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本站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欣赏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名画百幅 卢浮宫画 艺术流派

凡高系列(24):凡高和鲁林一家

     我在给一家人画全家的肖像,就是我以前画过头像的那个邮递员的家人们 - 他、他的妻子、小婴儿、小男孩和十六岁的大儿子,都是真正的法国人,尽管他们看起来像俄罗斯人。你知道我对这个问题(肖像画)的感受,我对我的元素的感受,我希望能继续画下去,并能更仔细地给他们摆姿势,用肖像画来支付酬劳。我想我能给这个家庭画出更多更好的肖像,至少我在做一些我喜欢的事情和一些独立的事情。现在我已经完全被研究、研究和研究淹没了,这将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它或许会使我的心变得一团糟。然而当我40岁的时候,我相信这会为我带来一些财富。”1888年12月的第一天,文森特给他的弟弟提奥的信中写道。正一艺术于2018年9月18日。


     1、邮递员约瑟夫·鲁林 1888年8月 阿尔 布面油画 65.3x81.2cm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 207
    1888年7月,凡高在阿尔认识了铁路局邮递员约瑟夫·鲁林(Joseph Roulin),二人成为莫逆之交,割耳事件后, 接凡高出院的就是他。凡高一共给他画了6幅肖像画, 这是其中的第一张。他写给妹妹威廉敏娜的信上说:“鲁林的头部像苏格拉底, 几乎没有鼻子, 额头至头顶秃光了, 小小的灰色眼球, 衬着圆圆红润的面颊, 有一把灰白的大胡须, 又有一对大耳朵”。这一张肖像画堪称杰作, 天蓝色的背景使画面显得很明艳, 这明艳的背景衬托出颜色较深的人物轮廓, 使制服上金黄色的装饰和鲁林微仰的长满胡须的脸格外醒目。孔雀蓝的光亮部分使人物的胸部显得饱满而宽阔。那双手从袖筒中伸出似乎在摆动。椅架四周露出的天蓝色映衬出鲁林的两条长臂。这是个警觉、敏捷、仪表堂堂的男子汉, 他侧过脸来面对着我们, 让我们看到一个鲜明的身着共和国制服能言善辩的人物形象。

 

     2、邮递员约瑟夫·鲁林 1888年8月 阿尔 布面油画 64.1x47.9cm 底特律底特律艺术协会 208
    凡高曾描述过鲁林的习惯和性格——他好喝酒,喜欢摆父亲的架子,有苏格拉底式的小聪明,爱慷慨激昂地发表政治见解,所有这些都暗示他是个精力充沛、性欲旺盛的男性。在铁路邮局和凡高的“黄房子”附近有一家“车站咖啡馆”,鲁林是那里的常客,并且常在那里高谈阔论。凡高曾提到,“他口若悬河地争辩着,颇有意大利民族解放运动领袖加里波第的讲演风度”。不过,这并非仅仅指的是鲁林的激情,在凡高眼里,鲁林似乎是革命的共和理想的化身。他在信中告诉贝尔纳和威廉敏娜:“他是个铁杆儿共和派,就像那唐基老爹。”在给提奥的信中,他写道:“有一次我看着他唱马赛曲,我还以为我看到了1789年的景象,不是明年那个89年,而是99年前那个89年。”

 

     3、邮差约瑟夫·鲁林肖像 1888年11-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65x54cm 瑞士温特图尔美术馆 745
    1888年, 鲁林的两个儿子阿尔芒和卡米尔分别是17岁和11岁。那年夏天, 他们家又新添了一个女儿, 凡高曾谈到过鲁林对生下这个女儿感到十分得意。其所以得意的部分原因是由于他们夫妇的年龄和孩子们之间的间隔, 因为那年鲁林已经47岁, 他的妻子也已经37岁。鲁林仍然拒绝给女儿施洗礼, 并借用乔治·布朗热将军之女的名字, 为女儿取名为"马塞尔"。鲁林的这种做法突出表明了他强烈的家长意识, 并且将他做父亲的自豪感和更宽广的社会与政治背景联系起来。

 

    4、约瑟夫.鲁林肖像 1889年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65x54cm 荷兰鹿特丹布尼根博物馆 746
    凡高为鲁林画的肖像画中至少有5幅半身像就是从男性家长的角度来表现人物形象的, 但是凡高在这几幅肖像画中把共和国官员和慈父的形象糅合了起来。特写镜头似的画面暗示了画家与被画对象的亲密关系, 然而尽管如此, 鲁林还是显得气宇轩昂——那浓密的大胡子卷曲着分成两股, 很气派地垂到制服上。这些肖像画中的第一幅单一地使用了明亮的各种蓝色, 还有三幅格外令人瞩目, 因为鲁林在画面上的位置稍低, 从而突出了点缀着大丽花的红绿两色构成的背景。这样的构图充满了蓄而未发的躁动的活力, 就像不规则地乱点乱涂的壁纸图案, 对一位有家长派头的人物来说甚至显得有点荒谬的"女人气", 但是却为做父亲的鲁林创造了家庭生活的氛围。

 

    5、邮差约瑟夫·鲁林肖像 1889年4月 阿尔 布面油画 64.4x55.2cm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747
    这件作品是通过瑞士经销商和藏家Thomas Ammann以私售的形式5800万美元卖给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关于这幅画,凡高说过:“我想画一个艺术家朋友的肖像, 这是一个怀有伟大梦想的人, 他好像夜莺歌唱那样从事劳作, 因为这是他的天性。他是一个美男子。我要在画中画出我的赞赏, 我对他的爱。所以我要尽可能忠实地画出他的本来面目。我在完成这幅肖像的过程中, 要变成一个为所欲为地使用颜色的画家。我把漂亮的头发加以夸张, 甚至把他画成桔黄的、铬黄的与浅柠檬黄的颜色。在头的后面, 我不画房间的墙, 而是画了无垠的空间, 一块我所能设想的浓艳、强烈的蓝色平涂背景; 把明亮的头与深蓝的背景加以简单的结合, 我得到了一种神秘的效果, 人物的头好像是蓝天深处的一颗星。”

 

     6、邮差约瑟夫·鲁林肖像 1889年4月 阿尔 布面油画 66.2x55cm 费城巴恩斯基金会 748
    1889年5月,罗林搬去了马赛,凡高只能偶尔去看他,但即使是这些短暂的拜访也对这位画家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我亲爱的文森特先生,请接受来自我,一个您完全忠实的朋友的问候。” 1889年5月13日,约瑟夫·罗林在马赛给文森特的信中写道。凡高1889年4月在给他的弟弟提奥的信中这样评价鲁林:“尽管就年龄来说, 他还不足以做我的父亲,但他有一种无声的引力,对我来说,就像一个老兵对一个年轻士兵那样的关爱, 他是一个既不怨恨,也不悲伤,不是完人、不是乐天派、也不是绝对地公正,但他拥有那么好的灵魂,如此睿智,充满感情,如此值得信任。”

 

    7、奥古斯蒂娜·鲁林夫人的肖像 1888年11-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55x65cm 瑞士温特图尔艺术馆 749
    
这是凡高给鲁林夫人画的第一张肖像画。鲁林的妻子叫奥古斯蒂娜-亚历克斯·佩利科特,比鲁林小10岁,1851年生于荷兰兰贝斯(Lambesc),与鲁林同一个地方,他们于1868年8月31日结婚,育有二男一女。在这幅画中,凡高用黄色笔触来表现奥古斯蒂娜头部侧面煤气灯的反光。他没有特意刻画夜晚的气氛,而在背景中画了几盆正发新芽的仙人球。凡高通过对背景的设计,将奥古斯蒂娜的朴实自然表现出来。在完成这幅画的几天后,凡高开始画其他的罗林家族成员,包括四个月大的婴儿马塞尔。

 

     8、摇篮曲 (奥古斯蒂娜·鲁林) 1888年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92x73cm 荷兰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758
  
凡高还创作了几幅被称为“La Berceuse(摇篮曲)”的肖像,画中奥古斯蒂娜手拿一根用来摇晃摇篮的绳子,而摇篮并不在画面里。梵高把“La Berceuse”称为“我们的摇篮曲”或是“摇摇篮的女人”。画中的色彩和背景是凡高为“摇篮曲”设定一个场景,意在给“孤独的灵魂”带来安慰。凡高也为这几幅画设想了几种摆设方式,比如把画挂在渔船船舱的墙壁上,或者是放在两幅向日葵的中间。凡高画这幅画有着特殊的意图。他对画面的气氛比对鲁林夫人的肖像本身更感兴趣。这幅画的标题和色彩,就像摇篮曲中的音符一样,意在唤起那些看到这幅画的人感到舒适和温暖。

 

     9、摇篮曲 凡高 荷兰 1889年1月 布面油画 92.7x73.7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251
  
在割耳事件后,文森特由鲁林陪同着从医院回到黄屋后(1889年1月),绘制了这幅罗林夫人的肖像,又名摇篮曲。画面上的鲁林太太稍微侧着身子,侧身的角度刚好避免和看画者有直接的目光接触。她坐在一张扶手椅里,右手搭在左手上,凡高还有几张同样的画都是左手搭在右手上,神态有些忧郁,因为她那张脸显得有点呆板,看上去正在出神地想什么心事,她既不瞧看画者,也没低头瞅那个并未画出来的婴儿,画面上唯一涉及婴儿的东西是她手中那根拉摇篮的绳子,而这一小段绳索似乎还能让人联想到祈祷用的一串念珠。凡高1889年1月21日很得意地在信中谈起这幅画:“今天我又重新开始画罗林夫人了。因为那次意外,这幅画一直没能完成。就颜色的处理来说,红色在纯粹的橙色之上穿过,用铬黄展现了一种鲜亮的肌肤的颜色,粉色与橄榄绿色和品绿色相映衬。作为一个印象派画家,我处理颜色从来没有像这般好过。”

 

      10、摇摇篮的女人 (奥古斯蒂娜·鲁林) 1889年1月 阿尔 布面油画 92.7x73.8cm 美国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761
  
凡高曾经这样说过,现在我正在考虑画一幅女人的肖像,事实上它正放在画架上。这幅画也可称作是“摇篮曲”,或是摇篮边的女人。这是一个全身穿着绿衣的女人,实际上她穿着橄榄绿色的上衣和淡品绿色的裙子。她的头发是非常亮的橙色,并且扎成发辫。皮肤是铬黄色的,一些自然色调的混合色使得模特更为鲜活。手里拿着摇篮的绳子。背景的底部是朱红色,这只是为了表现地砖或是砖块铺就的地面。墙上贴着墙纸,我按照画面中的其余色调调入颜色。墙纸是蓝绿色的,并饰有粉色的大丽花以及橙色和佛青色的波点。

 

     11、摇篮曲 1889年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92.7x72.7cm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 759
  
画面上的鲁林太太稍微侧着身子,侧身的角度刚好避免和看画者有直接的目光接触。她坐在一张扶手椅里,神态有些忧郁,因为她那张脸显得有点呆板,看上去正在出神地想什么心事,她既不瞧看画者,也没低头瞅那个并未画出来的婴儿。的确,画面上唯一涉及婴儿的东西是她手中那根拉摇篮的绳子,而这一小段绳索似乎还能让人联想到祈祷用的一串念珠。尽管这位母亲被红色和绿色衬托着——绿裙子、红地板、编在一起的顶髻、花杂点缀的背景,使她的形象很引人注目,但是她却显得十分冷静,几乎带着点不爱答理人的样子。画面上鲁林太太的冷漠表情加上颜色和图案强烈的视觉效果,使这幅表现母性的画给人以一种奇怪的拒人于门外的感觉,因为人物的表情和画面的色彩设计让看画者产生了不可接近的被监视心理。似乎为了适当地表现母亲慈爱的一面,女人肥大的绿色罩裙被安排在画面中央,这也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构图设计中留出的唯一一块平静的空间。

 

    12、摇篮曲(鲁林夫人画像) 1889年3月 阿尔 布面油画 91x71.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760
    
与突出婴儿的肖像形成对照的是这5幅题名为“摇摇篮的女人”的作品,这5幅既表现了母性又没让婴儿露面。无论它带来的心理效果如何,凡高在书信里多次严肃地推崇这幅表现母性的作品,他坚持认为这幅作品有安慰人的作用,有现代性,还援引了各种文化上有关的概念来支持自己的观点。凡高在给高更的信中将它描述为一件能安慰孤寂灵魂的作品,其作用就像《冰岛渔夫》(洛蒂的一部小说)中渔船上的士兵。在这封信中,凡高提到的两件事很能反映他离家游子茫然若失的心情,也似乎是想寻找一位慈爱的摇摇篮的母亲的心情,他先是提到了约瑟夫·鲁林在调往马赛时伤感地向襁褓的女儿告别,再是提到了高更前不久离开阿尔时自己的心情:“眼下我感到很懊丧,因为我曾执意要你留下来看一看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且还说了那么多充分的理由,可是竟然没留住你;现在我感到懊丧还因为或许正是我促使你离开了——要么你的离去也许是事先就决定了的?”信结尾的这种疑问,还有给高更的这封信的整个基调,把鲁林夫妇以及凡高为他们所画的画与父母和子女间的挂念以及对被抛弃的恐惧都联系在了一起。

 

     13、摇篮曲和向日葵的三联画 1889年5月 阿尔 素描勾画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1889年5月,在给提奥的一封信中,凡高勾画了一幅三联画,中间是摇篮曲的素描,两旁是两簇热烈的向日葵,根据凡高的说法,这幅图是在呈现红与绿的对位法,而图上半部复杂的图案和下半部单纯的构图达成平衡。在1889年9月,即完成这幅素描勾画的4个月之后,他把“摇摇篮的女人”称为带宗教意义的肖像画:“我应该告诉你,而你也会从”摇摇篮的女人“中看出来,假如当时身体条件允许我继续画下去,我还会画一些生活中圣徒似的女人,她们看上去似乎属于另一个时代。虽然她们是如今的中产阶级妇女,然而她们却跟最早的基督教徒有着某些共同之处。”从这个角度来看,“摇摇篮的女人”中的母亲这个角色,跟“意大利女子”中的外地女人以及“姑娘”中的少女一样,也是乌托邦式的理想化人物。凡高认为“跟巴黎的郊区和巴黎的歌舞喧闹的餐馆相比,还是乡间比较纯洁”,那位摇摇篮的母亲只是这“比较纯洁”的乡间的一部分,将她安放在三联画中间,是让她象征处在城市危险环境里的母性的美德。

    

     14、阿曼德·鲁林的肖像 1888年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66x55cm 德国埃森富克旺博物馆 209
    阿曼德·鲁林(Armand Roulin 1871-1945),是凡高的好友邮差鲁林的儿子,1871年5月5日出生于兰贝斯克,当梵高在阿尔认识鲁林一家时,他17岁,正在当铁匠学徒,后来他参军到突尼斯服役,1945年11月14日去世。2017年6月他因电影《至爱梵高》而火了一把,该片的主角就是这幅画中的阿曼德,为了替其父亲约瑟夫·鲁林送一封凡高生前写给弟弟提奥的信而踏上了漫长的旅程,凡高的死因也随之浮出水面。据说为了拍这部片子两位英国导演准备了七年,深入研究凡高的800封书信和相关书籍,并在全世界找了15个国家的125位画家,画出65000张与凡高生活和作品有关的油画,构成这部95分钟的动画长片。这幅画描绘了阿曼德酷酷的装扮,优雅的姿态,生动的黄色外套,粉红的衬衣领子,黑色帽子、背心和领带,但表情似乎有些伤心,或者因为坐着感到无聊。他的身子填满了画面,让人觉得他是个自信的、充满阳刚气的年轻人。

 

     15、阿曼德·鲁林 1888年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65x54cm 鹿特丹波瓦曼斯·凡勃宁根博物馆 210
    
这是凡高为阿曼德画的第二张油画,也是凡高为他画的仅有的两幅,都是用65×54厘米的大帆布制成的。画中的他,一身黑打扮,身体略微转过身,双眼低下,似乎是一个伤心的年轻人,即使是帽子的角度似乎也表示伤感。凡高是1888年12月为他画的,在12月底“割耳”事件之后,作为凡高的好友,他父亲因拒绝签署怠慢凡高的文件后,遭到其他居民恶意的言语嘲讽。对此,阿曼德非常不理解,所以当父亲提出要让他给死去的凡高送信时,他推诿扯皮,甚至还把信丢在路边。但最后信还是通过加歇医生转交到提奥的遗孀手中。

 

     16、卡米尔·鲁林 1888年11-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40.5x32.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751
    卡米尔·鲁林(Camille Roulin 1877年7月10日-1922年6月4日),出生在法国南部的兰贝斯,鲁林家的小儿子,排行老二。凡高给他画肖像时,卡米尔已经11岁了。凡高博物馆馆藏的卡米尔肖像展示了卡米尔的头和肩膀,他身后背景中明亮的黄色令人联想到太阳。另一幅非常相似的画收藏在费城艺术博物馆。

 

    17、卡米尔·鲁林 1888年11-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43x35cm 美国费城美术馆 752
    卡米尔·鲁林因凡高为他画的三幅肖像得以留在人们的记忆中。人们经常提及的“男学生”,长大后在一个公司(Messageries Maritimes)任职,1922年去世。 

 

    18、卡米尔·鲁林 1888年12月初 阿尔 布面油画 63.5x54cm 巴西圣保罗艺术博物馆 753
    这是凡高第三幅卡米尔·鲁林肖像画,红色背景里的戴着制服帽的卡米尔似乎在凝视着什么。他的手臂搁在椅背上面,嘴巴微张,似乎是在沉思中迷失了方向。这是卡米尔的肖像作品中比较大的一个。 

 

    19、婴儿马塞尔·鲁林 1888年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35x24.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754
    马塞尔·罗林(Marcelle Roulin 1888年7月31日- 1980年2月22日),是鲁林家最小的孩子,唯一一个女儿,在她四个月大的时候,凡高给她画了5幅肖像,三幅是她自己的,两幅是妈妈抱着的。其中三幅个人肖像都展示了马塞尔相同的头部和肩膀,她胖胖脸颊和手臂,全都采用了绿色的背景。 

 

     20、婴儿马塞尔·鲁林 1888年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34.3x23.5cm 列支敦士登瓦杜兹基金会 755
    
画中婴儿肥的造型生动有趣,笔触简洁率性,努力睁大的双眼充满了好奇和憧憬,紧绷的小胖脸、紧握的小肥手透着对陌生人的拘谨,微微翘开的小指闪现着天真的顽皮。梵高笔下的婴儿虽不是最漂亮的,但却是最真实的。

 

     21、婴儿马塞尔·鲁林 1888年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35x24cm 美国华盛顿国家画廊 756
    
凡高把刚画的婴儿马塞尔·鲁林肖像寄了一幅给提奥,当时怀孕的提奥妻子乔安娜看到这幅画时,她写道:“我喜欢想象,我想我们的孩子会像她一样强壮、健康、美丽,而且他的叔叔总有一天也会给他画肖像的”。乔安娜看来要失望了!乔安娜孩子出生时凡高是画了一幅画《盛开的杏花》送给侄子,但始终没有画过肖像画。说来有趣,凡高除了给母亲画了一张油画外,家里的其他成员,包括父亲、两个弟弟,三个妹妹,弟媳,侄子,统统都没有画过油画,素描水彩也没有,甚至跟提奥经常见面也没有画过,不知什么原因。相比之下,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凡高为鲁林一家人画了22幅油画,豪爽的鲁林太幸运了!

 

     22、母亲与婴儿 1888年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92x73.5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757
    这幅画又称奥古斯蒂娜·鲁林和她的婴儿(Mother Roulin with Her Baby),模仿了中世纪的圣母与圣子画的构图, 母亲那似动物爪般的大手将襁褓中的婴儿举在身边, 母与子的关系显得有点疏远。画中母亲被安排到画面的边缘上, 这样婴儿就成了主要角色。这种情况是中世纪肖像画构图法造成的影响。朱莉娅克里斯特瓦在谈到对乔瓦尼贝利尼的几幅“圣母与圣子”作品的看法时所言, 母与子的构图(母亲的手和婴儿身体的位置安排)也暗含着性心理上的亲密。按照克里斯特瓦的看法推论, 凡高作品中对婴儿的突出则使这类肖像画摆脱了传统意义上的母子亲密结合, 避开了人们最常见的那种母子密切关系。

 

     23、鲁林夫人和她的婴儿 1888年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92x73.5cm 费城艺术博物馆 750
    
这是凡高第二幅鲁林夫人抱着婴儿画像。画中的母亲阴影中的脸部神情轻松。从奥古斯蒂娜倾斜的粗壮肩膀、手臂和手可以看出她努力工作照顾家人。奥古斯蒂娜抱着她的宝宝,她用右臂支撑着婴儿的背部,用左手扶住婴儿的腹部。马塞尔的脸向外,生动的吸引着观众。凡高用浓重蓝色勾勒出母亲和婴儿的轮廓。凡高的画家朋友埃米尔·贝尔纳是这幅画的最初拥有者,后由费城艺术博物馆收藏。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