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达芬奇画 米开朗基罗 凡高名画 蒂索作品 泰德玛画 纳兰霍画 伯恩琼斯 布格罗画 莫奈的画

德加印象派著名的色彩画家

 

    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 1834-1917) 是印象派人物画家,又是现实主义巨匠。他是印象派中以传统精确素描与印象派色彩风格绝妙结合的画家,被称为“古典的印象主义”。德加自己说他是“运用线条的色彩画家”。德加出身于银行家家庭,极为聪明敏锐,主张靠记忆作画,常用彩色粉笔把那些芭蕾舞演员、浴女画得极为生动。他也画下层社会的生活,如《苦艾酒》、《洗衣妇》等。他技巧的完美与高超是少见的。德加从1865年以后转向现代题材和肖像画创作。最初他描写赛马的场面,继而以极大的兴致描写歌剧院和芭蕾舞的排练场。他的色调温暖、轻快、鲜明。他的画不造作,保持观察的第一印象,他自称,被他摄入画面的情景好像是从钥匙孔里看到的。


    1、舞蹈课 德加 法国 1873--1876年 画布油画 85×75cm 巴黎奥赛博物馆 
  
《舞蹈课》是“把印象派画家的绘画生长在写实主义的土壤之中”的最典型的画作。在《舞蹈课》中,着色最多的是舞者们的黄、绿、红、蓝的带子的,轻易地描绘出动态的造型美。一些舞蹈女演员在芭蕾舞教师佩罗的指导下练习跳舞,佩罗站在中央,手里拄着一根长拐杖,另一些挤在尽头的学生在一边休息,一边观看。从画中女孩们在背部向前看,在第一排,另一个坐在一架钢琴上,扭动着身子,在背上抓痒,虽然看不清面部,但小女孩休息时调皮随意的神态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正在跳舞的芭蕾舞女演员的魅力与等待跳舞的女演员的不雅动作形成对照。尽管她们都是侧着身的,但从观看者的角度来观察这些舞者并不费力,这就是利用画幅的空白的一个好例子。

 

    2、舞蹈教室 德加 法国 帆布油画 1874年 100x140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这幅画是德加芭蕾舞女画中较有代表性的一幅。《舞蹈教室》里拥挤不堪,在众多的少女中站着一个白发长者。长者拄着拐杖,正在审查一个少女的表演。远处角落里还站着几个盛装的贵夫人,应该是少女们的妈妈吧。二十几个少女动作神态不一,但个个紧张的情绪一览无余。这是巴黎舞蹈教室芭蕾舞考核的场面,德加从来没有去过这样的考场,只是根据传说画出了这一紧张繁杂的场面。二十几个少女的动作全部来源于德加平常的数不清的舞女写生。这是1876年的印象画展的参展作品,美国著名的旅法女画家卡萨特评价说:这幅画的素描技巧超过了荷兰杰出的风俗画家维美尔。构图类似的画在巴黎奥赛博物馆也有一幅,画作名称为《舞蹈课》,那是1874年的第一届印象画展的参展作品。德加参加了全部八届印象派画展的七届(除第七届外),是不折不扣的印象派元老,但他自己却不肯承认自己是属于印象派。

 

    3、梳头女子 德加 法国 布板油画 1885年 53x52cm 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 
  
这是一幅写生性很强的作品,洗浴之后的裸女正背对着我们梳发。但是画家注重的是裸女背部、臀部的受光部位,至于黄色的墙壁、淡蓝的浴中及阳光的反射,都是画家体现光的借体。德加画的这类裸女都很朴素单纯,她们无意搔首弄姿,也不展示官能美的成分,只是要达到人体与光色的和谐美。

 

    4、 贝利尔一家 1860年,200×253cm,奥赛博物馆藏
   
德加年仅二十六岁时所作的《贝利尼一家》乃是一个颇使现代人震惊的场面,德加从背面去表现坐在扶手椅中的贝利尼先生,这一构图丝毫也不符合传统章法。在这一时期中,即使最传统的作品,我们也发现他抛弃静止的形,通过和瞬息摄影一样意想不到的一系列动作来寻找形的爆炸,这也是他整个艺术的显著特征。这幅画描写的是画家的舅父母和两个表妹。这幅画的画幅之大和主题之复杂,可以使人想见这一任务的份量之重。这是一个写实的场面。但画家在这里未能表现出空间感,极为细腻的素描没有表现出体积感来,和谐而温柔的色彩(天蓝色、白色和黑色)没有达成色调效果,画家是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人物形象的描绘上了。人物似乎并没有摆姿势,但也不能说画家是一下子就抓住了他们。画中表现了贵族家庭文质彬彬的“良好教养”、他们的拘礼守法(画家也是如此)、他们那种绝不轻举妄动的不可一世和目中无人的神气。画家舅母的相貌表现得细腻入微,在画家看来,这就可以代替美了,可是它缺乏生活说服力。所有的人物,正如在德加的心目中一样,主要是唤起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这同整个油画以其卓越的素描而令人肃然起敬一样。这种肃然起敬的感觉是那么强烈,以致没有给艺术感染力留下任何余地。

 

    5、舞台上的舞女 约1877年 埃德加·德加 法国 60cm×44cm 粉彩 巴黎 奥赛博物馆藏 
  
舞台上的舞女不是名演员,也不是社会名媛,而是普通演员。画家以她们的舞姿为媒介,刻意追寻光与色的表现。通过对舞女的造型描绘,表现出强烈的灯光反射效果。这幅以室内灯光为描绘对象的作品,成为印象派绘画中最脍炙人口的佳作。舞台上的布景与绿色的地毯,衬托着光照下的舞女,显得虚无飘渺、绚丽变幻,成为一个美的世界。

 

    6、苦艾酒 1876年 埃德加·德加 法国 92cm×68cm 布 油彩 巴黎 奥赛博物馆藏 
  
画中右侧男子是画家朋友台斯色丹,左侧女子是演员爱伦·安德雷,出于偶然原因,德加为穷困潦倒的朋友画了这幅富有性格特征的肖像。画面笔触粗犷阔大,生动而简练地刻画了两人的精神状态,一杯苦艾酒,反衬出两个失意人的苦楚。构图有些奇特,人物被挤到右上角,大部分空间用来描绘酒吧陈设,这种空旷感与人物的失落感相映成趣,被人誉为是一幅有思想性的叙事画。

 

    7、 昂巴萨德尔音乐咖啡座 1876—1877,纸本色粉,37.5×27.3cm,法国里昂博物馆藏
   
在这件粉彩画中,德加以急速写意式的粗犷笔触大胆描绘富有动感的人物和环境,由此可见,此时的他已完全摆脱了拘谨的写实主义的束缚。德加对描绘灯光下的人物形象非常感兴趣,曾有一段时期他尽心竭力去描绘独特的在灯光闪动下的人物世界,始终以芭蕾和歌唱演员的舞台形象为对象。这件作品描绘的便是昂巴萨德尔音乐咖啡厅中芭蕾演员跳舞的场景。作品中露天的咖啡厅,闪烁的灯光,色彩灿烂,与舞台上表演者交织在一起。他喜欢灯光由下而上照射,阴影落在演员的背后上部,产生幽深神秘的画境。

 

    8、 新奥尔良棉花市场 1873年 布面油画 73×92cm 法国波城美术馆
   
这件作品是德加在去美国新奥尔良游玩的时候创作的,是一件追随现实派的作品。作品描绘的是新奥尔良棉花市场的一角,是他几年艺术探索的综合:主题安排得非常果敢,前景很大,素描严谨而生动,稍稍有点沿袭传统的透视画得极其肯定。毫无疑问,还是表现生活的需要使他去观察和描绘那些工作中的人物,在令人感到亲切的真实中抓住他们的形象,表现得真实可信。

 

    9、巴黎歌剧院的乐师 约1870年 埃德加·德加 法国 56.5cm×46.2cm 布 油彩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画家以写实风格描绘了正在为芭蕾舞伴奏的乐手们。这里没有外光的作用,诸多人物的头像都处在一种自然状态中,黑色的服装衬托出他们演奏时的神情。台上演员的远景把乐队推向前景,造成一个特殊的角度,给人以不完整的局部印象。显然,德加在这幅画中对人物形象不做社会学的考察,只求造型的美感,从而达到了特定效果。

 

    10、盆浴 1886年 纸板粉彩 60×83cm 巴黎卢浮宫藏
   
德加晚年把主要精力投入了女子裸体的主题。他比谁都更努力于把裸体画从学院派传统的禁锢中解脱出来。他不断研究形体、光线、运动、人体器官及其作用。他企图做一个“人—兽”的肖像画家,但是,他对人体机器及其动作和活力的赞赏是如此之大,以致冷冰冰的理性构想在他的形象中全然消失了。不但如此,这些形象还反映了他的全部热情,有时甚至是他的全部挣扎。

 

    11、《熨衣妇》,1884,布上油画,76×81cm,巴黎网球馆藏
   
两个女人在熨衣服,左边的一位,躬着身子,双手拚着半生的力气拖压着熨斗,另一个不堪劳累,正在打呵欠伸懒腰。两个熨衣的女人,为十九世纪巴黎妇女的形象提供了划时代的定义。

 

    12、去外省赛马场 德加 法国 1869年 画布油彩 36.5×55.9厘米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
   
德加在19世纪60年代开始热衷于描绘赛马的场景,这件作品便是这个时期的作品。作品的主体在画面的右下角,一辆马车载着一对母子,天高云淡,如茵的广漠绿草地伸远到天际边,草原上点缀着浓重黑色的骑手和奔马作为背景,着重描绘前景人物和马车。作者有意将马车和马匹统一在黑色调中,使之形成一个浓重的黑色块,又以画龙点睛的白色,画马车坐椅中的母子形象,浅黄色的阳伞和灰色男子服装只是黑白间的一种过渡色,母亲的黑色领带和男子的黑色帽子构成黑色块的呼应与平衡,又与草原上的黑白色形成照应,另外母亲头上的红色带子,亦与远处骑手的红色裤子相呼应,这使画面的形体和色彩构图十分完美,体现他的古典主义内涵。

 

    13、证券所人像 1878-1879年 画布油画 100×82厘米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欧内斯特1923年捐赠)
   
证券所是进行金融活动和进行有价商品和有价证券交易的场所。金融家欧内斯特·梅(1845年-1925年)和博拉特焦躁不安地读着一个经纪人递给他们的一张股市行情单,经纪人的头上也戴着一顶礼帽,礼帽是商人象征性的服装细节。画上行人很多,表现人们悄悄谈着股市消息的生动情景。在一个调整构图的高度几何化的背景中,近景是用模糊、快速的笔法画出来的,在远景处也画了一些漫画般的面孔,甚至还有一些滑稽可笑的面孔。德加用使人看出场景的总体性和不确定性的方式来安排他的构图。人物姿态的准确度和整体画面的安排都围绕中心人物欧内斯特·梅来确定。他是惟一可以辨认出来的人。欧内斯特·梅的孩子们更喜欢用《证券所里》这个题目,希望他们父亲的名字在谈到这幅画时不要被提到,但中心人物很早就被人认出来了,因此这幅画和其主人的名字一起出了名。这一大胆的场景设计出乎人的意料之外,画面被巧妙地安排在一个垂直尺寸的狭小的空间里,德加经常用它来描绘男子群像。从侧面向下看,人物便缩小成几个碎片。批评家们多次讽刺他所钟爱的这一方法:“将画布任意切割,去掉人物的脚或腿,这可不像是画画。”画像似乎草率而成。大笔一挥很快就画成了深色服装。德加经常忽略细部,用他喜欢的棕、浅灰、黑色来达到色彩的和谐,笔法遒劲有力,但是不均匀,给人一种未完成的感觉,构图的奇特更加深了这种印象。德加用一个动作或一个姿态来表示模特儿们的性情或气质,从而抓住“现代人的特殊之处”。这幅画可能由德加介绍给了公众,因为它在1879年和1880年的第4和第5届印象派画展的目录中被提到,但媒体未作报道。

 

    14、室内 约1868-1869年 埃德加·德加 法国 81cm×116cm 布 油彩 费城艺术博物馆藏 
  
德加以一种温暖的光给室内以温馨感,以冷灰(绿色墙壁)围住了桔色的手饰箱子,室内的透视给空间以限定。男子处于暗部,面色阴郁,女子背部受光,仿佛在抽泣,地上散落着东西。画家以娴熟的技巧和光色效果,描写了室内环境与室内人物的情绪,色调作为情绪性气氛的渲染,暗示着一种不愉快的事件在室内发生。

 

    15、年轻女人像 德加 1867年 布面油画 27×22cm 巴黎奥赛博物馆 
  
这幅半身肖像油画把人们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到一个年轻女子的面部,画家只画到她的肩部,她的身子有点倾斜,四分之三斜向右边,她穿一件黑色连衣裙,一本正经的样子。她的栗色头发上扎着一根黑色丝绒带子,但现在平滑的头发原来大概不很整齐。只有嘴唇上涂了鲜艳的红色,一只耳环衬托出这种棕色和淡灰褐色的和谐。德加与他的印象派朋友们相反,并非把黑色不当成一种颜色,而他们几乎就要完全抛弃这种色调,不再用它来画风景画中的阴暗部分。年轻的德加作这幅画时,他选择了一块相当厚的不光滑的布作为画布,这样容易着色,他自己把布绷在画布框上。然后,他用一种精细准确,被描绘意图控制的动作顺着脸的图形的方向细细着笔。笔法准确自如的轮廓表现了隆起部分的质和面部表情的微妙。

 

    16、马奈夫妇 德加 1868-1869年 布面油画 65.2×71.1cm 现藏于日本北九州市立美术馆 
  
油画《马奈夫妇》是印象派画家德加在1868到1869年间创作的画布油画,原作现收藏于日本北九州市立术馆。画面中马奈夫人那一部分由于画得太丑,被马奈割掉,德加因此跟他绝交。

 

    17、戴手套的女歌手 德加 1878年 油画 53×41厘米 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藏 
  
这幅画又名《咖啡馆女歌手》,是芭蕾舞演员生活这类题材的一件成功之作。这幅画采用细笔触来表现。女歌手被舞台前面的脚灯所照射,强光出现在演员脸部下方,以及她举着的右手腕下部。来自前面的逆光,使歌手的模样显得很丑陋,可是恰到好外地体现出灯光的效应。这种有违传统绘画规范的画法,当时就受到社会的公开非难。德加没有把女人悦目的形象画出来,而是以反常的灯光破坏了她的真实。如此追求他的艺术表现,确实有反常规,令不少观者为之惊异。

 

    18、芭蕾舞蹈练习 1874 布面油画 
  
1874年,巴黎作家埃德蒙·康考在一篇日记中写道:“我一整天都在那个名叫德加的画家的画室里度过。他是一个古怪的家伙。现代生活中有这么多花样,他偏偏挑选的是洗衣妇和芭蕾舞者……这是一个白色和粉红色的世界……的确是表现那种苍白、柔软色调的最佳选择。”这一年德加四十岁,芭蕾舞者将是他未来生命中描绘的主要对象。康考有关“洗衣妇和芭蕾舞者是表现那种苍白、柔软色调的最佳选择”的看法是准确的。德加自己稍后对他的经纪人阿布罗·福拉说:“人们叫我‘跳舞女郎画家’。其实,我的主要兴趣从来都不在她们身上。我关注的只是捕捉她们的动态,画出漂亮的衣裳来。”

 

19、《自画像》,1855年,布面油画,81x65cm,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德加简介:
   
埃德加·德加(Hilaire—Germain— Edgar Degas,1834—1917)1834年7月19日 出生于巴黎。父亲是个金融资本家,祖父是个画家,从小德加便生长在一个非常关心艺术的环境里。1854年 德加中学毕业。同年,德加来到了意大利,在那里的一所美术学校学习。1854-1859年 德加在意大利的美术学校学习意大利的艺术,特别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同时,他又在安格尔的一位得意门生路易·拉莫特(LouisLamott)的画室里学画。1859年 德加回到了巴黎,那时的德加已经是一个学到一手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SugusteDominiqueIngres,1780-1867)画派好手法的、功夫很深的素描行家了。这种素描是一种古典主义的素描。1859年前 德加经常画一些人物肖像,如: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以及一些历史主题的人物。1860年代 德加结识了爱德华·马奈(EdouardManet,1832-1883),并成为盖尔布来咖啡馆的常客。1862年 德加开始对赛马产生了兴趣。1869年 德加画了大量色粉习作,主要画的是海滨浴场。1870年代初期 芭蕾舞女是德加非常喜欢的主题。1870年之后 德加创作风格开始转向了现实主义。这种理论主张放弃古代希腊的美的理想,而代之以朴实、真挚地表现所见的事物。1872年末德加为了寻找开心,到了美国的新奥尔良。1874-1886年 德加虽然反对印象主义,但是他还是积极参加了历届印象派画展,除了1882年的那一届。与此同时,德加的作品也被官方沙龙所采纳,并且作品可以悬挂在相当显目的地主,但他却脱离了官方沙龙。1893年 德加感到他有失明的危险,因此他急不可待、狂热的画起画来,这时的德加对人对已都很严历、苛刻,性情变得十分古怪。1886-1917年 德加的作品已经不再展出。1917年9月27日 德加逝世于巴黎,享年83岁。
    当他21岁进入美术学院时,他已练就了扎实的古典写实功夫,在这里又受到年届古稀的大师安格尔的亲自指点。安格尔告诫他要多画线条,要凭记忆和写生作画。这一思想使德加终生不忘,他以后几乎所有的作品都是根据速写凭记忆画出的,而这些作品又因此而保持了极强的生动性和现场感。无疑,这种生动性与他独特的构图有着很大的关系。我们在雷诺阿那里曾见过那种切割画面的不规则性构图所带来的意外感,而德加在这方面更具有一贯性。《乐池里的音乐师》把人物拉到眼前,乐师与舞台上的舞女形成强烈的比例对比。《勒皮克男爵穿过协和广场》重复了这种手法,使主要人物处于近景而不是传统的中景。《落幕》则用帷幕与舞台线把画面分割成略有变化的三大块——这种构图是前所未有的,它既使主题更为明确,也强调了画面新的结构原则。德加富于创新的构图、细致的描绘和对动作的透彻表达使他成为19世纪晚期现代艺术的大师之一。他最著名的绘画题材包括芭蕾舞演员和其他女性、以及赛马。他通常被认为是属于印象派,但他的有些作品更具古典主义、现实主义或者浪漫主义画派风格。
    德加是印象派中唯一受过正规学院训练的油画画家,因此他内心深处的古典主义情结时时涌现出来。那么,是什么使他与印象派画家联系在一起的呢?这就是他作品的鲜明的现代感和他对印象派光与色的个性转化。他从不像其他印象派画家那样到自然中去画那些最能表现光与色的风景,而是把他的目标确定在街头或室内,尤其那些剧场作品。虽然表现的是单调的舞台灯光(这是一种很难画出色彩的光线),但德加用印象派的色彩观来理解和处理它,使之同样产生出印象派外光画的丰富的色彩变化。同时他也用这种灯光分解了形体(如图《咖啡厅音乐会》)。不过从全面来看,德加也不是对光与形的关系及形本身进行全面研究的人,前者是他同时代人正在研究的问题,后者是下一代人的事情。他的主要兴趣在于确定事物在他画中所形成的空间关系,这一点无论在他的剧院作品还是浴女和大量描绘芭蕾舞演员的作品中都充分体现出来。我们在《盆浴》一画中看到,他把浴女与咖啡具分割开来,形成平面中的两层空间,同时用色平面之间的起伏来造成浅空间的跳动。这种空间观念是对文艺复兴空间观念的结束,是最终向20世纪浅空间和平面性迈出的决定性的一步,我们还将在油画家塞尚那里看到这种观念的进一步发展。
    从绘画技法上和创作观念上看,德加是一个典型的印象派画家。然而作为安格尔亲自点拨过的学生和受过严格学院派训练的油画画家,德加内心里却深藏着古典主义对题材的关注。因此,他一面通过某些题材来达到对色彩和构图的研究,一面又赋予题材某种社会的意义。1874年2月13日,他的一个朋友埃德蒙·德·贡库尔特在拜访过德加后在日记中写道:“经过多次多角度的试验、尝试和摸索后,他现在喜爱上了当代题材,并专门关注洗衣妇和跳舞的人。我对他的选择无可挑剔,因为我也在‘曼内蒂·莎乐美’中赞美了这两种职业。在我们这个时代,这两种职业为当代画家提供了最适于描绘的女性形象。”当时许多画家都把视角对准了下层人的生活,这是受左拉现实主义小说影响的结果。德加曾于1869年用色粉画过“熨衣妇”这个题材,以后他花了很多时间来完善它。这里的这张画是油画,是对两年前一幅同样题材的色粉画的再加工,也是他最有名的的一幅画。在这里,他以印象主义式明亮的色彩和柔和的色调表现了两位由于辛苦的工作而筋疲力尽的熨衣女工形象,把作为贵族的德加所体验到的人生经验传达给我们。它也同样影响了20世纪立体派大师毕加索——他在他的“蓝色时期”的作品中也借助类似题材表达了他对下层人的同情。从表现上看,油画家德加在印象派中找到了自己的知音,这就是劳特累克。因为他们都表现巴黎夜生活,描写那些舞台上的男女演员,都对风景没有兴趣,都对平面性倾注了自己的热情,但其实他们是很不同的。这不仅表现在劳特累克更尖刻和敏锐的社会批判性上,也表现在他的更具装饰味的平面性上,这种装饰性最终使劳特累克成为现代广告画的先驱。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网站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