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本站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欣赏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名画百幅 卢浮宫画 艺术流派

凡高系列(22):凡高和他的家族

       文森特·威廉·凡·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简称凡高,1853年3月30日出生于荷兰南部的北布拉邦特省的小镇津德尔特(Zundert),毗邻比利时。凡高的家族在荷兰是非常有地位的,他的祖父和他的父亲都是受人尊敬的牧师,他有一个伯伯是荷兰海军司令,三个叔伯是荷兰的实力画商,一个舅舅是著名牧师,一个表妹夫是著名画家。凡高的名字在他的家族是被寄予厚望的,家族中除了他以外还有5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名字,他的祖父叫文森特·凡高,他的一个画商伯伯,他从未谋面的比他大一岁同月同日生的哥哥,他弟弟的儿子,他侄子的孙子都叫文森特·凡高。但凡高好像既不受家族的影响,也不受名字的约束,我行我素,特立独行,他是独特的、唯一的、世界的!正一艺术于2018年9月13日,转载注明出处。


      1、小时候的凡高,不爱学习但有语言天赋。他出生那天也是一年前夭折的哥哥的忌日,他“被继承”了从未谋面的哥哥的名字、生日,甚至在教会的注册号,还承载了父母对第一个孩子最高的期望,尽管凡高下面还有三个妹妹和两个弟弟。就语言天赋来说,凡高不负所望,他会说英语,德语,法语, 再加上后来学习宗教时学的拉丁语和希腊语,还有母语荷兰语,他总共会六种语言。但小时候的梵高不爱学习,1861年凡高进入当地一所乡村小学读书,此后基本上在反复的逃学、转学、退学中度过。1868年凡高休学,之后就不去上学了,这时他15岁。

 

    2、凡高的父亲,西奥多卢·梵·高(Theodorus van Gogh 1822.2.2-1885.3.26),他是一位基督教牧师,1849年就在当地津德尔特小镇布道。津德尔特的人们一看到提奥多卢牧师戴上高项丝帽,就晓得他到周围去做好事了。1851年与凡高的母亲安娜·科尼莉亚结婚。他为不听话的长子花嗨了钱,操碎了心,最后完全失望,直至1885年3月26日中风去世,死前正在和文森特进行家庭冷战。

 

     3、凡高的母亲,安娜·科尼莉亚(Anna Cornelia 1819.11.10 -1907),生于海牙,她的父亲在海牙被誉为“国王的装帧师”,因为他被选中装订第一部荷兰宪法。安娜是一个胖乎乎的、乐观开朗的女人,她33岁时和凡高的父亲结婚。她是一个尽职的妻子,还是一个业余的艺术家,是文森特在绘画上的启蒙老师,对他投身绘画有重大影响。安娜1907年去世,享年87岁,她活到了儿子成名的那一天,她还曾为1861年凡高画了人生第一幅素描——《猫》被她顺手扔掉而感到后悔。

 

     4、凡高的弟弟,提奥·梵高(Theodorus van Gogh 1857.5.1-1891.1.25),他是凡高一生中最大的也是最坚定的支持者与崇拜者。与其说是弟弟,不如说是凡高一生的挚友,也是他一生的经济和精神上的支柱。提奥是梵高的兄弟姐妹中唯一一个一生都和他保持着亲密关系的手足,无论何时都给予梵高莫大的鼓励和救济,还有心灵上的安慰和陪伴。在梵高去世后六个月因悲伤和疾病追随兄长而去。

 

    5、梵高的大妹,安娜·科莉妮娅·凡·高 (Anna Cornelia van Gogh 1855.2.17-1930.11.20),排行兄弟姐妹中的老二,她和梵高的关系比较疏远,自他们的父亲去世后,他们就基本上没有联系。他们之间始终存在着没有办法改变的距离。

 

     6、凡高的二妹,伊丽莎白·凡·高 (ElisabethaHuberta van Gogh 1859.3.16-1936.11.29),和梵高的关系比姐姐和梵高的关系较为亲近,却谈不上亲密,基本上没有通信联系,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为凡高写的回忆录并没有让人觉得深刻和感动。

 

     7、凡高的小妹,威廉敏娜·凡·高 (WilleminaJacoba van Gogh 1862-1941),是凡高的妹妹中和他的关系最亲密的,与凡高保持经常的书信往来,直到凡高的生命结束他们始终都保持着联系。在凡高和提奥去世的几年后,精神上的问题让她被送进了疗养院,最终在1941年她79岁时死于那里。

 

     8、凡高的小弟,科尼利斯·凡·高 (CornelisVincent van Gogh 1867.5.17-1900.4.24),比文森特小14岁,是家中6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没能留下多少和大哥相关的记录,他成年后去了南非金矿工作,婚后去约翰内斯堡服役,参加了抗英战争,七个月后才32岁的他因热病去世,传言为开枪自杀。

 

     9、梵高的祖父,也叫文森特(VincentWillemvan Gogh,1789.2.11—1874.5.7),也是一位牧师。梵高的祖母叫伊丽莎白(ElisabethHubertaVrijdag1790—1875)来自一个瑞士家庭。他们生育了12个孩子,其中一个在幼年时就死了,剩下了5个女儿和6个儿子。虽然凡高的父亲只是一位牧师,但凡高家族在荷兰是很有社会地位的,凡高的几个叔叔伯伯在当时都是“很有影响”的人物,其中有三个是有名的画廊商人,一个是海军长官 。下图为凡高为爷爷画的素描。

 

     10、文森特伯伯(Vincent van Gogh 1820-1888),与凡高同名也叫文森特,他是位大画商。没有子女的他曾经想让同名的大侄儿文森特继承他的事业和财富,在文森特的成长和择业过程中多次动用关系倾囊相助,1869年,16岁的凡高中断学业后,在他的介绍下,进入当时欧洲最大的画廊巴黎古比尔公司画廊所属分店工作,最后彻底失望与之绝交。他死后把遗产分给了除文森特以外的其他所有侄子侄女,点名文森特不得继承,一个子都不给。但是提奥拿了遗产就投资给文森特的南方画室。

 

     11、约翰伯伯,约翰尼斯·梵·高(Johannes van Gogh 1817.8.19—1885),一位海军司令,生活在阿姆斯特丹。1876年凡高被古比尔解雇后,于1877年5月来到阿姆斯特丹,住在这位约翰伯伯的家里半年,准备报考阿姆斯特丹神学院,家族为他请来了最好的教师,教授他将来作为一名牧师所必须要掌握的一些知识,据说因为凡高拒考拉丁文,而没有通过考试。没找到约翰伯伯照片,下图为青年时期的凡高。

 

     12、凡高的表姐凯特,这个表姐名叫凯.沃斯.斯特里克(Kee Vos-Strickeer 1846.3.21-1918),比凡高大7岁,就是凡高牧师舅舅的女儿,凡高的第二次恋爱对象居然是她,发生在1881年。在这之前,凡高在1876年第一次恋爱失败,1877年神学院没有考取,1878年12月毅然前往比利时矿区博里那日从事牧师工作,后因控诉矿区疏于管理被当地教会解雇了。1881年4月,凡高返回父母居住的荷兰埃顿,遇到了在他家暂居的刚刚丧夫的表姐,他和她很谈得来,但当他提出要和她结婚时,被坚决地拒绝了!她迅速逃回了阿姆斯特丹。当凡高父亲弄清楚内侄女为何要搬走的原因后怒不可遏,义无返顾的决定将其送到海牙去接受正规的美术训练,只要离开家乡就好。1881年的圣诞节,凡高被撵出了家门。下图一为凡高的表姐凯特,下图二是凡高家族1872年的一张合照,照片上的凡高19岁,他的表姐26岁。

 

     13、凡高的表妹夫,安东·莫夫(Anton Mauve 1838.11.18-1888.2.5),荷兰现实主义画家,海牙画派的代表人物,擅长描绘田园风景和乡间生活,他的妻子珍特·莫夫(Jet Mauve 1856—1894)是凡高的表妹,她的母亲与凡高的母亲是亲姐妹。1881年12月31日,凡高离家来到海牙,主要目的就是拜莫夫为师,得到了已经很有名气的画家亲戚安东·莫夫的帮助,梵高在莫夫的指点下,绘画技法进步很快。他还得到了海牙古比尔分店经理特斯蒂格的支持,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比如梵高曾拒绝莫夫的建议:画石膏像。不过比较合理的说法是,因为凡高与妓女思恩交往,才最终与莫夫和特斯蒂格绝交 。1888年2月5日莫夫逝世,凡高很悲痛,画了一幅《盛开的桃树》,并在画上写下:“纪念莫夫”,表达了凡高对他的绘画老师莫夫的崇敬和哀悼之情。下图为莫夫自画像。

 

     14、父亲的去世,有人说凡高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悲伤,那是他们不了解凡高。凡高父亲是1885年3月26日突然去世的,一个月后,当悲伤稍稍平复,凡高创作了油画《圣经》,这幅作品暗示了凡高和父亲之间的关系, 表现了他对父亲的崇敬之情。画中这本荷兰文圣经曾属于凡高的父亲, 象征着他的虔诚和清教徒式的生活。这本书翻开到以赛亚书第53章, 这一段描述了耶酥虽来到人世却不被承认的遭遇。正因为父亲的去世,还有妹妹安娜的责难,让凡高难以在家里继续待下去。1885年11月28日,梵高离开家乡纽南,来到比利时西北部小城安特卫普。自此,凡高告别荷兰,再也没有踏上过故乡的土地。下图是为纪念父亲所画的《圣经》。

 

     15、凡高成人后唯一的一张相片,1887年摄于巴黎,照片中左三是凡高,最右边是高更。凡高与高更,相识于巴黎,出彩的故事发生在阿尔。1888年2月, 35岁的凡高在巴黎呆烦了前往法国南部小镇阿尔寻找他向往的灿烂的阳光和麦田。靠弟弟提奥的资助,他租下了“黄房子”,准备建立“画家之家”,遗憾的是前来的只有高更。高更比凡高大五岁,自幼家境富裕,但这时落魄了,1888年10月23日,高更搭火车过来,路费等费用还是提奥支付的。所以刚到时事事顺着凡高,不到一个月,因为个性差异,两人矛盾不断,在一次大吵之后,凡高割掉自己的一只耳朵,高更匆忙逃离了阿尔,两人再无相见。凡高为什么割掉耳朵?照高更的说法, 12月23日文森特用剃刀威胁他。高更匆忙离开黄屋, 在饭店住了一晚, 而这晚, 文森特在突然发作的精神错乱中割下了自己的右耳。他把耳朵包在报纸里派人当作礼物送给雷切尔(Rachel)——附近妓院的一个妓女。还有一说是,德国汉堡大学一位历史学家花费10年时间研究结论是被高更割的。

 

     16、兄弟合影,这是凡高和提奥的合成照片,提奥是凡高一生中最亲密的朋友和兄弟,直到永别。割耳朵事件后,凡高陷入了精神疾病的泥潭,阿尔当地的居民甚至联名写了请愿书,要求政府让凡高离开。1889年4月,提奥结婚了。1889年5月16日,凡高怀着复杂的心情自愿来到离阿尔25公里的圣雷米修道院接受精神病治疗。1890年1月,提奥唯一的孩子出生了,也叫文森特·威廉·梵高。5月17日,凡高来到巴黎与提奥和他妻子及刚出生的侄子见面。在提奥的安排下,5月21日凡高搬到巴黎附近的奥维尔接受加歇医生的治疗。7月27日,星期天,在外出写生时,凡高开枪自杀,但没有打中要害,他自己支撑着回到旅店。7月28日一早,提奥赶到奥维尔,他坐在凡高床边和他一起回忆童年的时光。1890年7月29日黎明,凡高在提奥的怀中永别了人间。

   

     17、兄弟合葬,凡高去世后,葬于法国巴黎北部村庄瓦兹河畔奥维尔的公墓。凡高逝世6个月后,1891年1月25日,提奥在悲痛和疾病中死去,终年34岁,被葬在荷兰的乌特勒支(Utrecht)。1914年,提奥的遗孀将他的遗体从故乡迁到奥维尔,并葬在了凡高墓的旁边。两兄弟一起葬在奥维尔郁郁青青的草地上,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永不分离……

 

     18、凡高的弟媳,乔安娜.梵高.邦格(1862-1927),她不是普通的女子,读书时是高材生,大学毕业后在大英博物馆工作,又在乌特勒支的中学教过英文,但在提奥死后留下29岁的她带着未满周岁的儿子,对着满房子凌乱的存画和旧信还是不知所措。她嫁给提奥不过一年半,与凡高相处只有五天,分别为:文森特从圣雷米精神病院返回巴黎,在提奥家中见面3天,后提奥全家去奥维尔镇探望文森特一次,文森特回巴黎参与他们夫妻经济问题争执一次。但她深爱丈夫,读完兄弟俩几百封来往的信件后,她决心要实现丈夫提奥未遂的心愿:让全世界的人看到凡高的画。下图为乔安娜与1岁的儿子文森特。

 

     19、乔安娜的努力,她从两方面着手,一是举办凡高画展,凡高生前无名,除了少数画作送给朋友之外,还有几百幅油画和其他画作,都在乔安娜手里,她还从凡高母亲家里以及其他渠道收集整理了凡高各个时期的油画、水彩画和素描,并将其中优秀的作品借出展览。在开头的十年里有6次画展,观众淡漠。第7次在巴黎展出,引来马蒂斯等野兽派新秀的关注,从此西欧重要的美术馆大门,逐一为凡高而开。二是出版凡高书信集,1914年,她把凡高留下的652封书信结集成《凡高书信集》三卷,由阿姆斯特丹出版,使世人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一位天才久被冷落。同时,乔安娜还伺机将凡高的画零星出售,既可补贴家用,又可推广画家的名声。1914年最后一幅卖给英国伦敦画廊的向日葵后就不再卖画了,因为凡高已经出名,她也不缺钱了!此前她于1901年改嫁给荷兰画家约翰.古斯塔夫.科恩,1912年再度守寡,婚姻的不幸并不影响她一直为凡高所做的努力。下图为乔安娜与儿子和凡高的母亲在一起。

 

     20、凡高的侄子,文森特·威廉·凡·高(Vincent van Gogh 1890-1978),他和凡高同名,凡高见过他两次,1927年他母亲乔安娜死后,几百幅凡高的作品由他继承。小文森特早年极力想摆脱自己名字的阴影,从未学习了解艺术,1914年毕业成为机械工程师。他说:“我从未学习如何去理解艺术(绘画、音乐),我对这不感兴趣,我尊重艺术,但那不适合我。”尽管他并没像他母亲那样对凡高的遗作充满热情,但他仍十分看重凡高的作品,在他手里一幅也没有卖过,全部留在荷兰。他有四个子女,1978年去世。下图为1968年的梵高侄子小文森特·凡高。

 

     21、凡高博物馆,它的建成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小文森特。他虽然从不卖画,但堆满一屋子的画也不是个事,于是他把这些画大部分以长期签约借出方式,在阿姆斯特丹各个美术馆展览。二战后,由于担心这些画作散落各处,他以捐出收藏为条件,向阿姆斯特丹及荷兰政府请求提供永久的收藏场所。在文森特的推动下,1960年他和荷兰政府达成协议,条件是由政府一次性付给他6600万美元成立凡高基金会。1962年,阿姆斯特丹市政府提供土地,国家负担经费,凡高博物馆前期工作启动。1963年,凡高博物馆开工,文森特也积极参与设计。1973年6月2日,凡高博物馆建成正式开放,荷兰女王朱丽安娜亲临剪彩。文森特将家中收藏的所有画作和书信全部捐出,向公众展示所有作品。1978年,小文森特过完88岁生日后几天就去世了,他完成了他父亲和母亲还有他伯伯凡高的遗愿。下图为小文森特1976年在凡高博物馆咨询台前。

 

     22、凡高侄子的孙子,凡高的曾侄孙也叫文森特·威廉·凡高(Willem van Gogh 1953-),1953年出生于荷兰,毕业于法学院,做了一段律师职业生涯后,1999年投身于凡高博物馆的工作,从2009年开始是凡高博物馆的形象大使和董事会顾问。2015年4月13日他在参加“香港荷兰日”时说,凡高家族现在有30多个成员,他们每年都会聚在一起,后代的每一个长子都叫文森特·威廉·凡高,这是荣誉。他说他背后的这幅画《盛开的杏花》是凡高为他的祖父出生而画的,乍暖还寒的春日,杏花悄然绽放,带来了春天的喜悦,这幅画已成为凡高家族精神的象征,被挂在每一代梵高后代新生儿的床头。他还说,1973年,当他看到所有作品被从家中搬走时,曾向祖父讨要凡高的一件小幅素描画,“我不要他的画,只要一张素描,留做纪念”。但是祖父问他如果给了他,他打算以后传给哪个孩子,“你不可能剪成几块分给孩子们吧”,祖父说,这些画不属于家族,属于人类。

 

     23、凡高的故居,梵高短暂人生的最后一个住所——奥维尔拉乌旅馆的5号房间,是现存唯一保存完好的凡高的故居。1890年的7月27日凡高自杀,7月29日凌晨一点半,在巴黎北郊的奥维尔小镇拉乌旅馆,画家梵高逝世于弟弟提奥的怀中,年仅37岁。作为“自杀者的房间”,凡高在拉乌旅馆的5号房间再未被租出,现在作为凡高故居被保护起来,每年吸引来自全世界的数十万游客前来瞻仰。

 

     24、纪念凡高,2015年7月29日,为纪念凡高逝世125周年,凡高奥维尔故居联合阿姆斯特丹博物馆组织举办了悼念活动,凡高家后代,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馆长,奥维尔市市长及各界媒体到奥维尔凡高故居参与了活动。法国各电视台、报社及英、荷、比各国媒体纷纷对此次活动进行了报道。

 

     25、永远的向日葵,在纪念凡高逝世125周年之际,提奥的的后代,凡高的曾侄孙文森特威廉凡高(Vencent Willem Van Gogh)、曾侄孙女(Machteld Van Laer) 在凡高和提奥的墓前献上向日葵表示悼念。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