的风车 23.5X32 cm 1822年

 

     22、柯罗工作室 柯罗 法国 1873年 布面油画 63x42cm 巴黎卢浮宫藏
    
这是柯罗绘画工作室,并不豪华,甚至有点简陋。一个年轻的姑娘坐在一幅画前,全神贯注地欣赏。她看到的这幅画是典型的柯罗风格的作品,高高的树木,远远的天空,小小的人物。她左手扶住画框,右手拿着曼陀林。这个古董乐器和这个姑娘,在柯罗的画中多次出现过。她看的这幅画中的模特可能就是她自己。所以,那么投入,那么沉醉。

 

23、意大利提洛尔里瓦风景

 

法国杰出的风景画家柯罗:   
    让·巴蒂斯特·卡米耶·柯罗(Jean-Baptiste Camille Cont 1796.7—1875.2)一生经历了三次革命运动:1830年、1848年的革命和1871年的巴黎公社革命。在这一系列激荡的政治风云中,他亲身体验过拿破仑一世到拿破仑三世的兴亡;目睹美术上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的兴衰,直至印象主义的兴起。因而在柯罗的身上染上了各个时代的混合色彩与艺术风格的因素。他40岁以后,成为巴比松画派的志同道合者,画风倾向于这个画派。
    柯罗出生在巴黎一个服装商人之家,少年时跟随古典风景画家贝克多学过画。1820年,他从古典风景画家维克多·贝尔丹学画;1825年去意大利,在那里生活了三年,充分享受了地中海的阳光与自然的美。回国后他和朋友到各地旅行,后来又两次去意大利,三次游瑞士,到了荷兰、英国,最后进入巴黎郊区的枫丹白露森林,与巴比松画家们共享自然写生的乐趣。成为一个在艺术上独具奇趣的风景画家。巴比松画派是指19世纪60年代,在巴黎郊外的巴比松村,一群年轻的画家,常常在枫丹白露森林里进行创作。卢梭、米勒和柯罗是其中重要的成员。 
    柯罗一生创作了3000多幅油画,其中大部分是描绘田园的风景画。他的风景画新颖,明朗,清俊,柔美,散发着诗一样的情趣。这与他热爱大自然,善于观察、悉心领会大自然一丝一微的变化不无关系。 
    柯罗的风景画,在色彩运用方面,用的最多的是银灰色和褐色调子,因这类色彩具有宁静感,能使灿烂的阳光或弥漫的晨雾展现得更富诗意。热爱自然是画风景的首要条件。柯罗十分热爱大自然,他曾说:艺术就是,当你画风景时,要先找到形,然后找到色,使色度之间很好地联系起来,这就叫做色彩。这也就是现实。但这一切要服从于你的感情。这简短的几句话,也许正是柯罗的风景画的全部秘密所在。
   同卢梭、米勒等巴比松派画家一样,柯罗在对大自然的讴歌中,展现了自己温柔多情的性格。他毕生徜徉在大自然中,着意临摹自然界的神奇与妙曼,他将大自然造化的一切进行艺术的再现。他的风景画,尽显自然之美、田园之美,既融合了古典主义的典雅,又荡漾着理想主义的浪漫,还蕴涵着现实主义的真切。他被公认为是19世纪最伟大的风景画家之一。 
  柯罗的肖像画也很出名,尤其是他的13幅裸女画。他笔下的裸女,大多躺卧在山水和森林中,有一种纯净圣洁的美感。 
  《威尼斯大运河》、《芒特桥》、《阿夫赖城》、《梳妆》、《忧郁的妇人》等是他的代表作。1875年柯罗在巴黎去世,这位终生未婚,独自拥抱绘画艺术的老人,直到生命将尽,手里仍握着画笔。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