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本站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欣赏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名画百幅 卢浮宫画 艺术流派

凡高系列(28):凡高的橄榄树

     橄榄树系列,是凡高最知名的作品之一,大多创作于1889年,他离世的前一年,也是他艺术成就的高峰时期。他写信给他的弟弟提奥,在信中说:他正奋力追赶“橄榄树”。他们是古老的银白色,有时他们更蓝,有时呈绿色,有时呈古铜色,泥土以上的白色退掉后变为黄色或者粉红色,但是紫罗兰色和橙色混合是非常困难的。他同时也发现在橄榄树林的飒飒声中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奥秘,并且非常的古老。对于我们而言,橄榄树太美丽了以至我们都不敢对它进行绘画或者想象。正一艺术于2018年9月28日。


     1、白云下的橄榄树 1889年6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2.5x92cm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268
    
本幅画的构图可以明显地划分为四层: 土地、橄榄树、山脉、天空, 四者在颜色上形成鲜明的对比。图中生动的线条笔触和天上如孩童画般的白云, 呈现出律动感。凡高在信中说:“我刚刚完成了一幅风景画,那是一个长着灰色叶子的橄榄树的果园,虽然看起来有些像是柳树,深紫色的树影铺在洒满阳光的沙子上。”

 

     2、橄榄树 1889年6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3x93cm 美国堪萨斯尼尔斯阿德金博物馆 782
    
奇闻,这幅《橄榄树》被嵌入一只蚱蜢长达128年,据2017年11月9日新华社消息,美国这家博物馆管理员近日用显微镜研究荷兰印象派大师凡高的画作《橄榄树》时发现,画上居然嵌着一只蚱蜢!蚱蜢位于画作下方,已经风干。这幅画完成于1889年,意味着这只蚱蜢已经被封印在颜料中长达128年。管理员说,这一意外发现提供了看待凡高的“一个有趣的新角度”。可见他在户外练笔,常常遇到风刮起的沙子、杂草和飞舞的昆虫。美国堪萨斯大学古昆虫学家迈克尔·恩格尔说,这只蚱蜢的胸、腹不见踪影,尸体周围也没有留下明显的活动痕迹,说明它掉到画布上时已经死了。凡高曾在1885年给兄弟提奥的信中写道,“从你将拿到的4张画布上,我想必捡走了上百只苍蝇,尘土和沙子就别提了”,“一个人带着画布在荒野或灌木篱墙走上几小时,会有一两根树枝刮到它们”。

 

     3、橄榄树林 1889年6-7月份 圣雷米 布面油画 45.5x59.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838
    
凡高1889年5月到普罗旺斯圣雷米的精神疗养院治疗,在疗养院周围,有许多橄榄树,他在这里画了两组橄榄树的油画,分别创作于6-7月和11-12月。画中的橄榄树枝干大多呈现弯曲虬结,曳动不安,拔出地面,向空间伸展。整颗树简直没有任何一处是平直的,琐碎笔触连绵不断。色彩柔和,合成的绿色,大地的黄色,地面上浮起一片蒸腾感,表达“生命的循环”。

 

4、圣雷米的橄榄园 1889年6-7月份 圣雷米 布面油画 53.5x64.5cm 私人收藏 839

 

5、明亮的蓝色天空下的橄榄树林 1889年11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49x63cm 英国爱丁堡苏格兰国家画廊 826

 

6、有树和人的景色 1889年11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49.9x65.4cm 马里兰州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 827

 

7、橄榄树林: 在淡蓝色的天空下 1889年11月 布面油画 72.7x92.1 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828

 

8、橄榄树: 在桔红色的天空下 1889年11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4x93cm 歌德堡艺术博物馆 829

 

9、橄榄树和黄色的天空与太阳 1889年11月 布面油画 73.7x92.7cm 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艺术机构 830

 

10、山坡上的橄榄树 1889年11-1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33.5x40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831

 

11、橄榄树 1889年11-1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3x92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832

 

12、采摘橄榄的人 1889年1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3x92cm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833

 

13、摘橄榄 1889年1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3x92cm 华盛顿国立艺术画廊 834

 

14、摘橄榄 1889年1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73x92cm 洛桑私人收藏 835

 

15、橄榄树 1889年12月 圣雷米 布面油画 29.71x23.12cm 私人收藏  837

 

    16、采摘橄榄 凡高 荷兰 1889年12月 布面油画 72.4x89.9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300
     
这是一幅将颜色的对比表现得淋漓尽致的作品。橄榄树一片鲜艳的绿色,波浪形的大地呈赭色,天空则是橄榄树形的橘色和灰色相间,形成了赏心悦目的画面。凡高的画唯一深爱的东西就是色彩,辉煌的、未经调和的色彩。他手中的色彩特征,与印象主义者们的色彩根本不同。正一艺术2017年9月26日原创赏析。他说:“为了更有力地表现自我,我在色彩的运用上更为随心所欲。”其实,不仅是色彩,连透视、形体和比例也都变了形,以此来表现与世界之间的一种极度痛苦但又非常真实的关系。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