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天仙妹妹 天仙新图片 玫瑰物语 人体摄影 诗情画意 社会写真 靳尚谊画 十大外景 在线听歌

美女公益广告争议

    2006年6月8日,一幅半裸出镜的公益广告,昂然出现在长沙市区主要公交站台的广告牌上,代言是具有仁爱精神的“粉红丝带”活动。三位女性分别是湖南某电视台当红女主持许静、长沙某电视台当家花旦丹丹(陈丹)和湖南涉外经济学院大三学生lisa。惹人眼球的宣传照加上三位特殊身份的女主角,一时间闹得长沙城里街头巷议,甚嚣尘上。

1、三位美女半裸出镜的“粉红丝带”公益广告


 

2、长沙某电视台当家花旦陈丹

 

3、湖南某电视台当红女主持许静

 

4、湖南涉外经济学院大三学生lisa

 

5、一年前,2005年10月,李冰冰、钟丽缇、邬君梅全裸代言粉红丝带

 

湖南半裸公益广告引起争议:
   
湖南美女主持“半裸代言”事件引起全国一场网络争论,全国门户网站纷纷转载此次“半裸事件”,网络论坛上不断有争论的帖子。

  《关爱女性 为何要赤裸“上阵”》原帖
  短短的一夜时间,长沙的大街小巷的路牌广告就出现了三个半裸女性的公益广告。据说,这个广告是倡导女性关爱自己,且利用“粉红丝带”这个国际抗乳癌组织进行引导大家走进长沙尚美妇科医院。话说如此,难道公益广告牌一定要利用半裸的形象亮相街头。让星城大地散发女性的豪放?将“关心乳房”上升为关心女性身体及心理全部?
  据说,这三个女性中,有2个是电视台的主持人,还有一个是某高校的学生,她们怎么这么大胆将自己暴露在公众面前,难道仅仅是为了出名?是不是这其中还有更多的含义?站在广告旁边足足有几分钟,眼睛不断的向这3位女性身上每个部位旋转,是艺术的欣赏还是带着想法,连自己都摸不着头脑,热血一下冲进大脑。离开之后,自己对着自己说了一句:“别想歪了,关爱女性嘛。”

    《请把目光从乳房上移开》
  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的是排满,流言家看的是宫闱秘事。
那么,最近星城两位女主持人、一位女大学生半裸代言公益组织“粉红丝带”,喧嚷与争论过后,关注者又看到了些什么?
  很遗憾,乳房又成了主角。
  就象2005年10月,李冰冰等全裸代言粉红丝带,明星全裸所带来的聚光效应和道德评判让人们完全忽略了乳房前飘动的“粉红丝带”。
  有人评论:“这本质是对女性的严重戕害,是对公众眼光的肆意亵渎,它进一步颠覆了我们业已消失殆尽的道德审美底线。”
  感觉良好者的道德挞伐,“人性恶”观念持有者的“商家阴谋”论,女权主义者又一关于“男权社会”的事实控诉......
  一些人的负面反应完全抹杀了这一事件的“公益”初衷。而且,道德审判还在升级,主持人之一丹丹已经被电视台开除,成为本事件公众道德洁癖的牺牲者。
  或者,我们有理由提醒公众把目光从乳房上移开,看看那条粉红丝带。
  粉红丝带是一个世界性的女性防乳腺癌组织,每年活动期间,各国的妇女就会在胸前佩戴粉红丝带,并志愿发放乳腺癌防治宣传手册,唤起女性对这一疾病的重视,“关爱自己、定期检查”,唤起女性战胜病魔的信心
  谁也不会怀疑粉红丝带飘进中国的意义。据卫生部资料显示,乳腺癌目前已成为严重威胁中国女性的一大杀手,其死亡率以每年3%的幅度快速增长,远远超过肺癌而成为我国近10年来死亡率增速最快的癌症。粉红丝带飘进长沙,正是长沙女性的福音。
  请不要用口水淹没了“粉红丝带”所代表的对女性的奉献与关爱。

  三位公益女性亲笔签名的一封公开信(原文如下):
  
“对于‘聪明女人,多爱自己’粉红丝带公益活动得到媒体的关注和支持,我们深表谢意。
  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三位代言人的人生也经历了一个很不同寻常的历练过程。不论是对于我们好的或者负面的评价,我们都能坦然接受。因为不管怎么样,粉红丝带在长沙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针对于最近发生的种种,从一个女孩子的角度来说,我们倍感压力,很多事情的发生是我们始料未及的。我们真心希望各位媒体能本着宽容、正义的态度,将“粉红丝带”这一概念真正地传播给中国的每一位女性。
  在此我们协商决定,从今天起将谢绝任何媒体对三位代言人的专访。在后面,我们会有公益慈善拍卖、走进大学、免费救治等公益活动,希望各位媒体可以对这方面进行关注。”

评论:从“半裸出镜”到“全裸投降”
  
数日前,一幅代言具有仁爱精神的“粉红丝带”活动的公益广告,出现在湖南长沙市区主要公交站台的广告牌上。三位“半裸出镜”的女性分别是湖南两家电视台的主持人和湖南某校的一位大三学生。“半裸”消息甫出,立刻在网上网下引起激烈争论。
  随后,当事人之一、被所在电位差要求暂停工作的陈丹在官方网站上发表道歉声明,称自己“未经过所在媒体长沙电视台女性频道同意,擅自参加由长沙某医院组织的‘聪明女人,多爱自己’推广活动”,虽然“愿望是良好的”,“希望引起人们对女性的关爱”,但是“因为形式欠妥,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所以不得不向被损害了形象的电视台和“受伤害的”公众道歉。据朋友在网上说,上世纪90年代初,像《布拉格之恋》这样的影片在中国“内部播映”时,片头竟然还有“内部资料,仅供处级以上干部观看”类似的大字标语。不难发现,虽然今天“性病”广告早已堂而皇之地登上了电视,但是中国人对于裸体的禁忌依旧敏感而脆弱。人们饱经沧桑的眼睛,甚至经受不了一个“半裸体”的照射。如有网民义愤难平,“它(半裸出镜)是对女性的严重戕害,是对公众眼光的肆意亵渎,它进一步颠覆了我们业已消失殆尽的道德审美底线。”如此上纲上线,难免让人为中国人的道德前景惊出一身冷汗——莫非中国人所谓“道德审美的底线”,是被妇女同胞用胸罩带拴着吊在了肩膀上?莫非胸罩是个暗房,一旦暗房被揭开,那隐藏其中的道德风暴就会彻底曝光、失去原形与意义?
  本质而论,裸体的出现,源自于身体与光明的合谋。对裸体的畏惧,在某种程度上说同样也是对光明的畏惧。和东方遮遮掩掩的道德生活相比,裸体在西方可说是一种传统,一种范式。如法国汉学家弗朗索瓦·于连所说,“欧洲艺术附着裸体,犹如它的哲学依附于真实。裸体被当成艺术教育的组织者,犹如逻辑是哲学的组织者一样。”在此意义上,“袒露的乳房”不仅哺育了人类,同样哺育了文明。
  所以我们看到,从古代希腊罗马,经过黑暗中世纪,到文艺复兴和启蒙时期,尽管在西方时有关于性的贬低,但是人们对于裸体并无道德上的苛责。正因为这种对“裸的传统”的珍视,欧洲不但创造了维纳斯与大卫,并且将之留存至今。今天当我们走在尼斯或戛纳的海滩上,看到女人们裸露上身躺在沙滩上晒太阳,或是端着一杯饮料与人若无其事地交谈,除非你心怀恶意,否则绝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说出半个脏字。
  所谓“淫者见淫,美者见美”,传播学亦认为,任何意义的完成同样取决于信息接收者。在此意义上,裸体是否“有罪”,更在于观看者的心想。在我看来,人们对裸露上身的拒斥,更多是出于“裸体即淫”的刻板印象。事实上,裸体不等同于性,更不等同于淫乱,就像一个人脱去帽子并不表示他在思考一样。在我看来,某些人视“露乳”为有伤风化,更多只能证明自己失去童贞之心。就像电影《乳房与月亮》里的小男孩一样,其实我们更应以感恩之心来审视乳房的哺育之美,及其对人类精神的提升,而不是用道学家的眼光,只在指缝之间看见肮脏与色情,却看不见秀美与生命。
  沉重的肉身让事与愿违。三位女性参与粉红丝带公益活动,原本是为了号召社会保护女人的乳房,谁曾想最后竟然上升为牺牲女人(比如暂停工作)来保卫一个干瘪而虚无的道德之乳。然而,倘使没有对个体权益的声张与护卫,我们怎么会有丰满有力的“道德之乳”哺育社会与文明?
  回顾整个事件,最耐人寻味的莫过于陈丹的公开道歉。透过这封广为转载的声明,我们不仅看到陈丹失去了自己青春年少的立场,而且也失去了一位公民社会生活的底线。如其所说,“我愿意接受频道的任何处理。”如果说陈丹为了拍公益广告是“半裸上镜”,那么在社会与上层领导的双重压力下,陈丹无条件“接受频道的任何处理”更意味着“全裸投降”。我们由此相信,以民意与权力对一个弱女子的赤裸裸的恃强凌弱的剥夺,才是我们走向开放社会时最该引以为耻的东西。

相关链接:
   
网络卖淫内幕暴露于警方的一次抓捕行动。被抓的10名卖淫女中,有半数是在杭各高校的在读大学生。牵涉的几所高校至今气氛紧张,还在整肃学风,静待调查组的到来。
  “一开始还猜测可能是打着大学生幌子,不一定会是真的。但是现在确实查到这么多大学生,我们真是没有想到!” 主办此案的警官俞小郎语含惋惜。 

  粉红丝带:
  
粉红丝带乳腺癌防治运动于1992年在美国倡导发起,是国际抗乳癌组织。目前,在女性中有很高的声誉和认知度,于2003年正式飘进中国。 

  钟丽缇、邬君梅、李冰冰裸体出镜:
  
2005年9月25日,在无数报刊销售点,这一天同时出现了2005年10月号的《时尚健康》杂志。它的封面照片和标题同样醒目:钟丽缇、邬君梅、李冰冰震撼代言“2005粉红丝带乳腺癌防治运动”。此次由《时尚健康》倡导的粉红丝带乳腺癌防治运动,不但邀请到众名人明星参加,更大胆地邀请三位女星放开尺度,拍摄杂志封面,号召公众爱乳房、爱自己。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网站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