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本站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欣赏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名画百幅 卢浮宫画 艺术流派

凡高系列(45):凡高画的女人

     凡高画的女人,不是凡高最重要的题材,大致可以分成两个时期:《吃土豆的人》与《吃土豆的人》之后。在《吃土豆的人》中,凡高看待女人与男人的眼光没有什么区别,他所画的是农民,描绘他们的境况。这以后凡高笔法有所改变,所画的《头戴红丝带的女子》,画面不那么黯淡了,她的生活状况显然要好于“吃土豆的人”。而在《意大利女人》、《日本姑娘》和《阿尔的女人》中,背景和人物的衣着都变得鲜亮了,有的还大块用了他著名的黄色,不过她们还都是落落寡欢的样子。在这些画中,凡高常常不大突出甚至故意抹杀女人性别的特征,也就是说,绘画的凡高并不像实际生活中的凡高那样常常把女人当成性爱的对象。而且在表现那些与他发生过性关系的女人中,比如粉笔画《悲哀》和油画《坐在铃鼓咖啡屋的女郎》等,凡高也不怎么强调女人的美。正一艺术于2018年11月16日。


    1、吃土豆的人 1885年4月 纽南 布面油画 81.5x114.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藏 JH764 38
   
这幅画是凡高在纽南时期的最佳杰作。《吃土豆的人》,虽然画里除了三位女人,还有两位男人。若讲得周全一点,或许可以把凡高画女人的画大致分成两个时期:《吃土豆的人》与《吃土豆的人》之后。在《吃土豆的人》中,凡高看待女人与男人的眼光没有什么区别。他所画的是农民,他要描绘他们的境况,描绘如他所说的这些人身上散发出的“火腿味、烟味和土豆热气”。画中低矮的屋顶简直就要压在这一家人头上,画家似乎只有蹲在地上才画得出,多少可以体会到他对其命运的关心和对其品德的敬重。凡高距离所画的对象又是那么近,观者仿佛因此也被引到现场,就像站在画面中间那背对着我们的小女孩的身后似的。画家粗犷的笔触,阴暗的色调,与画里的内容正是相得益彰——这些人就是如此粗糙、如此无望地活过了一生。 

 

2、戴白色帽子的农妇 1884年12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42x34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34

 

3、炉灶旁的农妇 1885年6月 纽南 嵌板布面油画 29.5x40cm 巴黎奥赛美术馆 JH792 42

    

     4、头戴红丝带的女子 1885年12月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60x50cm 纽约私人收藏 65
   
 凡高创作进入安特卫普时期(1885年11月28日—1886年2月28日)。1885年11月底,凡高决定去比利时西北部城市安特卫普,在那里的3个月里,他努力的学习绘画并沉醉其中。在此期间,他研究鲁本斯的绘画,接触到了日本浮世绘,这些都对他此后的绘画历程有很大影响。梵高此时期的作品延续了纽南时期的现实主义风格和深沉的笔触,但笔触变大,画布变得明亮了些,色彩也丰富了些,开始注意对比的美,这是对色彩的觉醒。凡高在安特卫普共画了7幅油画,其中5幅是人物头像。

 

    5、穿蓝衣的女子 1885年12月 安特卫普 布面油画 46x38.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64
  
这里的花园也很美;有一天早晨,我坐在公园里画速写。我在上星期画了三幅油画习作,一幅习作画的是从我的窗口看到的一些古旧房子的背面,两幅是在公园里画的。我已经把其中的一幅拿到画店里去陈列。有一幅画一定要画——为什么不那么纯朴呢? 当我深入观察生活本身的时候,我得到了相同的印象。我看到街上的普通人——好极了,我常常想,工人比绅士们更加有意思;我在这些普通人身上发现了生气勃勃的力量。谁要是想把他们的特殊性格表现出来,他必须用一种坚定的笔触,用一种纯朴的技巧去画他们。我一次又一次地去参观博物馆,我不大看别的画,主要是看鲁本斯与约尔丹斯所画的几个人的头与手。鲁本斯在素描中,用纯粹红色的长笔触画人物脸上的线条,或者用同样的笔触塑造手指头,他的这种画法把我完全迷住了。(凡·高)

 

    6、塞加托里坐在铃鼓咖啡馆 1887年2-3月 巴黎 布面油画 55.5x46.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92
  
自1887年的春天起, 文森特便常去克利希街的铃鼓咖啡屋, 画中的妇女就是这间咖啡屋的女主人阿戈斯蒂娜·塞加托里, 以前曾当过德加的模特儿, 跟凡高曾有过一段时期的深交。画中她坐在一张桌子前,其桌面和凳子的形状都像铃鼓,铃鼓又称手鼓,是维吾尔等族的打击乐器,所以叫铃鼓咖啡馆。在这一幅画上可以看到凡高在店内的墙壁上, 装饰着他喜爱的日本版画, 并与贝尔纳、高更、劳特累克等利用此店举行画展。这一幅画用细微的笔触所形成的律动交响与色彩并置的手法, 表现出他有一段时间曾学习过修拉、西涅克的点彩法。 

 

7、坐在草地上的女子 1887年春 巴黎 纸板油画 41.5x34.5cm 纽约私人收藏 108

 

8、摇篮旁的慈母 1887年春 布面油画 61x45.5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13

 

    9、意大利女子(阿戈斯蒂娜·塞加托里) 1887年12月 巴黎 布面油画 81x60cm 巴黎奥赛美术馆 144
  
就在1887年那一年,凡·高改变了自己肖像画的风格,将印度派的写实背景风格改变为象征性的构图风格。这种变化明显地反映在这幅作品中,这又是一幅借助装束表现人物的作品,也许又是一个阿戈斯蒂娜式的人物。巴黎的观众对这样的主题非常熟悉,因为许多意大利移民,她们通常被画成带有异域女子风情的普通人物。在凡·高的这幅作品中,从带图案的裙子、翻过来的围裙以及头巾上看,这是位乡间女子;她手中那两支低垂的康乃馨也适合一位"自然的"乡下姑娘;而不管这姑娘摆的姿势如何,画面上热烈的配色——艳丽的红配绿、黄配金黄——以及笔法风格都暗示了人物的勃勃的生气。 

 

    10、扎红蝴蝶结的日本姑娘 1888年7月 阿尔 布面油画 60x74cm 华盛顿国立艺术画廊 196
    我们发现凡·高在为一位不知名的少女(La Mousmé)所画的肖像中首先做了这种尝试。这幅作品创作在朱阿夫兵之后,取的是皮埃尔·洛蒂的小说《菊花夫人》中未出师的那个小艺妓的名字,它的风格跟凡·高对日本版画的热情完全合拍。在给提奥的信中,凡·高就是用日本版画的术语来描述这幅作品的(L514)。然而,这幅作品本身并没有洛蒂小说人物身上那种古雅和异国情调的性魅力。画中的少女完全是个文质彬彬的正派女子。其姿态就像正式肖像画上的成年人,端庄地坐在一张弯木椅上,手里拿着一枝夹竹桃花——按照凡·高的说法,这种花"象征着爱情"。虽然她点过于严肃、姿势过于僵直,但是带条纹和斑点的服装色彩艳丽、图案花哨,对此起到了抵消作用。个即将成年的女孩,她基本符合凡·高要画一个"未出师的艺妓"的意图。这位法国姑娘正处在成年与活泼的青春期之间,具有凡·高所认为的理想女性特征。

 

    11、凡高母亲的肖像 凡高 法国 1888年10月 布面油画 40.5x32.5cm 美国加州巴萨迪那诺顿西蒙博物馆 232
   
这是凡高母亲的肖像画,创作于1888年10月,通过这幅油画,可以看出,虽然梵高的内心那样孤独寂寞,忧郁哀愁,但他对母亲是一种真诚的爱,向往爱的世界。画面母亲的慈祥,表现出画家内心深处的美好祝福和希望。

 

     12、阿尔的女人 凡高 荷兰 1888年11月 布面油画 92.5x73.5cm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240
    
这幅作品是凡高描绘的具有阿尔当地特征的妇人肖像。1888年2月,梵高在朋友推荐下来到法国南部小城--阿尔,并很快爱上了这儿。阿尔的女子以具有“地中海地区特有的美”而著称,凡高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寻找具有此种特征的模特。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阿尔人,名叫玛丽·吉努,她跟丈夫一起经营一家档次不高的车站咖啡馆,梵高和高更都经常去,并以她为模特。凡高把这个咖啡馆画进了《阿尔夜间的露天咖啡馆》那幅作品里。在吉努太太的这幅肖像里,梵高用很多脸部轮廓线来表现吉努太太陷入沉思,手套和阳伞为女主人公的普罗旺斯装束增添了新潮气息。

 

    13阿尔的妇女: 吉努太太和书 1888年11月 阿尔 布面油画 91.4x73.7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241
    凡高画过一幅拿手套带雨伞的吉努太太,但在第二幅肖像画中(即本幅), 这两样东西被书籍取代了——书是凡·高最喜爱的社会新潮的标志。他在好几幅静物作品里描绘了封皮艳丽的法国小说, 静物画里的这些小说集中地象征着女人、艺术和社会新潮或者说展示了现代社会里五花八门的故事。吉努太太面前的那几本书并没有书名, 可是画家却用颜色红的封面、绿和白的内页——暗示了它们生动的内容。多角的轮廓线充满了画面。从书的护封到女人的肩膀, 再到她的发式和鼻尖, 轮廓线的边边角角汇总起来和颜色一起把女主人公沉思的样子生动地烘托出来。

 

14、烟花女子 1888年10月 阿尔 布面油画 33.0x41.0cm 宾夕法尼亚Barnes基金会 243

 

    15、读小说 1888年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92x73cm 日本私人收藏 250
    对她的兄长来说, 威尔跟那位读书的阿尔女子一样, 也是位小说读者。在这幅作品里, 躲在一边看小说的是威尔, 而不是吉努太太。其实我们并不知道这幅作品的谁, 画面上一个比吉努太太年轻得多的阿尔女子正在一家书店里全神贯注地而不是神情恍惚地读着手中的小说。这幅作品是凡·高为数不多的带背景的肖像画中的一幅。凡·高先是画了一幅名为"埃顿花园的回忆"的奇异作品, 其中有威尔和他们的, 这张画他是想挂在卧室里的。画完"埃顿花园的回忆"之后, 凡·高紧接着就画了这幅"读小说"。

 

     16、摇篮曲 凡高 荷兰 1888年12月 布面油画 92.7x73.7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251
  
这幅画又叫《摇摇篮的鲁林夫人》,既表现了母性又没让婴儿露面。画面上的鲁林太太稍微侧着身子,侧身的角度刚好避免和看画者有直接的目光接触。她坐在一张扶手椅里,右手搭在左手上,凡高还有几张同样的画都是左手搭在右手上,神态有些忧郁,因为她那张脸显得有点呆板,看上去正在出神地想什么心事,她既不瞧看画者,也没低头瞅那个并未画出来的婴儿,画面上唯一涉及婴儿的东西是她手中那根拉摇篮的绳子,而这一小段绳索似乎还能让人联想到祈祷用的一串念珠。  

 

17、夫人肖像 1889年9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49x64cm 私人收藏 284

 

     18、有粉红色背景的阿尔的妇女(吉努太太) 1890年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65x49cm 奥特罗克罗-穆勒博物馆藏 303
    
虽然凡·高笔下的这位阿尔妇女不是厨房里的妇女角色,但是在这几幅作品中她已经避开了法国新潮的社会生活。画面上原先那种文学幻想和人物的举止特征消失了,作品表现出更浓的家庭生活气息和母性内涵,也就是说作品把女主人公又放回了维多利亚时代的家庭生活的范围中。

 

19、有红色背景的吉努太太 1890年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65x54cm  圣保罗艺术博物馆藏 304

 

20、有桃红色背景的吉努太太 1890年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60x50cm 罗马国立现代艺术博物馆 305 

 

    21、阿尔的妇女(吉努太太) 1890年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60x54cm 纽约私人收藏 4033.6万美元 306
    2006年5月2号,纽约苏富比举行春季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品拍卖会,这幅画估价5千万美元,以4033.6万美元成交。画中的吉努夫人曾是法国南部阿尔一间咖啡馆的女主人,梵高在当地居住时经常光顾她的店铺。凡高以好友高更的素描为蓝本,用淡雅的色彩和细腻的笔触展现了基诺夫人雍容华贵的气质。这幅画是凡高向朋友兼合作者画家高更致敬的作品之一,但从未能送给高更。两位画家曾在阿尔合作,但后来发生激烈争吵,梵高用剃刀攻击了高更后,又割掉自己的耳朵。这幅画过去77年以来一直由一个美国的家族拥有,这次被一位匿名买家购走。

 

     22、彈鋼琴的玛格丽特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102x50cm 瑞士巴塞尔艺术博物馆 343
    
玛格丽特是加歇医生的女儿,画中的玛格丽特肤色白里透红, 身材颀长, 在布满花纹、由红绿两色组成的背景衬托下, 似乎在画面上活了起来, 而人物清晰的轮廓和竖长构图又使得着色酣畅的衣裙格外醒目。凡高曾提到如何使一幅画与其他的画配合起来。在给威尔的信中他写道:"我一直在寻找共同点, 试图从一幅肖像画中发现其与一幅风景画的共同点, 或者以一幅风景画中发现其与一幅肖像画的共同点。”这一次, 他把以粉红和绿色为主的玛格丽特·加歇的肖像画与黄色和淡绿色为主的麦田风景画配在了一起。他曾经在给提奥的信中画出将两者搭配起来草图, 并解释道:“我意到这幅画跟另一幅横长的麦田很相配, 因为一幅画是竖式的, 色调为粉红色, 另一幅画的色调是淡绿和鹅黄, 刚好是粉红色的互补色;然而我们可能要等很久才能指望人们能够理解一种自然事物与另一种自然事物之间奇妙的关系, 而这两样事物完全可以相互解释、相得益彰。不过, 有些人肯定会对此有所感受, 这就足以使我们聊以自慰了。” 

 

23、穿白衣的女孩 1890年6月 布面油画 66x45cm 华盛顿国立艺术博物馆 344

 

         24、艾德琳·拉武肖像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7x55cm 瑞士私人收藏 245
    
艾德琳·拉武(Adeline Ravoux)是梵高1890年寄宿在奥维尔时旅馆管理员阿瑟-古斯塔夫·拉武(Arthur-Gustave Ravoux)的女儿,当时她12岁。艾德琳和妹妹杰曼(Germaine)一起为梵高作模特。艾德琳这样描述梵高:“当你看到他天真的样子,你马上会忘掉他所缺乏的吸引力。” 

 

25、艾德琳·拉武肖像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2x52cm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346

 

     26、艾德琳·拉武肖像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73.7x54.7cm 私人收藏 347
    
梵高生前给了艾德琳的父亲旅馆管理员拉武两幅画,《1890年7月14日的奥弗市政厅》和这幅艾德琳·拉武肖像画。在梵高死后,拉武将这两幅画卖给一个路过的美国商人,得到40法朗,他感到非常幸运。1998年,艾德琳的肖像拍卖价是1375万美元。 

 

     27、麦田中带草帽的年轻农妇 1890年6月末 奥维尔 布面油画 92x73cm 拉斯维加斯艺术画廊 348
    
这件作品通过阿奎维拉画廊(AcquavellaGalleries)卖给了斯蒂芬·永利(Stephen Wynn),一位美国赌场俱乐部和房地产公司老板,卖家未知。斯蒂芬·永利收藏有大量的名作,包括高更和毕加索的作品。

 

     28、阿尔的少女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1x49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349
  
对于这位少女的肖像画, 凡高在信中说:“有一天, 我看到一位淑静美丽的少女。她有奶油咖啡般的皮肤,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 她有灰色的头发, 灰色的眼睛, 穿着粉红色的印度更纱布所作的束腰紧身衣服, 有一对匀称、结实的小小的乳房。”也许是一位农家妇女吧! 这一幅画单纯明快的色面搭配同轮廓线一起, 把这位清秀与野趣, 表现无遗。 

    

29、年轻人和矢车菊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39x30.5cm 达拉斯私人收藏 350

 

     30、花园里的玛格丽特 凡高 荷兰 1890年6月 布面油画 46x55cm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367
    
这幅《花园里的玛格丽特·加歇 Marguerite Gachet in the Garden》是凡高创作于1890年6月的一幅油画。画中的女子是加歇医生的女儿玛格丽特·加歇。花园是瓦兹河畔奥维尔花园。画家把景色的美与女孩的美描绘在一起,表达出梵高内心对美的追求。并且,梵高运用色彩关系,使效果好到极点,超越了现实美。

 

31、妇女坐像 1886年春 巴黎 布面油画 31.5x21.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563

 

32、阿葛斯蒂娜肖像 1886年上半年 巴黎 布面油画 26.5x21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578

 

33、戴帽子的女人肖像 1886上半年 巴黎 布面油画 27x18.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579

 

34、唐基夫人画像 1887年初 巴黎 布面油画 瑞士巴塞尔艺术博物馆 653

 

     35、从背面看躺着的裸女 1887初 布面油画 38x61cm 巴黎私人收藏 655
    
在凡高笔下的女人中,凡高常常不大突出甚至故意抹杀女人性别的特征,当然偶尔也有例外,如在这幅《躺着的裸女》中,女模特儿背向观者蜷曲着身子,臀部异常粗壮发达,凡高平时喜欢强调体毛的笔触,显示出她性能力的强大猛烈。那是一个后来尤金·奥尼尔笔下“大地母亲”似的角色。凡高另外还有一幅正面画她的画,以性的意味而论似乎反倒不及背面的这幅。这样的画揭示了实际生活中那另一部分凡高,与圣徒凡高一并是个真实的人。

 

36、阿尔老太太 1888年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58.0x42.5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700

 

37、卷发女孩 1888年6月 阿尔 布面油画 35.5x24.5cm 瑞士艺术学院 722

 

     38、穿过麦田的两个女人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32x64cm 圣安东尼奥麦克内伊艺术博物馆 394
    凡高在信中说过:“我甚至认为实际上在艺术与自然界之间常有皮维作品中所表现的那些优雅的人和事。例如,昨天我看到两个人:一位母亲和她的女儿,母亲穿着深红色连衣裙,女儿穿着淡粉红色连衣裙,戴着一顶无任何装饰的帽子,母女俩的脸都具有乡下人那种健康的特点,是受到新鲜空气的滋养,由太阳照晒而变成棕褐色的脸;尤其是那位母亲,脸红彤彤的,头发乌黑,耳朵上戴着两颗钻石耳坠。”凡高的文字描述和小画表现了对农村生活乌托邦式的美好理想。这幅画中条纹状的犁沟烘托着画面上的人物;圆点图案的连衣裙代替了深红色连衣裙;披散的长发在随风飘拂,刚好与田野的韵味相配。凡·高创作这幅小画时,脑子里肯定清楚地映现着皮维的作品,于是他在这幅画上完成了从旧到新的转变过程,这种转变即是他在书信中提到过的那种变化,从而将皮维表现自然与文化的寓言式作品变成装饰性的现代农村生活图画。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