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靳尚谊画 陈逸飞画 吴作人画 吴冠中画 傅抱石画 陆俨少画  李晓明 画 赵国经画 范曾的画

中国名家名画(38):吴昌硕的画

 

    吴昌硕(1844-1927)清末著名书画家,篆刻家。原名俊卿,字昌硕,别号苦铁,浙江安吉人。少年时他因受其父熏陶,即喜作书,印刻。他的楷书,始学颜鲁公,继学钟元常;隶书学汉石刻;篆学石鼓文,用笔之法初受邓石如,赵之谦等人影响,以后在临写《石鼓》中融汇变通。沙孟海评:吴先生极力避免“侧媚取势”,“捧心龋齿”的状态,把三种钟鼎陶器文字的体势,杂揉其间。他诗、书、画、篆刻皆精。生前为西泠印社社长。


 

1、贵寿仙风

 

2、灼灼桃之花  轴  135×49cm 纸本设色  1902年59岁 谷村斋藏

 

3、霜天翠袖

 

4、结实之桃

 

5、水仙长寿

 

6、岁寒三友

 

7篆书“无始斋”额 纸本  1922年(79岁) 味春草堂藏

 

8、书法扇面 镜心 水墨纸本

   

    吴昌硕简介:吴昌硕(1844-1927)初名俊,又名俊卿,字昌硕,又署仓石、苍石,号缶庐、苦铁等,浙江安吉人。我国近代金石、书、画大师。他在诗、书、画、印诸方面均造诣深厚,以蓬勃的艺风一洗晚清沉寂之颓味,为我国近代书画艺术开创了新的局面,成为当今中华美术发展史上的里程碑式的人物。
    他的别号很多,缶庐、苦铁、大聋、老击、老苍等。清末曾官江苏安东知县,在任仅一月,后寓上海。中年后始作画,其绘画内容以梅、兰、竹、菊、藤萝、葡萄等为主,取法徐渭、朱耷、李 ,并受赵之谦、任颐的影响。设色大胆,别开生面,用色混而不脏,艳而不俗,自有一种古朴的美。他把书法用笔融于绘画。成为“海上画派”的杰出代表。工诗、书法,擅写“石鼓文”,精篆刻,远宗秦汉,近取浙皖精英,自创面目。光绪三十年(1904)在杭州成立“西泠印社”,被推为杜长。他又能融各家之长,并贯通他的书法、篆刻,创雄健苍劲的风格。对艺术创作主张“出己意”、“贵有我”,因此他的作品具有浓厚的“性格特点”。他的作品诗、书、画、印配合得宜,融为一体,其艺术风尚对我国近现代画坛影响极大,对日本影响也很大。传世作品有《天竹花卉》、《紫藤图》、《墨荷图》、《杏花图》等。《紫藤图》纸本,设色,纵163.4厘米,横47.3厘米。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这是一幅花卉作品,画面为紫藤拳石,藤蔓蟠屈,花叶茂盛,形象飘逸夸张,求神似而不求其形,色彩浓丽,笔墨淋漓酣畅,奔放的气势跃然纸上。画面下部用淡墨渲染出一瘦石,形如柱。一支藤条由画面右端伸出,绕石数重飞舞直上,数片藤叶,稚嫩轻盈,可见作者将瘦石与藤条已自然完美地形成了一个整体。笔法劲健,色彩浓重。吴氏以书法笔致入画,飞动处似狂草,凝重处似篆籀石鼓,其画风豪壮浑厚,别开生面。此图以势取胜,景物疏密错落有致。上有题诗一首,末款“乙己八月八日,安吉吴俊卿拟十三峰草堂”。乙己为光绪三十一年(1905),吴昌硕时年62岁。

吴昌硕简历:
  吴昌硕,初名俊,又名俊卿,初字香补,中年后更字昌硕,七十岁后以字行。亦署仓硕、苍石、仓石、昌石、昌硕,别号缶庐,老缶,老苍、苦铁,大聋,石尊者,缶道人,乡阿姐,破荷亭长,芜青亭长,五湖印丐等。按时代分,早年所用字号及斋馆名有芗圃、香补、杰生、剑侯、逸光、朴巢、泛虚室主人、金钟玉磬山房、梅花主人、金麓山樵,啸阁、石痴山人、齐云馆等;中年后又有缶庐、老缶、缶道人、苦铁、削觚庐、禅甓轩、去驻随缘室、癖斯堂等,七十后又有聋、大聋等。浙江安吉人。是中国近代杰出的艺术家,上海画派的领袖。吴派篆刻的创始人,书法,绘画,篆刻,诗词无一不精,以篆书笔法入画,金石气十足 。着有《缶庐诗》、《缶庐集》、《铁函山馆印存》、《削觚庐印存》、《缶庐印存》等 。作品出版极多,如上海西泠印社《苦铁碎金》、商务印书馆《缶庐近墨》一、二集、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吴昌硕》等等 。
    1850年,吴昌硕七岁,开始随父启蒙读书。后转入村塾。1858年,吴昌硕在其父指导下开始刻印。1860年,太平军进入浙江安吉,吴昌硕开始五年流浪生活。其聘妻章氏病死,葬于庭树下 。
    1865年,吴昌硕中秀才,迁往安吉城中篆云楼居住。1866年,吴昌硕始学诗。1871年,吴昌硕与浦华订交。1872年,吴昌硕与施酒结婚。施酒字季仙,浙江吴兴菱湖镇人 。
    1872年,是年吴昌硕第一次到杭州,拜俞樾为师。并至苏州、上海结交朋友。1873年,吴昌硕三十岁,开始为人治印。1873年,吴昌硕父吴辛甲卒 。
    1874年,吴昌硕入两淮盐运史杜文澜幕府 。
    1882年,吴昌硕接妻儿至苏州定居。1884年,吴昌硕迁居苏州西[田每]巷。1887年,赵石﹝赵古泥﹞师从吴昌硕。1887年,吴昌硕移居上海。1893年,尹沅为吴昌硕妻作肖像,任颐补景,现藏南京博物院 。
    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爆发后,吴大澄请缨赴榆关,邀吴昌硕为幕僚,传吴昌硕献古印「征辽将军印」。败绩。1897年,一月,吴昌硕病臂 。
或谓五十肩。1899年,十一月,吴昌硕由同乡丁葆元保举,任江苏安东县﹝今江苏涟水县﹞知县。祇一月,因与上司不合,辞官而返。1900年,吴昌硕自序《缶庐印存二集》。1902年,顾潞为吴昌硕作山水图 。
    1902年,是年陈衡恪师从吴昌硕学画。1904年,日本河井筌庐至上海拜访吴昌硕。1909年,姚鸿、黄俊等在上海发起豫园书画善会,高邕之为会长,并邀请吴昌硕参加 。
    1909年,高邕之、钱吉升、吴昌硕、沉心海等人在上海豫园得月楼发起「豫园书画善会」,选钱吉生为第一任社长。1912年,吴昌硕是年结识前日本东京高等师范教授、商务印书馆主编长尾雨山 。
    1913年,王云﹝王梦白﹞拜吴昌硕为师。1913年,重阳节,西泠印社正式成立,公推吴昌硕为第一任社长。1915年,杭州西泠印社闲隐楼落成,吴昌硕作《闲隐楼记》 。
    1915年,海上题襟馆书画会会长汪洵卒,吴昌硕继任。王一亭、哈少甫为副会长。1916年,吴昌硕病臂,自言「眼花如雾,脚软如绵」,为其作品鉴定之参考。1917年,吴昌硕夫人施酒卒,年七十。施亦能篆刻 。
    1917年,诗人沉汝瑾﹝沈公周﹞卒。年六十一。为吴昌硕好友。1919年,吴昌硕七十六岁,新订《缶卢润格》为:「衰翁新年七十六,醉拉龙宾辉虎仆,倚醉狂索买醉钱,聊复尔尔曰从俗 。
旧有润格契行,略同坊肆书帙,今需再版,余亦衰且甚矣。深违在得之戒,时耶境耶,不获自已。知我者谅之。堂扁卅两,斋扁廿两。楹联,三尺五两,四尺六两,五尺八两,六尺十二两 。
直幅横幅,三尺十四两,四尺十八两,五尺廿四两,六尺卅二两;条幅,视整张减半;琴条六两。折扇、纨扇,册页;每件四两 。
一尺为度,宽则递加。山水,视花卉例加三倍。点景加半,金笺加半。篆与行书一例。刻印,每字四两。题跋、题诗每件卅两。磨墨费每件二钱。每两作大洋一元四角。己未元旦老缶订于癖斯堂 。
    1919年,吴昌硕与王一亭合作《流民图》以筹款赈灾。1919年,吴昌硕《缶庐印存》八册成书。1920年,元旦,吴昌硕为上海西泠印社吴隐的「潜泉印泥」制定润格:「潜泉吾宗,精于金石之学,刻印能得三代古玺遗意 。并仿古秘制紫红各色八宝印泥,细润鲜明,经久不变,冬不凝冻,夏不透油,极合书画家收藏家之用。求者日甚,为定润目如左。」见日本谦慎书道会《吴昌硕逝世五十周年纪念集》 。
    1920年,吴昌硕七十七岁,再次修订上年润格,诗为:「衰翁今年七十七,潦草涂鸦惭不律。倚醉狂索买醉钱,酒滴珍珠论贾直。」并删除了小序。1920年,王震﹝字一亭﹞为吴昌硕写像 。
    1921年,日本朝仓文夫为吴昌硕塑半身铜像,置于西泠印社龙泓洞中。印社补雕石刻下半身,成为一盘膝造像。文化大革命中被毁。1923年,潘天寿经褚闻韵介绍,得识吴昌硕 。
    1924年,王贤到上海,师从吴昌硕,并结识吴昌硕弟子刘玉庵。1925年,吴昌硕为王震制定润格,序为:「博通籀史,精研训诂。维季王子,湛湛嗜古。抚百汉碑,抱十石鼓 。
。印学流传,家珍自数。赵﹝赵之谦」茹我吐,吴﹝吴让之」阙吾补。比客天涯,强自取柱。为定润格,到门不【度文】,匪云标榜,聊慰习苦。」1925年,是年吴昌硕封笔 。
    吴昌硕请王贤任其孙吴志源的家庭教师,由此住在吴家。此后几年中曾为吴昌硕代笔。1925年,方介堪由温州去上海,访吴昌硕。同年师事赵叔孺,并加入西泠印社 。
1926年,沙孟海经常向吴昌硕问业。1927年,十一月六日﹝农历十一月二十九日﹞,吴昌硕中风逝世。1932年,吴东迈将其父吴昌硕、妻章氏、继室施酒葬于浙江超山报慈寺西侧山簏,占地约五亩,距宋梅仅百步 。
    墓左有先生七尺石像,墓坊石柱联为沉卫所作:「其人为金石名家,沉酣到三代鼎彝,两京碑碣;此地彷玉潜故宅,环抱有几重山色,十里梅花 。
    1936年,宣和印社所辑《吴昌硕印存》出版。1979年,九月,日本电视广播公司董事社长小林与三次参观西泠印社,得知吴昌硕铜像于文革中被毁,回国后成立「吴昌硕铜像复原委员会」,由原作者朝仓文夫的弟子西常雄重塑 。
    1980年,十一月七日,西泠印社举行吴昌硕重塑铜像安放仪式。1994年,上海出版《吴昌硕年谱》,林树中编。1994年,北京出版《吴昌硕谈艺录》,吴东迈编 。
    1995年,九月八日至十二日,由香港书法家协会主办,香港书画学会协办的「杭州西泠印社篆刻作品展」在香港大会堂高座七楼展览厅举行 。
    特邀嘉宾:西泠印社副社长、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刘江先生,西泠印社秘书长余晖先生及该社女篆刻家沉颖丽小姐 。
    西泠印社借出创办人丁辅之、王福庵等名家篆刻作品印屏八十八件,历届社长吴昌硕、沙孟海等人印屏二十件,现代篆刻名家作品印屏二十幅 。
    其中许多作品为镇社之宝,在大陆也未曾公开展出过 。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