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提香的画 乔尔乔内 鲁本斯画 安格尔画 布歇的画 柯罗的画 格列柯画 波提切利 柯列乔画

提香-文艺复兴后期的伟大画家

 

     提香(Tiziano Vecellio 1490~1576)意大利文艺复兴后期的伟大画家,威尼斯画派的代表。生于皮耶韦-迪卡多雷,1576年8月27日卒于威尼斯。青年时期一度与乔尔乔涅紧密合作,乔尔乔涅死后即成为威尼斯画派领袖,在文艺复兴画坛活动60余年,作品遍及西欧各国,以绚丽色彩和健美造型树立了新的艺术典型,可与米开朗琪罗、拉斐尔等为首的佛罗伦萨艺术传统争雄,对西方艺术影响极为深远。


    1、乌尔比诺的维纳斯 提香 油画 1538年 119×165厘米 藏乌菲齐美术馆
    如果说乔尔乔内的《入睡的维纳斯》描绘的是亦神亦人的艺术形象的话,那么在28年后,提香60岁时画的《乌尔比诺的维纳斯》,则完全是世俗环境中的女子。这幅和《入睡的维纳斯》可谓姊妹之作。提香对画中人的动态、神情以及环境的改变,体现了时代的变化。乔尔乔内笔下的维纳斯在沉睡,而提香的女神则已醒来,深情地看着这个现实世界,右手从后脑挪开,打破了禁锢身体的椭圆形密封的包围线,呈开放状,已从大自然来到现实的豪华卧室。整个画面给人的第一感觉是一位贵夫人出浴后躺在华贵的卧榻上,期待着情人的到来。人物的动态、神情和环境已无一点神性,完全是世俗女子的写照,更具感官的魅力。有人说画中裸女是一位叫埃列奥诺拉.乌尔比诺夫人的肖像,画家是受乌尔比诺公爵委托创作的,提香所描绘的裸女较乔尔乔内更加具有人性,是充满生命的血肉之躯,体态更加丰腴完美,容貌端庄大方,既富青春魅力,又健康成熟,体现了文艺复兴开放人性的本质精神,用具体真实的艺术形象反对封建的禁欲主义。

 

    2、天上的爱与世间的爱 提香 1514年 油彩画布 118×279厘米 现藏罗马波尔葛塞美术馆
    《人间爱和天上的爱》(圣爱和俗爱)在宁静的画面上,我们可以看到象征着天上人间的两个妇女正在谈话,在这幅作品中那个穿衣的女人是异教徒,代表俗爱;裸体的女人是基督徒,代表圣爱。这幅作品作于1514,取材于希腊神话,画中裸体的维纳斯正劝衣着华丽的美狄亚和她倾慕的希腊英雄私奔,在她们中间的爱神丘比特,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在她们的背后,是威尼斯美丽的风景。画家力图展现一个人与自然,世俗的爱与宗教的美和谐统一的和睦、博爱的理想场面。当提香完成这些作品之后,他在威尼斯的声望已如日中天。1516年,已担任30年威尼斯第一画师的乔凡尼去世,不满30岁的提香成为威尼斯第一画师。

 

    3、酒神的狂欢 提香 1518~1520年间 油画 175×193厘米大 藏马德里普拉多美术馆
    提香喜欢表现五光十色的、散发欢乐生活气息的华美世界。神话题材的绘画更加适合他的要求,因而成为他创作的一个重要领域。《酒神的狂欢》表现了一个希腊神话的故事。绚丽的色彩、丰富的节奏、生动的造型,构成了明朗的画面。在仙境般的自然景色中,一群沉浸在节日狂欢中的人物尽情享受着生活的乐趣。这是一曲生命与欢乐的赞歌,酒神狄俄尼索斯是宙斯与塞墨勒的儿子,他首创用葡萄酿酒,并且把酒献给奥林匹亚山的神仙们。酒神的母亲被宙斯以雷电击死,酒神被诸神收养。他从小就与山林中的许多神仙游玩,其中关系最好的是萨提尔和水妖宁芙。画面描绘了酒神与萨提尔、宁芙还有许多神仙喝得酩酊大醉,在山野中狂欢作乐的的情景。提香笔下的宁芙,是一个裸体的仙女,她喝醉了,无忧无虑地在威尼斯的美丽的原野中睡着了。宁芙的形象让人们想起了乔尔乔内的《沉睡的维纳斯》,她们的肌肤都有玛瑙般的透明,象牙般的光泽。在远处的山坡上,有一个醉倒的青年,那就是萨提尔。其余的神仙,或斟酒,或狂饮,或跳舞,或欢笑,无拘无束,无烦无恼,在尽情地享受。这不完全是对天国的虚幻描绘,也是艺术家追求人间的理想境界,更是威尼斯上流社会的现实生活。

 

4抹大拉 提香 1533-1536年 油画 84×69厘米

 

    5、圣母升天 提香 意大利 祭坛油画 1516-1518年 690×360厘米 藏威尼斯圣玛丽亚教堂
    提香作为威尼斯第一画师的第一件作品就是《圣母升天》。这是提香为威尼斯圣玛丽亚教堂所作的祭坛画,这幅作品是提香绘画历程中的一个新的里程碑。《圣母升天》是一个《圣经》故事: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3天后复活,40天后与圣母升天。这幅作品分上、中、下三个部分,描绘了圣母升天的景象。上部,上帝与天使在欢迎圣母。中部,圣母在天使的簇拥下,容光焕发,冉冉升空,充满自信和喜悦。下部是众多信徒目睹圣母升天的奇迹,举手欢呼。耶稣的十二门徒,在画面上都是世俗的、体魄健壮的人,其中有衣服光鲜的富人,也有青铜色肉体的穷人,他们都那么乐观、开朗、英俊。

 

6、达娜依接纳金雨 提香 1553-1554年 布上油画 129×180厘米 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藏

 

    7、梳妆的妇人 提香 意大利 布面油画 约1520年 93x76cm 巴黎卢浮宫藏
   
在这张半身肖像画中,提香通过美丽的容颜、温柔而自信的目光、丰满的面颊与裸露的肩和胸脯,塑造了一个发育完美、洋溢着青春活力的美丽女性形象,她象一朵盛开的鲜花,生动的展现在我们面前。可以说在此之前,在文艺复兴绘画中,还没有一幅作品描绘过如此健美的、充满旺盛生命力的女性形象。

 

    8维纳斯与丘比特、狗和山鹑 提香 油画 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藏
    这幅画2010年时在上海博物馆展览过。虽然它的前景中的维纳斯引人注目,然而被归于“风景类”的这幅画作的远景充满着生活气息。

 

    9、沉醉在爱与音乐中的维纳斯。大名鼎鼎的提香的代表作《沉醉在爱与音乐中的维纳斯》,目前估价为5000万欧元。这幅画以坚实的土地和村庄风光为背景,视觉中心是倚身窗前的维纳斯。她的脚下,一位管风琴琴师边演奏乐器,边静观着裸身的维纳斯,而维纳斯却为爱神丘比特所吸引,避开了乐师的目光。提香对裸露的女人体淋漓尽致的描绘,使观众认识到为何古往今来视维纳斯为“性感”的代名词。
    同一主题——表现维纳斯与音乐,同样的构图——倚躺的维纳斯,提香画了好几件,但并非为同一主顾而作。画的背景变换了几次,想必也是订画者的要求吧。画面上的红色帷幔、维纳斯微微凸起的小腹、松软的肉体与造作的姿势,都是无数次重复的招式,演奏音乐的人则姿势僵硬做作;三个人物合演一出戏,等待观众的掌声。这幅油画带有强烈的文艺复兴鼎盛时期的色彩,技巧上无可挑剔。然而,对《维纳斯与音乐》系列作品的评论褒贬不一,有人说是缺乏深刻内涵并带有明显色情倾向,也有人认为具有极高的象征价值,是对感官的隐喻——听觉和视觉是人类对美与和谐的认知工具。

 

10、圣母的神殿奉献 提香 油画 1534年 345×775厘米 现藏威尼斯美术学院

 

11维纳斯和阿东尼斯 提香 1553-1554年 186×207厘米 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藏

 

   12圣母子与凯瑟琳和一只兔子 提香 意大利 布面油画 约1530年 87x71cm 巴黎卢浮宫藏
   
这幅作品在构图上极为精心,圣母玛丽亚的形象采取传统的金字塔形。画中和谐之感来自于相近的色调,圣母绿色的斗篷与红色衣服形成互补,这些互补色又被兔子的白色皮毛所突显,在金黄色的曙光映照下,显得极其宁静。

 

    13、家庭寓言 提香 意大利 布面油画 1530年 123x107cm 巴黎卢浮宫藏
    这幅画描绘了人神共处的家庭。画中的男女主人是一对夫妻,被描写成罗马神话中的战神马尔斯和美神维纳斯的形象,他们的婚姻被神明保佑着,有扛着一捆箭的爱神丘比特,主管炉灶和家庭的罗马女神维斯塔,捧着一篮鲜花和水果的婚姻女神许门。画中的女主人手捧水晶球表示求卜未来,她忧郁的眼神以及男主人用手扶着她的肩头意寓着她的丈夫即将远离她而去。

 

   14戴手套的男人 提香 意大利 布面油画 1520年 121.9x91.4cm 巴黎卢浮宫藏
   
这幅画是提香最著名的肖像画。画中的男青年被刻画得细腻生动,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他有着柔和的轮廓,在深色背景和衣服的衬托下,头和双手显得突出而生动。他侧目而视,凝神沉思。提香用相当纯熟的油画技巧处理画面的明暗层次,这里他采用的是细腻透明的油画技法。他笔下的肖像画不仅外表肖似,还能体现出性格、气质和时代风貌。

 

    15、达娜厄 提香 油画 1544-45年 117×69厘米 那不勒斯国家博物馆
    这幅画表现了一个希腊神话故事。宙斯以金雨引诱美丽的少女达娜厄,结果生下了帕尔修斯。帕尔修斯长大以后,成为杀死女妖梅杜萨的英雄。提香笔下的达娜厄,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年轻女人,洁白的皮肤,丰满的肉体,身上只有一层薄薄的白布,背景是红色的布幔,她躺在睡椅上,那个姿势很有几分性感。在她脚边的爱神丘比特,正望着天上降下的金雨。同样内容的作品还有两幅,所不同的是,没有了丘比特,代替丘比特的是一个贪婪的仆人,一个用围裙,另一个用盘子,在接天上的金雨。提香可能想告诉我们,世界上不仅仅有纯洁的神仙,也有贪婪的小人。达那厄的身体是美丽动人的,灵魂是高尚纯洁的,性格是热情奔放的。而那个老太婆与仆人,却丑陋不堪,利欲熏心,令人生厌。二者形成鲜明的对比。提香的热情讴歌美好的事物的同时,也揭露嘲讽丑陋的事物。

 

    16、镜前的维纳斯 提香 油画 1555年 25×106厘米 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威尼斯画派着重表现自然美和人体美,特别是女性裸体的明亮色彩,而不重视故事的情节,或者说,故事的情节朦胧难解。画家提香表现得尤其显著。在古希腊艺术作品中,人体美必须与精神美相结合,没有精神美就没有人体美。在中世纪,人们更进一步认为,人体美仅仅是最高美的痕迹、影子和反光。所谓“最高美”就是神的美,纯粹的精神美。要表现最高美,就要使灵魂摆脱肉体的“污垢”,也就是人们的感官要摆脱对肉体美的感受、沉醉。从文艺复兴以来,人们的感官恢复了对肉体美的欣赏。到了威尼斯画派,特别是到了提香,强调所谓肉体美就是人的感官对肉体的感受、沉醉。

 

   17、花神 提香 油画 1515-1520年 80×64厘米 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
    花神本来是希腊神话中的弗雷拉,在古罗马时,弗雷拉被萨宾人作为农神来崇拜。后来,意大利每年4月28日至5月3日定为花神节。在这个节日里,人们用玫瑰花来装饰自己。在艺术家的笔下,花神常常表现为一个象征春天的少女。但是,在提香笔下,花神是一个丰腴的少妇,我们甚至可以看得出,她是一个威尼斯上层社会的妩媚而不失庄重的女人。她的外套刚刚滑落,露出洁白的内衣和典雅的肉体。她低着头,若有所思。据说,花神的形象是以提香的情人为模特的。

 

共和国画师——提香        
    提香Titian(1488/1490~1576)意大利画家。生于皮耶韦-迪卡多雷,1576年8月27日卒于威尼斯。
    生平 提香9岁赴威尼斯学艺,1510年以后独立工作,曾受业于G.贝利尼,青年时期一度与乔尔乔涅紧密合作,乔尔乔涅死后即成为威尼斯画派领袖,在文艺复兴画坛活动60余年,作品遍及西欧各国,以绚丽色彩和健美造型树立了新的艺术典型,可与米开朗琪罗、拉斐尔等为首的佛罗伦萨艺术传统争雄,对西方艺术影响极为深远。他的作品之丰富在文艺复兴美术家中堪称独步。提香1516年被威尼斯政府任命为官方画家,1530年受德国皇帝查理五世接见,此后一直为哈布斯堡王朝作画,并被授予伯爵荣衔。1545~1546年游学罗马,与米开朗琪罗等会晤,获罗马荣誉公民称号。1548~1551年间两度赴德国奥格斯堡工作。终其一生,主要活动地点始终是威尼斯,他的色彩辉煌的画幅也最充分体现了威尼斯市民阶级的生活理想和文艺复兴的时代精神。
    早期创作 提香在1510~1520年间的作品可归入早期创作阶段。其特点是在乔尔乔涅风格影响下逐渐形成了他自己的风格。现存提香的最早作品可举《田野合奏》(约1510)。这幅画以前一般认为是乔尔乔涅之作,现则公认出自提香之手。此画表现两青年于田野间奏乐,两仙女伴随左右,背景山林古道的描绘极为出色,诗意的题旨和风景的描写都有乔尔乔涅之风,但人物形象略显粗朴壮健,则是提香个人的特色。它很清楚地表明提香虽在乔尔乔涅影响下,却一开始即有自己的新创。他个人风格趋于成熟的第一个代表作是《神圣与世俗之爱》(1512~1515),表现象征圣俗两种爱情的两位女性分别居画幅两边,背景山水亦各有差异,神圣之爱(左边)背景为丘陵寨堡,世俗之爱背景则为湖滨城镇,但彼此皆和前景的泉石树木相连。象征的两女性刻画极为出色:神圣的爱表现为一衣着整肃的妇女,世俗的爱则为裸体女郎,她们彼此各倚踞图中央古典石棺式水池的两边,形成鲜明的对比。裸体女郎的形象健康美丽,光彩照人,被誉为文艺复兴艺术中表现女性美理想的最佳作。另一幅《酒神节》,风景描绘和人物形象含蓄而又富于诗意的安排,还带有乔尔乔涅的遗风,但是提香用色绚丽和以暖色为基调的特点却表明他已更杰出地掌握了油画技巧,这一新颖的表现手段极能适应他那生机盎然的健美造型的要求,从而创造出一系列在内容和形式上高度和谐的盛期文艺复兴的艺术典型。
    此后,提香的杰作不断出现。祭坛画有威尼斯弗拉里教堂的《圣母升天》(1516~1518)。这是一幅高6.9米,宽3.6米的巨构,以地上的圣徒群众、云中升天的圣母和天顶的上帝分列下中上3段,上帝自由翱翔的形象和云层的环形构图可能吸收了米开朗琪罗和拉斐尔的风格,但色彩的富丽和人物的生动有力则完全是提香的本色。画中凌空而起的圣母以及地上目睹奇迹感到无比惊异的圣徒的形象,在表现强烈的运动、力量和雄伟的体魄方面,不仅可以和米开朗琪罗媲美,而且为威尼斯画派开拓了全新的领域,因此此画早在16世纪就被誉为“近代第一杰作”。以古典神话为题材的代表作则有1518~1524年间为费拉拉公爵制作的一组油画:《维纳斯的崇拜》、《安德里亚人的酒宴》和《巴科斯与阿里阿德涅》。第1幅表现许多小爱神(带翅的婴孩)在维纳斯雕像下嬉戏饮食的情景,第2幅描绘安德里亚岛上的人发现了水泉涌出美酒的奇迹故事,第3幅则表现酒神巴科斯和他的情人阿里阿德涅林中邂逅之事。每一幅画都有优美的山水风景陪衬,人物生动、情绪热烈和体态健美更属前所未见。提香这时期的杰作还包括一些肖像画和人物画,例如《带手套的青年》(1520~1522)和《苍神》(1516)。前者是一佚名贵族的肖像,后者则是借古典女神之名而创作的妇女像,两画在写真传神上皆得其妙,对典型性格和精神风貌的刻画更有独到之处。提香的肖像画也渗透生气洋溢的风格,在《苍神》形象的塑造上,更能将模特原型的写生(《苍神》与《田野合奏》、《神圣与世俗之爱》的女性可能都取自同一原型)与理想加工结合起来,集健康美质和聪慧崇高于一身,并强调丰满热情的女性美,奠定了提香日后一系列女性典型的风格特征。
    中期创作 提香的中期创作阶段包括1520~1555年。一般都认为提香个人风格形成以后,终生变化不大,这可能与他的生活境遇以及威尼斯的政治形势都比较稳定有关,但各期创作仍有其特色,而中期的特色则是益趋平稳庄重,增加了雍容华贵之感,他的艺术主顾也从威尼斯的上层市民扩及于西欧各国的帝王宫廷。这时期的代表作有:《佩萨罗圣母》(1519~1526)、《圣母参拜神庙》(1534~1538)、《乌尔比诺的维纳斯》(1538)、《查理五世骑马像》(1548)等。
    《佩萨罗圣母》同放置于弗拉里教堂的《圣母升天》祭坛画,都是应威尼斯豪门佩萨罗家族之请而作。它的尺寸比《圣母升天》略小,构图上却有新创,把圣母和婴孩耶稣的形象置于右上部,背景是宏伟的古典式柱廊,柱子极其高大,画幅仅见其下部,柱前有天使从云端降下之景,益增场面之宏伟。佩萨罗家族大小成员环跪于圣母高踞的台阶之下,圣母身旁则有圣彼得及圣弗兰奇斯,人物多而不杂,面貌细部以及服饰旗帜都不无刻画入微,色调富于质感,佩家的一个小孩尤其画得精彩。这幅圣母像表明提香在构图写实上也有极高的造诣,非仅以色彩取胜。《圣母参拜神庙》则是类似壁画但实际上作于布面的巨幅作品(3.47×7.77米),表现玛丽亚年幼时参拜神庙备受祭师爱戴的故事,人物众多的场面安排得有条不紊。左为庙前的群众,右为站在高台阶上的祭师,幼年圣母则正走在台阶中段,全画具有隆重盛大的纪念性气氛,同时又是非常真实的日常生活情景的写照,群众人物的个性、姿态、衣冠和背景建筑物的描写令人有置身于威尼斯教堂之前的实感。此画构图稳定、情调庄重,充分代表了提香中期作品的特色。
    《乌尔比诺的维纳斯》是应乌尔比诺公爵之请而作,虽借维纳斯女神之名,实际上是表现日常生活环境中的一位美丽的裸体女性。维纳斯取躺卧姿态,与乔尔乔涅的《睡着的维纳斯》相仿,但背景完全不是牧歌式的田园风光,而是一间贵族的居室。女主人似乎浴后休憩,卧榻旁有小犬相伴,内室还有女仆备衣侍候。这种家庭情趣固有助于加强亲近温存之感,但也具有较浓厚的迎合上层阶级口味的倾向。在维纳斯形象的塑造上,提香充分发挥了他的健美风格的特色,着意于刻画理想的健康完美的女性,既神采奕奕,又楚楚动人,成为裸体女像中难以企及的典型。提香此后还创作了不少以类似维纳斯的女性形象为中心的、古典神话题材的作品,例如《维纳斯与琵琶演奏者》(约1560)以及表现达那厄和宙斯的爱情故事的几幅名画等。提香还以其健美风格改造了宗教画中的女性形象,除了使圣母也体现他的理想而外,还重新塑造了一些女圣徒的典型,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马格达林。按基督教传说,马格达林为一改邪归正的妓女,被教会树为忏悔得救的楷模。但提香笔下的忏悔的马格达林却以其健美的体态和深沉的精神境界令人感动,被当代人誉为最美的图画。这类宗教画对日后的巴洛克美术有很深的影响。
    在提香的中期创作中,肖像画占了很重要的地位。此时他已成为意大利以至整个欧洲艺坛最负盛名的肖像画家,因为L.达·芬奇、拉斐尔早已去世,米开朗琪罗则不重此道,于是各国各地王公显贵皆以得到提香画像为荣。他的肖像作品相当丰富,从皇帝、教皇以至名门仕女皆得传其性格容貌。对统治者的内心世界揭露尤为深刻。除了传统的半身像,他还善于制作全身像和多人物的群像,从典型环境中展示典型性格。《查理五世骑马像》是他最著名的肖像作品之一,表现皇帝在米尔贝格战役前纵马出林之状。人马颇具英姿,在面部刻画和动作姿态上充分表现了这个著名政治人物的复杂性格,集狡诈、顽强和残忍、伪善于一身,背景的拂晓山林的描绘则起着强烈烘托作用。
    晚期创作 从1555年至逝世,为提香的晚期创作阶段,其特点是油画技法掌握更为娴熟,笔触奔放,用色之妙达于极致。威尼斯画派原来就以色彩见长,这一特色经贝利尼经乔尔乔涅而在提香手下发展到极点,终于完全摆脱了文艺复兴美术的主流──佛罗伦萨画派的着重线描的传统。提香的早期与中期创作在用色方面已很杰出,但形体犹轮廓鲜明,近看远睹皆宜;晚期创作则用宽大粗放的笔触和成堆的颜料绘成,只能远看才能领会其完美。这个变化在16世纪时已被画界注目,但真能了解其意义的艺术家却不多。实际上它标志着真正的西方近代油画的完成,并从技法的突破影响到艺术造型从物象理解为主转变到凭靠光色构成的视觉印象。因此它不仅是17~18世纪西方绘画的一个主要源头,而且影响了日后的浪漫主义和印象主义画派。这类晚期创作的代表可举《欧罗巴的劫夺》(约1559~1562)和《基督戴荆冠》(1570~1576)。前者表现希腊神话中的女郎欧罗巴被宙斯变成的白牛渡海劫走的故事,后者则描绘基督受刑前被人戏弄的情景。《欧罗巴的劫夺》在极力刻画少女遭劫的惊愕激动气氛之外,配以碧海白浪和雾色迷茫的群山,烟云水气与霞光夕照交织,达到了彩色缤纷、光影闪烁的迷人效果。《基督戴荆冠》则着重烘托悲剧性的气氛,从暗黑仅见火光杖影的环境闪现出几个人物,除光与色的对比外,细部描画皆趋模糊,但整体效果异常突出。
    提香长期的艺术生涯和丰富的创作实践也为16世纪威尼斯画派的发展提供了最有力的推动,几乎所有威尼斯画家都直接或间接受到提香的教导与影响。到16世纪后期,佛罗伦萨和罗马的文艺复兴艺术已趋衰微,而威尼斯画派仍继续繁荣,其中就包含着提香艺术的功绩。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网站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