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达芬奇画 米开朗基罗 凡高名画 蒂索作品 泰德玛画 纳兰霍画 伯恩琼斯 布格罗画 莫奈的画

蒂索—新古典主义画派代表

      雅姆•雅克•约瑟夫•蒂索 (James Jacques Joseph Tissot 1836-1902),是英国维多利亚时期新古典主义画派代表画家。出生在法国南特(法国西部港口城市)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他最初在巴黎的 Beaux 艺术学院学习。1871年搬到伦敦居住。为生活所迫,他画了许多伦敦上层社会生活的作品,受到异议。1876蒂索在伦敦遇见了年轻有魅力的离婚女子凯思琳,坠入爱河。这段不被社会认同的爱情仅仅维持了六年,1882年凯思琳去世时只有28岁。一周后他搬回了巴黎,开始热衷于宗教绘画。1902年8月8日在法国去世。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与他美丽堕落的女人及其悲惨的爱情故事,这就是他的一生。蒂索有很多表现女性与爱情的作品,深受喜爱。 


1、美丽 副标题:Kathleen Newton 帆布油画 59.7 x 49.7 cm 私人收藏

 

2、艺术家的女人 1883——1885年 帆布油画 美国汽车大亨克莱斯勒收藏

 

3、旅行者 1883——1885年 帆布油画 英国 利兹博物馆收藏

 

4、公园长椅上 1882年 帆布油画 私人收藏

 

5、藏猫猫 1880——1882年 帆布油画 734 x 539 cm 美国华盛顿国家博物馆收藏

 

6、宝贝 副标题:Kathleen Newton 1877年 帆布油画 私人收藏

 

7、十月 1877年 帆布油画 216 x 108.7 cm 苏格兰贵族赠品

 

8、圣日 副标题:野餐 1876年 帆布油画 私人收藏

 

9、一束紫丁香 1875年 帆布油画 私人收藏

 

10、渡口 1878年 帆布油画 私人收藏

 

 画家简介 

    雅姆•雅克•约瑟夫•蒂索 (James Jacques Joseph Tissot 1836-1902),法国画家,居住在伦敦的维多利亚新古典主义画家。1836年出生于法国南特(法国西部港口城市)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他最初在巴黎的 Beaux 艺术学院学习。早期的画主要是历史,这主要来自于荷兰学校教育的严重影响。在当时作为一位年轻人最好的不冒风险的是学习印象派画家的风格。

而这一切的平静都被1870年的法国佛朗哥普鲁士战争所打破。法国在这场战争中的败北及其随后的巴黎公社的建立,促使1871年蒂索一家决定搬到伦敦居住。这次移居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初到伦敦由于生活所迫,他需要很快地赚些钱。因此,他开始绘制些有关伦敦上层社会生活的作品,把英国维多利亚古典文化搬到画中,这些作品很快引起公众的关注,特别是受到崇拜英国经典文化的社会阶层的追捧。但也引发不少评论家的争议。特别是当时英国社会等级意识问题,这些表现达官贵人生活的画面,引来不少评击。同时也有来自法国印象主义画派同事们的指责,认为他的作品太过平庸,画的像照片。当年对他的作品充满敌意的评论在今天看来是难以理解。
 
在蒂索的作品中,很多的主题是表现生活与爱情,而他的一段短暂的爱情几乎影响了他的一生。1876蒂索在伦敦遇见了年轻有魅力的凯思琳(Kathleen Newton),而凯思琳是刚离婚,她是嫁给一位在印度服役的英国军官, 但凯思琳却和另外一个男人有了关系并生下了个孩子,因此而被遣返回英国。蒂索让这位带着个孩子,背负当时多方面耻辱的凯思琳搬进他在伦敦的家。这一生活方式的改变使得一个久经世故、穿着得体、非常看好的画家变成了社会公众谈笑的话题。为此蒂索远离社会同凯思琳一起来到他的郊外小树林别墅里共同过着平静的生活。除了招待一下极少数来自艺术界的朋友外,凯思琳变成了蒂索唯一的女神。这段期间蒂索画了大量的作品,而凯思琳的身影经常出现在他的画中。
 
另外的一个吸引蒂索作画的是伦敦的港口和泰晤士河。他以泰晤士河为背景而作的画使我们有与其他作品中所感受到的不同的艺术风格。

1882年凯思琳因得了肺炎而不幸去世,当时只有28岁。这段爱情仅仅维持了六年,蒂索很长时间不能从这突然而来的悲剧中恢复过来,在心爱的人去世一周后他搬回了巴黎。他把伦敦的房子卖给画家塔德玛,从此不再接触任何女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与他美丽堕落的女人及其一个悲惨的爱情故事。这几乎就是他的一生。

此后蒂索继续在巴黎社会写生,但是很快放弃这些并投身于宗教场景绘画。他两次访问中东地区去寻找作画的宗教真正背景。在这以后Tissot开始对唯心论感兴趣,他的作画动机取决于这个感兴趣的东西是否神秘。

蒂索于1902年8月8日在法国布容 Bouillon 去世。蒂索一生画了大量的作品。作品仍然受到很多英国人的喜爱。画集、海报以及作品的衍生品至今仍然是伦敦的畅销品,受到很多喜爱艺术的人收藏。他的艺术成就给英国留下一笔珍贵的遗产。而更让人敬佩的是,在他的笔下是个诱惑的世界,但他的心却是那么纯真。也许,他的全部寄托是放在他的作品中。

近几年来,日本和美国的收藏家们开始挖掘蒂索画作的真正价值。那些过去批评家充满敌意的评论却成为最好的欣赏蒂索作品的看点。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网站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