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本站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欣赏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名画百幅 卢浮宫画 艺术流派

凡高系列(9):阿尔时期(下)

     阿尔时期(1888年2月21日—1889年5月3日),1888年初,35岁的梵高厌倦了巴黎的城市生活,来到法国南部小城阿尔寻找它向往的灿烂的阳光和无垠的农田。靠提奥的资助,他租下了"黄房子",准备建立“画家之家”,他的创作真正进入了高潮。这个时期,他画肖像画、自画像、柏树、向日葵、麦田、星空、太阳。这时颜料的革新也给他带来鼓舞,他尝试用一种原色来表达主题,用近似的补色作画面的呼应与映衬,或用鲜明的对比色作深入的延伸。从《向日葵》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种高纯度色彩所带来的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明亮的铭黄作为背景,衬托着用中黄和橙黄描绘的向日葵,令画面有一种极致的灿烂效果。


     220、文森特在阿尔的房子 (黄房子) 1888年9月 阿尔 布面油画 72x91.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1888年5月凡高在阿尔租了一间旅馆居住,因为它的外壁涂成了黄色,故被称为"黄屋"。画面上建筑物的右侧即是凡高的住所(正面的窗户涂成绿色和黄色的部分)。凡·高很早就向往"艺术家的乐园",因此希望这个家能成为南法的"未来画室",并且希望能够尽快地接他的穷朋友高更来一起共同生活(高更于10月23日到达阿尔)。在这一张画上,由广阔前景的土黄色地面,即向两旁延伸的马路,到小建筑物正面的硫磺色与一大片天空的绿色,这些颜色之间相互呼应,构成了色调的转移。凡·高打算把阿尔的黄房子变成画家之家, 这是他最具乌托邦特色的方案。他详细地描述了他的"画家之家"。在给提奥的信中他写道:"我想把它搞成一个真正的'画家之家', 它并不华贵, 正相反, 其中没有一样华贵之物。""房子给我带来了安逸感, 从现在起, 我感到我正在为未来工作。"

 

     221、梵高在阿尔勒的家 1888年9月份 阿尔 褐色钢笔水彩 24.5 cm×30.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我四下去打听拉丁马广场2号——梵高的那个黄色的小楼。我们跑到那里,空荡荡一无所有。仔细找了找,却见一个牌子立着。呀,上边竟然印着梵高的那幅名作《在阿尔的房子》——正是那座黄色的小楼!然而牌子上的文字说这座小楼早在二战期间毁于战火。我们脚下的土地就是黄色小楼的遗址。(冯骥才) 

 

    222、阿尔夜间咖啡馆室内 1888年9月 阿尔 布面油画 70x89cm 耶鲁大学艺术画廊
    凡高当年在阿尔描绘的这家咖啡馆如今依然矗立在拉马丁广场。凡高抵达阿尔后, 一直住在这里, 后来怀着建造艺术家聚居地的希望, 搬入黄屋, 与高更共同生活了两个月。凡高阿尔时期的作品, 总令人充满阳光的明亮的风景画, 其实他受夜景刺激而绘画作亦为数不少。这幅作品色彩耀眼, 凡高有意使用这种色调来表现令人忐忑不安的场景。为了强调房间的纵深感, 他选择了高视点, 透视线非常精确。黄、绿色点染的晕圈渲染了煤气灯放射的刺眼光线, 其强度感到难受。本幅画采用高视点, 并以台球桌为中心展开放射状的景物安排。画中运用透视法的原则, 黄红绿三色互补, 同时使整个画面产生压迫感。冷清的咖啡馆中, 人物散坐在屋内两侧, 寥寥可数, 越发呈现出咖啡馆内空荡荡的气氛。老板站在偏离中央的地方, 孑然一身, 在这间大屋子里, 看上去格外渺小。这个不祥之地弥漫着凄凉和孤寂的气氛。

 

    223、阿尔夜间咖啡馆室外 1888年9月 阿尔 布面油画 81x65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这家名叫兰卡散尔的咖啡馆, 由于通宵营业, 因而被称之为“夜间的咖啡馆”。凡高曾用两个通宵画了一幅咖啡馆室内的作品, 这幅《夜间咖啡馆室外》是同期的作品。他时常觉得夜间比白天更充满了生气蓬勃的色彩, 所以几度跑到户外描画星星。星光是这幅作品的背景,这幅作品被称为凡高星光三部曲的第一部。画中, 在煤气灯照耀下的橘黄色的天蓬, 与深蓝色的星空形成同形逆向的对比, 好像在暗示着希望与悔恨、幻想与豪放的复杂心态。凡高已慢慢地在画面上显露出他那种繁杂而不安、彷徨而紧张的精神状况。在凡高完成此画的100多年后, 这家咖啡馆一直是阿尔人饮酒的地方, 现在被称做凡高的咖啡馆, 仍旧保留着那黄色的雨蓬和所有的东西。

   

    224、罗纳河上星光灿烂的夜空 1888年9月 阿尔 布面油画 72.5x82cm 巴黎奥赛美术馆
    这是凡高再度尝试夜景的不朽之作。凡高信中说道:“当我望着天上的星星时, 常常产生好像地图上代表城镇的黑点的幻觉。我问自己, 为什么天空中闪亮的点, 不像法国地图上的黑点那样容易接近呢?我们可以搭火车到塔拉斯康或者卢昂, 我们却不能到星星上去。……所以我想, 霍乱、肾结石、肺结核、癌症可能是去天国的旅行工具, 一如船、汽车和火车是地上的旅行工具一样。寿终正寝者, 就是慢慢步行到天国去的。”这幅画天空的星光与岸边灯光的倒影, 互相响应。这种光线的处理方式, 反应了凡·高独特的视觉美学。而画中使用分色性的笔触, 可以上溯到“塞纳河及大杰特桥”的作法。

 

    225、有垂柳的公园是诗人的花园 1888年9月 阿尔 布面油画 73x92cm 芝加哥艺术协会
    在阿尔勒的梵高住所的周围,有三个公园,梵高为此画了一些草图和油画作品,梵高分别从不同的视角画出了公园的一角。这幅画绘于1888年,色彩极其艳丽而清新,使人观之眼前一亮、心旷神怡,绘制的应该是春季的景象,是梵高为数不多此类作品中的典范。 

 

226、阿尔公共花园的小路 1888年9月 阿尔 布面油画 73x92cm 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

 

227、特里凯特人行天桥 1888年9月份 画布油画 73.5x92.5cm 办黎士美术官藏

 

228、公园里的蓝色杉树 1888年10月 阿尔 布面油画 73x92cm 私人收藏 

 

229、阿尔公共花園的入口 1888年9月份 布面油画 72.5x91cm 私人菲利浦收藏

 

230、新犁过的土地 1888年9月 阿尔 布面油画 72.5x92.5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231、文森特在阿尔的卧室 1888年10月 阿尔 布面油画 72x90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这张卧室画是一幅很重要的作品, 它表现了凡·高内心世界中的一些东西。在1888年9月, 凡·高搬入"黄房子", 靠提奥供给的生活费, 把住宅布置一新。在此之前, 他独自一人生活了好几个月。他希望将黄房子建成他梦想的艺术家聚居地。他选择了式样普通、格调不俗的家具来布置, 而他自己房间的摆设却出奇的简朴。提奥劝说高更去与哥哥同住。凡·高在等待高更的日子里, 运用鲜明的黄色和淡蓝色, 描绘了自己的卧室。他在给提奥的信中写道:"我这次画的只是我的卧室。这幅画要由色彩来当家……就是说, 要通过色彩, 表现出休息或睡眠的氛围。一走进这个房间, 想像力就可以得到休息……四四方方的家具表现卧室不应受到干扰的宁静。"值得注意的是, 凡·高为阿尔的黄房子所画的唯一一张内景所表现的并不是画室, 而是他自己的卧室。在给贝尔纳的信中(B22), 他曾说过冷色调的蓝中带紫的墙壁给人以"绝对宁静"的感觉, 可是这种宁静里也弥漫着避难的气息。

 

    232、凡高母亲的肖像 凡高 法国 1888年10月 布面油画 40.5x32.5cm 美国加州巴萨迪那诺顿西蒙博物馆
   
这是凡高母亲的肖像画,创作于1888年10月,通过这幅油画,可以看出,虽然梵高的内心那样孤独寂寞,忧郁哀愁,但他对母亲是一种真诚的爱,向往爱的世界。画面母亲的慈祥,表现出画家内心深处的美好祝福和希望。

 

233、老紫杉树的树干 1888年10月末 阿尔 布面油画 91x71cm 伦敦艺术画廊

 

     234、戴红帽子的高更 1888年10月 阿尔 布面油画 37x33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
    
头戴红色贝雷帽,身披绿色外衣,凡高以厚涂法技巧绘画了这个“高贵的野蛮人”的气质。高更比梵高大五岁,自幼家境富裕,年轻时当海员周游过世界,他与梵高人生经历差别很大,画风也有很大不同,但两人都处在强烈求新求变的心理状态中,1887年11月,二位大师级画家在巴黎画廊相遇,一见如故。1888年2月21日,梵高搭火车来到法国南部的阿尔小镇,邀请高更前来一同作画。1888年10月23日,高更在提奥的资助下,来到阿尔。仅仅过了一个月,梵高与高更表面上志同道合的情谊开始变质,因为个性差异导致两人矛盾不断,在一次大吵之后凡高割掉自己的一只耳朵,高更匆忙逃离了阿尔,两人再无相见。

 

235、播种者 1888年10月 阿尔 布面油画 72x91.5cm 温特图尔艺术机构收藏

 

236、阿尔蒙特马儒林荫路上的铁路桥 1888年10月 阿尔 布面油画 71x92cm 苏黎世美术馆

 

237、绿色的葡萄园 1888年10月 阿尔 布面油画 72x92cm 奥特罗克罗-穆勒博物馆藏

 

    238、阿尔的红葡萄园 1888年11月 阿尔 布面油画 93x75cm 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馆
    这幅画是凡高生前唯一卖出的作品。普照的阳光、火一般的光线的扩散、血红色的葡萄园、热情和精张的色调的炽热。凡·高希望在他的作品中为我们画出酒的酵素和醉意、令人发狂的热气腾腾。他的色彩中的喧闹性暗示了无节制的狂欢, 葡萄园被看作是异常的促进者和主要的源泉。本幅画呈现凡·高惯用的深远空间感。他用红色来描绘葡萄树, 极具表现性。凡高还将画中的阿尔农妇, 画成布列塔尼地方的装扮。

 

    239、播种者 1888年11月 阿尔 粗麻布面油画 93x73.5cm 苏黎世Bührle基金会收藏
    人物是一个变暗的剪影, 被后面日轮的色彩压力压得萎缩了, 他让那谷粒的黄色线条(像一片片阳光)洒落到地上。这样的画充满了象征意义, 太阳的统治一切的存在表达了这样一个想法:生活是在一个巨大外界意志的影响下度过的, 像播种、收获这些工作不是单纯的工作, 而是一个生与死的寓言。(休斯)

 

     240、阿尔的女人 凡高 荷兰 1888年11月 布面油画 92.5x73.5cm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这幅作品是凡高描绘的具有阿尔当地特征的妇人肖像。1888年2月,梵高在朋友推荐下来到法国南部小城--阿尔,并很快爱上了这儿。阿尔的女子以具有“地中海地区特有的美”而著称,凡高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寻找具有此种特征的模特。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阿尔人,名叫玛丽·吉努,她跟丈夫一起经营一家档次不高的车站咖啡馆,梵高和高更都经常去,并以她为模特。凡高把这个咖啡馆画进了《阿尔夜间的露天咖啡馆》那幅作品里。在吉努太太的这幅肖像里,梵高用很多脸部轮廓线来表现吉努太太陷入沉思,手套和阳伞为女主人公的普罗旺斯装束增添了新潮气息。

 

    241、阿尔的妇女: 吉努太太和书 1888年11月 阿尔 布面油画 91.4x73.7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凡高画过一幅拿手套带雨伞的吉努太太,但在第二幅肖像画中(即本幅), 这两样东西被书籍取代了——书是凡·高最喜爱的社会新潮的标志。他在好几幅静物作品里描绘了封皮艳丽的法国小说, 静物画里的这些小说集中地象征着女人、艺术和社会新潮或者说展示了现代社会里五花八门的故事。吉努太太面前的那几本书并没有书名, 可是画家却用颜色红的封面、绿和白的内页——暗示了它们生动的内容。多角的轮廓线充满了画面。从书的护封到女人的肩膀, 再到她的发式和鼻尖, 轮廓线的边边角角汇总起来和颜色一起把女主人公沉思的样子生动地烘托出来。

 

     242、阿里斯康道路 1888年11月 阿尔 布面油画 91.7x73.5cm 私人收藏
    
这幅画在2015年5月5日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主义晚间拍卖中,拍出了6633万美元,约合4.11亿元人民币。梵高于1888年在法国南部小城阿尔完成这件作品,那年秋天,梵高与高更进行以“南方画室”命名的艺术实验:二人并肩创作,日以继夜地讨论和试验,此作正见证了他们这段短暂的合作关系。其后二人意见不合,关系越发紧张,梵高最终在年底彻底崩溃。此幅作品出自梵高与高更共同作画初期兴致饱满的日子,并无伤感情绪,彰显阿里斯康道路的迷人风光。当地为欧洲最著名的罗马时期墓地之一,这条林荫大道也被称为“墓园路”,画中可见道路两旁的罗马式陵墓遗迹。在1888年,这里是情侣的约会胜地,时髦的单身阿尔女子也喜欢在此一展绰约身姿。

 

243、烟花女子 1888年10月 阿尔 布面油画 33.0x41.0cm 宾夕法尼亚Barnes基金会

 

244、艾顿花园的回忆 1888年11月 阿尔 布面油画 73.5x92.5cm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245、阿尔的舞厅 1888年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65x81cm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这幅 《阿尔的舞厅》是梵高和高更为数不多的合作作品。它见证了两人之间的友谊,画作的主题是他们经常光顾的一家舞厅的一个节日之夜。晃眼的金黄色块,诡异的靛蓝色块,色彩纯粹,气氛热闹,强烈的反差让空间具有饱和感,烘托出一种奇特、令人不安而又充满迷幻色彩的美。画中右侧的女性形象,一下子便抓住观众的视线,传递出一种不安的情绪。透过这潜藏的不安,人们似乎可以读出画家内心的剑拔弩张。

 

246、表演场外的观众 1888年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73x92cm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247、梵高的椅子 1888年12月 阿尔 画布油画 93x73.5cm 伦敦国家画廊
    
阿尔的凡高充满了自信,尽管物质生活极度困难,他仍然梦想在阿尔成立一个新色彩主义画家的画派,即“友人之家”(“未来画室”)。他向朋友寄出请柬,遗憾的是只有高更一人于10月23日到达了阿尔。开始几个星期相处还算和睦,到11月间,便经常因为绘画意见的不同而发生争执。这幅《凡高的椅子》画于12月,椅子周围空无一人,传达出浓浓的悲凉情绪。大概凡高已意识到高更将要离去,而自己又要陷入没有欢乐也没有争论的孤独境地。

 

     248、高更的坐椅 凡高 1888年12月 布面油画 90.3x72.5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高更的椅子》是梵高创作于1888年12月的一幅油画,画中是高更的手扶椅,这是画家梵高与高更分手前绘制的高更空椅子:素朴的造型,坐垫温暖的绿色和椅架偏紫的蓝色,看得出两位画家临别时和平珍惜的心情。两本厚书,点燃的烛台似乎传达了一种对友情庄严神圣的呵护之心。

 

249、吸烟者 1888年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62x47cm 巴恩斯基金会

 

    250、读小说 1888年12月 阿尔 布面油画 92x73cm 日本私人收藏
    对她的兄长来说, 威尔跟那位读书的阿尔女子一样, 也是位小说读者。在这幅作品里, 躲在一边看小说的是威尔, 而不是吉努太太。其实我们并不知道这幅作品的谁, 画面上一个比吉努太太年轻得多的阿尔女子正在一家书店里全神贯注地而不是神情恍惚地读着手中的小说。这幅作品是凡·高为数不多的带背景的肖像画中的一幅。凡·高先是画了一幅名为"埃顿花园的回忆"的奇异作品, 其中有威尔和他们的, 这张画他是想挂在卧室里的。画完"埃顿花园的回忆"之后, 凡·高紧接着就画了这幅"读小说"。

 

     251、摇篮曲 凡高 荷兰 1888年12月 布面油画 92.7x73.7cm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这幅画又叫《摇摇篮的鲁林夫人》,既表现了母性又没让婴儿露面。画面上的鲁林太太稍微侧着身子,侧身的角度刚好避免和看画者有直接的目光接触。她坐在一张扶手椅里,右手搭在左手上,凡高还有几张同样的画都是左手搭在右手上,神态有些忧郁,因为她那张脸显得有点呆板,看上去正在出神地想什么心事,她既不瞧看画者,也没低头瞅那个并未画出来的婴儿,画面上唯一涉及婴儿的东西是她手中那根拉摇篮的绳子,而这一小段绳索似乎还能让人联想到祈祷用的一串念珠。  

   

     252、耳朵上绑绷带叼烟斗的自画像 凡高 荷兰 1889年1月 布面油画 51x45cmcm 美国芝加哥艺术协会
     
凡高1889年与高更大吵一架后割掉一只耳朵,他画这张画使自己和提奥相信他已经从伤痛中康复过来,“我相信这幅肖像比我的信更能清楚地告诉你我这儿发生了什么”。1889年初,凡高的母亲度过了她70岁生日,尽管不常联系,凡高对她仍怀有温暖的记忆,这年年底,他决定将这张自画像送给她,主要是为了使母亲对他的健康放心,所以在这儿他比以往显得健康、年轻、整洁许多,然而这些并无法掩饰其眼底的绝望。最后凡高给了母亲一张画着阿尔卧室的画而把这张挂在自己的墙上。

 

     253、割掉耳朵后的自画像 凡高 1889年1月 阿尔 布面油画 60x49cm 伦敦可陶德学院画廊
    
这幅《割掉耳朵后的自画像》,是给后人留下的第一幅展现梵高当时在阿尔勒的精神状态的自画像。画家有一个高高的向上斜的前额、一个强有力的鹰勾鼻子、三角形不对称的脸孔和那突出的颧骨、下陷的双颊,他的形象给人以极其深刻印象。梵高的自画像,往往成为对画家心理探索的佐证,是画家性格特征的一面镜子。画家在描绘自己时,敢于剖析,毫不掩饰地揭示出他性格中最令人感到意外,却又是最为动人的一面。此幅肖像作于他的“割耳朵事件”发生一个多月之后。此刻,画家已找到了他内心的自我平衡。

 

     254、阿尔医院的庭院 1889年4月 阿尔 布面油画 73x92cm 私人收藏
    
凡高在阿尔医院住院期间,针对阿尔医院的花园绘制了一些素描和油画,这是其中的画作之一,画的是周围四栋建筑物中央的花园,被称作阿尔医院的花园,也被称作阿尔勒医院的庭院。在这里,梵高选择了一个比较高的视角,这也许是因为,他把画架放置在庭院上方二楼阳台上的缘故。花圃以及放射状地块围绕的喷泉,构图中规中矩,以此常规而非自由的模式表达出画家当时宁静的心境。

 

255、克劳盛开的桃树 1889年4月 画布油彩 65.5x81.5cm 伦敦考陶尔德学院美术馆藏

 

256、阿尔的树木与花朵 1889年4月 阿尔 布面油画 50.5x65cm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