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本站首页 世界名画 中国名画 名画欣赏 印象画派 人体名画  名家名画 名画百幅 卢浮宫画 艺术流派

凡高系列(1):凡高早期作品

     凡高的画,据最新统计,共有油画877幅,其中早期创作(1881年4月-1883年12月) 35幅,纽南时期创作(1883年12月-1885年11月27日) 195幅,安特卫普时期创作(1885年11月28日—1886年2月28日)7幅,巴黎时期创作(1886年3月—1888年2月20日)230幅,阿尔时期创作(1888年2月21日—1889年5月3日)189幅,圣雷米时期创作(1889年5月3日-1890年5月16日)144幅,奥维尔时期创作(1890年5月21日—1890年7月29日)77幅。凡高还创作了水彩画150张,素描1037张,在他短短37年的生命里程中,在他10年的创作时间里,在他两年的创作黄金期,凡高的创作能量和创作数量令人敬佩!正一艺术2018年9月3日上传。


    1、最早的油画 凡高 荷兰 创作于埃顿 1881年12月 纸面嵌板油画 34.0x55.0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藏
   
在现存的凡高油画中,这幅《卷心菜和木鞋》是最早的油画。在这以前,虽然也画过数幅习作,但都没有保存下来,因此这就成为他的作品目录中登记的第一张。1881年秋,他从使用调色板的方法开始,学习水彩画的画法,时常从埃顿前往海牙,求教于当时的名画家莫夫。163信上曾叙述说,在莫夫处画了两张静物油画与两张水彩画。信尾又附言:“两张油画的主题是毛皮制成的小孩帽子,旁边放些土豆及甘蓝。”这一幅画是其中的第二张,他在下封信上说:“这不能算是杰作。但总比以前所画的完整些,至少我相信有更逼真的感觉。”

 
 
 

     2、最早的素描 1861年 曾德特 素描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凡高1853年3月30日生于荷兰南部布拉邦特的格鲁特·曾德特, 是荷兰新教牧师提奥多勒斯·凡·高和安娜·科妮莉娅·卡本特斯的长子。凡高的母亲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女人,还是一个业余的艺术家,她对艺术的热衷影响了凡高,并始终支持着他的工作。1861年,凡高8岁那年上了小学,他画出了第一张被保存下来的素描。这张素描好像画的是牧羊人,一个老人看管着一只小羊,当然画面外还应该有很多羊,尽管如此从早期的这幅素描还是可以看出少年凡高的兴趣和天赋。

  

    3、最早的水彩画 1878年 布鲁塞尔 水彩画 英国曼彻斯特艺术馆
    凡高11岁那年1864年10月, 被送往25公里外的私人膳宿学校就读,两年后转学到当地公立学校学习。16岁那年1869年3月, 经画商伯父文森特介绍, 进入古皮尔艺术公司海牙分店当店员,20岁那年调往伦敦分店, 第一次求婚失败,心灰意冷,1876年3月被古皮尔公司解雇。25岁那年的1878年7月,参加阿姆斯特丹神学院的入学考试失利后,于1879年1月到比利时矿区博里纳日做非正式的传教士,1880年7月被教会解雇。绝望之下,凡高终于找到了一生的归宿--绘画。这幅《巴黎城堡屋》就是在这个时期完成的,当时他年仅25岁,作品是用铅笔、粉笔和水彩画的。这幅画在英国曼彻斯特艺术馆失窃,2003年4月28日凌晨在一个公共厕所背后被发现。

 

      4、啤酒杯和水果 1881年12月 埃顿 纸面嵌板油画 44.5x57.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
     凡高的早期创作包括埃顿时期(1881年4月12日-1881年12月30日),海牙时期(1881年12月31日-1883年9月12日)和德伦特时期(1881年4月12日-1883年12月)。当梵高画它们时已经是快30岁的人了。这些作品大约完成于1881年—1883年间。此前,凡高在博里那日矿区受到巨大打击,对上帝几乎绝望,却终在迷茫与困惑中找到了一生的归宿--绘画。1881年4月,凡高返回父母居住的埃顿。他开始了绘画的学习和创作,大量临摹名画, 并画了大量素描和水彩画习作可以说,凡高是一个自学成才的天才画家。在埃顿期间,他爱上了刚刚丧夫的表姐凯,但被拒绝了。又一次遭到打击的他只好离开埃顿,于1881年12月31日来到海牙,得到已经很有名气的画家亲戚安东·莫夫的指导。

   

    

     5、波拉德柳树 1882年7月 海牙 水彩 38x55.8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藏
    
2012年1月,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以190万美元的价格从伦敦的一家拍卖行收购了这幅画。凡高在给弟弟提奥的信中提及这幅画,并认为这棵柳树是他整个夏天画过的水彩画中最棒的一幅。在这之前,1882年2月,凡高结识了妓女西恩并跟她同居,遭到所有人的反对,因为此事凡高与莫夫也绝交了,尽管他很喜欢这位老师。于是,在1882年夏天,凡高看到一棵已经腐朽而倾斜的柳树时,内心最隐秘的地方被触动了,那种“孤独感与忧郁感”让他意识到必须将这一幕画下来。

 

     6、沙丘 凡高 海牙 1882年8月 纸面嵌板油画 36x58.5cm 阿姆斯特丹私人收藏
    
1882年秋天海牙的沙丘,是梵高绘画早期的一个转折点吗?沙丘呈现一种黄金的颜色。画面宛如一座小山,沙丘上裸露着乱石和低矮的灌木丛,灌木与草丛混合了干燥的绿,使远方的天空有些灰暗。沙丘那面是大海吗?但我此刻听不到大海的涛声。这些沙子在空气中沉默着,秋天即将在炎热里远去,而沙丘的孤独会长久的停留在梵高的心中,让他从早晨到黄昏依然将沙丘作为一栋房子,把自己虔诚的灵魂安放在沙子的记忆里,直至海边的一场大雪带来一个漫长的冬天。
   

 

     7、​街上的女孩子 1882年8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42x53cm 瑞士温特图尔私人收藏
    
这个金色的秋天,我猜想街上的女孩应该来自荷兰的某一座城市。她身后背着一只旅行的箱子,高挑的身影和漂亮的衣裙,使前面街上的两辆马车一前一后走着。马车和马朦胧的轮廓让女孩暂时立在街边驻足瞭望着,两辆马车穿过街道的寂静在向何方驶去?秋天的金色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现在这个女孩站在街上是在回想梦中春天的花园吗?这似乎与街对面的那些树木无关,树木沉浸在赭红色的风景中,它们正在构思秋天落叶返回的意境。此刻,如果一场大风从黄昏刮过远方灰蓝的天空,也同样会刮走街道上岁月对这个女孩的记忆。

 

    8、树林中的白衣女孩 1882年8月 海牙 布面油画 39x59cm 欧特娄国立米勒博物馆藏
   
1882年8月,此画画于海牙近郊的森林中。凡高在229信中曾述及:“一幅描绘树林的习作,画的是几棵大的绿色山毛榉的树身,一片盖着干树叶的地面和一个穿白衣的小姑娘。我要保持画面的清晰,要在距离不等的树身间画出流荡着的空气,画得能够在里面呼吸并且绕着它走,能够闻到树木的芳香,虽然这很困难。我非常喜欢黄叶的效果,绿色山毛榉的树身在它的烘托下显得很突出,小姑娘的身体也一样。”(凡·高)

   

     9、沙丘上补渔网的女子 1882年8月 海牙 纸面嵌板油画 42x62.5cm 阿姆斯特丹私人收藏
    
这幅画的颜色以橄榄绿为主,远方的天空被灰蓝的云层压迫着,海边有一个村庄竖立着一座教堂,通往村庄的路仿佛在倾听教堂祈祷的钟声。这些沙丘上补渔网的女子站在海风里,她们大多都身着墨绿色的衣裙,头部裹着白色的头巾是为了遮住沙子和北风的利爪。为了艰辛的生存,她们心中的男人早已在黎明前迎着日出驶向大海了,海上的风浪变化无常,有些船只遇上台风便会永远的葬身海底,但这并不会阻止那些渔民驶向大海,因为大海就是他们一生的天命。而这些沙丘上补渔网的女子有的会成为寡妇,但她们依然会坚强的生活下去,并把她们的儿子抚养成一个大海的男人。

   

 

     10、风和日丽的斯海弗宁恩海滩 海牙 1882年8月 纸面嵌板油画 35.5x49.5cm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藏
    
2002年12月7日凌晨,两名盗贼翻过屋顶潜入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凡高博物馆,偷走了凡高的这幅名画《斯海弗宁恩海滩》和另一幅《离开尼厄嫩教堂》。荷兰警方不久即抓获两名嫌疑人,但画的下落不明。直到2017年才在意大利那不勒斯地区的斯塔比亚海堡一处毒贩小屋中被查获。斯海弗宁恩海滩是荷兰最著名的海滨,该作品用粗线条和明亮的金黄色表现暴风雨来临前咆哮、激荡的大海。凡高坐在海牙附近的斯海弗宁恩海滩上,需一边作画,一边抵抗海风肆虐,许多吹袭而来的沙子和着潮气打在画上,但画的表面依然可以看到遗留下来的一些小沙粒。

 

11、暴风雨中的斯海弗宁恩海岸 1882年8月 海牙 纸板布面油画 34.5x51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藏

 

12、海滩上的渔夫 1882年8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51x33.5cm 荷兰库勒穆勒博物馆

 

13、海滩上的渔夫的妻子 1882年8月 海牙 木板纸面油画 52x34cm 荷兰库勒穆勒博物馆

 

14、有沙丘的风景 1883年8月 海牙 板面油画 35.5x48.5cm 私人收藏 1968.12.4伦敦索斯比拍卖行

 

15、黎明中海牙附近的农舍 1883年8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33x50cm 荷兰乌得勒支中央博物馆藏

 

     16、菜园洋葱地 1883年8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48.9x66cm 华盛顿私人收藏
    
菜园里的鲜花不像花儿,洋葱不像洋葱,在凡高笔下,它们更像红宝石、玛瑙、石华、绿玉、刚玉、金绿宝石、紫晶和玉髓做成的最华贵的饰物,那是物体普遍的发狂的和眩目的闪耀。

 

17、树丛中的农舍 1883年9月 海牙 嵌板布面油画 35x47cm 私人收藏 1987.3.31伦敦克里斯蒂拍卖行

 

18、德伦特风景 1883年10月 德伦特 布面油画 40x30cm 私人收藏

 

     19、运炭船和两个人 1883年10月 德伦特 嵌板布面油画 37x55.5cm 荷兰埃森私人收藏
    
1883年10月,凡高结束了与妓女西恩的一年同居生活,离开海牙前往荷兰北部的德伦特,希望能排除心头的烦恼。他乘船来到阿姆斯特丹, 做长距离徒步旅行,那里黑色的土地和劳作的农民给了他非常深刻的印象。他在信中说:“总之,我喜欢这一次的旅行。我的脑海里塞满了我所看到的景致。傍晚的石南树丛真是美不胜收。”

 

20、烧杂草的农夫 1883年10月 德伦特 板面油画 30.5x39.5cm 私人收藏 1987.5.12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
  
夜幕降临,带着一点烟的火是唯一发亮的地方。傍晚,我一再去看这个场面。(凡·高)

 

    21、在泥煤田里的两个农妇 1883年10月 德伦特 布面油画 27.5x36.5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博物馆藏
  
这一张画是凡高在静寂的荒野中,找到自我安慰,挽回人生信仰的心理表现,深具宗教色彩。他在给弟弟提奥331信里附有这幅画的轮廓。当时他的脑海里,可能浮现着霍贝玛、吕斯达尔和杜普莱的画:缥缈的地平线与泥炭山、农妇工作的轮廓线、淡紫与白色的天空以及暴风雨似的重云。

   

22、阿姆斯特丹的闭合桥 1883年11月 德伦特 荷兰格罗宁格博物馆藏

   

上一页 | 关闭窗口 下一页

正一艺术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