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本站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欣赏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名画百幅 卢浮宫画 艺术流派

凡高系列(13):奥维尔时期(上)

     奥维尔时期(1890年5月21日—1890年7月29日),1890年5月17日,凡高来到巴黎与提奥和他妻子及刚出生的侄子文森特见面。后经提奥推荐,来到距巴黎不远的小镇奥维尔接受加歇医生治疗,并继续创作。在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上,有过这么一位天才,他在生命最后的70天内完成了80幅油画,这些画按照今天市场均价计算约合40亿美元。《麦田群鸦》这一著名作品被认为预示了梵高的死亡。画完这幅画后,7月27日,星期天,他来到这块麦田上,对着自己的胸膛开了一枪。但没有打中要害,他自己支撑着回到旅店,他拒绝接受治疗。7月28日一早,他的弟弟提奥赶到奥维尔。他坐在梵高床边和他一起回忆童年的时光……。凡高在弥留之际说道:“痛苦将永存”。1890年7月29日黎明,太阳还没有升起,凡高与世长辞,年仅37岁。2018年9月4日正一艺术编写并上传网站。


     327、奥维尔的教堂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94x74cm 巴黎奥赛美术馆
   
凡高创作进入奥维尔时期(1890年5月21日—1890年7月29日)。1890年5月17日,梵高来到巴黎与提奥和他妻子及刚出生的侄子文森特(与梵高同名)见面。后经提奥推荐,来到距巴黎不远的小镇奥维尔接受加歇医生治疗,并继续创作。同年临摹德拉克洛瓦、米勒、伦勃朗和居斯塔夫·多雷的作品。在这幅《奥维尔的教堂》中, 画面以深青色、藏青色为主。他一生中对于社会的不理解所作的抗争, 对于真善美所作的追求, 还有生存中的苦恼与欢乐, 似乎都孕育在这天空的蔚蓝里。他写给妹妹的信中说:“这一张画与在纽南画的古塔、坟墓等习作, 似乎很相似, 只是现在所用的色彩, 或许更富于表现力、更为华丽。”凡高由纽南的教堂开始, 经过不同的时期, 最后走到奥维尔教堂, 完成了他生命和绘画的旅程。 在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上,有过这么一位天才,他在70天内完成了80幅油画,这些画按照今天市场均价计算约合40亿美元。

 

     328、茅草屋 1890年5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0x73cm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这是1890年5月21日凡高到达奥维尔数日之后的作品。圣雷米时期弯曲的、起伏的线条,在这最末期的作品中,更显得自在豁达,宛如深藏在自然中魅惑的根源,被他的笔尖诱上了画布。阿尔时期的作品中,蓄满煎熬的视线,至此时已有改变,现在的线条像舞台上的音乐,含有律动感。柔软的笔触时而强、时而轻,那种缓急轻重感,变得很自在。“奥维尔这地方非常美,那些越来越少的古老茅屋,更美!”在第一封信里,他就表示了如归如里一般的安乐。紫青与藏青、各种黄与黄绿、屋顶的深红色、那些色彩移动,以及同方向的笔触,充分表现出他对自然怀念。 

 

329、奥维尔附近的维森特風光 1890年5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5x65cm 西班牙马德里提森博纳米萨美术馆 

 

330、茂盛的栗樹花 1890年5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72x91cm 瑞士苏黎世毕尔勒基金会 

 

331、奥维尔的红顶房子 1890年5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72x60cm 美国麻州波士顿美术馆 

 

332、瓶中薔薇 1890年5月 布面油画 92.6x73.7cm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333、盛开的栗子树 1890年5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70x58cm 南美私人收藏 

 

334、栗子树 1890年5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3x50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335、三棵树和一座房子 1890年5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4x78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336、加歇医生的花园 1890年5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73x51.5cm 巴黎奥赛美术馆 

 

337、奥维尔乡村街道和走路的人 1890年5月末 奥维尔 布面油画 49.8x70.1cm 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美术馆 

 

338、奥弗村庄的街道和两个走路的人 1890年5-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20.5x26cm 广岛艺术博物馆 

 

339、农舍和两个人 1890年5-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38x4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340、奥维尔的风景 1890年5-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0x52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341、加歇医生肖像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8x57cm 巴黎奥赛美术馆
    凡高离开圣雷米后,移居巴黎以北的一座小镇,瓦兹河上的奥维尔,由加歇医生监护。加歇医生生于1828年, 死于1909年, 是一位精神科医生, 与许多印象派画家有交情, 他自己也作画, 并收集许多美术品, 尤其是印象派作品。凡·高在信中记述他们初次见面的情形, 说他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印象。以加歇医生为模特儿的肖像画, 有油画两张, 版画一张。关于这一幅, 凡·高认为与他在圣-雷米时期所画的自画像同调, 而弯曲螺旋式的线条, 则与阿尔时期的肖像画中单纯化色面可视为一体, 正可以表明加歇医生沉郁、心烦的情绪。背景、笔触方向、色彩的装饰与转调等等一切形体的要素, 都凝聚其间, 因而这张画成为控优越的肖像画之一。凡·高在一个月内画了两幅加歇医生的画,本幅是第一幅。第二幅与第一幅构图相同,不同之处是在桌上的毛地黄茎旁增添了两本书。凡·高以蓝色为主调,但是各种蓝色互不相同,色调分明。中间背景,色彩坚实,上纵的笔触产生了一种令人不安甚至近乎忧郁症似的动感。在这幅作品中,人物姿态安详,削瘦的身体用肘臂支撑着,以保持完全平衡。但是,透过笔触、构图以及人物四周的空间,画家紧张而悲哀的心情一目了然。它预示画家即将感受到更加深重的痛苦。

 

    342、加歇医生肖像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7x56cm 私人收藏 1990.5.15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
    凡高也许是为新时代妇女的肖像画找到了一个“自然的”解决办法,但是却没有解决男性的内心矛盾。在几幅阿尔男人的肖像画中,男人的表情明显地带着疑虑和紧张,在这幅作品里,人物所表现的是满怀惆怅。这位中产阶级的医生和现代艺术品收藏家,像是一位忧郁症患者,脸上的表情是凡·高所称的那种“我们这个时代的肝肠寸断的表情”。但是在概念和构图上,这幅作品几乎可以说是“阿尔女子”的姊妹篇。加歇神情哀伤地坐在那里,面对着两本内容涉及女人、艺术和性的小说——那是龚古尔兄弟的小说《马内特·萨洛蒙》和《翟米尼·拉赛特》——现代小说记者的角色由吉努太太换成了加歇医生。俯身于法国小说的加歇医生象征着社会新潮带来的问题和失望,而那位阿尔女人却对着维多利亚时代的文学作品若有所思地面露微笑,完全是个热心肠、乐于助人的角色。

  

     343、彈鋼琴的玛格丽特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102x50cm 瑞士巴塞尔艺术博物馆
    
玛格丽特是加歇医生的女儿,画中的玛格丽特肤色白里透红, 身材颀长, 在布满花纹、由红绿两色组成的背景衬托下, 似乎在画面上活了起来, 而人物清晰的轮廓和竖长构图又使得着色酣畅的衣裙格外醒目。凡高曾提到如何使一幅画与其他的画配合起来。在给威尔的信中他写道:"我一直在寻找共同点, 试图从一幅肖像画中发现其与一幅风景画的共同点, 或者以一幅风景画中发现其与一幅肖像画的共同点。”这一次, 他把以粉红和绿色为主的玛格丽特·加歇的肖像画与黄色和淡绿色为主的麦田风景画配在了一起。他曾经在给提奥的信中画出将两者搭配起来草图, 并解释道:“我意到这幅画跟另一幅横长的麦田很相配, 因为一幅画是竖式的, 色调为粉红色, 另一幅画的色调是淡绿和鹅黄, 刚好是粉红色的互补色;然而我们可能要等很久才能指望人们能够理解一种自然事物与另一种自然事物之间奇妙的关系, 而这两样事物完全可以相互解释、相得益彰。不过, 有些人肯定会对此有所感受, 这就足以使我们聊以自慰了。” 

 

344、穿白衣的女孩 1890年6月 布面油画 66x45cm 华盛顿国立艺术博物馆

 

         345、艾德琳·拉武肖像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7x55cm 瑞士私人收藏
    
艾德琳·拉武(Adeline Ravoux)是梵高1890年寄宿在奥维尔时旅馆管理员阿瑟-古斯塔夫·拉武(Arthur-Gustave Ravoux)的女儿,当时她12岁。艾德琳和妹妹杰曼(Germaine)一起为梵高作模特。艾德琳这样描述梵高:“当你看到他天真的样子,你马上会忘掉他所缺乏的吸引力。” 

 

346、艾德琳·拉武肖像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2x52cm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347、艾德琳·拉武肖像 1890年7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73.7x54.7cm 私人收藏
    
梵高生前给了艾德琳的父亲旅馆管理员拉武两幅画,《1890年7月14日的奥弗市政厅》和这幅艾德琳·拉武肖像画。在梵高死后,拉武将这两幅画卖给一个路过的美国商人,得到40法朗,他感到非常幸运。1998年,艾德琳的肖像拍卖价是1375万美元。 

 

     348、麦田中带草帽的年轻农妇 1890年6月末 奥维尔 布面油画 92x73cm 拉斯维加斯艺术画廊
    
这件作品通过阿奎维拉画廊(AcquavellaGalleries)卖给了斯蒂芬·永利(Stephen Wynn),一位美国赌场俱乐部和房地产公司老板,卖家未知。斯蒂芬·永利收藏有大量的名作,包括高更和毕加索的作品。

 

     349、阿尔的少女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1x49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对于这位少女的肖像画, 凡高在信中说:“有一天, 我看到一位淑静美丽的少女。她有奶油咖啡般的皮肤,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 她有灰色的头发, 灰色的眼睛, 穿着粉红色的印度更纱布所作的束腰紧身衣服, 有一对匀称、结实的小小的乳房。”也许是一位农家妇女吧! 这一幅画单纯明快的色面搭配同轮廓线一起, 把这位清秀与野趣, 表现无遗。 

    

350、年轻人和矢车菊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39x30.5cm 达拉斯私人收藏 

 

351、夜晚的白房屋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9.5x73cm 圣彼得堡机构收藏

 

352、麦穗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4.5 x 48.5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353、玻璃杯里的野花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41 x 34 cm 私人收藏 

 

     354、红罂粟和雏菊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5 x 50cm 私人收藏 6176.5万美元
    
2014年11月5日,梵高1890年的画作《雏菊与罂粟花》在纽约苏富比以5500万美金落槌,6176.5万美元成交,折合人民币3.77亿元,买家为来自中国的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据资料显示,这幅画作出现于1990年11月14日的拍卖中,当时并不叫现在的名字。据Goodyear在1991年称,他将这幅画作卖给了 一家重要的欧洲收藏机构。《雏菊与罂粟花》拥有无拘无束和狂热的力量,画中的花就来自几星期后他企图自尽的那片田野。这幅作品于保罗·加歇医生家中完成,他借鲜艳的野花表达自己当时的精神状况正是其标志性创作手法。 

 

355、花瓶里的野花和蓟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7 x 47cm 私人收藏 1985.11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 

 

356、花瓶中的花束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65.1x54cm 私人收藏   

 

357、日本花瓶里的玫瑰和银莲花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1x51cm 巴黎奥赛美术馆 

 

358、玫瑰和甲虫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359、劳尔.勒夫和桔子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0x51cm 私人收藏 

 

360、两个女孩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51.2x51cm 巴黎奥赛美术馆 

 

     361、人生第一步 凡高 荷兰 1890年 布面油画 72.4x91.1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这幅画《人生第一步 (摹米勒作品)》,据考证,凡高并不是根据米勒1858年的粉彩画原作(现藏于密西西比州劳雷尔劳伦·罗杰斯艺术博物馆 ,见下图)创作的,而是临摹自一张正方形的照片。这幅作品描绘的是一幕亲密的家庭劳动的场面,背景舞台则是不大不小的夏日花园。画中,一树繁花和长满鲜嫩蔬菜的花园展示了乡村的富饶多产,并与赞颂生命的主题交相辉映,满怀深情地赞颂了始于劳动的“人生第一步”! 

362、粉色的玫瑰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32x40.5cm 哥本哈根私人收藏 

 

363、茅草农舍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33x40.5cm 纽约私人收藏 

 

364、花朵盛开的阿拉伯树 1890年6月 布面油画 32.5x24cm 斯德哥尔摩国立博物馆 

 

365、小溪 1890年6月 奥维尔 布面油画 25.5 x 40.0 cm 私人收藏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